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纹身》关公钟馗悬疑惊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纹身》全集阅读

《纹身》关公钟馗悬疑惊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纹身》全集阅读 第36章 那是我的孩子 试读

2022-11-14 10:06 作者:关公
  • 纹身 纹身

    悬疑惊悚小说《纹身》,讲述主角关公钟馗的甜蜜故事,作者“关公”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幼童能幸免于难,正是因为有刺青的庇护,因此他长大后利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创出了一种新型刺青,既生死绣。生死绣,绣尽死生与贵富。生死绣可以改变人的生死、富贵、命运,作用非常大,但也很邪性,好坏均在一念之间。我外婆是生死绣的嫡系传人,我从五岁开始跟着她学习纹身,一直到十八岁那年,外婆去世......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纹身》,主角关公钟馗悬疑惊悚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我和张启生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因为张启生说,傍晚六点昼夜交替的时候,也正是一天中阳气与阴气交替之时,两者皆很弱,这个时间替程兴收回身体里的生魂最为安全。初见张启生,和周婆婆的形容差不多,穿着邋里邋遢,留着长长的胡子和头发,带着顶黑色的帽子,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背还有些佝偻,像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他看到我之后,先让我把钱给他,我想说先给一半,剩下一半等事情解决后再给,他不同意,说他做事都是先收钱,不然今天这忙就不帮了。我犟不过他,谁让我有求于他?最后看到二十五万到账之后,张启生才高高兴兴地跟我出发,去往程兴的住所。这一次,程兴给我的地址不是上次那个,是一个别墅区,我和张启生到的时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开的门。女人身形圆润,眉毛高挑,双目圆睁,面容看着有些凶悍,应该是程兴的正妻,因为她对我们说:我老公今天一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你们快去看看吧。程兴老婆把我们引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后敲了敲门,对里边说:“老公,程师傅来了,快开门。”房间里没有传来程兴的回答,程兴老婆再次敲门,加大声音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等了几秒,还是没有等到回答。“该不会是睡着了吧?”程兴老婆小声嘀咕一句。第三次敲门依然没有得到程兴的应答之后,我和张启生对视一眼,忽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我忙问女人,“有没有钥匙,拿过来。”女人估计也预感到事情不正常,定了一下回答说:“我老公说怕有人偷偷拿钥匙进去,所有的钥匙被他一起锁在了房间里。”我暗叫一声不妙,虽然程兴一个人呆着可以远离伤害,但这也并非绝对的安全。我忙用身体撞击大门,但是没用,别墅区的门都特别结实,我的撞击完全无法撼动它分毫。现在多耽搁一秒,程兴就多一分危险,我快速走出别墅,绕了半圈,找到程兴所在房间的窗户,从一楼顺着窗户沿爬到二楼。二楼的窗口紧闭着,窗帘也给拉上,我无法第一时间看到房间里的状况,于是让程兴老婆找来一块铁锹,三两下砸烂玻璃翻了进去,当看到里边景象时,我震惊了。房间里的吊灯上挂着一条鲜红色的丝巾,丝巾缠着程兴的脖子,将程兴高高吊起。程兴勉强脚尖着地,双手胡乱抓着脖子上的丝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抓不着,就像丝巾是透明一般。程兴整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双眼微微翻着白眼,踮起的脚尖不自觉地想要放平,可刚才放低一点,丝巾勒着他脖子的力气就会增大,他赶忙又踮起脚尖。我来不及犹豫,赶忙过去救他。说来也奇怪,程兴自己抓不住的丝巾,被我轻轻一扯就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我扶着程兴在床上坐下,他双手捂着脖子,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咳嗽。眼看程兴没什么危险之后,我才打开房间门,让张启生一行人进来。张启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丝巾落下的位置,捡起丝巾在手里掂了又掂。程兴喝了好几口水,咳嗽总算缓和以后,我忍不住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程兴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下午的时候一个人在房间里闲得无聊,就睡了一会,没想到醒过来之后自己就被丝巾勒住脖子,掉在天花板上,后来听到我们敲门的声音,他很想回答,可开不了口,一张嘴喉咙就传来剧痛。说完以后,程兴抓着我的手臂问我:“程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说话,传来张启生的声音:“这条丝巾是谁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我不自觉望向程兴老婆,她连忙摆手,说她不喜欢这种鲜艳的大红色,丝巾不是她的。这时,从门口传来一声弱弱的声音:“是我的!”我转头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长得和程兴老婆有几分相似,应该是程兴的女儿。小姑娘走进房间,小心翼翼的告诉我们,她今天一直围着这条丝巾,下午的时候给她爸爸送过饭之后,丝巾莫名其妙不见了。她当时来敲过他父亲的门,但是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今早他父亲吩咐过,没有特别的事,不准打扰他。小姑娘是怕她父亲的,所以也不敢再打扰,心里想着可能丝巾掉到了别的地方,毕竟她给她父亲送饭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不可能这么巧。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之前程兴两次受伤,都是人为的,可这次被一条丝巾莫名其妙掉在天花板的吊灯上,暂且不说丝巾是如何自己挂到吊灯上的,为什么一个吊灯竟然能承受住一个成年人的重量,而且程兴当时还在不停挣扎,吊灯却丝毫不受损。程兴这次是真的怕了,他抓着我的手一直叫我帮他,我没办法,只好转头望向张启生。张启生收了钱,还算讲信用,他说他答应过帮我,就一定帮程兴解决这个麻烦。接下来他让除了我、程兴之外的人全部离开,然后叫我关上门,打开窗户,让夕阳从窗户口照进来,再搬一根凳子放在屋子的中间,叫程兴脱掉上衣,坐在凳子上。张启生将自己的包放在一旁的木桌上,依次从包里拿出一个装有红色液体的塑料瓶、一堆灰色的土,一个银色布袋,以及一个铜铃铛。张启生先拿土撒了个圈,将程兴围在土中间,然后对程兴说: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动,更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听到没有?程兴点头,一张苍白的脸上里写满了忧虑,他看了我一眼,我告诉她可以完全相信张启生张道长,他再次点头,坐的笔直。到傍晚六点整时,张启生拿针在程兴纹有千丝女的周围扎了八个小孔,待有血冒出来之后,左手将铃铛压在程兴的纹身上,嘴里一阵小声嘀咕,低喝一声‘收’,右手瞬间收回铃铛,只听耳朵里传来叮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之后,我似乎看到一抹淡淡的红色的烟烟雾从程兴耳朵背后飘了出来,拉扯进了张启生手中的铃铛里。整个过程里,程兴一直皱着眉头,刚开始看起来还算轻松,越到后来,眉头皱得越紧,额头上不停有细汗冒出来。我知道,要从人体中抽出魂魄,比抽筋拔骨还痛,整个过程里,程兴一直紧紧闭着嘴不让自己出声,到最后双手抓着自己的大腿差点给掐出血来。约莫两分钟以后,张启生低喝一声‘成’,快速将铃铛套入布袋之中,系紧袋口。我以为大工告成,正准备上去谢谢张启生,忽然听张启生对程兴说:“你先坐着别动,我有事和程乐商量一下。”我小时候多少见过一些收魂的,铃铛相当于锁魂炉,只要将铃铛装入布袋之中,就表明收魂结束,但看张启生的一脸严肃的样子,我预感事情不太妙。我跟着张启生走到别墅以外,他先开口说话,“程乐,王晴的魂魄我已经替程兴收走,但是……”我心里有一种不行的预感,急忙开口问:“但是什么?”张启生犹豫了一会,方才接着说:“实话告诉你吧,程兴身体里,还有一个不属于他自己的生魂。”此话一出,我惊得目瞪口呆,什么叫不属于他的生魂?张启生说,程兴体内还有一个小孩子的魂魄,而且这个魂魄应该在他身体里存在了很久。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问张启生,为什么不把那个小孩子的魂魄一起给收了?张启生迟疑了一会,说:“我如果猜的没错,那个小孩子的魂魄因为长期吸食张启生的血液,已经和张启生混一体,如果硬把它抽离出来,程兴也活不久已,而且整个过程会让程兴痛不欲生,堪比凌迟之痛。”我深深叹了一口气,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给程兴纹身之前,并没有发现他身体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现在突然多出一个小孩子的魂魄?张启生说小孩的魂魄已经完全和程兴融为一体了,没有点本事的人是看不出来的。我问张启生,之前程兴掉头发,是不是和那个小孩的魂魄有关?张启生皱了皱眉头说,可能有,但他不太确定,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我给程兴纹的千丝女压制住了小孩的魂魄。现在王晴的魂魄被抽离出来,自然千丝女的作用就会变得非常弱,甚至完全失去了作用,如此一来之前那个小孩子的魂魄力量又会释放出来,而且有可能会更加激烈地反噬、报复程兴。我问张启生,现在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帮助程兴?张启生摇摇头,缓缓说:“没用的,除非找到一个比王晴更加凶狠的魂魄,重新注入程兴的纹身里,不过这种魂魄上哪去找?”是啊,王晴是带着深深的恨,带着自己的目的自杀的,现在这个和谐的社会,上哪找比她还凶的魂?“行了,别想了,进去吧!”张启生在我肩膀上拍了怕,转身进了别墅。程兴看我们一脸愁容的回来,他似乎猜到了什么,他忙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是不是没办法将王晴的魂魄从他身体里抽离?我摇头,酝酿了一会说:不是,王晴的事情,张道长已经帮你解决,只是……你现在遇到了新的问题,你身体里有一个小孩子的魂魄,我想知道,他是谁?听到‘小孩子的魂魄’三个字,程兴顿时脸色煞白,有一种被别人看穿了阴谋的挫败。他刚开始似乎并不想解释,或许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但思考了一会之后,他最终还是决定讲出前因后果。他说:那是我的孩子……

在线试读

第36章 那是我的孩子

我和张启生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因为张启生说,傍晚六点昼夜交替的时候,也正是一天中阳气与阴气交替之时,两者皆很弱,这个时间替程兴收回身体里的生魂最为安全。

初见张启生,和周婆婆的形容差不多,穿着邋里邋遢,留着长长的胡子和头发,带着顶黑色的帽子,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背还有些佝偻,像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他看到我之后,先让我把钱给他,我想说先给一半,剩下一半等事情解决后再给,他不同意,说他做事都是先收钱,不然今天这忙就不帮了。

我犟不过他,谁让我有求于他?

最后看到二十五万到账之后,张启生才高高兴兴地跟我出发,去往程兴的住所。

这一次,程兴给我的地址不是上次那个,是一个别墅区,我和张启生到的时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开的门。

女人身形圆润,眉毛高挑,双目圆睁,面容看着有些凶悍,应该是程兴的正妻,因为她对我们说我老公今天一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你们快去看看吧。

程兴老婆把我们引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后敲了敲门,对里边说“老公,程师傅来了,快开门。”

房间里没有传来程兴的回答,程兴老婆再次敲门,加大声音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等了几秒,还是没有等到回答。

“该不会是睡着了吧?”程兴老婆小声嘀咕一句。

第三次敲门依然没有得到程兴的应答之后,我和张启生对视一眼,忽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我忙问女人,“有没有钥匙,拿过来。”

女人估计也预感到事情不正常,定了一下回答说“我老公说怕有人偷偷拿钥匙进去,所有的钥匙被他一起锁在了房间里。”

我暗叫一声不妙,虽然程兴一个人呆着可以远离伤害,但这也并非绝对的安全。

我忙用身体撞击大门,但是没用,别墅区的门都特别结实,我的撞击完全无法撼动它分毫。

现在多耽搁一秒,程兴就多一分危险,我快速走出别墅,绕了半圈,找到程兴所在房间的窗户,从一楼顺着窗户沿爬到二楼。

二楼的窗口紧闭着,窗帘也给拉上,我无法第一时间看到房间里的状况,于是让程兴老婆找来一块铁锹,三两下砸烂玻璃翻了进去,当看到里边景象时,我震惊了。

房间里的吊灯上挂着一条鲜红色的丝巾,丝巾缠着程兴的脖子,将程兴高高吊起。

程兴勉强脚尖着地,双手胡乱抓着脖子上的丝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抓不着,就像丝巾是透明一般。

程兴整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双眼微微翻着白眼,踮起的脚尖不自觉地想要放平,可刚才放低一点,丝巾勒着他脖子的力气就会增大,他赶忙又踮起脚尖。

我来不及犹豫,赶忙过去救他。

说来也奇怪,程兴自己抓不住的丝巾,被我轻轻一扯就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我扶着程兴在床上坐下,他双手捂着脖子,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咳嗽。

眼看程兴没什么危险之后,我才打开房间门,让张启生一行人进来。

张启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丝巾落下的位置,捡起丝巾在手里掂了又掂。

程兴喝了好几口水,咳嗽总算缓和以后,我忍不住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程兴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下午的时候一个人在房间里闲得无聊,就睡了一会,没想到醒过来之后自己就被丝巾勒住脖子,掉在天花板上,后来听到我们敲门的声音,他很想回答,可开不了口,一张嘴喉咙就传来剧痛。

说完以后,程兴抓着我的手臂问我“程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说话,传来张启生的声音“这条丝巾是谁的?”

房间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我不自觉望向程兴老婆,她连忙摆手,说她不喜欢这种鲜艳的大红色,丝巾不是她的。

这时,从门口传来一声弱弱的声音“是我的!”

我转头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长得和程兴老婆有几分相似,应该是程兴的女儿。

小姑娘走进房间,小心翼翼的告诉我们,她今天一直围着这条丝巾,下午的时候给她爸爸送过饭之后,丝巾莫名其妙不见了。

她当时来敲过他父亲的门,但是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今早他父亲吩咐过,没有特别的事,不准打扰他。

小姑娘是怕她父亲的,所以也不敢再打扰,心里想着可能丝巾掉到了别的地方,毕竟她给她父亲送饭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不可能这么巧。

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

之前程兴两次受伤,都是人为的,可这次被一条丝巾莫名其妙掉在天花板的吊灯上,暂且不说丝巾是如何自己挂到吊灯上的,为什么一个吊灯竟然能承受住一个成年人的重量,而且程兴当时还在不停挣扎,吊灯却丝毫不受损。

程兴这次是真的怕了,他抓着我的手一直叫我帮他,我没办法,只好转头望向张启生。

张启生收了钱,还算讲信用,他说他答应过帮我,就一定帮程兴解决这个麻烦。

接下来他让除了我、程兴之外的人全部离开,然后叫我关上门,打开窗户,让夕阳从窗户口照进来,再搬一根凳子放在屋子的中间,叫程兴脱掉上衣,坐在凳子上。

张启生将自己的包放在一旁的木桌上,依次从包里拿出一个装有红色液体的塑料瓶、一堆灰色的土,一个银色布袋,以及一个铜铃铛。

张启生先拿土撒了个圈,将程兴围在土中间,然后对程兴说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动,更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听到没有?

程兴点头,一张苍白的脸上里写满了忧虑,他看了我一眼,我告诉她可以完全相信张启生张道长,他再次点头,坐的笔直。

到傍晚六点整时,张启生拿针在程兴纹有千丝女的周围扎了八个小孔,待有血冒出来之后,左手将铃铛压在程兴的纹身上,嘴里一阵小声嘀咕,低喝一声‘收’,右手瞬间收回铃铛,只听耳朵里传来叮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之后,我似乎看到一抹淡淡的红色的烟烟雾从程兴耳朵背后飘了出来,拉扯进了张启生手中的铃铛里。

整个过程里,程兴一直皱着眉头,刚开始看起来还算轻松,越到后来,眉头皱得越紧,额头上不停有细汗冒出来。

我知道,要从人体中抽出魂魄,比抽筋拔骨还痛,整个过程里,程兴一直紧紧闭着嘴不让自己出声,到最后双手抓着自己的大腿差点给掐出血来。

约莫两分钟以后,张启生低喝一声‘成’,快速将铃铛套入布袋之中,系紧袋口。

我以为大工告成,正准备上去谢谢张启生,忽然听张启生对程兴说“你先坐着别动,我有事和程乐商量一下。”

我小时候多少见过一些收魂的,铃铛相当于锁魂炉,只要将铃铛装入布袋之中,就表明收魂结束,但看张启生的一脸严肃的样子,我预感事情不太妙。

我跟着张启生走到别墅以外,他先开口说话,“程乐,王晴的魂魄我已经替程兴收走,但是……”

我心里有一种不行的预感,急忙开口问“但是什么?”

张启生犹豫了一会,方才接着说“实话告诉你吧,程兴身体里,还有一个不属于他自己的生魂。”

此话一出,我惊得目瞪口呆,什么叫不属于他的生魂?

张启生说,程兴体内还有一个小孩子的魂魄,而且这个魂魄应该在他身体里存在了很久。

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问张启生,为什么不把那个小孩子的魂魄一起给收了?

张启生迟疑了一会,说“我如果猜的没错,那个小孩子的魂魄因为长期吸食张启生的血液,已经和张启生混一体,如果硬把它抽离出来,程兴也活不久已,而且整个过程会让程兴痛不欲生,堪比凌迟之痛。”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给程兴纹身之前,并没有发现他身体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现在突然多出一个小孩子的魂魄?

张启生说小孩的魂魄已经完全和程兴融为一体了,没有点本事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我问张启生,之前程兴掉头发,是不是和那个小孩的魂魄有关?

张启生皱了皱眉头说,可能有,但他不太确定,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我给程兴纹的千丝女压制住了小孩的魂魄。

现在王晴的魂魄被抽离出来,自然千丝女的作用就会变得非常弱,甚至完全失去了作用,如此一来之前那个小孩子的魂魄力量又会释放出来,而且有可能会更加激烈地反噬、报复程兴。

我问张启生,现在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帮助程兴?

张启生摇摇头,缓缓说“没用的,除非找到一个比王晴更加凶狠的魂魄,重新注入程兴的纹身里,不过这种魂魄上哪去找?”

是啊,王晴是带着深深的恨,带着自己的目的自杀的,现在这个和谐的社会,上哪找比她还凶的魂?

“行了,别想了,进去吧!”张启生在我肩膀上拍了怕,转身进了别墅。

程兴看我们一脸愁容的回来,他似乎猜到了什么,他忙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是不是没办法将王晴的魂魄从他身体里抽离?

我摇头,酝酿了一会说不是,王晴的事情,张道长已经帮你解决,只是……你现在遇到了新的问题,你身体里有一个小孩子的魂魄,我想知道,他是谁?

听到‘小孩子的魂魄’三个字,程兴顿时脸色煞白,有一种被别人看穿了阴谋的挫败。

他刚开始似乎并不想解释,或许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但思考了一会之后,他最终还是决定讲出前因后果。

他说那是我的孩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