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烂柯棋缘(李军王刚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烂柯棋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烂柯棋缘(李军王刚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烂柯棋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29章 小尹青 试读

2022-11-14 10:18 作者:李军
  •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李军王刚是作者“李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浑身酸痛无比……身体无法动弹……这是计缘意识苏醒之后的最初感受。脑子浑浑噩噩的,思维也不太敏锐,仅有的思绪也被浑身上下好似针刺一般的疼痛感所充斥。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目不能视,甚至连对外界的感觉都十分模糊,只是感受到越来越强烈的痛苦。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种折磨人的痛觉终于逐渐退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烂柯棋缘》,是作者李军的小说,主角为李军王刚武侠修真。本书精彩片段:身体很累,精神也很疲惫,计缘也没再多想,选择回房睡觉。之前一直睡不着这大半夜都没有休息,还受到了巨大惊吓,此刻趟到床上,不消片刻就直接沉沉睡去。这一睡就睡到了大天亮,睡到了日头升高。“嗬……”计缘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床上起来,看看门窗方向,即便有窗户纸隔着也能瞧见外面已经透亮。穿好衣服,活动着身子打开房门,斜斜的阳光照射到身上让计缘暖洋洋的。精神充足,身体上也没有哪痛哪痒,看来昨晚应该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计缘打算一会再试试自己那至关重要的特殊能力有没有受到影响。院落内大枣树枝丫微微摇摆,阳光透过树丛落到地上斑斑驳驳,居安小阁的阴森感尽去。作为一个拥有二十一世纪青年灵魂的人,才起床要干嘛?当然是刷牙洗漱了!之前在云来客栈,每天都会有客栈小厮送来新鲜柳枝和清水,现在的计缘可得自己动手了。看看院内的水井,想想昨晚那个鬼物从里头冒出来的样子,零点一秒钟时间计缘就否定了从这井里打水用的想法。‘以后还是用外面的水吧……’计缘觉得,就算不是个有洁癖的人,换任何一个自己上辈子的朋友来,都不会用这口井的。出门来到院子里,计缘直接拿起木板将井给盖上,然后压上了那几块石头。望了望厨房门外的那口大缸和两个水桶,得,咱还得挑水去了。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虽然没自己挑过水,但这还能难得倒我嘴遁伏虎精起立退凶魂的计某人?。。。十几分钟之后,天牛坊双井浦,这里有两口带了辘轳架子的大井,周围铺了很多青石板和导水沟,是一个天牛坊老百姓日常公共提水洗衣服的地方,也是聊天八卦的好地方。大老远,计缘就听到了不少人在谈论昨晚听到了一声恐怖的尖叫声,也有人在说居安小阁方向昨日有不小动静,怀疑又有人要住进去了。‘以这些信息推测,昨夜后半段那些大动静应该被那个什么阵法屏蔽了,否则老百姓哪可能那么淡定,可是自己昨晚也在阵外却能听得见,看来自己耳朵听力也不只是局限在正常范畴,还有鼻子!’计缘一个宽袖长袍,气度斐然的陌生人来这打水,自然也吸引了天牛坊老百姓的目光,尤其是一些正在洗衣服的姑娘妇人。听到那些窃窃私语,感受到那些目光,计缘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而还挺高兴的,上辈子的自己可没这么高的回头率。脸皮厚的人更容易开心!“哎,这是谁啊…”“没见过,模样真好!”“来这打水,应该也是住天牛坊或者附近的吧?”“不知道呢!”聊天声夹杂着衣服的揉洗声和木板拍打声,也有旁人聊着家长里短,路人脚步的川流而过。计缘卷起袖子在手肘位置系好袖口,很有新鲜感的用辘轳打水,井内的汲水桶较小,两次才能装满计缘的一只水桶,四个来回之后,带来的两只水桶就被装满。这过程中计缘也在耐心观察天牛坊的老百姓,听他们的家长里短,这种古代的生活气息远比上辈子的小区内浓郁得多。嗯,人也腼腆很多,计缘只是寻声转过头去,那些年轻一些的姑娘都会转头不敢对视。计缘水桶装满,放好扁担,有模有样的扛起担子朝前走。“哗啦啦……”后面水桶里的水直接洒到了衣衫长袍上,计缘下意识的想要避开,结果两个水桶晃荡更剧烈了,后脚跟还撞到了水桶,一时间井水乱飞。而此刻本就极其糟糕的视力也带来很大影响,整个人简直就是前摇后晃扭秧歌一样。“哎哎哎……”稳住稳住!“咣当…”“砰……”两个水桶全都掉了,计缘自己的半身衣裳还都溅了水。“啊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呃哈哈哈哈哈哈……”看到这一幕的妇人和周遭的路人们纷纷大笑出声。“还真是个斯文先生呢!”“哈哈哈哈,妈妈,他水都不会挑!”“哎呦笑死我了,这么挑水还不晃荡死啊哈哈哈哈哈……”卧槽卧槽卧槽!脸丢大了!事实证明,挑水也是一门技术活!即便是以计缘锻炼两辈子的厚脸皮,这会脸上也发烫,众目睽睽之下,这洋相出得着实低级!还好现在没有熟人!不过摆脱这种尴尬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只要自己不尴尬就行了,本来嘛,自己眼睛就不好使,要什么面子!所以计缘也是摇着头很随性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挑水也不简单啊!”笑着说完这句,计缘就伏身伸手摸索着滚到一边的水桶和地上的扁担,这动作和正常人差别极大,终于让旁人注意到了计缘的眼睛。“哎,那人好像眼睛不太好啊!”“是啊,刚刚我就奇怪他为什么一直好像睁不开眼睛…”“这…他还自己来挑水?”…笑声都不见了,看来宁安人大多数还是淳朴的,不会真的嘲笑一个瞎子,嗯,那个该死的掮客除外。“这位大先生,我来帮你挑水吧!”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边上响起,计缘其实也听到有脚步声接近,此刻刚摸到扁担后寻声望去,是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左右,黑黝但清秀的男孩。嗯?模样清秀?居然能看清他!这下计缘不由得正视起这个主动帮忙的小男孩了,按照这两天的经验来说,能被自己看清的似乎都不会太普通。“小娃子你叫什么,你几岁了?”小男孩看到计缘透着苍白的眼睛有些愣神,一小会才反应过来。“我叫尹青,已经十二了,经常帮家里挑水,力气很大的!”计缘笑着点头,然后倾听周围的声音,没发现这孩子的家里人在附近,倒是听到不远处一群小孩子的嬉闹声,看来尹青是自己出来玩的。“那就谢谢了!”让小孩子挑水确实不好意思,但计缘也想借此观察观察尹青。“没事的没事的!”计缘才说完,尹青就已经提起两个桶拿过扁担小跑回了井边,看那样子完全是一个活泼开朗乐于助人的普通孩子。。。。“大先生,您家在哪啊,还没到么,还要往前吗?”和计缘一起朝着天牛巷东角方向越走越深,周围的人家也开始少起来。“快到了,就在前面!”计缘时不时看看这个孩子,只觉得给人一种很有灵性的感觉。又过片刻,尹青在居安小阁院外顿足不前,哭丧着脸看着同样停在这里的计缘。“大先生……您住这儿啊......”这表情看的是计缘又可爱又好笑。“是啊,我就住这,昨天方才搬来,怎么,尹小娃儿不帮计某挑水进去吗?”

在线试读

第29章 小尹青

身体很累,精神也很疲惫,计缘也没再多想,选择回房睡觉。

之前一直睡不着这大半夜都没有休息,还受到了巨大惊吓,此刻趟到床上,不消片刻就直接沉沉睡去。

这一睡就睡到了大天亮,睡到了日头升高。

“嗬……”

计缘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床上起来,看看门窗方向,即便有窗户纸隔着也能瞧见外面已经透亮。

穿好衣服,活动着身子打开房门,斜斜的阳光照射到身上让计缘暖洋洋的。

精神充足,身体上也没有哪痛哪痒,看来昨晚应该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计缘打算一会再试试自己那至关重要的特殊能力有没有受到影响。

院落内大枣树枝丫微微摇摆,阳光透过树丛落到地上斑斑驳驳,居安小阁的阴森感尽去。

作为一个拥有二十一世纪青年灵魂的人,才起床要干嘛?当然是刷牙洗漱了!

之前在云来客栈,每天都会有客栈小厮送来新鲜柳枝和清水,现在的计缘可得自己动手了。

看看院内的水井,想想昨晚那个鬼物从里头冒出来的样子,零点一秒钟时间计缘就否定了从这井里打水用的想法。

‘以后还是用外面的水吧……’

计缘觉得,就算不是个有洁癖的人,换任何一个自己上辈子的朋友来,都不会用这口井的。

出门来到院子里,计缘直接拿起木板将井给盖上,然后压上了那几块石头。

望了望厨房门外的那口大缸和两个水桶,得,咱还得挑水去了。

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虽然没自己挑过水,但这还能难得倒我嘴遁伏虎精起立退凶魂的计某人?

。。。

十几分钟之后,天牛坊双井浦,这里有两口带了辘轳架子的大井,周围铺了很多青石板和导水沟,是一个天牛坊老百姓日常公共提水洗衣服的地方,也是聊天八卦的好地方。

大老远,计缘就听到了不少人在谈论昨晚听到了一声恐怖的尖叫声,也有人在说居安小阁方向昨日有不小动静,怀疑又有人要住进去了。

‘以这些信息推测,昨夜后半段那些大动静应该被那个什么阵法屏蔽了,否则老百姓哪可能那么淡定,可是自己昨晚也在阵外却能听得见,看来自己耳朵听力也不只是局限在正常范畴,还有鼻子!’

计缘一个宽袖长袍,气度斐然的陌生人来这打水,自然也吸引了天牛坊老百姓的目光,尤其是一些正在洗衣服的姑娘妇人。

听到那些窃窃私语,感受到那些目光,计缘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而还挺高兴的,上辈子的自己可没这么高的回头率。

脸皮厚的人更容易开心!

“哎,这是谁啊…”

“没见过,模样真好!”

“来这打水,应该也是住天牛坊或者附近的吧?”

“不知道呢!”

聊天声夹杂着衣服的揉洗声和木板拍打声,也有旁人聊着家长里短,路人脚步的川流而过。

计缘卷起袖子在手肘位置系好袖口,很有新鲜感的用辘轳打水,井内的汲水桶较小,两次才能装满计缘的一只水桶,四个来回之后,带来的两只水桶就被装满。

这过程中计缘也在耐心观察天牛坊的老百姓,听他们的家长里短,这种古代的生活气息远比上辈子的小区内浓郁得多。

嗯,人也腼腆很多,计缘只是寻声转过头去,那些年轻一些的姑娘都会转头不敢对视。

计缘水桶装满,放好扁担,有模有样的扛起担子朝前走。

“哗啦啦……”

后面水桶里的水直接洒到了衣衫长袍上,计缘下意识的想要避开,结果两个水桶晃荡更剧烈了,后脚跟还撞到了水桶,一时间井水乱飞。

而此刻本就极其糟糕的视力也带来很大影响,整个人简直就是前摇后晃扭秧歌一样。

“哎哎哎……”

稳住稳住!

“咣当…”“砰……”

两个水桶全都掉了,计缘自己的半身衣裳还都溅了水。

“啊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

“呃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的妇人和周遭的路人们纷纷大笑出声。

“还真是个斯文先生呢!”

“哈哈哈哈,妈妈,他水都不会挑!”

“哎呦笑死我了,这么挑水还不晃荡死啊哈哈哈哈哈……”

卧槽卧槽卧槽!脸丢大了!

事实证明,挑水也是一门技术活!

即便是以计缘锻炼两辈子的厚脸皮,这会脸上也发烫,众目睽睽之下,这洋相出得着实低级!

还好现在没有熟人!

不过摆脱这种尴尬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只要自己不尴尬就行了,本来嘛,自己眼睛就不好使,要什么面子!

所以计缘也是摇着头很随性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挑水也不简单啊!”

笑着说完这句,计缘就伏身伸手摸索着滚到一边的水桶和地上的扁担,这动作和正常人差别极大,终于让旁人注意到了计缘的眼睛。

“哎,那人好像眼睛不太好啊!”

“是啊,刚刚我就奇怪他为什么一直好像睁不开眼睛…”

“这…他还自己来挑水?”

笑声都不见了,看来宁安人大多数还是淳朴的,不会真的嘲笑一个瞎子,嗯,那个该死的掮客除外。

“这位大先生,我来帮你挑水吧!”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边上响起,计缘其实也听到有脚步声接近,此刻刚摸到扁担后寻声望去,是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左右,黑黝但清秀的男孩。

嗯?模样清秀?居然能看清他!

这下计缘不由得正视起这个主动帮忙的小男孩了,按照这两天的经验来说,能被自己看清的似乎都不会太普通。

“小娃子你叫什么,你几岁了?”

小男孩看到计缘透着苍白的眼睛有些愣神,一小会才反应过来。

“我叫尹青,已经十二了,经常帮家里挑水,力气很大的!”

计缘笑着点头,然后倾听周围的声音,没发现这孩子的家里人在附近,倒是听到不远处一群小孩子的嬉闹声,看来尹青是自己出来玩的。

“那就谢谢了!”

让小孩子挑水确实不好意思,但计缘也想借此观察观察尹青。

“没事的没事的!”

计缘才说完,尹青就已经提起两个桶拿过扁担小跑回了井边,看那样子完全是一个活泼开朗乐于助人的普通孩子。

。。。

“大先生,您家在哪啊,还没到么,还要往前吗?”

和计缘一起朝着天牛巷东角方向越走越深,周围的人家也开始少起来。

“快到了,就在前面!”

计缘时不时看看这个孩子,只觉得给人一种很有灵性的感觉。

又过片刻,尹青在居安小阁院外顿足不前,哭丧着脸看着同样停在这里的计缘。

“大先生……您住这儿啊……”

这表情看的是计缘又可爱又好笑。

“是啊,我就住这,昨天方才搬来,怎么,尹小娃儿不帮计某挑水进去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