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军王刚武侠修真《烂柯棋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烂柯棋缘》全本在线阅读

李军王刚武侠修真《烂柯棋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烂柯棋缘》全本在线阅读 第49章 男人至死永中二 试读

2022-11-14 10:20 作者:李军
  •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李军王刚是作者“李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浑身酸痛无比……身体无法动弹……这是计缘意识苏醒之后的最初感受。脑子浑浑噩噩的,思维也不太敏锐,仅有的思绪也被浑身上下好似针刺一般的疼痛感所充斥。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目不能视,甚至连对外界的感觉都十分模糊,只是感受到越来越强烈的痛苦。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种折磨人的痛觉终于逐渐退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李军的《烂柯棋缘》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魏家主,贵府家传蓝玉有何渊源?”神秘公门人物这么说话令魏无畏心中稍缓,这事虽然算是秘密,但也并非真的不能说,而且这局面可不是魏无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大人有所不知,家中口口相传,我魏家祖上曾救过一只仙鹤,事后仙鹤口中衔玉而归,馈赠我魏家先祖以报恩情,这蓝玉代代相传,现在传到了我魏无畏手上……”“确实有长辈说携带此玉能驱邪避祟,不过这仅是传言,并无任何实证!”说到这,魏无畏顿了一下看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黑衣人。“成仙一事也太过虚无缥缈,当年我大贞正元帝寻仙求道半生,反落得个郁郁早逝,左狂徒号称剑仙,不也含恨而亡了?”魏无畏是觉得可笑至极,就算真的给他们拿到剑意帖破解秘密找到左狂徒的绝世秘籍,就算把蓝玉给他们,凭这些就想成仙?皇帝权倾天下都做不到,何况这些人?“真是荒谬,去庙里求求神拜拜佛还实在点,没想到我魏无畏被一群疯子袭击了!”实话说在直觉,计缘认为魏无畏的不屑并不是装的,也就是说魏家人真的只知道一个祖上传下来的故事,甚至认为这蓝玉除了值钱未必有神异。不过地上的黑衣人也没有反驳,而是一直运气平复内腑伤痛,耐心等魏无畏嘲讽完了他才准备开口,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计缘身上。怕就怕这个公门人毫不犹豫依法办事,这会没发作就是还有的商量,再看看另一个黑衣人同伴早已昏迷过去,而项峰等人他则浑不在意。“确实,你魏无畏说得都对,可你敢说这世上无仙?六年前无风无雨,广洞湖水漫三十里,沿岸受灾百姓谁人不知?两年前刀客杜昱天酒后斩鬼,刀身寒霜三日不退,与杜家交好者谁人不晓?笑面罗刹当年夜梦北都城隍使勾魂,醒后友人病逝,从此改自称笑面勾魂使……这些可不光是江湖传闻!”黑衣人见计缘始终不动声色,那一张黑脸似乎也是在看他笑话,不由越说越激动。“这位大人,五年前我在春沐江江边打碎一坛陈年佳酿,引来一只黑背巨龟,此巨龟能口吐人言,向我索要好酒,说是要敬献给春沐江江神,从此每年五月十五,我都会到江边送酒,此事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言!”听到这番话,除了已经昏过去的另一个黑衣人,就连在一旁精神萎靡的剩余燕地五盗也惊异莫名,显然他们之前并不知晓这些成不成仙的玄乎事。而计缘现在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面无表情,实则心中早已震撼不已,但依然克制自己的激动,以沙哑冷酷的嗓音开口。“继续说!”黑衣人咽了口口水,看了一眼边上皱眉思索的魏无畏。“那巨龟言不好白收我美酒,告知我三处可得仙缘,一为剑意帖,直言藏于定元府樊家,老龟明言长剑清影已酝灵明乃灵性天成之物,得之自有机缘;二为魏家祖传蓝玉……”黑衣人在这里停了一下,似乎蓝玉的事情不想说太多,直接略过继续开口。“仙缘之三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通州,只要阁下今日放我一马,这魏家蓝玉阁下尽管拿去,我会在伤愈后告知阁下如何借此蓝玉求得仙缘!”晚风徐徐吹过,却带不起一阵凉意。就算之前听的那些事情都觉得十分荒谬,但此话一出,魏无畏背后发烫紧张不已。“这位大人,您该不会相信阴险匪类的一派胡言吧!您救我魏无畏一命,这蓝玉赠与您当谢礼也不及这一命之恩!”身体尽显富态的魏无畏说得义正言辞,直接从怀中取出蓝玉递给计缘,脸则朝向地面那个黑衣人。“但此人胡言乱语不说,更是搅动江湖风雨铸造无数杀戮,于法于理都轻饶不得!”魏无畏很不想将蓝玉送出去,可他不敢赌,哪怕只有极小可能,万一要是这个神秘高手动心了,相信了之前那神仙机缘的话呢,捂着传家宝怕是可能遭遇不测!更何况这个黑衣人说得实在有些邪乎了,连他魏无畏都不免在心中起了涟漪,以己度人将心比心,魏无畏选择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若真是起了心思,希望给的这个台阶能有点作用,魏无畏对黑衣人的怒喝,其实也是掩饰自己的紧张!此刻计缘脑中心思电转,面对魏无畏递过来的蓝玉,可谓心动至极,但作为半个修仙人士,计缘从刚刚魏无畏所讲的仙鹤报恩的故事上察觉一个明显的漏洞,若换成自己,衔玉报恩的关键不该是玉而是人!计缘宁愿自己想多,也不愿出什么变数,况且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以盲目所视,这黑衣人身上的戾气几乎要透出身来,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而这魏无畏也绝非善茬,真的要万全难道要逼问出具体仙缘然后灭口?自己杀得了人可狠得下心吗?杀凶戾匪徒或许可以杀魏无畏等人安得下心吗?‘我计缘的人品是这样的吗?教猛虎之时还要说句修行先做人,自己想修仙就无所不用其极?我心中的神仙,逍遥自在却不忘恩负义,见人间冷暖也能悲笑动情!当个变态还修什么仙!’男人至死永中二,这一刻中二之魂上来的计缘反而心思越发豁达。‘说教小狐狸的时候还煞有其事的说人不能过贪,现在的自己岂不可笑?’不得不说计缘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想法或许有些天真,但既然自己有选择的余地,为什么不能选得变数少又问心无愧呢,至少手中已有剑意帖!深吸一口气,既然已经有了决断,心中好似百脉俱通般畅快,浑身更是有种难以言表的舒适,计缘只当是自己想通了难题的成就感。再看着这魏无畏递过来的蓝玉,毫无负担之下计缘也起了一丝玩笑之心,很自然的伸手接过温润的蓝玉在手中把玩了一下,侧头看向魏无畏。“魏家主,这蓝玉可是你魏家的祖传之宝,况且若此人所言非虚,更是关系到神仙路的宝贝,你就这么赠予我?是真心报答还是怕我对你动手?”这话说得魏无畏差点身子就是一抖,是以强大的意志和一身体重才掩盖过去。“不怕大人笑话,我魏无畏最是贪生怕死,但还不至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玉佩我是真心实意想送给大人,况且,当神仙能有我在凡尘享受荣华富贵自在?”计缘咧开了嘴,突然觉得这魏无畏也是个妙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笑声既是对魏无畏,也是对此刻身心酣畅的宣泄。当然,计缘这突然间的放声大笑吓了所有人一跳,他掂了掂手中的玉佩,将之抛还给魏无畏,令后者慌忙接住。“鄙人只是路过此处,还需追查要案,也耽搁够久了,劳烦魏家主将一干犯人移交官府!”说完这句,计缘直接提气跳跃,轻功一个纵跃踏在官道边树木上借力,将一颗小杨树踩得微微弯曲,随后把力一收。嗖~得一下,整个人直接飞掠出去,频频在树干上借力之下速度越来越快,毫无折返意思。所有人都愣住了,还是魏无畏反应最快,赶忙朝着远去的背影大喊。“还不知大人尊姓大名!”只是直至背影消失也毫无回应。树林间,官道上,马车旁,寂静无声。魏无畏转头扫视一圈依然在惊愕中的盗匪和黑衣人,摸着胸口替自己顺气,话语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呃……似乎你们都落到我手上了,嘿嘿嘿嘿!”

在线试读

第49章 男人至死永中二

“魏家主,贵府家传蓝玉有何渊源?”

神秘公门人物这么说话令魏无畏心中稍缓,这事虽然算是秘密,但也并非真的不能说,而且这局面可不是魏无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大人有所不知,家中口口相传,我魏家祖上曾救过一只仙鹤,事后仙鹤口中衔玉而归,馈赠我魏家先祖以报恩情,这蓝玉代代相传,现在传到了我魏无畏手上……”

“确实有长辈说携带此玉能驱邪避祟,不过这仅是传言,并无任何实证!”

说到这,魏无畏顿了一下看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黑衣人。

“成仙一事也太过虚无缥缈,当年我大贞正元帝寻仙求道半生,反落得个郁郁早逝,左狂徒号称剑仙,不也含恨而亡了?”

魏无畏是觉得可笑至极,就算真的给他们拿到剑意帖破解秘密找到左狂徒的绝世秘籍,就算把蓝玉给他们,凭这些就想成仙?皇帝权倾天下都做不到,何况这些人?

“真是荒谬,去庙里求求神拜拜佛还实在点,没想到我魏无畏被一群疯子袭击了!”

实话说在直觉,计缘认为魏无畏的不屑并不是装的,也就是说魏家人真的只知道一个祖上传下来的故事,甚至认为这蓝玉除了值钱未必有神异。

不过地上的黑衣人也没有反驳,而是一直运气平复内腑伤痛,耐心等魏无畏嘲讽完了他才准备开口,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计缘身上。

怕就怕这个公门人毫不犹豫依法办事,这会没发作就是还有的商量,再看看另一个黑衣人同伴早已昏迷过去,而项峰等人他则浑不在意。

“确实,你魏无畏说得都对,可你敢说这世上无仙?六年前无风无雨,广洞湖水漫三十里,沿岸受灾百姓谁人不知?两年前刀客杜昱天酒后斩鬼,刀身寒霜三日不退,与杜家交好者谁人不晓?笑面罗刹当年夜梦北都城隍使勾魂,醒后友人病逝,从此改自称笑面勾魂使……这些可不光是江湖传闻!”

黑衣人见计缘始终不动声色,那一张黑脸似乎也是在看他笑话,不由越说越激动。

“这位大人,五年前我在春沐江江边打碎一坛陈年佳酿,引来一只黑背巨龟,此巨龟能口吐人言,向我索要好酒,说是要敬献给春沐江江神,从此每年五月十五,我都会到江边送酒,此事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言!”

听到这番话,除了已经昏过去的另一个黑衣人,就连在一旁精神萎靡的剩余燕地五盗也惊异莫名,显然他们之前并不知晓这些成不成仙的玄乎事。

而计缘现在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面无表情,实则心中早已震撼不已,但依然克制自己的激动,以沙哑冷酷的嗓音开口。

“继续说!”

黑衣人咽了口口水,看了一眼边上皱眉思索的魏无畏。

“那巨龟言不好白收我美酒,告知我三处可得仙缘,一为剑意帖,直言藏于定元府樊家,老龟明言长剑清影已酝灵明乃灵性天成之物,得之自有机缘;二为魏家祖传蓝玉……”

黑衣人在这里停了一下,似乎蓝玉的事情不想说太多,直接略过继续开口。

“仙缘之三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通州,只要阁下今日放我一马,这魏家蓝玉阁下尽管拿去,我会在伤愈后告知阁下如何借此蓝玉求得仙缘!”

晚风徐徐吹过,却带不起一阵凉意。

就算之前听的那些事情都觉得十分荒谬,但此话一出,魏无畏背后发烫紧张不已。

“这位大人,您该不会相信阴险匪类的一派胡言吧!您救我魏无畏一命,这蓝玉赠与您当谢礼也不及这一命之恩!”

身体尽显富态的魏无畏说得义正言辞,直接从怀中取出蓝玉递给计缘,脸则朝向地面那个黑衣人。

“但此人胡言乱语不说,更是搅动江湖风雨铸造无数杀戮,于法于理都轻饶不得!”

魏无畏很不想将蓝玉送出去,可他不敢赌,哪怕只有极小可能,万一要是这个神秘高手动心了,相信了之前那神仙机缘的话呢,捂着传家宝怕是可能遭遇不测!

更何况这个黑衣人说得实在有些邪乎了,连他魏无畏都不免在心中起了涟漪,以己度人将心比心,魏无畏选择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若真是起了心思,希望给的这个台阶能有点作用,魏无畏对黑衣人的怒喝,其实也是掩饰自己的紧张!

此刻计缘脑中心思电转,面对魏无畏递过来的蓝玉,可谓心动至极,但作为半个修仙人士,计缘从刚刚魏无畏所讲的仙鹤报恩的故事上察觉一个明显的漏洞,若换成自己,衔玉报恩的关键不该是玉而是人!

计缘宁愿自己想多,也不愿出什么变数,况且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

以盲目所视,这黑衣人身上的戾气几乎要透出身来,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而这魏无畏也绝非善茬,真的要万全难道要逼问出具体仙缘然后灭口?自己杀得了人可狠得下心吗?杀凶戾匪徒或许可以杀魏无畏等人安得下心吗?

‘我计缘的人品是这样的吗?教猛虎之时还要说句修行先做人,自己想修仙就无所不用其极?我心中的神仙,逍遥自在却不忘恩负义,见人间冷暖也能悲笑动情!当个变态还修什么仙!’

男人至死永中二,这一刻中二之魂上来的计缘反而心思越发豁达。

‘说教小狐狸的时候还煞有其事的说人不能过贪,现在的自己岂不可笑?’

不得不说计缘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想法或许有些天真,但既然自己有选择的余地,为什么不能选得变数少又问心无愧呢,至少手中已有剑意帖!

深吸一口气,既然已经有了决断,心中好似百脉俱通般畅快,浑身更是有种难以言表的舒适,计缘只当是自己想通了难题的成就感。

再看着这魏无畏递过来的蓝玉,毫无负担之下计缘也起了一丝玩笑之心,很自然的伸手接过温润的蓝玉在手中把玩了一下,侧头看向魏无畏。

“魏家主,这蓝玉可是你魏家的祖传之宝,况且若此人所言非虚,更是关系到神仙路的宝贝,你就这么赠予我?是真心报答还是怕我对你动手?”

这话说得魏无畏差点身子就是一抖,是以强大的意志和一身体重才掩盖过去。

“不怕大人笑话,我魏无畏最是贪生怕死,但还不至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玉佩我是真心实意想送给大人,况且,当神仙能有我在凡尘享受荣华富贵自在?”

计缘咧开了嘴,突然觉得这魏无畏也是个妙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既是对魏无畏,也是对此刻身心酣畅的宣泄。

当然,计缘这突然间的放声大笑吓了所有人一跳,他掂了掂手中的玉佩,将之抛还给魏无畏,令后者慌忙接住。

“鄙人只是路过此处,还需追查要案,也耽搁够久了,劳烦魏家主将一干犯人移交官府!”

说完这句,计缘直接提气跳跃,轻功一个纵跃踏在官道边树木上借力,将一颗小杨树踩得微微弯曲,随后把力一收。

嗖~得一下,整个人直接飞掠出去,频频在树干上借力之下速度越来越快,毫无折返意思。

所有人都愣住了,还是魏无畏反应最快,赶忙朝着远去的背影大喊。

“还不知大人尊姓大名!”

只是直至背影消失也毫无回应。

树林间,官道上,马车旁,寂静无声。

魏无畏转头扫视一圈依然在惊愕中的盗匪和黑衣人,摸着胸口替自己顺气,话语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

“呃……似乎你们都落到我手上了,嘿嘿嘿嘿!”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