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左道倾天(左小多小多小说推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左小多小多小说推荐全文阅读

左道倾天(左小多小多小说推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左小多小多小说推荐全文阅读 第四十六章 试读

2022-11-14 10:46 作者:左小多
  • 左道倾天 左道倾天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左道倾天》,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左小多小多,是网络作者“左小多”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凤舞家园小区。……………………“狗哒!”一个清脆的叫声。正眼神茫然回忆梦境的左小多散乱的眼神缓缓聚焦,然后郁闷的用被子蒙住了脑袋。“小狗哒……”声音又传来,拉着长腔,而且有些欢快,证明声音的主人此刻非常愉悦......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左道倾天》,大神“左小多”将左小多小多小说推荐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穆嫣嫣微笑道:“对于值得夸奖的人,为师的何曾吝啬夸奖过,你弟弟值得这份夸奖。”左小念面色一整,垂首道:“小念代舍弟谢过师尊盛赞!”脸上是一幅极力克制的,喜翻了心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你弟弟的另一个特点,甚至可能还在你跟沉鱼之上,不,肯定是在沉鱼之上!”穆嫣嫣幽幽道,居然叹了口气。“啊?师父,您……您这是从何说起啊?虽然你称赞小多我很开心,但您也不用把他捧得太高啊!”左小念对穆嫣嫣的评价有点招架不住了。穆嫣嫣是什么人,何等眼光阅历见识,她座下一共就俩弟子,左小念跟梦沉鱼。两个弟子,都是绝顶天才!早已佐证了其眼光之高明,收徒条件之严苛,此际突然说到左小多在某方面更胜梦沉鱼,此评语若是流传出去,左小多不说立刻成为众矢之的也差不多。“为师说的是真的,你这弟弟的其他方面虽然也还不错,但也就止于不错,唯有毅力一项,堪称超人,超不超得过你,难有定论,但超过沉鱼却是一定的。”穆嫣嫣评价道:“便是这一场战斗到现在,哪怕是早臻武师境界多年之辈,也是万万支持不住的!”“惟其你的弟弟早显力竭之相,却还在竭力对抗,仅此一项,沉鱼不如他多矣。”穆嫣嫣有些感叹的道:“现在你知道为师为何会这么说了,这一幕让我回想起了当年的你。你当年岂非就是如此。”左小念明眸一闪,道:“师尊,你说小多他能不能赶上我,后来者居上?看他这股玩命也似的劲头,我看就比我强,强了很多很多。”穆嫣嫣叹口气,看着左小念满是望弟成龙的希冀眼神,摇摇头:“若是早早发现他的心性毅力,早入高人能者之眼,或者尚有希冀,但他的起步已经太迟了,决计不可能追上你的。”“他这一生,或许能在走荆棘路的时候,如你一般晋升到七压,乃至八压的极致,但最多最多,终其一生的最高成就……不过丹元,纵然有天大机缘,侥幸到达婴变之境,便是再进无路,修途终焉!”“若是因缘际会,就能达婴变之境,这是真的么,师傅?”左小念锲而不舍追问道。“我是说,他最最顺利的情况下,还要有天大的缘法,才有可能臻至此境!。”穆嫣嫣有些惋惜的叹口气:“他的丹田星魂,实在太微弱,起步太迟了。”但左小念的脸上已经有如春花一般灿烂起来。“足够了!”“只要他能攀升至婴变之境,就能陪我千年岁月,已经是超乎估量的奇迹了。”左小念心中喃喃的说道。“你师妹这次做的还算不错吧。”穆嫣嫣道。左小念看着屏幕中,梦沉鱼的手脚如同暴风骤雨一般落在左小多的脸上,身上,背上,头上……皱起眉头,面显忧虑之色的道:“师父,师妹这段时间,修炼进度有些慢啊。”穆嫣嫣道:“的确是有些慢。”“她就是太贪玩了,平白浪费如此绝佳的修炼环境,若是被外人知道了,只会说师傅您调教无方,大大的落了面皮啊!”“谁说不是呢,这丫头,整天的嘻皮笑脸没脸没皮……我也头痛。”“恩,等这几天过去了,由我负责好好鞭策一下师妹,事关师父颜面,岂能不慎重对待。”左小念看着屏幕中,那梦沉鱼兀自在张狂的大笑着,一脚将左小多踹出十七八米的,一派狂拽无限,张牙舞爪的样子,轻轻咬咬牙说道。穆嫣嫣有些怪异的看了左小念一眼,道:“你作为师姐,能敦促她自然是最好的,只是……你以往不都嫌浪费时间么?”“以往是我这个做师姐的不甚称职,今后一定会好好敦促师妹的。”左小念郑重的道。“往后这段时间,我一天敦促她两次!”“恩。”……“贪狼门那件事,你做的很对,我已经上报,而且,总督府已经做出回应。”“是。”“这么多年,谁也不知道巫盟大陆到底渗透了多少;但是,凤凰城,应该不多。”穆嫣嫣道:“毕竟是小城。”“也许。”“不过据说七杀在行动。在凤凰城,这几天晚上,我得去城北看着。”穆嫣嫣道。“好。”……监控中,左小多又再一次冲了上来,手掌如刀如斧,脚下星空步诡异移动,龙门腿上下翻飞,赫然达到了三者合一的层次。而此际梦沉鱼的俏脸上也是大汗淋漓,她之修为固然高过左小多极多,但将自身修为压制在武师境界与左小多对战,纵然回气迅速,纵然战技精妙,优势明显,占尽上风,可是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持久对抗下来,无论心力体力都消耗极大。更兼其娇生惯养,斗心远逊左小多,状态早不复之前的从容,形象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但状态更加不好,身上几乎没有半块好肉的左小多,仍旧不曾放弃,仍旧形容狰狞的一次次冲上来,冲上来,周而复始,仿佛可以恒久的持续下去一般。梦沉鱼现在早已经没有开口骂左小多的力气了,反而是左小多开始破口大骂起来,一边骂一边打,高呼酣战,奋力不息。“梦沉鱼,你这丫头片子今天胆敢这般的辱骂你左大爷,咱们梁子算是结下了,总有一天我让你后悔!”“你这丫头片子居然敢跟我姐提条件,迟早我要弄死你!”“看到那个疗养舱了吗,梦沉鱼?别看我今天弄不过你,等来日方长的,总有一天,我要将你先奸后杀,只剩一口气的时候扔到营养舱里,然后再奸再杀……前前后后杀你九百九十九次!”“保证一次也不会多,但一次也不会少……”修为高出许多的梦沉鱼都已经气力不济,修为远逊的左小多自然更早就已经气空力尽,现在全凭着一点本能在战斗,却是始终不肯放弃。“你打我!你居然敢打你左大爷!”“羞辱我……”“老子总有一天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左小多嗷嗷大叫,两眼血红,所谓血贯瞳仁不过如此。梦沉鱼俏脸上阴沉遍布,拳掌陡然加力,如同千斤大锤一般的夯在左小多身上,口中恶狠狠的念叨:“我让你嘴硬!我让你嘴贱!我让你先奸后杀……”轰的一声,梦沉鱼一脚踹在左小多下巴上,左小多满口喷出鲜血,整个人被打得倒翻出去,好似死鱼一般的跌落尘埃。梦沉鱼飞一般上前两步,一声尖叫:“先奸后杀!”随即便是轰然一脚,势大力沉,将左小多准确地踹进了那疗养舱之中。然后自己翻着白眼,两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的汗水,如同瀑布的一般顺着头皮顺着秀发哗啦啦的淌下来。梦沉鱼,曾经的精致女孩,现在是半点也不精致了,形象荡然!“这活儿……真不好干……”梦沉鱼觉得自己已经要虚脱了!对于这个结果,她唯一感觉就只有——诧异异常。以自己的修为实力,压抑修为层次给一个武士境界的武师做陪练,居然能将自己累虚脱了,这若是不异常才是天大的怪事!梦沉鱼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脚步蹒跚的走过去,看到左小多泡在营养液里,载沉载浮……想了想,打开另一个疗养舱,自己也躺了进去。我就躺五分钟……太累了!累死老娘了!……“师妹居然进了疗养舱!”左小念愤愤不平:“师父,这也太过分了吧!跟小多这么点儿修为战斗,居然还要进营养舱恢复,这简直就是严重败坏师门声誉!”穆嫣嫣咳嗽一声,感觉有些怪异。虽然……虽然小念这说法也算是言之成理,但这一共就只有咱们师徒三人,外加一个左小多,再就没其他人了,将进疗养舱的举动提升到败坏师门声誉的高度,是不是有点过了!“嗯,你师妹的作法确实欠妥,以她的修为实力,确实不该入疗养舱恢复,合该以自身修为,收纳灵气,自我疗复方为正道,小念,你之后找机会教导一下你师妹,教导其何为正道!”“知道了,我一定好好教导师妹!”左小念连声应承。………………

在线试读

第四十六章

穆嫣嫣微笑道“对于值得夸奖的人,为师的何曾吝啬夸奖过,你弟弟值得这份夸奖。”

左小念面色一整,垂首道“小念代舍弟谢过师尊盛赞!”

脸上是一幅极力克制的,喜翻了心的一本正经的样子。

“其实……你弟弟的另一个特点,甚至可能还在你跟沉鱼之上,不,肯定是在沉鱼之上!”穆嫣嫣幽幽道,居然叹了口气。

“啊?师父,您……您这是从何说起啊?虽然你称赞小多我很开心,但您也不用把他捧得太高啊!”左小念对穆嫣嫣的评价有点招架不住了。

穆嫣嫣是什么人,何等眼光阅历见识,她座下一共就俩弟子,左小念跟梦沉鱼。

两个弟子,都是绝顶天才!

早已佐证了其眼光之高明,收徒条件之严苛,此际突然说到左小多在某方面更胜梦沉鱼,此评语若是流传出去,左小多不说立刻成为众矢之的也差不多。

“为师说的是真的,你这弟弟的其他方面虽然也还不错,但也就止于不错,唯有毅力一项,堪称超人,超不超得过你,难有定论,但超过沉鱼却是一定的。”

穆嫣嫣评价道“便是这一场战斗到现在,哪怕是早臻武师境界多年之辈,也是万万支持不住的!”

“惟其你的弟弟早显力竭之相,却还在竭力对抗,仅此一项,沉鱼不如他多矣。”

穆嫣嫣有些感叹的道“现在你知道为师为何会这么说了,这一幕让我回想起了当年的你。你当年岂非就是如此。”

左小念明眸一闪,道“师尊,你说小多他能不能赶上我,后来者居上?看他这股玩命也似的劲头,我看就比我强,强了很多很多。”

穆嫣嫣叹口气,看着左小念满是望弟成龙的希冀眼神,摇摇头“若是早早发现他的心性毅力,早入高人能者之眼,或者尚有希冀,但他的起步已经太迟了,决计不可能追上你的。”

“他这一生,或许能在走荆棘路的时候,如你一般晋升到七压,乃至八压的极致,但最多最多,终其一生的最高成就……不过丹元,纵然有天大机缘,侥幸到达婴变之境,便是再进无路,修途终焉!”

“若是因缘际会,就能达婴变之境,这是真的么,师傅?”左小念锲而不舍追问道。

“我是说,他最最顺利的情况下,还要有天大的缘法,才有可能臻至此境!。”

穆嫣嫣有些惋惜的叹口气“他的丹田星魂,实在太微弱,起步太迟了。”

但左小念的脸上已经有如春花一般灿烂起来。

“足够了!”

“只要他能攀升至婴变之境,就能陪我千年岁月,已经是超乎估量的奇迹了。”

左小念心中喃喃的说道。

“你师妹这次做的还算不错吧。”穆嫣嫣道。

左小念看着屏幕中,梦沉鱼的手脚如同暴风骤雨一般落在左小多的脸上,身上,背上,头上……

皱起眉头,面显忧虑之色的道“师父,师妹这段时间,修炼进度有些慢啊。”

穆嫣嫣道“的确是有些慢。”

“她就是太贪玩了,平白浪费如此绝佳的修炼环境,若是被外人知道了,只会说师傅您调教无方,大大的落了面皮啊!”

“谁说不是呢,这丫头,整天的嘻皮笑脸没脸没皮……我也头痛。”

“恩,等这几天过去了,由我负责好好鞭策一下师妹,事关师父颜面,岂能不慎重对待。”

左小念看着屏幕中,那梦沉鱼兀自在张狂的大笑着,一脚将左小多踹出十七八米的,一派狂拽无限,张牙舞爪的样子,轻轻咬咬牙说道。

穆嫣嫣有些怪异的看了左小念一眼,道“你作为师姐,能敦促她自然是最好的,只是……你以往不都嫌浪费时间么?”

“以往是我这个做师姐的不甚称职,今后一定会好好敦促师妹的。”

左小念郑重的道。

“往后这段时间,我一天敦促她两次!”

“恩。”

……

“贪狼门那件事,你做的很对,我已经上报,而且,总督府已经做出回应。”

“是。”

“这么多年,谁也不知道巫盟大陆到底渗透了多少;但是,凤凰城,应该不多。”穆嫣嫣道“毕竟是小城。”

“也许。”

“不过据说七杀在行动。在凤凰城,这几天晚上,我得去城北看着。”穆嫣嫣道。

“好。”

……

监控中,左小多又再一次冲了上来,手掌如刀如斧,脚下星空步诡异移动,龙门腿上下翻飞,赫然达到了三者合一的层次。

而此际梦沉鱼的俏脸上也是大汗淋漓,她之修为固然高过左小多极多,但将自身修为压制在武师境界与左小多对战,纵然回气迅速,纵然战技精妙,优势明显,占尽上风,可是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持久对抗下来,无论心力体力都消耗极大。

更兼其娇生惯养,斗心远逊左小多,状态早不复之前的从容,形象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

但状态更加不好,身上几乎没有半块好肉的左小多,仍旧不曾放弃,仍旧形容狰狞的一次次冲上来,冲上来,周而复始,仿佛可以恒久的持续下去一般。

梦沉鱼现在早已经没有开口骂左小多的力气了,反而是左小多开始破口大骂起来,一边骂一边打,高呼酣战,奋力不息。

“梦沉鱼,你这丫头片子今天胆敢这般的辱骂你左大爷,咱们梁子算是结下了,总有一天我让你后悔!”

“你这丫头片子居然敢跟我姐提条件,迟早我要弄死你!”

“看到那个疗养舱了吗,梦沉鱼?别看我今天弄不过你,等来日方长的,总有一天,我要将你先奸后杀,只剩一口气的时候扔到营养舱里,然后再奸再杀……前前后后杀你九百九十九次!”

“保证一次也不会多,但一次也不会少……”

修为高出许多的梦沉鱼都已经气力不济,修为远逊的左小多自然更早就已经气空力尽,现在全凭着一点本能在战斗,却是始终不肯放弃。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你左大爷!”

“羞辱我……”

“老子总有一天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

左小多嗷嗷大叫,两眼血红,所谓血贯瞳仁不过如此。

梦沉鱼俏脸上阴沉遍布,拳掌陡然加力,如同千斤大锤一般的夯在左小多身上,口中恶狠狠的念叨“我让你嘴硬!我让你嘴贱!我让你先奸后杀……”

轰的一声,梦沉鱼一脚踹在左小多下巴上,左小多满口喷出鲜血,整个人被打得倒翻出去,好似死鱼一般的跌落尘埃。

梦沉鱼飞一般上前两步,一声尖叫“先奸后杀!”

随即便是轰然一脚,势大力沉,将左小多准确地踹进了那疗养舱之中。

然后自己翻着白眼,两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的汗水,如同瀑布的一般顺着头皮顺着秀发哗啦啦的淌下来。

梦沉鱼,曾经的精致女孩,现在是半点也不精致了,形象荡然!

“这活儿……真不好干……”

梦沉鱼觉得自己已经要虚脱了!

对于这个结果,她唯一感觉就只有——诧异异常。

以自己的修为实力,压抑修为层次给一个武士境界的武师做陪练,居然能将自己累虚脱了,这若是不异常才是天大的怪事!

梦沉鱼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脚步蹒跚的走过去,看到左小多泡在营养液里,载沉载浮……

想了想,打开另一个疗养舱,自己也躺了进去。

我就躺五分钟……

太累了!

累死老娘了!

……

“师妹居然进了疗养舱!”

左小念愤愤不平“师父,这也太过分了吧!跟小多这么点儿修为战斗,居然还要进营养舱恢复,这简直就是严重败坏师门声誉!”

穆嫣嫣咳嗽一声,感觉有些怪异。

虽然……虽然小念这说法也算是言之成理,但这一共就只有咱们师徒三人,外加一个左小多,再就没其他人了,将进疗养舱的举动提升到败坏师门声誉的高度,是不是有点过了!

“嗯,你师妹的作法确实欠妥,以她的修为实力,确实不该入疗养舱恢复,合该以自身修为,收纳灵气,自我疗复方为正道,小念,你之后找机会教导一下你师妹,教导其何为正道!”

“知道了,我一定好好教导师妹!”左小念连声应承。

………………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