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傲战皇(紫萱聂航奇幻玄幻)_紫萱聂航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凌傲战皇(紫萱聂航奇幻玄幻)_紫萱聂航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第8章 沦为乞丐,怒发冲冠 试读

2022-11-14 10:46 作者:紫萱
  • 凌傲战皇 凌傲战皇

    主角是紫萱聂航的奇幻玄幻小说《凌傲战皇》,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紫萱”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而且,自己也不能倒下,一旦倒下,真阳宗绝不会放过凌家。当然,到了那个时候,母亲和妹妹绝对逃不过他们的凌辱。“我要活着,我要变强,我要保护母亲和妹妹!”凌傲咬牙。“好好……果然不愧是天选之人……”“哈哈……”九条龙尸缓缓的又动了,拉着蓬头乱发的巨人朝着天穹伸出缓缓而去,很快,便消失在苍茫之中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紫萱的《凌傲战皇》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但很快,他就想起了葬天魔经上的记载,明白这是已经化为自己丹田的青铜古棺在吞噬天地元气。当然,丹田本就是凌傲的一部分,青铜古棺吞噬的天地元气越多,对于凌傲来说,便是多多益善。哪一头巨大的丑龟几次想要冲向凌傲,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挠,根本无法近身。“臭小子,你能不能给老龟我留一点寒气啊,我……求你了好不好!”突然,那一头丑龟匍匐半跪双脚,哭丧着脸哀求。“对不起,龟前辈……”凌傲也是很无奈啊!因为,他对葬天魔经修炼的时日不久,还不能完全掌控意念。丹田一旦触及吞噬,便自行疯狂运转,浩大的一个火池元气,不到半个时辰,竟然被吞噬殆尽。仅仅半个时辰,凌傲不仅任督武脉贯通,随时能桥接天地元气,而且,他的修为也瞬间步入了筑基八重!当凌傲抬头看向火池上面的时候,他发现,圣明宗的人已经全都离开了。显然,他们都以为凌傲必死无疑,也担心池底下会有什么怪物,迅速撤离了出去。只是……?凌傲发现,在洞壁之上竟然斜插着一柄青釭剑。正是之前穆青蓉得到的那一把。“小兄弟,你把这火池寒冰真元吞噬掉了,你可得带着我出去了,不然的话,我就会死掉了!”丑龟满脸的委屈。“丑龟,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凌傲撇着嘴笑道,“要我带着你也不是不可以,说吧,你有什么本事?”“本事么?”丑龟沉思了一下,试探问道,“本龟知晓上下十万年的发生过的任何事情,这算不算本事?”通晓上下十万年任何事情?这丑龟是不是太能吹了?凌傲咧嘴一笑,也没有立即去反驳丑龟。“那好吧,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凌傲转身,纵身一跃上了火池的边缘,“不过,以后你可要听我的,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好咧!”丑龟竟然兴高采烈。凌傲来到了那一柄青釭剑面前,但见剑刃插入石壁一尺有余,旁边还写着一行小字:“我穆青蓉曾发誓,天底下第一个见过我真容的人,我便要嫁他,凌傲,我留此佩剑伴你,愿一路走好!”留笔:穆青蓉。一路走好?她还以为我嗝屁了?“笑话,我凌傲是那么短命的人吗?哈哈……!”凌傲伸手一拔,将青釭剑拔出,带着丑龟一人一龟走出了岩洞。此时的凌傲修为,已经突破到到筑基八重境界,在年轻一辈之中,算是罕有对手了。况且修炼了葬天魔经剑法,战力已经逼近凝神境界。“我被望月宗驱逐,消息应该早传到凌家,母亲和妹妹一定急坏了。”凌傲带着丑龟出了九魔域,就朝着凌家赶回。莽荒神域有上下界之分,下界称之为莽荒大陆,分为九州。南瞻部洲毗邻浩瀚的魔域,皇朝无数,宗门林立,而凌家便是南瞻部洲东面一个小小的没落武道世家。此时,凌家所在的白州城,闹市。“各位乡亲父老……行行好,施舍点银币给我们吧,我夫人病重,快不行了!”一个瘦小的脏兮兮的丫鬟,跪在地上。旁边,是一个竹子做成的担架,担架上是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她手脚干枯,双目无神,病得不轻。“玉儿,抬我回去吧!”担架上的妇人吃力道:“反正,傲儿已经不在了,曦儿又被人抢走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了!”声音无力,带着无奈的凄凉。“夫人,玉儿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小丫鬟紧紧的抓住妇人的手,“玉儿本就无依无靠,幸得夫人收养,代如亲生,我怎么也要将你的病治好!”小丫鬟说着,说着,竟然呜呜的哭泣起来。“哎,可怜啊,堂堂一个凌家家主夫人,沦落到如此地步。”人群之中,一位老者走了过来,留下了几个铜币。“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家主凌天失踪,儿子被望月宗驱逐进入了九魔域,生死未卜,女儿又被聂家强娶,这换了谁,都受不了!”“凌家主凌天在的时候,对我们邻里可谓是照顾不少,他的夫人落难,大家能帮就帮一点吧!”众人议论纷纷,不少人放下几个银币离开。“谢谢,谢谢……”丫鬟一般哭泣,一边回谢。俄顷,便讨到了三四十个银币。“让开,让开,凌少爷来了!”突然,人群后面一阵喧哗。随即,一个身穿锦衣粉面青年带着十几人冲了过来。众人回头一看是锦衣青年,吓得四散逃窜。“喂,那一位老姐姐你跑啥,本公子对老姐姐可不感兴趣啊!哈哈!”锦衣青年哈哈大笑,来到了担架旁边。俯下身来。“啧啧,大伯母啊大伯母,你看病成这样,瞧着多可怜啊!”锦衣青年瞥了破碗上的三四十个银币,摇头嗤笑道:“当初大伯执掌凌家的时候,你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何等的峰光无限,怎么也落得这个下场了?”“可怜啊可怜!”“因为,你太不识时务了,竟敢得罪我爹!”锦衣青年说着,突然眼瞳猛的一暴戾,他飞起一脚将盛着三四十个银币的破碗踢得飞了出去。“从今天起,谁也不许给她银币治病,否则的话,就是跟本公子作对!”“跟本公子作对,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原来,这一位凌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凌傲的堂兄凌源。凌家前任家主凌天失踪,按照凌家祖制,子承父业,家主之位应该传到凌傲身上。可凌傲的二叔凌楚翰趁着凌天失踪,凌傲被望月宗驱逐之际,篡夺了凌家家主之位。作为凌楚翰唯一的儿子凌源,本是一个不学无术子弟,却一步登天成为了未来少主继承人。“凌源,你们父子想要得到的都得到了,你还想怎样?”担架上,凌夫人有气无力的冷声质问。“不错,我们是得到了。”凌源猛的一脚踩在了凌夫人的身上,疼得她呀的一声大叫,“只是,我们还没有消气,这十几年来,受尽凌天的压迫,今天你所受的罪,都是因为凌天和凌傲,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他们在天之灵,也不得安宁,哈哈……”凌源纵声狞笑。然而,突然,一道人影从一边狂冲了过来。啪!一巴掌甩下。本来还在狰狞狂笑的凌源被一巴掌甩飞出三丈之外。

在线试读

第8章 沦为乞丐,怒发冲冠

但很快,他就想起了葬天魔经上的记载,明白这是已经化为自己丹田的青铜古棺在吞噬天地元气。

当然,丹田本就是凌傲的一部分,青铜古棺吞噬的天地元气越多,对于凌傲来说,便是多多益善。

哪一头巨大的丑龟几次想要冲向凌傲,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挠,根本无法近身。

“臭小子,你能不能给老龟我留一点寒气啊,我……求你了好不好!”突然,那一头丑龟匍匐半跪双脚,哭丧着脸哀求。

“对不起,龟前辈……”

凌傲也是很无奈啊!

因为,他对葬天魔经修炼的时日不久,还不能完全掌控意念。

丹田一旦触及吞噬,便自行疯狂运转,浩大的一个火池元气,不到半个时辰,竟然被吞噬殆尽。

仅仅半个时辰,凌傲不仅任督武脉贯通,随时能桥接天地元气,而且,他的修为也瞬间步入了筑基八重!

当凌傲抬头看向火池上面的时候,他发现,圣明宗的人已经全都离开了。

显然,他们都以为凌傲必死无疑,也担心池底下会有什么怪物,迅速撤离了出去。

只是……?

凌傲发现,在洞壁之上竟然斜插着一柄青釭剑。

正是之前穆青蓉得到的那一把。

“小兄弟,你把这火池寒冰真元吞噬掉了,你可得带着我出去了,不然的话,我就会死掉了!”丑龟满脸的委屈。

“丑龟,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凌傲撇着嘴笑道,“要我带着你也不是不可以,说吧,你有什么本事?”

“本事么?”丑龟沉思了一下,试探问道,“本龟知晓上下十万年的发生过的任何事情,这算不算本事?”

通晓上下十万年任何事情?

这丑龟是不是太能吹了?

凌傲咧嘴一笑,也没有立即去反驳丑龟。

“那好吧,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凌傲转身,纵身一跃上了火池的边缘,“不过,以后你可要听我的,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好咧!”丑龟竟然兴高采烈。

凌傲来到了那一柄青釭剑面前,但见剑刃插入石壁一尺有余,旁边还写着一行小字

“我穆青蓉曾发誓,天底下第一个见过我真容的人,我便要嫁他,凌傲,我留此佩剑伴你,愿一路走好!”

留笔穆青蓉。

一路走好?

她还以为我嗝屁了?

“笑话,我凌傲是那么短命的人吗?哈哈……!”

凌傲伸手一拔,将青釭剑拔出,带着丑龟一人一龟走出了岩洞。

此时的凌傲修为,已经突破到到筑基八重境界,在年轻一辈之中,算是罕有对手了。

况且修炼了葬天魔经剑法,战力已经逼近凝神境界。

“我被望月宗驱逐,消息应该早传到凌家,母亲和妹妹一定急坏了。”凌傲带着丑龟出了九魔域,就朝着凌家赶回。

莽荒神域有上下界之分,下界称之为莽荒大陆,分为九州。

南瞻部洲毗邻浩瀚的魔域,皇朝无数,宗门林立,而凌家便是南瞻部洲东面一个小小的没落武道世家。

此时,凌家所在的白州城,闹市。

“各位乡亲父老……行行好,施舍点银币给我们吧,我夫人病重,快不行了!”一个瘦小的脏兮兮的丫鬟,跪在地上。

旁边,是一个竹子做成的担架,担架上是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

她手脚干枯,双目无神,病得不轻。

“玉儿,抬我回去吧!”担架上的妇人吃力道“反正,傲儿已经不在了,曦儿又被人抢走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声音无力,带着无奈的凄凉。

“夫人,玉儿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小丫鬟紧紧的抓住妇人的手,“玉儿本就无依无靠,幸得夫人收养,代如亲生,我怎么也要将你的病治好!”

小丫鬟说着,说着,竟然呜呜的哭泣起来。

“哎,可怜啊,堂堂一个凌家家主夫人,沦落到如此地步。”人群之中,一位老者走了过来,留下了几个铜币。

“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家主凌天失踪,儿子被望月宗驱逐进入了九魔域,生死未卜,女儿又被聂家强娶,这换了谁,都受不了!”

“凌家主凌天在的时候,对我们邻里可谓是照顾不少,他的夫人落难,大家能帮就帮一点吧!”

众人议论纷纷,不少人放下几个银币离开。

“谢谢,谢谢……”

丫鬟一般哭泣,一边回谢。

俄顷,便讨到了三四十个银币。

“让开,让开,凌少爷来了!”突然,人群后面一阵喧哗。

随即,一个身穿锦衣粉面青年带着十几人冲了过来。

众人回头一看是锦衣青年,吓得四散逃窜。

“喂,那一位老姐姐你跑啥,本公子对老姐姐可不感兴趣啊!哈哈!”锦衣青年哈哈大笑,来到了担架旁边。

俯下身来。

“啧啧,大伯母啊大伯母,你看病成这样,瞧着多可怜啊!”锦衣青年瞥了破碗上的三四十个银币,摇头嗤笑道“当初大伯执掌凌家的时候,你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何等的峰光无限,怎么也落得这个下场了?”

“可怜啊可怜!”

“因为,你太不识时务了,竟敢得罪我爹!”

锦衣青年说着,突然眼瞳猛的一暴戾,他飞起一脚将盛着三四十个银币的破碗踢得飞了出去。

“从今天起,谁也不许给她银币治病,否则的话,就是跟本公子作对!”

“跟本公子作对,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来,这一位凌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凌傲的堂兄凌源。

凌家前任家主凌天失踪,按照凌家祖制,子承父业,家主之位应该传到凌傲身上。

可凌傲的二叔凌楚翰趁着凌天失踪,凌傲被望月宗驱逐之际,篡夺了凌家家主之位。

作为凌楚翰唯一的儿子凌源,本是一个不学无术子弟,却一步登天成为了未来少主继承人。

“凌源,你们父子想要得到的都得到了,你还想怎样?”担架上,凌夫人有气无力的冷声质问。

“不错,我们是得到了。”凌源猛的一脚踩在了凌夫人的身上,疼得她呀的一声大叫,“只是,我们还没有消气,这十几年来,受尽凌天的压迫,今天你所受的罪,都是因为凌天和凌傲,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他们在天之灵,也不得安宁,哈哈……”

凌源纵声狞笑。

然而,突然,一道人影从一边狂冲了过来。

啪!一巴掌甩下。

本来还在狰狞狂笑的凌源被一巴掌甩飞出三丈之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