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许乐陈琦都市小说《鉴宝神婿》完结版阅读_(鉴宝神婿)全集阅读

许乐陈琦都市小说《鉴宝神婿》完结版阅读_(鉴宝神婿)全集阅读 第五十一章 没有反悔的机会 试读

2022-11-14 11:07 作者:许乐
  • 鉴宝神婿 鉴宝神婿

    小说《鉴宝神婿》,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许乐陈琦,文章原创作者为“许乐”,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许乐,要不要长长眼?”胡老三心中满是欣喜道。许乐小心翼翼的接过陶俑,感受着陶俑内部微差的重量,他更加肯定这里面有宝贝。“好东西!可惜我买不起!”许乐故作不舍的将陶俑递还给胡老三。见鱼儿已经上钩,胡老三心里是乐开了花......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许乐的《鉴宝神婿》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许乐耸了耸肩说道:“我没意见啊!不过你确定要拿这郎窑红和我赌?”听着许乐颇有几分挑衅的意思,周大全心下十分的不满,当即开口道:“怎么你看不上我这郎窑红?”许乐挑了挑眉,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周大全瞪着许乐又道:“郎窑红可是我国名贵的传统红釉之一,这种铜红虽然是在唐代就有了,但是这也不过是出来暗红色,还不是那么的美艳,甚至是都失传了!一直到到康熙朝才算是又成功的烧制出来了,始产于清朝督陶宫廷延极所督烧的郎窑。而我这郎窑红可是乾隆时期的郎红器,乾隆时期的技艺可比之前的更加成熟和精湛。我这郎窑红的釉层较厚,色彩深艳,犹如初凝的牛血,经过岁月的沉淀,这颜色更加的大气,沉稳。绝对是上上品!那就算是在乾隆时期,这都得是十分昂贵的器具!跟别说是宫廷用具!我这东西的价值绝对是不低于你的那青花釉里红的,毕竟青花釉里红这样的东西是不少的,只不过是你的那东西是个骆驼雕塑,倒也算得上是十分的明艳。”周大全地喋喋不休的解释着自己手里面的郎窑红,越说越是骄傲,甚至是有些瞧不上许乐拿出来的东西。许乐轻笑了一声,这周大全说的到也是没什么毛病,不过自己手里的这青花釉里红可是一丁点都不逊色。任谁看不出自己手里这青花釉里红的骆驼雕塑是栩栩如生的。再说了,这青花釉里红是多件,但是保存的如此完好,工艺如此上乘的雕塑怕是极少吧!不过周大全既然都这么说出来了,难不成自己还要和他争辩这一点的东西?许乐扫了一眼郎窑红,看着周大全开口说道:“这你可就真的是说笑了,这么漂亮的美人醉釉我怎么会看不上呢!我就是怕你不舍得啊!”听许乐这么说,周大全心里还是很得意的,面上看着许乐也是带着几分的不屑的说道:“呵!我倒是怕你不舍得,虽然你那青花釉里红的骆驼雕塑算不得什么,但是也还算是挺漂亮的!”看着得意的周大全,许乐心下也不反驳,只是十分的好奇周大全输了的时候回事什么表现。笑了笑看着周大全说道:“这怎么会呢!只要不是你输不起就行,今天这可都是同行见证了,想来周老板今日应该也是输得起吧!”周大全那脸色是十分的不好,这小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到这个问题了,这特么的不就是在羞辱我么!见已经到这样的程度,赵老二也不好在拦着了,不然倒显得他有问题了,只能叹了一口气,看着两人开口说道:“行了,既然你们两个想要赌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刚刚周大全也说了我这玉壶春瓶,再怎么说我也是东道主,我就主持一下吧!咱们大家伙都坚定一下,然后统一商量出一个答案,也别耽搁了,现在就开始吧!”一大群人感叹周大全和许乐豪赌的也有,觉得许乐要赔的也有,觉得周大全要输的也有,但这并不耽误他们去鉴定。众人围着那玉壶春瓶仔细的看着,毕竟两个人可是豪赌,那他们这些人的话可是至关重要的。“许乐啊!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你可一定要撑住啊!”“是啊!咱们也都知道你不容易,是人家的上门女婿,能维持你现在的小店已经很是不容易了,你何必……唉!”“可不是嘛,许乐你何必非要开口说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呢!这下你可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你说说你现在哪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这玉壶春瓶,虽然不如那紫斑玉壶春瓶,但也是十分的珍贵的!”“对啊,钧窑出品,哪有便宜的,这价位……少说也得一千万起,许乐你说你手里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么!”“还有你手里的这青花釉里红,这也是不可多得的,你怎么能拿这东西押啊!真是糊涂!”还没有来得及靠近细细观察的人,好些都觉得许乐这是在自寻死路。纷纷出言劝说许乐,许乐只是淡笑着,任由他们说自己,哪怕是这话说的不是那么中听,许乐也不反驳。一旁的周大全听到这些个话,更是洋洋得意,看向许乐带着几分讥讽的说道:“一千万相比你应该是没有吧!这样吧,一会儿就把你上次得到的那个罗盘给我吧!我也就不用你付钱买这玉壶春瓶了,如何?”瞥了一眼一旁说风凉话的周大全,许乐冷笑了一声,缓缓开口说道:“你确定我没有一千万?”顿了一下,许乐的话让周大全响起上次的血翡,脸色一下子变幻莫测,神情一时捉摸不定。“与其如此想方设法的贬低我,周老板你还是好好的建树一下自己的心里吧!免得一会儿输了的时候,表情太难看!这么多人见证,你可是没有反悔的机会!”许乐轻笑的说着,听着这样的话,在配上许乐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周大全觉得很是不舒服。很快,最先看玉壶春瓶的人脸色就开始不对了起来,神情十分的难堪,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好。甚至有人直白的看着周大全面露惋惜和同情,看的洋洋得意的周大全心里一咯噔。慢慢的众人都看完了,也讨论完了,看着周大全的眼神有戏谑的,有同情的,但无一例外,都不是特别的好。都不用众人开口,周大全当即冲向那玉壶春瓶,许乐只是闲庭信步的走了过去。周大全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玉壶春瓶,脸色是越发的难堪了起来。见周大全有些绷不住的神情,许乐勾了勾嘴角,又看见周大全吃瘪了,好像感觉还不错。“想来周老板应该是已经有了答案了!”许乐的话音一落,就见周大全当即转头恶狠狠的看向自己。许乐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周大全缓缓的开口说道:“周先生还不大相信?”

在线试读

第五十一章 没有反悔的机会

许乐耸了耸肩说道“我没意见啊!不过你确定要拿这郎窑红和我赌?”

听着许乐颇有几分挑衅的意思,周大全心下十分的不满,当即开口道“怎么你看不上我这郎窑红?”

许乐挑了挑眉,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周大全瞪着许乐又道“郎窑红可是我国名贵的传统红釉之一,这种铜红虽然是在唐代就有了,但是这也不过是出来暗红色,还不是那么的美艳,甚至是都失传了!

一直到到康熙朝才算是又成功的烧制出来了,始产于清朝督陶宫廷延极所督烧的郎窑。

而我这郎窑红可是乾隆时期的郎红器,乾隆时期的技艺可比之前的更加成熟和精湛。

我这郎窑红的釉层较厚,色彩深艳,犹如初凝的牛血,经过岁月的沉淀,这颜色更加的大气,沉稳。绝对是上上品!那就算是在乾隆时期,这都得是十分昂贵的器具!跟别说是宫廷用具!

我这东西的价值绝对是不低于你的那青花釉里红的,毕竟青花釉里红这样的东西是不少的,只不过是你的那东西是个骆驼雕塑,倒也算得上是十分的明艳。”

周大全地喋喋不休的解释着自己手里面的郎窑红,越说越是骄傲,甚至是有些瞧不上许乐拿出来的东西。

许乐轻笑了一声,这周大全说的到也是没什么毛病,不过自己手里的这青花釉里红可是一丁点都不逊色。

任谁看不出自己手里这青花釉里红的骆驼雕塑是栩栩如生的。

再说了,这青花釉里红是多件,但是保存的如此完好,工艺如此上乘的雕塑怕是极少吧!

不过周大全既然都这么说出来了,难不成自己还要和他争辩这一点的东西?

许乐扫了一眼郎窑红,看着周大全开口说道“这你可就真的是说笑了,这么漂亮的美人醉釉我怎么会看不上呢!我就是怕你不舍得啊!”

听许乐这么说,周大全心里还是很得意的,面上看着许乐也是带着几分的不屑的说道“呵!我倒是怕你不舍得,虽然你那青花釉里红的骆驼雕塑算不得什么,但是也还算是挺漂亮的!”

看着得意的周大全,许乐心下也不反驳,只是十分的好奇周大全输了的时候回事什么表现。

笑了笑看着周大全说道“这怎么会呢!只要不是你输不起就行,今天这可都是同行见证了,想来周老板今日应该也是输得起吧!”

周大全那脸色是十分的不好,这小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到这个问题了,这特么的不就是在羞辱我么!

见已经到这样的程度,赵老二也不好在拦着了,不然倒显得他有问题了,只能叹了一口气,看着两人开口说道“行了,既然你们两个想要赌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刚刚周大全也说了我这玉壶春瓶,再怎么说我也是东道主,我就主持一下吧!

咱们大家伙都坚定一下,然后统一商量出一个答案,也别耽搁了,现在就开始吧!”

一大群人感叹周大全和许乐豪赌的也有,觉得许乐要赔的也有,觉得周大全要输的也有,但这并不耽误他们去鉴定。

众人围着那玉壶春瓶仔细的看着,毕竟两个人可是豪赌,那他们这些人的话可是至关重要的。

“许乐啊!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是啊!咱们也都知道你不容易,是人家的上门女婿,能维持你现在的小店已经很是不容易了,你何必……唉!”

“可不是嘛,许乐你何必非要开口说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呢!这下你可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你说说你现在哪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这玉壶春瓶,虽然不如那紫斑玉壶春瓶,但也是十分的珍贵的!”

“对啊,钧窑出品,哪有便宜的,这价位……少说也得一千万起,许乐你说你手里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么!”

“还有你手里的这青花釉里红,这也是不可多得的,你怎么能拿这东西押啊!真是糊涂!”

还没有来得及靠近细细观察的人,好些都觉得许乐这是在自寻死路。

纷纷出言劝说许乐,许乐只是淡笑着,任由他们说自己,哪怕是这话说的不是那么中听,许乐也不反驳。

一旁的周大全听到这些个话,更是洋洋得意,看向许乐带着几分讥讽的说道“一千万相比你应该是没有吧!这样吧,一会儿就把你上次得到的那个罗盘给我吧!我也就不用你付钱买这玉壶春瓶了,如何?”

瞥了一眼一旁说风凉话的周大全,许乐冷笑了一声,缓缓开口说道“你确定我没有一千万?”

顿了一下,许乐的话让周大全响起上次的血翡,脸色一下子变幻莫测,神情一时捉摸不定。

“与其如此想方设法的贬低我,周老板你还是好好的建树一下自己的心里吧!免得一会儿输了的时候,表情太难看!这么多人见证,你可是没有反悔的机会!”

许乐轻笑的说着,听着这样的话,在配上许乐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周大全觉得很是不舒服。

很快,最先看玉壶春瓶的人脸色就开始不对了起来,神情十分的难堪,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好。

甚至有人直白的看着周大全面露惋惜和同情,看的洋洋得意的周大全心里一咯噔。

慢慢的众人都看完了,也讨论完了,看着周大全的眼神有戏谑的,有同情的,但无一例外,都不是特别的好。

都不用众人开口,周大全当即冲向那玉壶春瓶,许乐只是闲庭信步的走了过去。

周大全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玉壶春瓶,脸色是越发的难堪了起来。

见周大全有些绷不住的神情,许乐勾了勾嘴角,又看见周大全吃瘪了,好像感觉还不错。

“想来周老板应该是已经有了答案了!”

许乐的话音一落,就见周大全当即转头恶狠狠的看向自己。

许乐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周大全缓缓的开口说道“周先生还不大相信?”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