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新唐)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_《新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新唐)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_《新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005章 枪挑谪仙人 试读

2022-11-14 11:05 作者:李三郎
  • 新唐 新唐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新唐》,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三郎老不修,是网络作者“李三郎”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李三郎的《新唐》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李再兴顿时有些心虚。谁的诗,不是你的诗么?“你还记得此诗中其他的诗句么?”李白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再兴,一副见猎心喜的模样。“呃……”李再兴有些犹豫,他对唐诗了解非常少,除了那几首中小学生常背的几首诗外,几乎没什么印象。这首《将进酒》他也记得不全,只记得那么几句,本来想和李白套个近乎,没想到一开口就露了破绽。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什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比武?和李白?李再兴略作迟疑,笑着摇摇头:“这就不必了吧。”“为何?”李白眉毛一挑:“怕了?”李再兴笑笑,心道你虽然号称剑侠,可是在我面前,你那什么剑侠也就是说说而已,我能怕你?“李谪仙,拳怕少壮,你身体虽然强健,却已经年近半百,又在外奔波多年,我赢了你也胜之不武,反而落得他人笑话,又何必呢?”李再兴故意云淡风轻的说道:“于我而言无所得,于君而言亦如是,既然如此,又何必较技。更何况拳枪无眼,万一伤了你这位谪仙,我如何过意得去?”李白本来也没真想和李再兴比武,他只是对李泌的态度不满意,所以故意来找茬。李再兴说两句软话,他也就算了,没想到李再兴这话虽然说得客气,话里的意思却是一点也不客气,李白不由得来了真火。特别是听到最后两句,李再兴一副胜劵在握的心态,更让他无法接受。伤了我,你能伤了我么?李白收起了笑容,向后退了一步,缓缓的拔出腰间的长剑,迎着午后的阳光一照,寒光闪闪。李白抖腕,甩了个剑花,淡淡的笑道:“这位小友,某少年学剑,曾就教于裴将军,也曾经会过不少游侠,虽不敢说天下无敌手,自忖亦非庸手。有缘与小友相逢,敢不一试?”李泌一见李白动了真火,有些慌了,连忙说道:“谪仙师出名门,名满天下,剑术之高明,谁人不知,又何必与一乡野小子较量。谪仙,你这可有些以强凌弱,为老不尊了,哈哈哈……”李白瞥了李泌一眼,冷笑一声:“某出没胡夷,本来就有些为老不尊,李神童不提醒,某也是知道的。”李泌自知又戳中了李白的心病,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这件事本由他而起,现在不管他怎么说,只怕李白都会往坏的方向想。他只好连给李再兴使唤眼色,希望李再兴不要和李白斗气,服个软算了。李再兴视若未见。在门外的时候,他就看中了李白的那匹特勒骠,当时只是喜欢,没什么想法,现在李白找上门来比武,他自然不肯放过机会,要从李诗仙手中夺了这匹好马当作坐骑,也好早点开始马上大枪的练习。这时候,他一心只想着激李白赌斗,哪里肯退缩。“谪仙,还是不用试了吧。”李再兴摇摇头,婉拒道:“拳是杀人拳,枪是杀人枪,寒暑苦练不辍,是希望将来在战场上杀敌立功,可不是用来助兴比试。再说了,谪仙诗名满天下,知交也是遍天下,我万一伤了你,将来如何立足于世?谪仙,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吧。”李白听了,狂气大发,更是不肯罢休。他挥动手中长剑,非要和李再兴分个高下。说了半天,李再兴无奈的说道:“要不这样吧,我虽然一直在山里生活,却也知道谪仙的大名,仰慕已久,一直希望能随谪仙游历天下。今日有缘,于此相会,承蒙谪仙看得起,要和我较量一下。我勉为其难,陪谪仙走两招,若是谪仙赢了,我从此便追随谪仙,做个侍从,如何?”李泌看看李再兴。他刚才就听出李再兴的话音不对,现在听到这句话,也猜到李再兴想干什么了。他眼珠一转,笑道:“谪仙意下如何?”“当然好。”李白抚剑长笑:“能有小友这般壮士牵马,某是求之不得啊。”李泌又道:“再兴贤弟以身相赌,不知谪仙又拿什么做彩头?”李白愣了一下,觉得有些为难。李再兴以身作赌,他总不能和李再兴一样,输了就做李再兴的侍从吧。可是,既然是相赌,他拿出的彩头就不能太差,否则就真成了以强凌弱,为老不尊了,这可不是他谪仙的禀性。他沉吟片刻,咬了咬牙:“你们进门的时候,看到那匹特勒骠了么?”李泌点点头,却有些不以为然:“看到了,不过,谪仙用马来比人?”李白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是飞龙厩的御马,天子所赐,这些年随某行遍天下,犹如我子……”李再兴连忙说道:“既然如此,那也当得了。”他想要的就是这匹马,李白看起来也有些舍不得,他可不想再把话说岔了,立刻应承下来。两人说定,李再兴拿起倚在墙边的大杆子,取下挂在上面的行李,走到庭中,双手一颤,笑道:“谪仙,请指教。”李白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你就用这无刃白杆与我对阵?”李再兴手中的这根大杆子其实并不符合要求,长不过丈余,只是练习枪法用的,上面也没有铁制枪头,看起来和一根普通的棍棒没什么区别,甚至算不上正式的兵器。唐代有槊,即后世所称的白杆枪,步卒所用的步槊和李再兴手中所持的大杆子有些相似,所以李白才有此问。“比试而已,点到为止,又不是生死相搏,这个就够了。”李再兴笑笑,右腿向后退了半步,双手持枪,枪头斜斜下指,轻轻的落在地上:“谪仙,请吧。”李白更是恼火。在他看来,李再兴用不带铁刃的白杆和他比武,这本身就有些看不起他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就先打败他,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再说。他不再多话,将衣服下摆掖进腰带,握紧长剑,摆出进击姿势。所谓三尺青锋剑,李白手中的长剑不过三尺,李再兴手中的大杆子却有一丈多,即使以前手算,他和李白之间的距离也有六尺多。李白以短搏长,自然要突破李再兴的防守圈子,至少向前突进三四尺,否则他根本碰不到李再兴。一旦近身格斗,他手中的剑就便利多了。是以一出手,他就飞身直进,长剑直指李再兴的面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这个道理李白懂,李再兴也懂。如果让李白如愿的抢到他面前,他就输定了。枪法大家吴殳有云:真枪,着着杀人,敌未有能至一丈二尺之内者。又说,身前三尺枪圈子内,蚊蝇不能入。他怎么可能让李白这么一个大活人抢到他的身前。李白身形一动,李再兴就抢先发动了进攻。前手不动,后手一压,地上的杆头忽然弹起,铁牛耕地势化作四海宾夷势,杆头直指李白胸膛,变势轻盈而迅捷,有若神助,简直和李白自己撞上来一般。李白神色一凛,手中长剑斜挑,身子却蓦地停了下来,生生的刹住了前冲的势头。李再兴暗自赞了一声,由李白变招的反应来看,他的剑术的确不是花哨那么简单,还真是实用的杀人剑。不过,他停了下来,而不是继续抢攻,也正说明了他的剑虽然是杀人剑,也许真杀过人,却没有和人真正的生死相搏过,至少这样的机会不多。否则,他就不会一遇到困难就停下来。三尺青锋对丈余的大枪,如果不能抢到身前,又怎么能赢?李再兴心中大定,枪尖与剑锋轻轻一磕,随即下沉,再化作铁牛耕地势,同时向前迈了半步。李白见一击得手,心中大喜,正准备作势前扑,两腿膝盖忽然一软,已经被李再兴的枪头同时击中。李再兴虽然没有全力以赴,李白依然吃痛不轻,再也无法前进。他停住了身子,手中长剑倒刺于地,拄着身体,免得摔倒在地。他抬起头,看到了李再兴笑盈盈的脸,和摇摇晃晃的白杆头。“你……这是什么枪法?”李白老脸通红,窘迫不堪。他一心要击败李再兴,没想到刚刚一交手就输了,此刻他膝盖又酸又麻,根本无法动弹,李再兴只要愿意,想刺他哪儿就刺他哪儿,胜负已定。“桓侯八枪之百鸟朝凤势。”李再兴说了一个很拉风的名字。没办法,杨家枪要到宋朝才出现,现在告诉李白,李白也不认识什么杨家枪,只好把张飞拉出来做虎皮了。“蜀汉桓侯张飞的枪法?”“对。”李再兴收回大杆子,向后退了一步,单手持枪,丈余长的大杆子划了一个圈,轻轻点在屋檐下的滴水瓦当上,“呯”的一声脆响,瓦当被敲得粉碎。“谪仙,还要再比么?”。。

在线试读

第005章 枪挑谪仙人

李再兴顿时有些心虚。谁的诗,不是你的诗么?

“你还记得此诗中其他的诗句么?”李白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再兴,一副见猎心喜的模样。

“呃……”李再兴有些犹豫,他对唐诗了解非常少,除了那几首中小学生常背的几首诗外,几乎没什么印象。这首《将进酒》他也记得不全,只记得那么几句,本来想和李白套个近乎,没想到一开口就露了破绽。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

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

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什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比武?和李白?

李再兴略作迟疑,笑着摇摇头“这就不必了吧。”

“为何?”李白眉毛一挑“怕了?”

李再兴笑笑,心道你虽然号称剑侠,可是在我面前,你那什么剑侠也就是说说而已,我能怕你?

“李谪仙,拳怕少壮,你身体虽然强健,却已经年近半百,又在外奔波多年,我赢了你也胜之不武,反而落得他人笑话,又何必呢?”李再兴故意云淡风轻的说道“于我而言无所得,于君而言亦如是,既然如此,又何必较技。更何况拳枪无眼,万一伤了你这位谪仙,我如何过意得去?”

李白本来也没真想和李再兴比武,他只是对李泌的态度不满意,所以故意来找茬。李再兴说两句软话,他也就算了,没想到李再兴这话虽然说得客气,话里的意思却是一点也不客气,李白不由得来了真火。特别是听到最后两句,李再兴一副胜劵在握的心态,更让他无法接受。

伤了我,你能伤了我么?

李白收起了笑容,向后退了一步,缓缓的拔出腰间的长剑,迎着午后的阳光一照,寒光闪闪。李白抖腕,甩了个剑花,淡淡的笑道“这位小友,某少年学剑,曾就教于裴将军,也曾经会过不少游侠,虽不敢说天下无敌手,自忖亦非庸手。有缘与小友相逢,敢不一试?”

李泌一见李白动了真火,有些慌了,连忙说道“谪仙师出名门,名满天下,剑术之高明,谁人不知,又何必与一乡野小子较量。谪仙,你这可有些以强凌弱,为老不尊了,哈哈哈……”

李白瞥了李泌一眼,冷笑一声“某出没胡夷,本来就有些为老不尊,李神童不提醒,某也是知道的。”

李泌自知又戳中了李白的心病,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这件事本由他而起,现在不管他怎么说,只怕李白都会往坏的方向想。他只好连给李再兴使唤眼色,希望李再兴不要和李白斗气,服个软算了。

李再兴视若未见。在门外的时候,他就看中了李白的那匹特勒骠,当时只是喜欢,没什么想法,现在李白找上门来比武,他自然不肯放过机会,要从李诗仙手中夺了这匹好马当作坐骑,也好早点开始马上大枪的练习。

这时候,他一心只想着激李白赌斗,哪里肯退缩。

“谪仙,还是不用试了吧。”李再兴摇摇头,婉拒道“拳是杀人拳,枪是杀人枪,寒暑苦练不辍,是希望将来在战场上杀敌立功,可不是用来助兴比试。再说了,谪仙诗名满天下,知交也是遍天下,我万一伤了你,将来如何立足于世?谪仙,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吧。”

李白听了,狂气大发,更是不肯罢休。他挥动手中长剑,非要和李再兴分个高下。

说了半天,李再兴无奈的说道“要不这样吧,我虽然一直在山里生活,却也知道谪仙的大名,仰慕已久,一直希望能随谪仙游历天下。今日有缘,于此相会,承蒙谪仙看得起,要和我较量一下。我勉为其难,陪谪仙走两招,若是谪仙赢了,我从此便追随谪仙,做个侍从,如何?”

李泌看看李再兴。他刚才就听出李再兴的话音不对,现在听到这句话,也猜到李再兴想干什么了。他眼珠一转,笑道“谪仙意下如何?”

“当然好。”李白抚剑长笑“能有小友这般壮士牵马,某是求之不得啊。”

李泌又道“再兴贤弟以身相赌,不知谪仙又拿什么做彩头?”

李白愣了一下,觉得有些为难。李再兴以身作赌,他总不能和李再兴一样,输了就做李再兴的侍从吧。可是,既然是相赌,他拿出的彩头就不能太差,否则就真成了以强凌弱,为老不尊了,这可不是他谪仙的禀性。他沉吟片刻,咬了咬牙“你们进门的时候,看到那匹特勒骠了么?”

李泌点点头,却有些不以为然“看到了,不过,谪仙用马来比人?”

李白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是飞龙厩的御马,天子所赐,这些年随某行遍天下,犹如我子……”

李再兴连忙说道“既然如此,那也当得了。”他想要的就是这匹马,李白看起来也有些舍不得,他可不想再把话说岔了,立刻应承下来。

两人说定,李再兴拿起倚在墙边的大杆子,取下挂在上面的行李,走到庭中,双手一颤,笑道“谪仙,请指教。”

李白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你就用这无刃白杆与我对阵?”

李再兴手中的这根大杆子其实并不符合要求,长不过丈余,只是练习枪法用的,上面也没有铁制枪头,看起来和一根普通的棍棒没什么区别,甚至算不上正式的兵器。唐代有槊,即后世所称的白杆枪,步卒所用的步槊和李再兴手中所持的大杆子有些相似,所以李白才有此问。

“比试而已,点到为止,又不是生死相搏,这个就够了。”李再兴笑笑,右腿向后退了半步,双手持枪,枪头斜斜下指,轻轻的落在地上“谪仙,请吧。”

李白更是恼火。在他看来,李再兴用不带铁刃的白杆和他比武,这本身就有些看不起他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就先打败他,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再说。他不再多话,将衣服下摆掖进腰带,握紧长剑,摆出进击姿势。

所谓三尺青锋剑,李白手中的长剑不过三尺,李再兴手中的大杆子却有一丈多,即使以前手算,他和李白之间的距离也有六尺多。李白以短搏长,自然要突破李再兴的防守圈子,至少向前突进三四尺,否则他根本碰不到李再兴。一旦近身格斗,他手中的剑就便利多了。是以一出手,他就飞身直进,长剑直指李再兴的面门。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这个道理李白懂,李再兴也懂。如果让李白如愿的抢到他面前,他就输定了。枪法大家吴殳有云真枪,着着杀人,敌未有能至一丈二尺之内者。又说,身前三尺枪圈子内,蚊蝇不能入。他怎么可能让李白这么一个大活人抢到他的身前。

李白身形一动,李再兴就抢先发动了进攻。前手不动,后手一压,地上的杆头忽然弹起,铁牛耕地势化作四海宾夷势,杆头直指李白胸膛,变势轻盈而迅捷,有若神助,简直和李白自己撞上来一般。

李白神色一凛,手中长剑斜挑,身子却蓦地停了下来,生生的刹住了前冲的势头。

李再兴暗自赞了一声,由李白变招的反应来看,他的剑术的确不是花哨那么简单,还真是实用的杀人剑。不过,他停了下来,而不是继续抢攻,也正说明了他的剑虽然是杀人剑,也许真杀过人,却没有和人真正的生死相搏过,至少这样的机会不多。否则,他就不会一遇到困难就停下来。

三尺青锋对丈余的大枪,如果不能抢到身前,又怎么能赢?

李再兴心中大定,枪尖与剑锋轻轻一磕,随即下沉,再化作铁牛耕地势,同时向前迈了半步。李白见一击得手,心中大喜,正准备作势前扑,两腿膝盖忽然一软,已经被李再兴的枪头同时击中。

李再兴虽然没有全力以赴,李白依然吃痛不轻,再也无法前进。他停住了身子,手中长剑倒刺于地,拄着身体,免得摔倒在地。他抬起头,看到了李再兴笑盈盈的脸,和摇摇晃晃的白杆头。

“你……这是什么枪法?”李白老脸通红,窘迫不堪。他一心要击败李再兴,没想到刚刚一交手就输了,此刻他膝盖又酸又麻,根本无法动弹,李再兴只要愿意,想刺他哪儿就刺他哪儿,胜负已定。

“桓侯八枪之百鸟朝凤势。”李再兴说了一个很拉风的名字。没办法,杨家枪要到宋朝才出现,现在告诉李白,李白也不认识什么杨家枪,只好把张飞拉出来做虎皮了。

“蜀汉桓侯张飞的枪法?”

“对。”李再兴收回大杆子,向后退了一步,单手持枪,丈余长的大杆子划了一个圈,轻轻点在屋檐下的滴水瓦当上,“呯”的一声脆响,瓦当被敲得粉碎。

“谪仙,还要再比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