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新唐)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新唐》全集在线阅读

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新唐)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新唐》全集在线阅读 第021章 恩威并施 试读

2022-11-14 11:12 作者:李三郎
  • 新唐 新唐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新唐》,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三郎老不修,是网络作者“李三郎”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新唐》是李三郎的小说。内容精选:除了长枪和弯刀,包袱里还有一副精致的甲胄。甲胄上有刀砍斧削的痕迹,透露出它的主人曾经经历过多少激烈的战斗。为了这些东西,李再兴又付出了十八贯钱,是女奴本身价格的二十倍还拐弯。回到平康坊,杜甫拿着买来的衣服、布料,领着那个中年女奴去见杨氏,阿段把马和健驴牵去马厩,陆护扶着女奴走进了房间,将她放在外间的床上。李再兴走了进来,摆摆手,示意陆护站在一旁,他侧坐在床上,指了指女奴的脚。女奴绷紧了身子,警惕的盯着他,过了片刻,见他并无恶意,这才放松下来,点了点头。李再兴捧起女奴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寸一寸的捏了上去。捏到膝盖处,他松了一口气,放下女奴主的腿,笑道:“你的腿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女奴诧异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哑着嗓子说道:“谢……主人。”“不要叫我主人。”李再兴站起身来,将长枪、弯刀和装有甲胄的包袱拎起来,轻轻的放在女奴的身边:“我敬重你是一个战士。”他轻拍自己的胸口,微微颌首:“我,也是一个战士。”女奴坐了起来,以手抚胸,微微欠身,脸上充满了震惊和诧异,又有一丝如释重负的喜悦。“我叫李再兴,我可以知道你本来的名字吗?”奴契上的名字是汉字曹月姬,一看就知道不是本来的名字。这女人可没有一点儿地方像汉人。“爱尔麦迪。”女奴顿了顿,又道:“曹月姬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原来的主人起的。”李再兴笑笑:“那我应该叫你什么?”“我更喜欢爱尔麦迪。”女奴抬起头,看着李再兴的眼睛:“爱尔麦迪是阿胡拉的护卫天使。”李再兴不解的眨眨眼睛,什么阿胡拉,什么护卫天使?他挠了挠头:“那我就叫你爱尔……麦迪吧。唉哟,这名字真绕口,我还得习惯一段时间才行。”李再兴笑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他找到觉晖,要了一些草药,又拿了熬药的工具,回到西院。杜甫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杨氏对李再兴的慷慨非常感激,特地过来致谢。她给那个中年女奴起了一个名字叫阿信,从此之后,由阿信负责他们几个人的饮食和洗衣打扫等杂务。杨氏很诚恳的说道,在李再兴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一些阿信处理不了的内务,可以交给她来处理。李再兴求之不得,满口答应。俗话说得好,家中有女方才安,没有女人主持内务,就他和陆护两个男人实在不方便。阿信名义上是他买来的女奴,不过看她那样子,充其量也就做点粗活,有些事还是由杨氏来处理更妥贴。告诉陆护怎么煎熬草药,李再兴暂时放下了自己的私事,来到了武场。智高被他打断了腿,没有三四月不能起身,武僧们没有了领头的,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三五成群的坐在树荫下聊天打屁。一看到李再兴走进来,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懒懒散散的站了起来。智远迎了上来,撅着嘴道:“师叔,你可来了。”李再兴眉毛一挑:“怎么,不听话?”智远点了点头,低声嘀咕了几句。智高被打残了,可是他的几个亲信还在,稍微一鼓动,人心就全散了。不管智远怎么说,也没人愿意起来习武。李再兴并不意外,智高经营了那么久,如果没有几个亲信才不正常呢。“午饭吃了没有?”“不听话,没饭吃。”智远恨恨的说道。“去让人把午饭抬过来。记住,要有鸡蛋或者豆腐。”智远应了一声,匆匆的去了。李再兴走到场中,双手负在身后,双腿微分,稳稳的立在场中。那些武僧们见了,拖拖拉拉的走了过来,却不列队,无精打采的看着李再兴。李再兴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们是出家人,剃了发,不知道有没有人割了卵子?”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异样起来。唐人豪放,做和尚可以,割了卵子做宦官,那却是有辱家门的事,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这么做。即使是穷到了没法活,宁愿去做贼,也没几个人愿意净身做宦官。有唐一代的宦官大部分都来自于南方的少数民族,比如最著名的宦官高力士就是岭南人,要不就是奴隶或者战俘,中原一带的人主动净身的少而又少。李再兴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把所有人的怒火都挑了起来。“如果没被割了卵子,为什么不敢报仇?”李再兴笑得更放肆:“我知道,你们这里面有几个是智高的死党。智高被我打断了腿,你们连给他报仇的勇气都没有?”“当然有!”一个年轻僧人大吼一声,抡起手中的木棍冲了上来,当头就砸。李再兴冷笑一声,二话不说,迎了上去,劈面一掌,扇在年轻僧人的脸颊上。“啪”的一声脆响,年轻僧人斜飞了起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满面是血。“还有谁?”李再兴看都不看他一眼,喝了一声。那几个本想冲上来的僧人一看,顿时吓得面色煞白,连忙躲到一边。“还有我!”倒地的年轻僧人爬了起来,一抹脸上的血,怒吼道:“他们没有卵子,我有!”李再兴诧异的瞟了他一眼,露出些许赞赏,手上却丝毫不留情,左掌一挥,劈开了他手中的木棍,右手伸出,揪住他的衣领,抬膝猛撞。“呯”的一声,年轻僧人被他撞得腾空飞起。李再兴顺手一掌劈在他的后背上,“扑通”一声巨响,年轻僧人坠落尘埃。“还有谁?”李再兴从年轻僧人背上踩了过去,又问了一声。武僧们吓得面无人色,谁也不敢站在李再兴对面,甚至不愿意被他看到。李再兴所到之处,他们像躲瘟疫一般的唯恐避之不及。李再兴面露不屑,摇了摇头:“都是一帮没卵子的怂货,智高教出你们这些废物,还想保护寺中安全?真是做梦。”“还有……我!”身后传来一个含糊的声音。李再兴转过身,打量着那个满脸是血,浑身是泥,连眼睛都睁不开,双腿发颤,站立不稳的年轻僧人,眉毛一挑:“还能打么?”“……能!”年轻僧人说着,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举起手,向李再兴的脸挥了过来。李再兴收起笑容,低喝一声,弓步出拳,一拳击在年轻僧人的胸口。年轻僧人像纸鸢一样的飞了起来,撞在凉亭的柱子上,轰然倒地,蜷缩着身子,再也站不起来了。李再兴收势,拍拍手,冷笑道:“勇气可嘉,武艺却烂得不成样子。”年轻僧人死死的盯着他,唾出一口中带血的唾沫:“我可以死,却不能让你污辱我师傅。”李再兴笑了起来,耸耸肩:“我就污辱他了,你能奈我何,咬我鸟啊?”年轻僧人咬着牙,手撑着地,努力了几次,憋出一头冷汗,也没能再爬起来,颓然倒在地上,用拳头捶打着地面,放声痛哭,涕泪横流。“你就会像个娘们一样哭?”李再兴耸了耸肩,转身对那些武僧人喝道:“列队!”武僧们骇然心惊,以让人吃惊的速度站好队,紧握手中的木棍,连大气都不敢出。李再兴走到他们面前,厉声吼道:“从即日起,一切行动听我的指挥,接下来的三个月将是你们人生最难熬的三个月,你们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来到菩提寺,来到这个武场。想退出也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练成残废,被人抬出去;二,被我打成残废,被人拖出去。”他绕着队伍走了一圈,又回到武僧们的前面,昂起头,傲然而立。“如果三个月之后还有人能站在这里,我是说如果……”李再兴用手指点了点脚下:“我给你道歉,承认今天的话说得不对。”他顿了顿,又道:“有实力,才有尊严!没有实力,就不要充英雄,乖乖的当个孙子。”众武僧面面相觑,却没人敢反嘴。这时,智远带着几个杂役僧,挑着一箩筐饭菜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捧着一个大陶盆,里面装着雪白的豆腐。一看到这些豆腐,武僧们顿时馋涎欲滴。寺中不能吃荤腥,豆腐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美味。李再兴将武僧们的眼神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厉声喝道:“从现在开始,绕着园场跑二十圈,先到者先食,能吃多少吃多少,后到者喝汤,最后到的人,连屁都没得吃。听我的口令,开始跑!”“喏!”武僧们齐声应喏,精神抖擞的奔跑起来。李再兴走到走廊上坐下,对依然卧在地上**的年轻僧人说道:“叫什么?”“悟……道。”“俗家叫什么?”“田……锦江。”“还能动吗?”“能。”“能的话,就去跑。”李再兴挥了挥手:“如果能跑完十圈,我教你武艺,真正的武艺。”“当真?”年轻僧人的眼睛顿时亮了。

在线试读

第021章 恩威并施

除了长枪和弯刀,包袱里还有一副精致的甲胄。甲胄上有刀砍斧削的痕迹,透露出它的主人曾经经历过多少激烈的战斗。

为了这些东西,李再兴又付出了十八贯钱,是女奴本身价格的二十倍还拐弯。

回到平康坊,杜甫拿着买来的衣服、布料,领着那个中年女奴去见杨氏,阿段把马和健驴牵去马厩,陆护扶着女奴走进了房间,将她放在外间的床上。

李再兴走了进来,摆摆手,示意陆护站在一旁,他侧坐在床上,指了指女奴的脚。女奴绷紧了身子,警惕的盯着他,过了片刻,见他并无恶意,这才放松下来,点了点头。

李再兴捧起女奴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寸一寸的捏了上去。捏到膝盖处,他松了一口气,放下女奴主的腿,笑道“你的腿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

女奴诧异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哑着嗓子说道“谢……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李再兴站起身来,将长枪、弯刀和装有甲胄的包袱拎起来,轻轻的放在女奴的身边“我敬重你是一个战士。”他轻拍自己的胸口,微微颌首“我,也是一个战士。”

女奴坐了起来,以手抚胸,微微欠身,脸上充满了震惊和诧异,又有一丝如释重负的喜悦。

“我叫李再兴,我可以知道你本来的名字吗?”奴契上的名字是汉字曹月姬,一看就知道不是本来的名字。这女人可没有一点儿地方像汉人。

“爱尔麦迪。”女奴顿了顿,又道“曹月姬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原来的主人起的。”

李再兴笑笑“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我更喜欢爱尔麦迪。”女奴抬起头,看着李再兴的眼睛“爱尔麦迪是阿胡拉的护卫天使。”

李再兴不解的眨眨眼睛,什么阿胡拉,什么护卫天使?他挠了挠头“那我就叫你爱尔……麦迪吧。唉哟,这名字真绕口,我还得习惯一段时间才行。”

李再兴笑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他找到觉晖,要了一些草药,又拿了熬药的工具,回到西院。杜甫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杨氏对李再兴的慷慨非常感激,特地过来致谢。她给那个中年女奴起了一个名字叫阿信,从此之后,由阿信负责他们几个人的饮食和洗衣打扫等杂务。杨氏很诚恳的说道,在李再兴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一些阿信处理不了的内务,可以交给她来处理。

李再兴求之不得,满口答应。俗话说得好,家中有女方才安,没有女人主持内务,就他和陆护两个男人实在不方便。阿信名义上是他买来的女奴,不过看她那样子,充其量也就做点粗活,有些事还是由杨氏来处理更妥贴。

告诉陆护怎么煎熬草药,李再兴暂时放下了自己的私事,来到了武场。智高被他打断了腿,没有三四月不能起身,武僧们没有了领头的,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三五成群的坐在树荫下聊天打屁。一看到李再兴走进来,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懒懒散散的站了起来。

智远迎了上来,撅着嘴道“师叔,你可来了。”

李再兴眉毛一挑“怎么,不听话?”

智远点了点头,低声嘀咕了几句。智高被打残了,可是他的几个亲信还在,稍微一鼓动,人心就全散了。不管智远怎么说,也没人愿意起来习武。

李再兴并不意外,智高经营了那么久,如果没有几个亲信才不正常呢。

“午饭吃了没有?”

“不听话,没饭吃。”智远恨恨的说道。

“去让人把午饭抬过来。记住,要有鸡蛋或者豆腐。”

智远应了一声,匆匆的去了。李再兴走到场中,双手负在身后,双腿微分,稳稳的立在场中。那些武僧们见了,拖拖拉拉的走了过来,却不列队,无精打采的看着李再兴。

李再兴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们是出家人,剃了发,不知道有没有人割了卵子?”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异样起来。唐人豪放,做和尚可以,割了卵子做宦官,那却是有辱家门的事,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这么做。即使是穷到了没法活,宁愿去做贼,也没几个人愿意净身做宦官。有唐一代的宦官大部分都来自于南方的少数民族,比如最著名的宦官高力士就是岭南人,要不就是奴隶或者战俘,中原一带的人主动净身的少而又少。

李再兴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把所有人的怒火都挑了起来。

“如果没被割了卵子,为什么不敢报仇?”李再兴笑得更放肆“我知道,你们这里面有几个是智高的死党。智高被我打断了腿,你们连给他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有!”一个年轻僧人大吼一声,抡起手中的木棍冲了上来,当头就砸。

李再兴冷笑一声,二话不说,迎了上去,劈面一掌,扇在年轻僧人的脸颊上。“啪”的一声脆响,年轻僧人斜飞了起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满面是血。

“还有谁?”李再兴看都不看他一眼,喝了一声。

那几个本想冲上来的僧人一看,顿时吓得面色煞白,连忙躲到一边。

“还有我!”倒地的年轻僧人爬了起来,一抹脸上的血,怒吼道“他们没有卵子,我有!”

李再兴诧异的瞟了他一眼,露出些许赞赏,手上却丝毫不留情,左掌一挥,劈开了他手中的木棍,右手伸出,揪住他的衣领,抬膝猛撞。

“呯”的一声,年轻僧人被他撞得腾空飞起。李再兴顺手一掌劈在他的后背上,“扑通”一声巨响,年轻僧人坠落尘埃。

“还有谁?”李再兴从年轻僧人背上踩了过去,又问了一声。

武僧们吓得面无人色,谁也不敢站在李再兴对面,甚至不愿意被他看到。李再兴所到之处,他们像躲瘟疫一般的唯恐避之不及。李再兴面露不屑,摇了摇头“都是一帮没卵子的怂货,智高教出你们这些废物,还想保护寺中安全?真是做梦。”

“还有……我!”身后传来一个含糊的声音。

李再兴转过身,打量着那个满脸是血,浑身是泥,连眼睛都睁不开,双腿发颤,站立不稳的年轻僧人,眉毛一挑“还能打么?”

“……能!”年轻僧人说着,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举起手,向李再兴的脸挥了过来。

李再兴收起笑容,低喝一声,弓步出拳,一拳击在年轻僧人的胸口。

年轻僧人像纸鸢一样的飞了起来,撞在凉亭的柱子上,轰然倒地,蜷缩着身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李再兴收势,拍拍手,冷笑道“勇气可嘉,武艺却烂得不成样子。”

年轻僧人死死的盯着他,唾出一口中带血的唾沫“我可以死,却不能让你污辱我师傅。”

李再兴笑了起来,耸耸肩“我就污辱他了,你能奈我何,咬我鸟啊?”

年轻僧人咬着牙,手撑着地,努力了几次,憋出一头冷汗,也没能再爬起来,颓然倒在地上,用拳头捶打着地面,放声痛哭,涕泪横流。

“你就会像个娘们一样哭?”李再兴耸了耸肩,转身对那些武僧人喝道“列队!”

武僧们骇然心惊,以让人吃惊的速度站好队,紧握手中的木棍,连大气都不敢出。

李再兴走到他们面前,厉声吼道“从即日起,一切行动听我的指挥,接下来的三个月将是你们人生最难熬的三个月,你们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来到菩提寺,来到这个武场。想退出也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练成残废,被人抬出去;二,被我打成残废,被人拖出去。”

他绕着队伍走了一圈,又回到武僧们的前面,昂起头,傲然而立。

“如果三个月之后还有人能站在这里,我是说如果……”李再兴用手指点了点脚下“我给你道歉,承认今天的话说得不对。”他顿了顿,又道“有实力,才有尊严!没有实力,就不要充英雄,乖乖的当个孙子。”

众武僧面面相觑,却没人敢反嘴。这时,智远带着几个杂役僧,挑着一箩筐饭菜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捧着一个大陶盆,里面装着雪白的豆腐。一看到这些豆腐,武僧们顿时馋涎欲滴。寺中不能吃荤腥,豆腐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美味。

李再兴将武僧们的眼神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厉声喝道“从现在开始,绕着园场跑二十圈,先到者先食,能吃多少吃多少,后到者喝汤,最后到的人,连屁都没得吃。听我的口令,开始跑!”

“喏!”武僧们齐声应喏,精神抖擞的奔跑起来。

李再兴走到走廊上坐下,对依然卧在地上**的年轻僧人说道“叫什么?”

“悟……道。”

“俗家叫什么?”

“田……锦江。”

“还能动吗?”

“能。”

“能的话,就去跑。”李再兴挥了挥手“如果能跑完十圈,我教你武艺,真正的武艺。”

“当真?”年轻僧人的眼睛顿时亮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