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新唐》完整版在线阅读_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完整版在线阅读

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新唐》完整版在线阅读_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032章 麻烦 试读

2022-11-14 11:14 作者:李三郎
  • 新唐 新唐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新唐》,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三郎老不修,是网络作者“李三郎”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新唐》是李三郎情创作的一部小说,讲述的是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李再兴无奈,只得敲响了杜甫的房门。杜甫还没有睡,正坐在书案前沉思,面前摆着一大堆的文稿。见到李再兴,又看看虫娘,吃了一惊:“贤弟,你这是……”李再兴非常不好意思,把来意说了一遍。虫娘不肯和爱尔麦迪睡,他那边又没有多余的床,只好请杨氏帮着照看一夜。杨氏已经带着孩子杜宗文睡了,听到说话声,连忙披起外衣坐了起来,在里屋说道:“李兄弟,你让孩子进来吧。”李再兴冲虫娘使了个眼色,虫娘有些不舍的看了他一眼,一步步的挪到门口,又眼巴巴的看着李再兴。李再兴挥挥手道:“虫娘,快去,杜家婶婶是个好人,还有小郎君陪你玩,你会喜欢的。”虫娘撅着嘴,无可奈何的走了进去。杨氏一看到她,就惊讶的笑了一声:“原来是个蓝眼睛的小胡姬呢,真好看。”“婶婶也好看。”虫娘乖巧的说道。把虫娘托付给了杨氏,李再兴松了一口气,看看案上的文稿,笑道:“杜兄这是准备读书?”“还读什么书啊。”杜甫长叹一声:“年近不惑,一事无成。诗文满箧,衣食无落。我正在想是不是该烧了这些诗文,明天正经找个事做。”李再兴吓了一跳,杜诗圣今天受刺激了,居然要烧掉诗文?他连忙劝道:“杜兄,这可使不得。这都是你多年的心血啊,怎么能烧掉呢?”“心血,有什么用?”杜甫落寞的一笑:“外不能扬名,内不能养家,留着有什么用?”“扬名?你杜兄的诗名还弱了?”杜甫不好意思的笑道:“贤弟,你看得起我,我非常感激。可是说起诗名,我真的不如你想的那么大。今天酒席上你也看到了,我的诗并不出众。”李再兴想起杨家酒席上的反应,又想韦应物转达的沈仲昌对杜甫诗的评价,一时倒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在他看来,杜甫当然是可以和李白并驾齐驱的诗圣,但是今天的表现却让他非常意外。很显然,杜甫在世人眼中的名声根本不能和李白相提并论,沈仲昌夸他格律工整,却又说他不合时宜,倒是一语中的。可是,杜甫后来的确是诗圣啊,而那个沈仲昌却没有历史上留下什么名声。李再兴想了很久:“杜兄,大丈夫当求万世名,流行的未必能成为经典。那个谁不是说吗,古来圣贤皆寂寞,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成为千古流芳的圣贤。我觉得你应该坚持下去,总有扬名天下的那一天。至于那些人,你又何必理会他们,他们注定是流萤,连流星都不是,更不配与杜兄比肩。”杜甫看了李再兴一眼,眉头松弛了些:“贤弟说的是曹子建的诗吧?”李再兴耸耸肩:“好像是吧,我记不清了。”杜甫笑了一声,又有些无语。李再兴连曹子建的诗都记不清,可是他随口吟的两首诗却赢得了大名,赢得了郑举举的青睐,以至于郑举举、杨妙儿两位名妓为了他争风吃醋。而他写诗作文三十载,却一事无成,果真是古来圣贤皆寂寞吗?……第二天一早,李再兴便起来练拳。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可是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却不是每个人能做得到的。正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李再兴一样练成高强的武功一样。练完拳法再练枪,李再兴手持大杆子,在院中来回击刺,动作并不复杂,只是重复的练,一直练到大杆子如同延长的手臂一样,随心应手。李再兴练拳练枪的时候,爱尔麦迪就在一旁看着。她的腿伤还没有好,只能勉强站立,不能行走,更谈不上习武了。不过,她人坐在那里,眼睛却盯着李再兴的一举一动,手也在不停的模拟揣摩,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不解。“有什么不懂的?”李再兴练完了枪,将大杆子交给陆护,一边擦着汗,一边问道。爱尔麦迪笑了笑:“不懂的有很多。不过,我想等我腿伤好了,和你交交手,然后再问。”李再兴笑了:“好,那你就好好养伤,我也希望能和你交交手,看看你的武艺路数,开开眼界。”两人说了一阵,智远来请。李再兴跟着智远来到武场,武僧们正气喘如牛的跑步。按照李再兴的要求,从今天开始,他们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负重奔跑,绕着武场先跑十圈再说。武场并不大,一圈不到两百步,按李再兴的估计,十圈也就是三公里不到的样子。不过武僧们的体能都不怎么样,一下子跑五公里有些为难他们,只好循序渐近。几个食堂的杂役僧抬来了早餐,有煎好的鸡蛋,有馒头,还有热腾腾的稀饭。正是这些食物的香气诱得那些武僧一个个口水长流,不用智远逼着,一个个跑得像头发情的小毛驴。“师叔,你这办法可太好了。”智远眉开眼笑的说道:“昨天饱餐了一顿豆腐,今天一大早没要人叫,他们就主动起来跑步了。”李再兴四处看了看:“那个姓田的呢?”智远愣了一会,这才想起来姓田的是谁,笑道:“师叔是说悟道啊了,他昨天受了伤,又逞能跑步,到第五圈就顶不住了,最后五圈和爬没什么区别,直到半夜才爬完,现在大概……”智远话还没说完,就咂了咂嘴。田锦江正一手捂着胸,一手拄着一根木柱,慢慢的挪了过来。他瞪了智远一眼,走到李再兴面前,恶狠狠的盯着他:“我昨天跑完了十圈,一寸不差。”李再兴二话不说,指了指那些正在跑步的武僧。田锦江愣了片刻,眼神中射出狠厉的光,扔掉木棍,向前跑去。李再兴看了他片刻,忽然叫道:“等等。”田锦江站住了,回过头,不解的看着李再兴。李再兴走上前去,用掌根抵住他昨天受伤的地方,喝道:“吸气,吸满,然后再慢慢的吐出来,重复三次。”田锦江依言吸气,顿时觉得伤处剧痛不已,疼得他额头冷汗直冒。可是他却咬着牙,将气吸到最满,然后又慢慢的吐出来。往复三次,伤口处的疼痛一次比一次轻,三次吸完,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些,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慢跑,一边跑一边调整呼吸。”李再兴淡淡的说了一句:“跑完之后,我教你武艺。”“好。”田锦江点了点头,慢慢的跑了出去。武僧们跑完了十圈,一个个围了过来,迫不及待的开始吃早饭。他们看到李再兴在侧,不敢怠慢,一个个毕恭毕敬的上前行礼。李再兴也不客气,坦然的受了。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把今天要训练的内容说了一遍。这些武僧的根基都很差,要想在短时间内把他们训练成高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好在他们要对付的人也只是一些无赖少年,所以李再兴不打算教他们太过高深的武艺,只准备教一些基础擒拿手法,在必要的时候能制住那些捣乱分子就行。他也不希望这些武僧和他一样出手无忌,那会给师兄觉晖惹麻烦的。讲解之后,李再兴又亲自给他们演示,反复讲解擒拿法的要领,又一个个的分别指点,直到他们掌握了才让他们去对练。……把训练任务讲解完,已经日上三竿,李再兴回到西院,杜甫、杨氏已经起来了。有女奴阿信帮忙,很多粗活都不需要杨氏来做了,她可以安闲的坐在院中指挥阿信做事。看到李再兴回来,杨氏轻声笑道:“李兄弟,你从哪儿捡来的小道姑,真是可爱,我都有些舍不得送走了。”李再兴看看屋里:“还没起?”“睡得正香呢。”杨氏怜惜的说道:“这孩子是真的累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天下真有这么狠心的爹妈,为了几个钱,把孩子累成这样。”李再兴眉头一皱:“我说过要送回去吗?”杨氏微微一笑:“不送回去,难道你要养着她?钱财倒不是大事,可是亲仁坊是贵妃姐妹的家宅所在,为他们新宅做祝福的道姑不见了,他们岂会善罢甘休?他们迟早会找到菩提寺来的。”李再兴明白了杨氏的意思,杨贵妃圣眷正隆,得罪了他们不是好事,杨氏惹不起,菩提寺也惹不起。“那如果送回去,虫娘又会怎么样?”“就这么送回去的话……”杨氏有些犹豫:“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李再兴心一颤,沉默了片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不能送她回去了。嫂嫂放心,我马上就带她到别处去,不会连累菩提寺的。”杨氏有些惭愧,没有再说什么。这时,李泌快步走了进来,杨氏见了,连忙起身避回屋里。“贤弟,两日不见,你就声名远播啦。”李泌笑道:“我一进平康坊,就听到你的诗名……”“大清早的跑来拿我开心?”李再兴眼睛一翻:“说正事,干嘛来了?”“当然有重要的事。”李泌看看四周:“贤弟,陪我去欣赏欣赏吴道玄、王摩诘的壁画?”

在线试读

第032章 麻烦

李再兴无奈,只得敲响了杜甫的房门。

杜甫还没有睡,正坐在书案前沉思,面前摆着一大堆的文稿。见到李再兴,又看看虫娘,吃了一惊“贤弟,你这是……”

李再兴非常不好意思,把来意说了一遍。虫娘不肯和爱尔麦迪睡,他那边又没有多余的床,只好请杨氏帮着照看一夜。杨氏已经带着孩子杜宗文睡了,听到说话声,连忙披起外衣坐了起来,在里屋说道“李兄弟,你让孩子进来吧。”

李再兴冲虫娘使了个眼色,虫娘有些不舍的看了他一眼,一步步的挪到门口,又眼巴巴的看着李再兴。李再兴挥挥手道“虫娘,快去,杜家婶婶是个好人,还有小郎君陪你玩,你会喜欢的。”

虫娘撅着嘴,无可奈何的走了进去。杨氏一看到她,就惊讶的笑了一声“原来是个蓝眼睛的小胡姬呢,真好看。”

“婶婶也好看。”虫娘乖巧的说道。

把虫娘托付给了杨氏,李再兴松了一口气,看看案上的文稿,笑道“杜兄这是准备读书?”

“还读什么书啊。”杜甫长叹一声“年近不惑,一事无成。诗文满箧,衣食无落。我正在想是不是该烧了这些诗文,明天正经找个事做。”

李再兴吓了一跳,杜诗圣今天受刺激了,居然要烧掉诗文?他连忙劝道“杜兄,这可使不得。这都是你多年的心血啊,怎么能烧掉呢?”

“心血,有什么用?”杜甫落寞的一笑“外不能扬名,内不能养家,留着有什么用?”

“扬名?你杜兄的诗名还弱了?”

杜甫不好意思的笑道“贤弟,你看得起我,我非常感激。可是说起诗名,我真的不如你想的那么大。今天酒席上你也看到了,我的诗并不出众。”

李再兴想起杨家酒席上的反应,又想韦应物转达的沈仲昌对杜甫诗的评价,一时倒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在他看来,杜甫当然是可以和李白并驾齐驱的诗圣,但是今天的表现却让他非常意外。很显然,杜甫在世人眼中的名声根本不能和李白相提并论,沈仲昌夸他格律工整,却又说他不合时宜,倒是一语中的。

可是,杜甫后来的确是诗圣啊,而那个沈仲昌却没有历史上留下什么名声。

李再兴想了很久“杜兄,大丈夫当求万世名,流行的未必能成为经典。那个谁不是说吗,古来圣贤皆寂寞,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成为千古流芳的圣贤。我觉得你应该坚持下去,总有扬名天下的那一天。至于那些人,你又何必理会他们,他们注定是流萤,连流星都不是,更不配与杜兄比肩。”

杜甫看了李再兴一眼,眉头松弛了些“贤弟说的是曹子建的诗吧?”

李再兴耸耸肩“好像是吧,我记不清了。”

杜甫笑了一声,又有些无语。李再兴连曹子建的诗都记不清,可是他随口吟的两首诗却赢得了大名,赢得了郑举举的青睐,以至于郑举举、杨妙儿两位名妓为了他争风吃醋。而他写诗作文三十载,却一事无成,果真是古来圣贤皆寂寞吗?

……

第二天一早,李再兴便起来练拳。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可是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却不是每个人能做得到的。

正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李再兴一样练成高强的武功一样。

练完拳法再练枪,李再兴手持大杆子,在院中来回击刺,动作并不复杂,只是重复的练,一直练到大杆子如同延长的手臂一样,随心应手。

李再兴练拳练枪的时候,爱尔麦迪就在一旁看着。她的腿伤还没有好,只能勉强站立,不能行走,更谈不上习武了。不过,她人坐在那里,眼睛却盯着李再兴的一举一动,手也在不停的模拟揣摩,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不解。

“有什么不懂的?”李再兴练完了枪,将大杆子交给陆护,一边擦着汗,一边问道。

爱尔麦迪笑了笑“不懂的有很多。不过,我想等我腿伤好了,和你交交手,然后再问。”

李再兴笑了“好,那你就好好养伤,我也希望能和你交交手,看看你的武艺路数,开开眼界。”

两人说了一阵,智远来请。李再兴跟着智远来到武场,武僧们正气喘如牛的跑步。按照李再兴的要求,从今天开始,他们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负重奔跑,绕着武场先跑十圈再说。武场并不大,一圈不到两百步,按李再兴的估计,十圈也就是三公里不到的样子。不过武僧们的体能都不怎么样,一下子跑五公里有些为难他们,只好循序渐近。

几个食堂的杂役僧抬来了早餐,有煎好的鸡蛋,有馒头,还有热腾腾的稀饭。正是这些食物的香气诱得那些武僧一个个口水长流,不用智远逼着,一个个跑得像头发情的小毛驴。

“师叔,你这办法可太好了。”智远眉开眼笑的说道“昨天饱餐了一顿豆腐,今天一大早没要人叫,他们就主动起来跑步了。”

李再兴四处看了看“那个姓田的呢?”

智远愣了一会,这才想起来姓田的是谁,笑道“师叔是说悟道啊了,他昨天受了伤,又逞能跑步,到第五圈就顶不住了,最后五圈和爬没什么区别,直到半夜才爬完,现在大概……”

智远话还没说完,就咂了咂嘴。田锦江正一手捂着胸,一手拄着一根木柱,慢慢的挪了过来。他瞪了智远一眼,走到李再兴面前,恶狠狠的盯着他“我昨天跑完了十圈,一寸不差。”

李再兴二话不说,指了指那些正在跑步的武僧。田锦江愣了片刻,眼神中射出狠厉的光,扔掉木棍,向前跑去。李再兴看了他片刻,忽然叫道“等等。”

田锦江站住了,回过头,不解的看着李再兴。李再兴走上前去,用掌根抵住他昨天受伤的地方,喝道“吸气,吸满,然后再慢慢的吐出来,重复三次。”

田锦江依言吸气,顿时觉得伤处剧痛不已,疼得他额头冷汗直冒。可是他却咬着牙,将气吸到最满,然后又慢慢的吐出来。往复三次,伤口处的疼痛一次比一次轻,三次吸完,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些,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

“慢跑,一边跑一边调整呼吸。”李再兴淡淡的说了一句“跑完之后,我教你武艺。”

“好。”田锦江点了点头,慢慢的跑了出去。

武僧们跑完了十圈,一个个围了过来,迫不及待的开始吃早饭。他们看到李再兴在侧,不敢怠慢,一个个毕恭毕敬的上前行礼。李再兴也不客气,坦然的受了。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把今天要训练的内容说了一遍。

这些武僧的根基都很差,要想在短时间内把他们训练成高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好在他们要对付的人也只是一些无赖少年,所以李再兴不打算教他们太过高深的武艺,只准备教一些基础擒拿手法,在必要的时候能制住那些捣乱分子就行。他也不希望这些武僧和他一样出手无忌,那会给师兄觉晖惹麻烦的。

讲解之后,李再兴又亲自给他们演示,反复讲解擒拿法的要领,又一个个的分别指点,直到他们掌握了才让他们去对练。

……

把训练任务讲解完,已经日上三竿,李再兴回到西院,杜甫、杨氏已经起来了。有女奴阿信帮忙,很多粗活都不需要杨氏来做了,她可以安闲的坐在院中指挥阿信做事。看到李再兴回来,杨氏轻声笑道“李兄弟,你从哪儿捡来的小道姑,真是可爱,我都有些舍不得送走了。”

李再兴看看屋里“还没起?”

“睡得正香呢。”杨氏怜惜的说道“这孩子是真的累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天下真有这么狠心的爹妈,为了几个钱,把孩子累成这样。”

李再兴眉头一皱“我说过要送回去吗?”

杨氏微微一笑“不送回去,难道你要养着她?钱财倒不是大事,可是亲仁坊是贵妃姐妹的家宅所在,为他们新宅做祝福的道姑不见了,他们岂会善罢甘休?他们迟早会找到菩提寺来的。”

李再兴明白了杨氏的意思,杨贵妃圣眷正隆,得罪了他们不是好事,杨氏惹不起,菩提寺也惹不起。

“那如果送回去,虫娘又会怎么样?”

“就这么送回去的话……”杨氏有些犹豫“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李再兴心一颤,沉默了片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不能送她回去了。嫂嫂放心,我马上就带她到别处去,不会连累菩提寺的。”

杨氏有些惭愧,没有再说什么。这时,李泌快步走了进来,杨氏见了,连忙起身避回屋里。

“贤弟,两日不见,你就声名远播啦。”李泌笑道“我一进平康坊,就听到你的诗名……”

“大清早的跑来拿我开心?”李再兴眼睛一翻“说正事,干嘛来了?”

“当然有重要的事。”李泌看看四周“贤弟,陪我去欣赏欣赏吴道玄、王摩诘的壁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