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新唐(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_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热门小说

新唐(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_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热门小说 第037章 化敌为友 试读

2022-11-14 11:22 作者:李三郎
  • 新唐 新唐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新唐》,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三郎老不修,是网络作者“李三郎”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新唐》本书主角有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李三郎”之手,本书精彩章节:皮二丁听说了,当时李再兴与李泌同行,那李再兴说他在官里有朋友就不是假话了。李泌虽然是个白身,李家却是个正儿八经的官宦之家,而且李泌本人是深得天子喜欢的才子,谁也不知道哪天就会迈入仕途,平步青云。皮二丁随即换了一副嘴脸,装模作样的拿起案上的奴契看了一眼,飞起一脚,将胡商踢倒在地,破口大骂:“你这不知廉耻的胡儿,竟然敢在西市买卖良人,犯我大唐律法,坏我西市的规矩?休得多言,且与我官里说话去!”听到李再兴与皮二丁说话,胡商就知道不对劲。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李再兴究竟有多大来头。李再兴的口音明显不是长安本地人,身上穿的也不华丽,一看就是家世一般,即使是游侠儿也是没什么地位的闾里之侠,所以找西市的地头蛇皮二丁来应付是最合适不过。后来听他们越说越投机,还提到了韦三郎,他知道坏了,这位不显山不显水的少年来头大着呢,根本不是自己惹得起的。所以,一看皮二丁发怒,他立刻磕头如捣蒜,一面让人准备酒菜,一面让人拿出昨天李再兴赎爱尔麦迪及其武器甲胄的钱,双手奉还,又贴上了五十贯作为补偿。李再兴也不客气,对朱丽娅勾了勾手指:“拿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另外给爱尔麦迪买两身衣裳。爷就在这儿等你们呢。”见李再兴收了钱还不肯走,皮二丁以为李再兴不肯罢休,颇有些紧张,李再兴摆摆手道:“蒙兄弟仗义,公道讨回来了,自然罢休。不过,既然这里是韦三郎的地盘,我少不得要再叨扰他一会,麻烦你去请一下他,我有事要和他商量。”皮二丁松了一口气,连忙让手下带着朱丽娅姐妹去购物,自己陪着李再兴吃酒。他做起事来倒是滴水不漏,礼节周到,吃起来却太难看了,说他狼吞虎咽都算是客气,简直如饿鬼投胎,两只手一起上,吃得汤汁淋漓,一片狼藉。李再兴目瞪口呆,讪讪的放下了筷子。皮二丁将案上的酒菜扫荡完,这才发现客人没怎么动,几乎都是自己吃掉了,顿时臊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时,韦应物大步走了进来,见此情景,抬手一马鞭抽在皮二丁的肩上,笑骂道:“吃货,尽给老子丢脸,还不快滚!”皮二丁爬起来,陪着笑,站在一旁。“李兄找我有什么大事?”韦应物看看四周,捏着鼻子,眉头微蹙:“换一家吧,这里太臭了。李兄,我带你去西市最好的胡姬酒坊吃酒,正宗的葡萄美酒夜光杯,当垆的胡姬也是貌美如花,比这一看就令人生厌的奸商入眼多了。”李再兴哈哈一笑,跟着韦应物出门,穿过熙熙攘攘的市场,来到酒食肆,进了一家胡姬经营的酒店。果真如韦应物所说,当垆的胡姬个个美艳,一看到韦应物就迎了上来,莺声燕语,充斥耳旁,碧眼金发,流光溢彩,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在胡姬们的引领下,李再兴和韦应物并肩上了二楼的雅间。李再兴让陆护和爱尔麦迪在外面等着,顺手带上了雅间的门。陆护见了,眉头微蹙,却什么也没说,和爱尔麦迪在雅间门口守着。爱尔麦迪将两口弯刀摆在了案上,面目冷郁,一面闲人勿近的模样,顿时吓退了不少游荡子。韦应物笑嘻嘻的打量着李再兴,摸着下巴:“李兄,你这是……”“我想收拾王准。”李再兴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没有兴趣一起玩一把?”韦应物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再兴看了片刻,面色渐渐严肃起来。他坐在李再兴对面,把玩着盛满葡萄酒的夜光杯,沉默了良久:“你应该知道,王准的父亲王鉷如今圣眷正隆。”“知道,我还知道王鉷是李林甫的得力爪牙。”韦应物瞟了他一眼:“你要搞他,不会是因为昨天的冲突这么简单吧?”“为什么不可以?我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做事也没那么多考量。看得惯,就坐下来喝酒,看不惯,就抽他丫的大嘴巴子。”李再兴笑了起来,不以为然的笑笑:“我很不喜欢那厮的嘴脸,就想收拾他。”“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这件事很简单。”李再兴打断了韦应物:“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无非是怕王鉷报复。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王鉷也宰了,也算是为民除害。李林甫看重王鉷,只是因为王鉷能帮他做事。如果王鉷死了,他会为王鉷报仇吗?”韦应物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再兴。王鉷是御史大夫,御史台的长官,从三品,王准是卫尉少卿,从四品,李再兴说杀就杀,而且说得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似乎根本没当一回事。这人如果不是视人命如草芥,就是天生有大将风度,决人生死于指掌之间。回想到在长安城外,李再兴眼睛眨也不眨的杀了他三个随从,韦应物既紧张,又有一丝莫名的兴奋。他不是李再兴这样的亡命徒。作为大唐屈指可数的世家子弟,韦应物不得不考虑这背后的利弊得失。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感到兴奋。韦家和王鉷背后的支持者李林甫有仇,韦家想除掉李林甫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现在如果有机会除掉李林甫的左膀右臂王鉷,甚至有机会把事情牵连到李林甫的身上去,他岂肯轻易放过?韦应物思索良久:“李泌知道吗?”李再兴眉头一挑,露出不悦之色:“李泌不知道,你就不敢了?”韦应物明白了,掩饰的笑了笑:“没有,我只是问问而已。李兄打算怎么做?”……时间不长,朱丽娅姐妹兴冲冲的回来了,她们买到了趁手的武器,两口形如新月,上面布满美丽花纹的弯刀,配上式样古朴的刀鞘,一看就不是凡品。“好刀!”韦应物脱口而出,赞了一声。“这位郎君也是识货的人呢。”赫斯提娅笑着,炫耀的将弯刀捧到李再兴的面前:“这是天国之城的名匠打造的宝刀,能斩金断玉。”“天国之城?”李再兴不解:“是哪座城?”朱丽娅解释道:“哦,你们唐人称为大马士革,我们西域人称其为天国之城。”李再兴吃了一惊,大马革士名匠打造的宝刀,那可是真正的宝刀啊。这两丫头运气不错,居然得到这样的宝刀?他拿起来,仔细打量,越看越喜欢,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宝刀,刀身中隐隐约约的花纹如满天云霞,却又透着森森的杀气。韦应物也赞了一声:“好刀,好刀,这么好的刀,我怎么都没看过。”“那是因为我们与众不同啊。”赫斯提娅得意的扬了扬眉,小心翼翼的还刀入鞘,扶刀而立,英气勃勃中却又带着一丝俏皮。“我们是阿胡拉的守护天使,才配用这么好的宝刀。”韦应物的眼睛顿时直了。“嗯咳!”李再兴摆了摆手,打断了还打算展示一下刚买到的甲胄的朱丽娅,示意她们到外面等着。赫斯提娅吐了吐舌头,转身提着包裹出去了。“李兄,你从哪儿搞来的这两个尤物?”韦应物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那个爱尔麦迪就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金发胡姬了,这两个孪生少女更是极品啊。”“两个侍婢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李再兴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快点,有没有兴趣干一票?没兴趣的话,我去找别人了。”“干!”韦应物拍案而起,慷慨激昂:“我早就对那鸟汉不顺眼了,李兄愿意为民除害,我岂能旁观。”李再兴笑了。他原本就想拉韦应物入伙,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居然在西市就碰到了韦应物。他对韦家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他听李泌说过,太子的第一位正妃韦氏兄妹就是被李林甫害的,韦坚死,韦妃被迫出家,要说韦家不想收拾李林甫,实在说不过去。和对付李泌一样,他不需要说得太明白,韦应物这种世家子弟自然会往深处想。别看韦应物装得一副无赖的样子,世家子弟毕竟是世家子弟,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普通人差距甚远。这一点,在来长安的一路上,李再兴已经深有体会。李泌给他讲的可不仅是兵法。也许李泌自己都没有注意,他和李再兴说的那些长安秩闻会让李再兴提前对大唐的朝堂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他更不会想到,李再兴虽然从小跟着师傅生活在般若寺,可是他的人生一点也不单纯,反而是他难以想象的复杂。李再兴在他有意无意的讲述中得到的东西远远比他以为的要多。这些东西才是李再兴最大的秘密,李泌当他是个单纯的武夫,韦应物也想把他当成一把锋利的刀,他非常乐意他们这么认为。因为只有如此,他们才不会提防他,才会反被他所利用。

在线试读

第037章 化敌为友

皮二丁听说了,当时李再兴与李泌同行,那李再兴说他在官里有朋友就不是假话了。李泌虽然是个白身,李家却是个正儿八经的官宦之家,而且李泌本人是深得天子喜欢的才子,谁也不知道哪天就会迈入仕途,平步青云。

皮二丁随即换了一副嘴脸,装模作样的拿起案上的奴契看了一眼,飞起一脚,将胡商踢倒在地,破口大骂“你这不知廉耻的胡儿,竟然敢在西市买卖良人,犯我大唐律法,坏我西市的规矩?休得多言,且与我官里说话去!”

听到李再兴与皮二丁说话,胡商就知道不对劲。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李再兴究竟有多大来头。李再兴的口音明显不是长安本地人,身上穿的也不华丽,一看就是家世一般,即使是游侠儿也是没什么地位的闾里之侠,所以找西市的地头蛇皮二丁来应付是最合适不过。后来听他们越说越投机,还提到了韦三郎,他知道坏了,这位不显山不显水的少年来头大着呢,根本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所以,一看皮二丁发怒,他立刻磕头如捣蒜,一面让人准备酒菜,一面让人拿出昨天李再兴赎爱尔麦迪及其武器甲胄的钱,双手奉还,又贴上了五十贯作为补偿。

李再兴也不客气,对朱丽娅勾了勾手指“拿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另外给爱尔麦迪买两身衣裳。爷就在这儿等你们呢。”

见李再兴收了钱还不肯走,皮二丁以为李再兴不肯罢休,颇有些紧张,李再兴摆摆手道“蒙兄弟仗义,公道讨回来了,自然罢休。不过,既然这里是韦三郎的地盘,我少不得要再叨扰他一会,麻烦你去请一下他,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皮二丁松了一口气,连忙让手下带着朱丽娅姐妹去购物,自己陪着李再兴吃酒。他做起事来倒是滴水不漏,礼节周到,吃起来却太难看了,说他狼吞虎咽都算是客气,简直如饿鬼投胎,两只手一起上,吃得汤汁淋漓,一片狼藉。

李再兴目瞪口呆,讪讪的放下了筷子。

皮二丁将案上的酒菜扫荡完,这才发现客人没怎么动,几乎都是自己吃掉了,顿时臊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时,韦应物大步走了进来,见此情景,抬手一马鞭抽在皮二丁的肩上,笑骂道“吃货,尽给老子丢脸,还不快滚!”

皮二丁爬起来,陪着笑,站在一旁。

“李兄找我有什么大事?”韦应物看看四周,捏着鼻子,眉头微蹙“换一家吧,这里太臭了。李兄,我带你去西市最好的胡姬酒坊吃酒,正宗的葡萄美酒夜光杯,当垆的胡姬也是貌美如花,比这一看就令人生厌的奸商入眼多了。”

李再兴哈哈一笑,跟着韦应物出门,穿过熙熙攘攘的市场,来到酒食肆,进了一家胡姬经营的酒店。果真如韦应物所说,当垆的胡姬个个美艳,一看到韦应物就迎了上来,莺声燕语,充斥耳旁,碧眼金发,流光溢彩,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在胡姬们的引领下,李再兴和韦应物并肩上了二楼的雅间。李再兴让陆护和爱尔麦迪在外面等着,顺手带上了雅间的门。陆护见了,眉头微蹙,却什么也没说,和爱尔麦迪在雅间门口守着。爱尔麦迪将两口弯刀摆在了案上,面目冷郁,一面闲人勿近的模样,顿时吓退了不少游荡子。

韦应物笑嘻嘻的打量着李再兴,摸着下巴“李兄,你这是……”

“我想收拾王准。”李再兴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没有兴趣一起玩一把?”

韦应物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再兴看了片刻,面色渐渐严肃起来。他坐在李再兴对面,把玩着盛满葡萄酒的夜光杯,沉默了良久“你应该知道,王准的父亲王鉷如今圣眷正隆。”

“知道,我还知道王鉷是李林甫的得力爪牙。”

韦应物瞟了他一眼“你要搞他,不会是因为昨天的冲突这么简单吧?”

“为什么不可以?我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做事也没那么多考量。看得惯,就坐下来喝酒,看不惯,就抽他丫的大嘴巴子。”李再兴笑了起来,不以为然的笑笑“我很不喜欢那厮的嘴脸,就想收拾他。”

“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这件事很简单。”李再兴打断了韦应物“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无非是怕王鉷报复。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王鉷也宰了,也算是为民除害。李林甫看重王鉷,只是因为王鉷能帮他做事。如果王鉷死了,他会为王鉷报仇吗?”

韦应物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再兴。王鉷是御史大夫,御史台的长官,从三品,王准是卫尉少卿,从四品,李再兴说杀就杀,而且说得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似乎根本没当一回事。

这人如果不是视人命如草芥,就是天生有大将风度,决人生死于指掌之间。

回想到在长安城外,李再兴眼睛眨也不眨的杀了他三个随从,韦应物既紧张,又有一丝莫名的兴奋。

他不是李再兴这样的亡命徒。作为大唐屈指可数的世家子弟,韦应物不得不考虑这背后的利弊得失。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感到兴奋。

韦家和王鉷背后的支持者李林甫有仇,韦家想除掉李林甫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现在如果有机会除掉李林甫的左膀右臂王鉷,甚至有机会把事情牵连到李林甫的身上去,他岂肯轻易放过?

韦应物思索良久“李泌知道吗?”

李再兴眉头一挑,露出不悦之色“李泌不知道,你就不敢了?”

韦应物明白了,掩饰的笑了笑“没有,我只是问问而已。李兄打算怎么做?”

……

时间不长,朱丽娅姐妹兴冲冲的回来了,她们买到了趁手的武器,两口形如新月,上面布满美丽花纹的弯刀,配上式样古朴的刀鞘,一看就不是凡品。

“好刀!”韦应物脱口而出,赞了一声。

“这位郎君也是识货的人呢。”赫斯提娅笑着,炫耀的将弯刀捧到李再兴的面前“这是天国之城的名匠打造的宝刀,能斩金断玉。”

“天国之城?”李再兴不解“是哪座城?”

朱丽娅解释道“哦,你们唐人称为大马士革,我们西域人称其为天国之城。”

李再兴吃了一惊,大马革士名匠打造的宝刀,那可是真正的宝刀啊。这两丫头运气不错,居然得到这样的宝刀?他拿起来,仔细打量,越看越喜欢,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宝刀,刀身中隐隐约约的花纹如满天云霞,却又透着森森的杀气。

韦应物也赞了一声“好刀,好刀,这么好的刀,我怎么都没看过。”

“那是因为我们与众不同啊。”赫斯提娅得意的扬了扬眉,小心翼翼的还刀入鞘,扶刀而立,英气勃勃中却又带着一丝俏皮。“我们是阿胡拉的守护天使,才配用这么好的宝刀。”

韦应物的眼睛顿时直了。

“嗯咳!”李再兴摆了摆手,打断了还打算展示一下刚买到的甲胄的朱丽娅,示意她们到外面等着。赫斯提娅吐了吐舌头,转身提着包裹出去了。

“李兄,你从哪儿搞来的这两个尤物?”韦应物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那个爱尔麦迪就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金发胡姬了,这两个孪生少女更是极品啊。”

“两个侍婢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李再兴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快点,有没有兴趣干一票?没兴趣的话,我去找别人了。”

“干!”韦应物拍案而起,慷慨激昂“我早就对那鸟汉不顺眼了,李兄愿意为民除害,我岂能旁观。”

李再兴笑了。他原本就想拉韦应物入伙,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居然在西市就碰到了韦应物。他对韦家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他听李泌说过,太子的第一位正妃韦氏兄妹就是被李林甫害的,韦坚死,韦妃被迫出家,要说韦家不想收拾李林甫,实在说不过去。

和对付李泌一样,他不需要说得太明白,韦应物这种世家子弟自然会往深处想。别看韦应物装得一副无赖的样子,世家子弟毕竟是世家子弟,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普通人差距甚远。这一点,在来长安的一路上,李再兴已经深有体会。

李泌给他讲的可不仅是兵法。也许李泌自己都没有注意,他和李再兴说的那些长安秩闻会让李再兴提前对大唐的朝堂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他更不会想到,李再兴虽然从小跟着师傅生活在般若寺,可是他的人生一点也不单纯,反而是他难以想象的复杂。李再兴在他有意无意的讲述中得到的东西远远比他以为的要多。

这些东西才是李再兴最大的秘密,李泌当他是个单纯的武夫,韦应物也想把他当成一把锋利的刀,他非常乐意他们这么认为。因为只有如此,他们才不会提防他,才会反被他所利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