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新唐》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完结版阅读_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完结版在线阅读

《新唐》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完结版阅读_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048章 借刀杀人 试读

2022-11-14 11:21 作者:李三郎
  • 新唐 新唐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新唐》,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三郎老不修,是网络作者“李三郎”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不敢再装下去,李白也许想不到那么多,李泌可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我对诗文不太清楚,这一句也是偶然听来,想是听得差了,惭愧惭愧。”李白面露遗憾,不过,他随即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打量着李再兴:“听李神童说,你文事虽然不精,武艺却极为高明,又有意从军,建功立业,不知能否试试手?”李再兴这才搞清楚李白来找他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新唐》是李三郎情创作的一部小说,讲述的是李三郎老不修小说推荐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王鉷愠怒不已。堂堂的御史大夫、京兆尹,可以让公主噤若寒蝉,却被一个庶民当面指责公报私仇,公器私用,简直是放肆之极。他拦住了面红耳赤的王准,冷笑一声:“好一个油嘴滑舌的刁民,看来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官威了。来人,给我……”没等他把话说完,一直笑眯眯的李再兴忽然沉下了脸,他晃身上前,一拳击向脸上刚刚绽放狞笑的王准。王准他根本没想到李再兴敢向他出手,大惊失色。他和李再兴几次争斗中,李再兴虽然让他丢尽面子,却没敢动他一根手指头。特别是在鞠场上,他那么逼迫李再兴,李再兴也没敢碰他。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已经认定李再兴畏惧他的权势地位,不敢真正伤害他。正因为如此,他才敢屡次逼到李再兴的面前。可是现在,他发现李再兴根本不怕伤害他,拳头来得又快又猛,快得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猛得让他心生寒意,闻风变色。“呯”的一声响,王准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墙角,砸得墙角摆设的屏风呼啦啦一阵乱响。王鉷大惊失色,后面的话全堵在了喉咙口,怎么也说不出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如猛虎般逼近的李再兴,连躲避都忘了。一见李再兴矮身迈步,南霁云就知道不好,二话不说,伸手拔出腰间的横刀,双手举过头顶,向李再兴的后背劈了过来,同时大呼一声:“看刀!”李再兴虽然向前纵出,其实一直在注视着南霁云的动静。南霁云站在他的身后,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他就知道南霁云在盯着他。他也在盯着南霁云。一拳击飞王准,然后再逼向王鉷,迫使南霁云出手。别说南霁云特地提醒了一声,就算南霁云不提醒,他也不会漠视南霁云。既然知道南霁云的大名,他又怎么可能忽视如此级别的高手。南霁云一直是他重点防范的对向,从一见面开始就是如此。见南霁云出招,李再兴突然刹住前扑的身形,本应向前方迈出的右腿悄悄的转了一个方向,紧跟着以左腿为轴拧身,由前扑变成了侧面南霁云,左臂竖起,右手捏拳,挡在腹前。两仪桩!说时迟,那时快,面对扑来的南霁云,李再兴竖起的左臂画出半个弧,架开了南霁云的手臂,手如封似闭,扣住了南霁云的左腕,顺势往前一带,右手化掌,悄无声息的伸出,托在南霁云的左肋下,借着转身的力道,再加上南霁云本身的力道,顺势将南霁云向前送出。南霁云一刀劈空,就知道大事不妙,本想收势,却已经来不及了。被李再兴顺势一带,不由自主的向前滑了半步。电光火石之间,“噗”的一声闷响,手中的战刀劈在了王鉷的脖子上,一股血箭喷了出来。南霁云顿时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松开了刀柄,撤步急退。王鉷同样一脸愕然,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嵌在肩上的刀,看着南霁云:“你……你……”李再兴按着南霁云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轻笑道:“南八,擅长骑射的人,下盘功夫难免差点,你不要太自责了。”南霁云看着李再兴的笑容,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李再兴早有预谋,这一幕早在李再兴的设计之中。可惜,一切都晚了,他的刀砍在了王鉷的脖子上,看样子,王鉷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南霁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哪里还有心思去品味李再兴的调侃。李再兴也不理他,大步走到已经倒地的王鉷面前,伸手拔下南霁云的横刀,提起王鉷,将他扔在刚才坐的榻上,一脚踩着他的背,抬起血淋淋的横刀,厉声喝道:“王鉷,你身为朝廷重臣,循私枉法,公器私用,是为无法!”“欺凌公主,目无天家,是无为天!”“欺凌同宗,纵子为祸,是为无情!”“阿附权贵,诬陷亲友,是为无义!”“不明是非,胡乱栽赃,是为无智!”“苛剥百姓,横征暴敛,为是无仁!”“无法无天,无情无义,无智无仁,这你这样的败类活在世上,身列朝堂,简直是我大唐的耻辱。”李再兴厉声喝道:“我虽然是一介匹夫,也不能容你为祸天下,今天就处决了你!”说完,他举起横刀,一刀斩下。王鉷的首级应声落地,一腔鲜血泉涌而出,瞬间就将坐席染得通红。永穆公主骇然变色,手脚冰凉,尖叫一声,两眼翻白,倒了下去。王训见了,连忙上前扶住,大声叫道:“阿母,阿母——”李氏也吓了一大跳,不过她比王训冷静得多,还没有乱了手脚,只是颤声道:“夫君,快将阿母送入内室,请医工来救!”“对,对!”王训哭喊道:“快叫医工来啊。”王家顿时乱成一团,仆人们东奔西走,有的去请医工,有的扶公主到内室。南霁云等人也傻眼了,一个个呆立若鸡,面面相觑。南霁云看着李再兴手里的刀,再看看身首异处的王鉷,太阳穴呯呯乱跳,他万万没想到李再兴这么大胆,居然当着众人的面,一刀将王鉷宰了。震惊的同时,他又有些庆幸,这样一来,他误伤王鉷的事就不值一提了。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王鉷是御史大夫、京兆尹,被李再兴一刀宰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不追究他误伤之罪,王鉷在他面前被人杀了,这保护不周的罪名也无法洗清。就在这时,被李再兴一拳打到墙角的王准站了起来,惊声尖叫:“抓住他——”王家的奴仆随从这才惊醒过来,七嘴八舌的大叫道,扑了过来。李再兴怒吼一声:“保护公主!”举起横刀,手起刀落,连杀两人。剩下的人被他的杀气骇住,再也没有人敢向上冲,一个个噤若寒蝉。王准见了,也吓得头皮发乍,指指李再兴,又指指那些随从,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李再兴咧了咧嘴角,嘿嘿一声冷笑,转过头,戏谑的打量着脸色苍白的王准,晃了晃血淋淋的战刀:“十三郎,你……有话要说?”王准吓得两腿发颤,点了点头,随即又会过意来,连连摇头。他摇得太狠,连幞头都摇飞了,披头散发,再配上他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和鬼魂一样。“既然没话说,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等着。”李再兴“哧”的笑了一声,转身走到南霁云面前,将横刀塞到他的手里,拍拍南霁云的肩膀:“多谢南兄协助,今天手刃这个奸贼,为国除奸,为民除害,痛快,痛快!”南霁云苦笑一声,竖起横刀,打量着刀身蜿蜒流淌的鲜血:“李兄,你杀了人……”“我不会让南兄为难的。”李再兴打断了他的话,坐在台阶上,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摆:“谁要是想为王鉷报仇,请上前,李某奉陪。”卫士们互相看看,谁也不肯上前。他们既被李再兴的暴戾镇住,又没兴趣为王鉷报仇。李再兴杀王鉷之前,历数了王鉷的罪状,几乎条条都说到了他们的心里。王鉷是什么人,他们都非常清楚。王鉷靠什么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他们也大多知道。王鉷欺凌公主一家,他们亲眼所见。他们也对王鉷没什么好感,只是他们没有李再兴这样的胆量,一刀杀了王鉷而已。要他们为王鉷报仇,和李再兴拼命,除非是脑袋被驴踢了。当然,职责所在,他们也不能让李再兴跑了。不用南霁云吩咐,他们就散了开来,刀在手,箭在弦,将李再兴围在中间。身旁刀光闪烁,李再兴却面不改色。南霁云和他站在一起呢,他不相信这些人会对南霁云下手。看得出来,南霁云是很得人心的将领,现在也是一个绝佳的挡箭牌。不出李再兴所料,南霁云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不要冲动。他握刀在手,神情肃穆:“李兄,杀人是重罪,你是束手就缚,还是要厮杀一场?”李再兴笑笑,打量着那些如临大敌的卫士,摇了摇头:“我杀王鉷,只是一时义愤,并不是无视律法。事已至此,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让兄弟们为难。只请兄弟们给点时间,不要急着动手,更不要惊扰了公主一家。公主尊贵,如果有人想浑水摸鱼,趁机闹事,我不在乎再杀几个人。”南霁云点头道:“李兄放心,若有人想在公主府中闹事,我也不会放过他。”说完,他转身让人去报案,自己持刀守住大门。他暗自叹了一口中气,他也不愿意和李再兴拼命。若不是职责所在,这里的目击者又多,他甚至想和李再兴一起逃走。事以至此,他也无能为力,只好多给李再兴一点时间了。用不了多久,左金吾卫将军甚至大将军就会赶到,届时李再兴绝无活命之理。可惜,如此好汉,就这么死了,死在自己的命前,自己却无能为力。

在线试读

第048章 借刀杀人

王鉷愠怒不已。堂堂的御史大夫、京兆尹,可以让公主噤若寒蝉,却被一个庶民当面指责公报私仇,公器私用,简直是放肆之极。他拦住了面红耳赤的王准,冷笑一声“好一个油嘴滑舌的刁民,看来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官威了。来人,给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一直笑眯眯的李再兴忽然沉下了脸,他晃身上前,一拳击向脸上刚刚绽放狞笑的王准。王准他根本没想到李再兴敢向他出手,大惊失色。他和李再兴几次争斗中,李再兴虽然让他丢尽面子,却没敢动他一根手指头。特别是在鞠场上,他那么逼迫李再兴,李再兴也没敢碰他。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已经认定李再兴畏惧他的权势地位,不敢真正伤害他。

正因为如此,他才敢屡次逼到李再兴的面前。

可是现在,他发现李再兴根本不怕伤害他,拳头来得又快又猛,快得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猛得让他心生寒意,闻风变色。

“呯”的一声响,王准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墙角,砸得墙角摆设的屏风呼啦啦一阵乱响。

王鉷大惊失色,后面的话全堵在了喉咙口,怎么也说不出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如猛虎般逼近的李再兴,连躲避都忘了。

一见李再兴矮身迈步,南霁云就知道不好,二话不说,伸手拔出腰间的横刀,双手举过头顶,向李再兴的后背劈了过来,同时大呼一声“看刀!”

李再兴虽然向前纵出,其实一直在注视着南霁云的动静。南霁云站在他的身后,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他就知道南霁云在盯着他。

他也在盯着南霁云。

一拳击飞王准,然后再逼向王鉷,迫使南霁云出手。别说南霁云特地提醒了一声,就算南霁云不提醒,他也不会漠视南霁云。

既然知道南霁云的大名,他又怎么可能忽视如此级别的高手。

南霁云一直是他重点防范的对向,从一见面开始就是如此。

见南霁云出招,李再兴突然刹住前扑的身形,本应向前方迈出的右腿悄悄的转了一个方向,紧跟着以左腿为轴拧身,由前扑变成了侧面南霁云,左臂竖起,右手捏拳,挡在腹前。

两仪桩!

说时迟,那时快,面对扑来的南霁云,李再兴竖起的左臂画出半个弧,架开了南霁云的手臂,手如封似闭,扣住了南霁云的左腕,顺势往前一带,右手化掌,悄无声息的伸出,托在南霁云的左肋下,借着转身的力道,再加上南霁云本身的力道,顺势将南霁云向前送出。

南霁云一刀劈空,就知道大事不妙,本想收势,却已经来不及了。被李再兴顺势一带,不由自主的向前滑了半步。电光火石之间,“噗”的一声闷响,手中的战刀劈在了王鉷的脖子上,一股血箭喷了出来。

南霁云顿时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松开了刀柄,撤步急退。

王鉷同样一脸愕然,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嵌在肩上的刀,看着南霁云“你……你……”

李再兴按着南霁云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轻笑道“南八,擅长骑射的人,下盘功夫难免差点,你不要太自责了。”

南霁云看着李再兴的笑容,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李再兴早有预谋,这一幕早在李再兴的设计之中。

可惜,一切都晚了,他的刀砍在了王鉷的脖子上,看样子,王鉷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南霁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哪里还有心思去品味李再兴的调侃。

李再兴也不理他,大步走到已经倒地的王鉷面前,伸手拔下南霁云的横刀,提起王鉷,将他扔在刚才坐的榻上,一脚踩着他的背,抬起血淋淋的横刀,厉声喝道

“王鉷,你身为朝廷重臣,循私枉法,公器私用,是为无法!”

“欺凌公主,目无天家,是无为天!”

“欺凌同宗,纵子为祸,是为无情!”

“阿附权贵,诬陷亲友,是为无义!”

“不明是非,胡乱栽赃,是为无智!”

“苛剥百姓,横征暴敛,为是无仁!”

“无法无天,无情无义,无智无仁,这你这样的败类活在世上,身列朝堂,简直是我大唐的耻辱。”李再兴厉声喝道“我虽然是一介匹夫,也不能容你为祸天下,今天就处决了你!”

说完,他举起横刀,一刀斩下。

王鉷的首级应声落地,一腔鲜血泉涌而出,瞬间就将坐席染得通红。

永穆公主骇然变色,手脚冰凉,尖叫一声,两眼翻白,倒了下去。王训见了,连忙上前扶住,大声叫道“阿母,阿母——”

李氏也吓了一大跳,不过她比王训冷静得多,还没有乱了手脚,只是颤声道“夫君,快将阿母送入内室,请医工来救!”

“对,对!”王训哭喊道“快叫医工来啊。”

王家顿时乱成一团,仆人们东奔西走,有的去请医工,有的扶公主到内室。南霁云等人也傻眼了,一个个呆立若鸡,面面相觑。

南霁云看着李再兴手里的刀,再看看身首异处的王鉷,太阳穴呯呯乱跳,他万万没想到李再兴这么大胆,居然当着众人的面,一刀将王鉷宰了。震惊的同时,他又有些庆幸,这样一来,他误伤王鉷的事就不值一提了。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王鉷是御史大夫、京兆尹,被李再兴一刀宰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不追究他误伤之罪,王鉷在他面前被人杀了,这保护不周的罪名也无法洗清。

就在这时,被李再兴一拳打到墙角的王准站了起来,惊声尖叫“抓住他——”

王家的奴仆随从这才惊醒过来,七嘴八舌的大叫道,扑了过来。

李再兴怒吼一声“保护公主!”举起横刀,手起刀落,连杀两人。剩下的人被他的杀气骇住,再也没有人敢向上冲,一个个噤若寒蝉。王准见了,也吓得头皮发乍,指指李再兴,又指指那些随从,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李再兴咧了咧嘴角,嘿嘿一声冷笑,转过头,戏谑的打量着脸色苍白的王准,晃了晃血淋淋的战刀“十三郎,你……有话要说?”

王准吓得两腿发颤,点了点头,随即又会过意来,连连摇头。他摇得太狠,连幞头都摇飞了,披头散发,再配上他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和鬼魂一样。

“既然没话说,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等着。”李再兴“哧”的笑了一声,转身走到南霁云面前,将横刀塞到他的手里,拍拍南霁云的肩膀“多谢南兄协助,今天手刃这个奸贼,为国除奸,为民除害,痛快,痛快!”

南霁云苦笑一声,竖起横刀,打量着刀身蜿蜒流淌的鲜血“李兄,你杀了人……”

“我不会让南兄为难的。”李再兴打断了他的话,坐在台阶上,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摆“谁要是想为王鉷报仇,请上前,李某奉陪。”

卫士们互相看看,谁也不肯上前。他们既被李再兴的暴戾镇住,又没兴趣为王鉷报仇。李再兴杀王鉷之前,历数了王鉷的罪状,几乎条条都说到了他们的心里。王鉷是什么人,他们都非常清楚。王鉷靠什么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他们也大多知道。王鉷欺凌公主一家,他们亲眼所见。他们也对王鉷没什么好感,只是他们没有李再兴这样的胆量,一刀杀了王鉷而已。

要他们为王鉷报仇,和李再兴拼命,除非是脑袋被驴踢了。

当然,职责所在,他们也不能让李再兴跑了。不用南霁云吩咐,他们就散了开来,刀在手,箭在弦,将李再兴围在中间。

身旁刀光闪烁,李再兴却面不改色。南霁云和他站在一起呢,他不相信这些人会对南霁云下手。看得出来,南霁云是很得人心的将领,现在也是一个绝佳的挡箭牌。

不出李再兴所料,南霁云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不要冲动。他握刀在手,神情肃穆“李兄,杀人是重罪,你是束手就缚,还是要厮杀一场?”

李再兴笑笑,打量着那些如临大敌的卫士,摇了摇头“我杀王鉷,只是一时义愤,并不是无视律法。事已至此,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让兄弟们为难。只请兄弟们给点时间,不要急着动手,更不要惊扰了公主一家。公主尊贵,如果有人想浑水摸鱼,趁机闹事,我不在乎再杀几个人。”

南霁云点头道“李兄放心,若有人想在公主府中闹事,我也不会放过他。”说完,他转身让人去报案,自己持刀守住大门。他暗自叹了一口中气,他也不愿意和李再兴拼命。若不是职责所在,这里的目击者又多,他甚至想和李再兴一起逃走。事以至此,他也无能为力,只好多给李再兴一点时间了。用不了多久,左金吾卫将军甚至大将军就会赶到,届时李再兴绝无活命之理。

可惜,如此好汉,就这么死了,死在自己的命前,自己却无能为力。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