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深情不枉此生》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深情不枉此生》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16章 顺从讨好 试读

2022-11-14 11:23 作者:王远明
  • 深情不枉此生 深情不枉此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深情不枉此生》非常感兴趣,作者“王远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远明克夫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醒来的时候我丈夫已经到了。他铁青着脸坐在我床边,张口就骂我是个丧门星,说从他把我娶回家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现在我还杀了他儿子,说我不仅克夫还克孩子,现在还连累了他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产检,医生说我胎位不正,最好是能剖腹产,我婆婆不听,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非要让我顺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深情不枉此生》,大神“王远明”将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雨突然下了起来,淅淅沥沥的浇在了我身上。徐凯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跑到了宗政烈的身后,撑在了他的头顶上。隔着雨幕,宗政烈眸光深邃的瞧了我一眼,转身朝着酒店里走去。我生怕他反悔,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浑身狼狈的跟着他进了套房,宗政烈嫌恶的打量了我一眼,随手扔给我一件浴袍。一晚上没睡觉,又淋了雨,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现在的形象有多糟糕。把行李靠在门边,我抱着浴袍进了浴室,刚进去,我就脸红了。这房间里的浴室竟然是开放式的,白洁的浴缸坐落在房间正中央,正前方是一排镜子,可以将浴缸周围的风光照的一览无余。我尴尬的不知所措,转而想到自己现在担当的角色,便又觉得自己的尴尬很可笑。何必又当又立的呢?把心一横,我放好水,脱了衣服就躺了进去。热水舒缓了我的疲惫,漂浮的花瓣和泡沫消减了我的羞耻心。快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玻璃碰撞声。我打了个激灵,睁开眼就见手边的缸沿上多了两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宗政烈斜倚在缸沿上,端起其中一杯,微抬下巴,示意我端起另一杯。昏暗灯光,觥筹交错。这种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突然轮到我来当女主角,我顿时傻愣在了浴缸里,只是本能的往泡沫里缩了缩身子。宗政烈自顾自的碰杯,仰头喝了一口酒:“告诉我,为什么突然稀罕我了。”宗政烈不提这茬还好,一提我就寸寸发寒。想到王远明那个畜生,我也顾不得害羞了,端起高脚杯猛灌了一口红酒,我一口气就将王远明用照片和视频威胁我的事情都告诉了宗政烈。从浴缸里坐起身,我伸手就拉住了宗政烈的手腕:“宗政烈,你有没有办法删除那些照片和视频?你帮帮我,行吗?”宗政烈是我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好半天,宗政烈都没说话。我疑惑看他,就见他正盯着镜子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这才注意到我身上的泡沫不知道何时散开了不少。我脸腾的就红了。尴尬的松开宗政烈的手腕,我还没来得及穿上浴袍,他突然就起身,伸手入水,直接将我打横抱了起来。我吓坏了,本能的就挣扎了几下。“有求于人,就要学会顺从和讨好,不要消磨我的耐心。”宽厚的大手骤然加大了力道,他脸色狠戾,高脚杯随之摔碎在了地上,惊得我再不敢造次。他说的对,人在屋檐下,就得学会低头。咬了咬牙,我微颤着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这一步对于我来说,迈得很艰难。传统和放荡,在我心里做着拉锯战,我深知,一旦迈出这一步,我就再也回不去了。可相比起迈出这一步,我更不甘心屈辱的被逼死。手指相握,我到底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再三犯我,我不得不诛之。“想让我帮你,可以,但你先得让我有帮你的心情。”宗政烈将我扔在床上,双臂一展,如同帝王般看向了我。

在线试读

第16章 顺从讨好

雨突然下了起来,淅淅沥沥的浇在了我身上。

徐凯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跑到了宗政烈的身后,撑在了他的头顶上。

隔着雨幕,宗政烈眸光深邃的瞧了我一眼,转身朝着酒店里走去。

我生怕他反悔,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浑身狼狈的跟着他进了套房,宗政烈嫌恶的打量了我一眼,随手扔给我一件浴袍。

一晚上没睡觉,又淋了雨,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现在的形象有多糟糕。

把行李靠在门边,我抱着浴袍进了浴室,刚进去,我就脸红了。

这房间里的浴室竟然是开放式的,白洁的浴缸坐落在房间正中央,正前方是一排镜子,可以将浴缸周围的风光照的一览无余。

我尴尬的不知所措,转而想到自己现在担当的角色,便又觉得自己的尴尬很可笑。

何必又当又立的呢?

把心一横,我放好水,脱了衣服就躺了进去。

热水舒缓了我的疲惫,漂浮的花瓣和泡沫消减了我的羞耻心。

快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玻璃碰撞声。

我打了个激灵,睁开眼就见手边的缸沿上多了两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

宗政烈斜倚在缸沿上,端起其中一杯,微抬下巴,示意我端起另一杯。

昏暗灯光,觥筹交错。

这种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突然轮到我来当女主角,我顿时傻愣在了浴缸里,只是本能的往泡沫里缩了缩身子。

宗政烈自顾自的碰杯,仰头喝了一口酒“告诉我,为什么突然稀罕我了。”

宗政烈不提这茬还好,一提我就寸寸发寒。

想到王远明那个畜生,我也顾不得害羞了,端起高脚杯猛灌了一口红酒,我一口气就将王远明用照片和视频威胁我的事情都告诉了宗政烈。

从浴缸里坐起身,我伸手就拉住了宗政烈的手腕“宗政烈,你有没有办法删除那些照片和视频?你帮帮我,行吗?”

宗政烈是我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好半天,宗政烈都没说话。

我疑惑看他,就见他正盯着镜子看。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这才注意到我身上的泡沫不知道何时散开了不少。

我脸腾的就红了。

尴尬的松开宗政烈的手腕,我还没来得及穿上浴袍,他突然就起身,伸手入水,直接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我吓坏了,本能的就挣扎了几下。

“有求于人,就要学会顺从和讨好,不要消磨我的耐心。”

宽厚的大手骤然加大了力道,他脸色狠戾,高脚杯随之摔碎在了地上,惊得我再不敢造次。

他说的对,人在屋檐下,就得学会低头。

咬了咬牙,我微颤着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

这一步对于我来说,迈得很艰难。

传统和放荡,在我心里做着拉锯战,我深知,一旦迈出这一步,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可相比起迈出这一步,我更不甘心屈辱的被逼死。

手指相握,我到底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再三犯我,我不得不诛之。

“想让我帮你,可以,但你先得让我有帮你的心情。”

宗政烈将我扔在床上,双臂一展,如同帝王般看向了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