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完结版阅读_(深情不枉此生)全集阅读

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完结版阅读_(深情不枉此生)全集阅读 第21章 别慌等我 试读

2022-11-14 11:17 作者:王远明
  • 深情不枉此生 深情不枉此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深情不枉此生》非常感兴趣,作者“王远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远明克夫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醒来的时候我丈夫已经到了。他铁青着脸坐在我床边,张口就骂我是个丧门星,说从他把我娶回家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现在我还杀了他儿子,说我不仅克夫还克孩子,现在还连累了他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产检,医生说我胎位不正,最好是能剖腹产,我婆婆不听,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非要让我顺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深情不枉此生》,是作者王远明的小说,主角为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本书精彩片段:宗政烈没说话,他侧身从书桌上探了一个文件夹,丢给了我。我踉跄的接住,还没开口,他便不耐烦的把我推开,朝着我摆摆手:“惹恼了我,就得承受后果。”“给你三天时间构思,三天后,满意,你丈夫净身出户,不满意,新帐旧账一起算!”最后一句话他咬的很重,警告意味十足。我哪里还敢不答应,只得硬着头皮应下,逃也似的跑出了休息室。徐凯在外面候着,说这次的定制客户来头很大,让我跟他签一份保密协议。我懂规矩,签了协议,徐凯便把我送回了老胡同。回了家吃了饭,我就把自己关进了卧室里。三天时间很短,要交出让宗政烈满意的作品几乎可以说是难如登天。我大学虽然拔尖,可毕竟已经一年多不接触这一行业,现在重操旧业,又是直接实战,说心里不慌是假的。整个下午,我都在研究客户需求。客户是一名女性,来头很大。她的要求是设计一款具有象征意义的纪念性珠宝,以此来悼念她刚刚去世的丈夫。她丈夫的名字我听说过,是一个电商大佬,前段时间他去世的新闻满天飞,我想不认识都不行。我翻了翻客户的资料,看到里面夹着的照片时,不由一怔。原来早上宗政烈送别的那个女人是电商大佬的老婆啊……抽了抽嘴角,我思忖了下,隐约想起个事儿来。在电梯里的时候,我记得宗政烈好像反复说了两遍我利用他。那时候我以为他是因为这个女人离开心情不好,我又被他吓坏了,所以没来得及细想他的话。如今想来,宗政烈那时候好像是误会我了。他以为我是在利用他。所以在他拿回裸·照和视频之后,我便归还六万块,想甩手不干,所以才会突然发那么大的火气。他说过他最讨厌别人算计他。转了转手里的铅笔,我正想给宗政烈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一条匿名短信突然发了进来。点开扫了一眼,我的脸色顿时变了。我合上文件夹,跑进厨房问我妈我弟今天是不是考试。我妈点头,说我弟今天有个重要考试,具体考啥她不知道,一大早的,我弟就走了。我一听就慌了,赶紧披了件外套往外跑。刚才那条短信里说,他们把我弟挟持了,如果我现在不去指定地点,他们就一直困着我弟,不让他参加考试。距离我弟下一场考试还有半个小时,老胡同离那儿有点远。最近不顺心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我打不上车,急得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没办法了,只得绕远路坐地铁。上了地铁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我给我弟打电话,关机。我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之际,我鬼使神差的就给宗政烈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不等他开口就赶紧把我弟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问他能不能在离宗政集团很近的那个地铁口接我一下,送我过去。说完我就后悔了。宗政烈现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我还给他添麻烦。正打算改主意,却听他道:“地址!”我反应了一下,赶紧把短信里的地址和地铁口的地址都跟他说了一遍。“别慌,等我。”没什么语气的四个字,却突然像是炎夏遇空调,一股子心安突然就吹进了我的心房。

在线试读

第21章 别慌等我

宗政烈没说话,他侧身从书桌上探了一个文件夹,丢给了我。

我踉跄的接住,还没开口,他便不耐烦的把我推开,朝着我摆摆手“惹恼了我,就得承受后果。”

“给你三天时间构思,三天后,满意,你丈夫净身出户,不满意,新帐旧账一起算!”

最后一句话他咬的很重,警告意味十足。

我哪里还敢不答应,只得硬着头皮应下,逃也似的跑出了休息室。

徐凯在外面候着,说这次的定制客户来头很大,让我跟他签一份保密协议。

我懂规矩,签了协议,徐凯便把我送回了老胡同。

回了家吃了饭,我就把自己关进了卧室里。

三天时间很短,要交出让宗政烈满意的作品几乎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我大学虽然拔尖,可毕竟已经一年多不接触这一行业,现在重操旧业,又是直接实战,说心里不慌是假的。

整个下午,我都在研究客户需求。

客户是一名女性,来头很大。

她的要求是设计一款具有象征意义的纪念性珠宝,以此来悼念她刚刚去世的丈夫。

她丈夫的名字我听说过,是一个电商大佬,前段时间他去世的新闻满天飞,我想不认识都不行。

我翻了翻客户的资料,看到里面夹着的照片时,不由一怔。

原来早上宗政烈送别的那个女人是电商大佬的老婆啊……

抽了抽嘴角,我思忖了下,隐约想起个事儿来。

在电梯里的时候,我记得宗政烈好像反复说了两遍我利用他。

那时候我以为他是因为这个女人离开心情不好,我又被他吓坏了,所以没来得及细想他的话。

如今想来,宗政烈那时候好像是误会我了。

他以为我是在利用他。

所以在他拿回裸·照和视频之后,我便归还六万块,想甩手不干,所以才会突然发那么大的火气。

他说过他最讨厌别人算计他。

转了转手里的铅笔,我正想给宗政烈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一条匿名短信突然发了进来。

点开扫了一眼,我的脸色顿时变了。

我合上文件夹,跑进厨房问我妈我弟今天是不是考试。

我妈点头,说我弟今天有个重要考试,具体考啥她不知道,一大早的,我弟就走了。

我一听就慌了,赶紧披了件外套往外跑。

刚才那条短信里说,他们把我弟挟持了,如果我现在不去指定地点,他们就一直困着我弟,不让他参加考试。

距离我弟下一场考试还有半个小时,老胡同离那儿有点远。

最近不顺心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我打不上车,急得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我没办法了,只得绕远路坐地铁。

上了地铁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我给我弟打电话,关机。

我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之际,我鬼使神差的就给宗政烈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不等他开口就赶紧把我弟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问他能不能在离宗政集团很近的那个地铁口接我一下,送我过去。

说完我就后悔了。

宗政烈现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我还给他添麻烦。

正打算改主意,却听他道“地址!”

我反应了一下,赶紧把短信里的地址和地铁口的地址都跟他说了一遍。

“别慌,等我。”

没什么语气的四个字,却突然像是炎夏遇空调,一股子心安突然就吹进了我的心房。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