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_《深情不枉此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_《深情不枉此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31章 标准 试读

2022-11-14 11:19 作者:王远明
  • 深情不枉此生 深情不枉此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深情不枉此生》非常感兴趣,作者“王远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远明克夫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醒来的时候我丈夫已经到了。他铁青着脸坐在我床边,张口就骂我是个丧门星,说从他把我娶回家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现在我还杀了他儿子,说我不仅克夫还克孩子,现在还连累了他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产检,医生说我胎位不正,最好是能剖腹产,我婆婆不听,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非要让我顺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王远明”的优质好文,《深情不枉此生》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王远明恨极了我,吼声里甚至透出了几分狰狞。心里咯噔了下,我脚步未停,再没有多看他一眼。上了车,我就刚才的事儿跟宗政烈道谢。刚才若不是有他在,王远明和李茜势必会生吞活剥了我。宗政烈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拿起我给他的那些资料翻看了下,眯了眯眼睛,掏出一根钢笔便在上面勾勾画画起来。我见他神情认真,便没有再打扰他。今天是周末,马路上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行人,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人生百态,回想起王远明最后那句话,始终有些不安。掏出手机,我按了按,却发现手机没电了。一路无话,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一觉我睡的很沉,等我醒来,入目就是一个装修低奢简约的房间。天已经黑了,微风吹动着纱质窗帘,透着一丝凉意。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小夜灯,我掀开被子,入目就是一件吊带真丝睡衣。皱了皱眉头,我刚下地,房间门就打开了。宗政烈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敞口睡袍,一边走,一边滑动着手里的平板电脑。“醒了?”宗政烈掀起眼皮子扫了我一眼,而后便沉沉道:“张妈,开饭!”门外传来一声应答声,我愣愣的看着宗政烈在睡袍里若隐若现的大长腿,直到他环着我的腰把我抱坐在他的腿上,我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宗政烈的家。宗政烈下·半身只穿了条平角裤,我身上的睡衣很短,肌·肤相触,我体内顿时窜过了一道电流,不自然极了。宗政烈倒是自然的很,伸手便将平板电脑举在了我面前,示意我看。我疑惑的扫了眼,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脸色跟着变了变。是宗政集团官微发布的一条微博,是一篇抄袭申明。我不过才睡了一觉,宗政烈便效率极快的发布申明,并且请了各种大V转发,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我点开微博,仔细的把微博内容看了一遍,不由疑惑道:“怎么只表明了他抄袭,没有列举证据呀?这样一来,别人岂不是会说咱们在炒作?”明明我们手里握着那么多充足的证据,宗政烈却没有物尽其用,令我很是疑惑。宗政烈微勾唇角,伸手探入我的睡衣:“别急,先看看对方出什么牌。”我被他撩拨的有些难受,按住他不安分的大手道:“我已经请律师提起了离婚诉讼,这次说什么我都要跟他离婚。”提起王远明,我这才想起邮箱的事情。还没来得及点开邮件,我的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无数条短信和微信消息提醒不停的弹出来,惊得我险些把手机扔出去。好一会儿,手机才归于平静。我点开短信列表扫了一遍,脸色跟着就变了。又点开微信看了看消息,我整个人顿时从头冷到了脚。死死的攥着手指,我阴沉着脸打开邮箱翻了翻。我没有工作,平日里邮箱里都是些垃圾邮件,我一封一封的点开,看到今日的一副未读邮件时,我气的眼皮都跳了好几下。这是一封匿名邮件,邮箱里附带着三张我跟宗政烈在一起的照片。两张是我被下药那次我跟宗政烈在酒店的照片,一张是恶作剧那次,我去找我弟从豪车上下来时的照片。邮件里说,这些照片已经被发到我家人亲戚朋友的手机里了,现在我的所有至亲好友都知道我给人当二奶了,让我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洗礼吧。末了,还附加了几个微笑的表情。捏紧手机,我气的头皮都有点疼。都说分手的时候最容易看出对方的品性,经过这些天的遭遇,我算是彻彻底底的领教了。很显然,王远明这是铁了心的要逼死我,卑劣的花招层出不穷,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来回踱了几步,我看着手机里至亲好友发来的那些短信和微信,正头大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手机铃声疯狂的响着,好似一个烫手的山芋令我不知所措。回想起我弟的反应,我咬了咬手指头,根本就不敢接我妈的电话。索性关了机,我六神无主的跑进浴室,衰着脸正打算问问宗政烈我妈他们旅行的具体行程和时间,入目就是宗政烈穿平角裤的动作。四目相对,气氛突然就变得有些尴尬。视线在他身上荡了一圈,我脸一红,猛地关上了门,靠在了墙上。急促的呼吸了几口气,我抬手拍了一下脑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正自我检讨,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紧不慢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在线试读

第31章 标准

王远明恨极了我,吼声里甚至透出了几分狰狞。

心里咯噔了下,我脚步未停,再没有多看他一眼。

上了车,我就刚才的事儿跟宗政烈道谢。

刚才若不是有他在,王远明和李茜势必会生吞活剥了我。

宗政烈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拿起我给他的那些资料翻看了下,眯了眯眼睛,掏出一根钢笔便在上面勾勾画画起来。

我见他神情认真,便没有再打扰他。

今天是周末,马路上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行人,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人生百态,回想起王远明最后那句话,始终有些不安。

掏出手机,我按了按,却发现手机没电了。

一路无话,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觉我睡的很沉,等我醒来,入目就是一个装修低奢简约的房间。

天已经黑了,微风吹动着纱质窗帘,透着一丝凉意。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小夜灯,我掀开被子,入目就是一件吊带真丝睡衣。

皱了皱眉头,我刚下地,房间门就打开了。

宗政烈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敞口睡袍,一边走,一边滑动着手里的平板电脑。

“醒了?”

宗政烈掀起眼皮子扫了我一眼,而后便沉沉道“张妈,开饭!”

门外传来一声应答声,我愣愣的看着宗政烈在睡袍里若隐若现的大长腿,直到他环着我的腰把我抱坐在他的腿上,我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宗政烈的家。

宗政烈下·半身只穿了条平角裤,我身上的睡衣很短,肌·肤相触,我体内顿时窜过了一道电流,不自然极了。

宗政烈倒是自然的很,伸手便将平板电脑举在了我面前,示意我看。

我疑惑的扫了眼,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脸色跟着变了变。

是宗政集团官微发布的一条微博,是一篇抄袭申明。

我不过才睡了一觉,宗政烈便效率极快的发布申明,并且请了各种大V转发,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我点开微博,仔细的把微博内容看了一遍,不由疑惑道“怎么只表明了他抄袭,没有列举证据呀?这样一来,别人岂不是会说咱们在炒作?”

明明我们手里握着那么多充足的证据,宗政烈却没有物尽其用,令我很是疑惑。

宗政烈微勾唇角,伸手探入我的睡衣“别急,先看看对方出什么牌。”

我被他撩拨的有些难受,按住他不安分的大手道“我已经请律师提起了离婚诉讼,这次说什么我都要跟他离婚。”

提起王远明,我这才想起邮箱的事情。

还没来得及点开邮件,我的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

无数条短信和微信消息提醒不停的弹出来,惊得我险些把手机扔出去。

好一会儿,手机才归于平静。

我点开短信列表扫了一遍,脸色跟着就变了。

又点开微信看了看消息,我整个人顿时从头冷到了脚。

死死的攥着手指,我阴沉着脸打开邮箱翻了翻。

我没有工作,平日里邮箱里都是些垃圾邮件,我一封一封的点开,看到今日的一副未读邮件时,我气的眼皮都跳了好几下。

这是一封匿名邮件,邮箱里附带着三张我跟宗政烈在一起的照片。

两张是我被下药那次我跟宗政烈在酒店的照片,一张是恶作剧那次,我去找我弟从豪车上下来时的照片。

邮件里说,这些照片已经被发到我家人亲戚朋友的手机里了,现在我的所有至亲好友都知道我给人当二奶了,让我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洗礼吧。

末了,还附加了几个微笑的表情。

捏紧手机,我气的头皮都有点疼。

都说分手的时候最容易看出对方的品性,经过这些天的遭遇,我算是彻彻底底的领教了。

很显然,王远明这是铁了心的要逼死我,卑劣的花招层出不穷,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

来回踱了几步,我看着手机里至亲好友发来的那些短信和微信,正头大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手机铃声疯狂的响着,好似一个烫手的山芋令我不知所措。

回想起我弟的反应,我咬了咬手指头,根本就不敢接我妈的电话。

索性关了机,我六神无主的跑进浴室,衰着脸正打算问问宗政烈我妈他们旅行的具体行程和时间,入目就是宗政烈穿平角裤的动作。

四目相对,气氛突然就变得有些尴尬。

视线在他身上荡了一圈,我脸一红,猛地关上了门,靠在了墙上。

急促的呼吸了几口气,我抬手拍了一下脑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正自我检讨,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紧不慢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