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_(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_(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第36章 他吃醋了 试读

2022-11-14 11:27 作者:王远明
  • 深情不枉此生 深情不枉此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深情不枉此生》非常感兴趣,作者“王远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远明克夫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醒来的时候我丈夫已经到了。他铁青着脸坐在我床边,张口就骂我是个丧门星,说从他把我娶回家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现在我还杀了他儿子,说我不仅克夫还克孩子,现在还连累了他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产检,医生说我胎位不正,最好是能剖腹产,我婆婆不听,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非要让我顺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深情不枉此生》,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我悻悻的将宗政烈给我夹的菜塞进嘴里,嚼了嚼。这道菜我曾做过无数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宗政烈有关,我只觉得这次比往常的任何一次都要好吃的多。这顿饭我们三个人都吃了很多,一桌子的菜几乎都见了底。菜是我做的,见大家吃得香,我格外的高兴。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宗政烈说的律师来了。律师姓郑,叫郑家榆,他不像其他律师一样穿的西装革履的,反而穿着一身运动服,进门的时候满头大汗,俨然刚做完运动。他进门就朝着我笑,说他正好夜跑,就直接跑过来了,反正离得也不远,让我不要介意。我腼腆的朝着他笑了笑,说没关系。郑家榆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我一圈,伸手搂着宗政烈的脖子往客厅里走的时候,压低声音道:“新女人?你小子山珍海味吃多了,换小葱拌豆腐了?不过你也不至于饥渴到找个二婚女人吧。”宗政烈冷淡的看了郑家榆一眼,没说话。我跟在他们身后,将郑家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不受控制的冒起一股子酸楚,我掐了掐手心,努力保持着脸上的淡笑。宗政烈果然有过很多女人,而我在他和他朋友的眼里,也不过是个一时的玩物。鼻子蓦地有些发酸,我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将眼底的湿润强行逼了回去。我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可在意识到这个残酷的事实的时候,我本能的就很难过。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对我的打击竟然胜过了那句二婚女人。郑家榆先去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宗政烈的衣服下楼来。我坐在沙发上,指甲无意识抠着手指头,脑子里空空荡荡的,盯着茶几上放着的茶杯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郑家榆拍了我肩膀一下,我才猛地回过神来,尴尬的朝着他笑了一下。郑家榆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张嘴正欲说话,却好似突然看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你的手指头出血了,凯子,来个创可贴!”被他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感受到手指上的疼痛。指甲上方的肉被我抠掉了一大块,潺潺的往外冒血,染红了指甲我都不知道。心里突然就慌乱了几下,我接过创可贴正欲贴上,一只略有些粗糙的大手便先我一步握住了我的大手。我一抬头,便撞入了一双暗邃的星眸。心跳骤然漏了几拍,我本能的缩回手,撕开创可贴便仓惶贴好,蜷缩起了手指,放在了身侧。我不敢再看那双眼睛,用劲儿掐了下手心才好不容易平复了这种诡异的情绪,笑道:“我没事,刚才在想王远明的事情走神了,一不小心就抠破了。”宗政烈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他手指微动,搓了搓手心便重新插回了裤兜里。他站在沙发的侧边,高大的身影宛若沉闷的山,不发一言便足以气势雄烈,震慑整场。“爱极了才会恨极了,你对你丈夫的感情倒是挺深。”宗政烈嗤笑了一声,说话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转身,他不等我有所回应,便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书房。徐凯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宗政烈一眼,给了郑家榆一个眼神便小跑着跟了上去。宗政烈的别墅面积很大,佣人却只有张妈一个。张妈请假,整个别墅里便只余下了我们几人。客厅装潢简约,我和郑家榆对坐着,显得很是空寂。郑家榆盯着宗政烈离开的方向轻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该不会是吃醋了吧,你这女人倒是有两把刷子,这才不到一个月吧。”我没心情去听郑家榆说什么,满脑子都是乱哄哄的情绪,折磨的我很不安。我总觉得,我好像隐约走到了禁忌区,再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深渊。“白小姐?”郑家榆敲了敲桌子,拿出纸笔,喊了我一声。我回过神来,为了掩饰尴尬强行转移话题:“郑先生,我想知道,让王远明净身出户的可能性有多大?”郑家榆没有跟上我的跳跃性思维,愣了一下才接话道:“如果是别的律师,我不敢打保证,但是如果由我来接手,那么我敢向你保证,百分之百让他净身出户。”我没想到郑家榆竟然如此有信心,心中不禁高兴。如果能让王远明净身出户,那么我这些日子遭受的折磨也算是值了。本想向郑家榆提供一下我目前掌握的证据,没想到他摆摆手说所有的资料宗政烈都已经替我提供足了,现在只需要跟我串一下口供,再准备一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自白书就可以了。跟郑家榆聊完已经快十二点了,宗政烈亲自送他出门,两人在门外点着烟说了好一会儿话,宗政烈才回来。我一直等在门口,宗政烈似乎心情不好,沉着一张脸,没跟我说话便上了楼。徐凯下班,整栋别墅里顿时只剩下了我和宗政烈两个人。一楼很大很空,我扫了一圈,虽然开着灯,还是觉得心里发慌,连忙跟着上了楼。我进了卧室的时候宗政烈正好进了浴室,嘭的一声甩上了门,惊得我身子抖了一下。盯着浴室门,我有些莫名。他这是怎么了?等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出来,我有点困,便收拾东西去另一个卧室冲了个澡。洗了澡再回主卧,却发现门被反锁了。皱了皱眉头,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会儿里面的动静,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思忖了下,我终是没有敲门,轻叹了一口气便折回了次卧。锁上门,我没开灯,一个人趴在次卧的大床上发呆。今晚的月亮很亮,皎洁的月光透过薄纱窗帘洒在屋里,将屋里的陈设都照的十分清晰。我盯着床头的台灯发呆,回想起我今晚的反常,我便觉得烦躁异常。心烦意乱的在床上滚了一圈,我的手臂无意中将什么东西带到了地上,啪嗒一声脆响,惊得我赶紧从床上坐起身来。跳下地,我捡起地上散落的相框,抿了下唇瓣,赶紧将背在地上的照片拾起来翻转过来。借着月光一瞧,待看清楚照片里的人,我半蹲着的动作顿时僵硬在了原地。

在线试读

第36章 他吃醋了

我悻悻的将宗政烈给我夹的菜塞进嘴里,嚼了嚼。

这道菜我曾做过无数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宗政烈有关,我只觉得这次比往常的任何一次都要好吃的多。

这顿饭我们三个人都吃了很多,一桌子的菜几乎都见了底。

菜是我做的,见大家吃得香,我格外的高兴。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宗政烈说的律师来了。

律师姓郑,叫郑家榆,他不像其他律师一样穿的西装革履的,反而穿着一身运动服,进门的时候满头大汗,俨然刚做完运动。

他进门就朝着我笑,说他正好夜跑,就直接跑过来了,反正离得也不远,让我不要介意。

我腼腆的朝着他笑了笑,说没关系。

郑家榆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我一圈,伸手搂着宗政烈的脖子往客厅里走的时候,压低声音道“新女人?你小子山珍海味吃多了,换小葱拌豆腐了?不过你也不至于饥渴到找个二婚女人吧。”

宗政烈冷淡的看了郑家榆一眼,没说话。

我跟在他们身后,将郑家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心里不受控制的冒起一股子酸楚,我掐了掐手心,努力保持着脸上的淡笑。

宗政烈果然有过很多女人,而我在他和他朋友的眼里,也不过是个一时的玩物。

鼻子蓦地有些发酸,我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将眼底的湿润强行逼了回去。

我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可在意识到这个残酷的事实的时候,我本能的就很难过。

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对我的打击竟然胜过了那句二婚女人。

郑家榆先去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宗政烈的衣服下楼来。

我坐在沙发上,指甲无意识抠着手指头,脑子里空空荡荡的,盯着茶几上放着的茶杯发了好一会儿呆。

直到郑家榆拍了我肩膀一下,我才猛地回过神来,尴尬的朝着他笑了一下。

郑家榆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张嘴正欲说话,却好似突然看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你的手指头出血了,凯子,来个创可贴!”

被他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感受到手指上的疼痛。

指甲上方的肉被我抠掉了一大块,潺潺的往外冒血,染红了指甲我都不知道。

心里突然就慌乱了几下,我接过创可贴正欲贴上,一只略有些粗糙的大手便先我一步握住了我的大手。

我一抬头,便撞入了一双暗邃的星眸。

心跳骤然漏了几拍,我本能的缩回手,撕开创可贴便仓惶贴好,蜷缩起了手指,放在了身侧。

我不敢再看那双眼睛,用劲儿掐了下手心才好不容易平复了这种诡异的情绪,笑道“我没事,刚才在想王远明的事情走神了,一不小心就抠破了。”

宗政烈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他手指微动,搓了搓手心便重新插回了裤兜里。

他站在沙发的侧边,高大的身影宛若沉闷的山,不发一言便足以气势雄烈,震慑整场。

“爱极了才会恨极了,你对你丈夫的感情倒是挺深。”

宗政烈嗤笑了一声,说话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转身,他不等我有所回应,便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书房。

徐凯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宗政烈一眼,给了郑家榆一个眼神便小跑着跟了上去。

宗政烈的别墅面积很大,佣人却只有张妈一个。

张妈请假,整个别墅里便只余下了我们几人。

客厅装潢简约,我和郑家榆对坐着,显得很是空寂。

郑家榆盯着宗政烈离开的方向轻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该不会是吃醋了吧,你这女人倒是有两把刷子,这才不到一个月吧。”

我没心情去听郑家榆说什么,满脑子都是乱哄哄的情绪,折磨的我很不安。

我总觉得,我好像隐约走到了禁忌区,再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白小姐?”

郑家榆敲了敲桌子,拿出纸笔,喊了我一声。

我回过神来,为了掩饰尴尬强行转移话题“郑先生,我想知道,让王远明净身出户的可能性有多大?”

郑家榆没有跟上我的跳跃性思维,愣了一下才接话道“如果是别的律师,我不敢打保证,但是如果由我来接手,那么我敢向你保证,百分之百让他净身出户。”

我没想到郑家榆竟然如此有信心,心中不禁高兴。

如果能让王远明净身出户,那么我这些日子遭受的折磨也算是值了。

本想向郑家榆提供一下我目前掌握的证据,没想到他摆摆手说所有的资料宗政烈都已经替我提供足了,现在只需要跟我串一下口供,再准备一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自白书就可以了。

跟郑家榆聊完已经快十二点了,宗政烈亲自送他出门,两人在门外点着烟说了好一会儿话,宗政烈才回来。

我一直等在门口,宗政烈似乎心情不好,沉着一张脸,没跟我说话便上了楼。

徐凯下班,整栋别墅里顿时只剩下了我和宗政烈两个人。

一楼很大很空,我扫了一圈,虽然开着灯,还是觉得心里发慌,连忙跟着上了楼。

我进了卧室的时候宗政烈正好进了浴室,嘭的一声甩上了门,惊得我身子抖了一下。

盯着浴室门,我有些莫名。

他这是怎么了?

等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出来,我有点困,便收拾东西去另一个卧室冲了个澡。

洗了澡再回主卧,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皱了皱眉头,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会儿里面的动静,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思忖了下,我终是没有敲门,轻叹了一口气便折回了次卧。

锁上门,我没开灯,一个人趴在次卧的大床上发呆。

今晚的月亮很亮,皎洁的月光透过薄纱窗帘洒在屋里,将屋里的陈设都照的十分清晰。

我盯着床头的台灯发呆,回想起我今晚的反常,我便觉得烦躁异常。

心烦意乱的在床上滚了一圈,我的手臂无意中将什么东西带到了地上,啪嗒一声脆响,惊得我赶紧从床上坐起身来。

跳下地,我捡起地上散落的相框,抿了下唇瓣,赶紧将背在地上的照片拾起来翻转过来。

借着月光一瞧,待看清楚照片里的人,我半蹲着的动作顿时僵硬在了原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