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深情不枉此生》全章节阅读

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深情不枉此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深情不枉此生》全章节阅读 第41章 被捉奸了 试读

2022-11-14 11:29 作者:王远明
  • 深情不枉此生 深情不枉此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深情不枉此生》非常感兴趣,作者“王远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远明克夫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醒来的时候我丈夫已经到了。他铁青着脸坐在我床边,张口就骂我是个丧门星,说从他把我娶回家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现在我还杀了他儿子,说我不仅克夫还克孩子,现在还连累了他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产检,医生说我胎位不正,最好是能剖腹产,我婆婆不听,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非要让我顺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深情不枉此生》,是作者王远明的小说,主角为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本书精彩片段:雨滴打在雨伞上发出劈哩啪啦的响声,古慕霖背着我在雨中徐徐前行。我醉了,古慕霖没醉。他脚步沉稳,语声清晰,高大的身体散发着灼灼的体温。“子悠,你还有大把的好时光,何必在这条不归路上一条道走到黑?”他一边背着我走,一边喋喋不休的劝着我。雨声淹掉了他的大部分声音,零零散散的,却令我感到十分温暖。脑海里不断闪现着我跟宗政烈之间的种种画面,眼泪渐渐模糊了视线,我深吸了一口充满水味的空气,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学长,帮我找家酒店吧,我困了,今天麻烦你了,也谢谢你。”冷空气令我酒醒了不少,我大胆的搂着他的脖子,贪恋这意外的温暖和依靠。也只有醉酒了,我才能心安理得的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古慕霖沉默着没说话,我们打了辆出租车,他给司机报了个地址,说酒店不安全,让我去他那里借宿一晚上。我见他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再多做推脱。酒意渐渐回拢,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这一觉,我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等我再醒来,天已经又黑了。我抱着因为宿醉而沉闷的头,用力甩了甩,下意识观察了一下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同样是低奢的装修,却不是我熟悉的黑白两色。床头的小夜灯散发着暖黄的灯光,将整个色彩明艳的房间衬得格外的温馨。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睡着之前的事情,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古慕霖的家。穿鞋下地,我刚摸到门把手,门便从外面推开了。古慕霖穿着一身居家服,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围裙,平日里吹的高高的头发在头顶上梳了个帅气的小辫子。他抬着胳膊,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鸡丝白粥,看到我,唇角顿时绽放出一个春风笑意来。“醒了?喝酒伤胃,先喝点粥暖暖胃。”他自然的拉住我的手腕,将我拉回房间,按在了椅子上。将粥放在我的面前,他往我的手里塞了一把陶瓷勺子:“我亲手熬的拙作,你来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古慕霖如此贴心,令我本就感激的情绪愈发高涨。我朝着他笑笑,小心的舀了一勺,塞进了嘴里。粥很香,入口即化,余温在味蕾上打转。我眼眶咻地就红了,眼泪跟着就掉落了下来。匆匆的又往嘴里塞了几口粥,我连着对古慕霖说了很多个谢谢。古慕霖的出现对我来说就如同一道冬日里的春风,虽然突兀,却沁人心脾。古慕霖倚在桌子上看我喝粥,笑着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傻瓜,好朋友之间无需言谢,你开心我就开心。”“对了,昨晚你醉酒一直喃喃着说你要死心,要放弃,我今天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你不妨自食其力,摆脱寄生虫的生活,你跟王远明的婚姻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你没有工作,我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你不妨……”我将最后一口粥喝完,朝着他摆摆手。古慕霖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想再麻烦他了。“学长,现在生意不好做,昨晚心情不好的可不止我,还有你,你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跟宗政烈之间的关系不是我单方面说结束就能结束得了的,宗政烈对我有恩,且手段强硬,我不能把古慕霖卷进来。古慕霖笑着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微微点头,没有再提这一茬。他只是说,让我有空就陪他吃个饭聊聊天,他一个人创业挺孤独的,他乡遇故知,是难得的缘分。淋了雨浑身不舒服,在古慕霖的公寓里洗了个澡,我将手机充上电开机,正打算吹头发,我的手机便猛地震动起来。我瞥了一眼,见是宗政烈三个字,立刻打了个激灵。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出轨被捉了个正着的感觉。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我不由对自己有些无语。接起电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边便传来了徐凯焦急的声音:“白小姐,您去哪儿了?海城您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丢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心里顿时一阵失落,我扬唇自嘲一笑,沉稳道:“对不起,昨晚喝醉了,忘了跟宗政先生说一声了,我这就回去。”挂了电话,我披着湿漉漉的头发靠在柜子上,心情说不出的复杂。他现在……大概正在和那个女人甜蜜吧,哪有时间和精力操心我的去向。该自己心里那点不该有的念头掐灭,我抬手拍拍脸,扬起一个淡然的笑容来。跟古慕霖告别,我拒绝了他送我的提议,自己打了辆车。作为一个合格的情妇,就该有职业操守,让别的男人送我回去,这是挑衅,也是作死。坐在出租车里,我看着车窗外向后倒退着的万家灯火,前所未有的平静。下了车,我远远就瞧见徐凯在院子里做烧烤,发蓝的烟雾飘起,火星四溅,一个俏丽的身影在烧烤架前跑前跑后的,举着一根鸡翅笑眯眯的往宗政烈的嘴里塞。宗政烈闲适的坐在躺椅上,怀里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劈哩啪啦的打字。这一幕,说不出的和谐快乐。我心中一片薄凉,扬起浅笑,抬步往大门内走。刚迈出去两步,古慕霖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喊住了我。我惊了一下,一扭头就见他提着一个食盒,拿着一块手表快步走了过来。他站在我身前,将食盒递进我手里,又拿起我的手腕给我戴好表。“你把表落在浴室了,大晚上的,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坐出租车,又惦记你一天没怎么吃饭,就追了过来,送表的同时顺便给你打包了一些我亲手做的菜,你若不嫌弃就收下,尝尝味道。”古慕霖就好似没有看到大门内的场景般,脸上洋溢着春风笑意,双眸真挚的盯着我。我看了眼手表,心虚的往宗政烈的方向看了一眼。

在线试读

第41章 被捉奸了

雨滴打在雨伞上发出劈哩啪啦的响声,古慕霖背着我在雨中徐徐前行。

我醉了,古慕霖没醉。

他脚步沉稳,语声清晰,高大的身体散发着灼灼的体温。

“子悠,你还有大把的好时光,何必在这条不归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他一边背着我走,一边喋喋不休的劝着我。

雨声淹掉了他的大部分声音,零零散散的,却令我感到十分温暖。

脑海里不断闪现着我跟宗政烈之间的种种画面,眼泪渐渐模糊了视线,我深吸了一口充满水味的空气,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学长,帮我找家酒店吧,我困了,今天麻烦你了,也谢谢你。”

冷空气令我酒醒了不少,我大胆的搂着他的脖子,贪恋这意外的温暖和依靠。

也只有醉酒了,我才能心安理得的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

古慕霖沉默着没说话,我们打了辆出租车,他给司机报了个地址,说酒店不安全,让我去他那里借宿一晚上。

我见他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再多做推脱。

酒意渐渐回拢,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这一觉,我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等我再醒来,天已经又黑了。

我抱着因为宿醉而沉闷的头,用力甩了甩,下意识观察了一下我现在所处的环境。

同样是低奢的装修,却不是我熟悉的黑白两色。

床头的小夜灯散发着暖黄的灯光,将整个色彩明艳的房间衬得格外的温馨。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睡着之前的事情,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古慕霖的家。

穿鞋下地,我刚摸到门把手,门便从外面推开了。

古慕霖穿着一身居家服,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围裙,平日里吹的高高的头发在头顶上梳了个帅气的小辫子。

他抬着胳膊,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鸡丝白粥,看到我,唇角顿时绽放出一个春风笑意来。

“醒了?喝酒伤胃,先喝点粥暖暖胃。”

他自然的拉住我的手腕,将我拉回房间,按在了椅子上。

将粥放在我的面前,他往我的手里塞了一把陶瓷勺子“我亲手熬的拙作,你来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古慕霖如此贴心,令我本就感激的情绪愈发高涨。

我朝着他笑笑,小心的舀了一勺,塞进了嘴里。

粥很香,入口即化,余温在味蕾上打转。

我眼眶咻地就红了,眼泪跟着就掉落了下来。

匆匆的又往嘴里塞了几口粥,我连着对古慕霖说了很多个谢谢。

古慕霖的出现对我来说就如同一道冬日里的春风,虽然突兀,却沁人心脾。

古慕霖倚在桌子上看我喝粥,笑着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傻瓜,好朋友之间无需言谢,你开心我就开心。”

“对了,昨晚你醉酒一直喃喃着说你要死心,要放弃,我今天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你不妨自食其力,摆脱寄生虫的生活,你跟王远明的婚姻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你没有工作,我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你不妨……”

我将最后一口粥喝完,朝着他摆摆手。

古慕霖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想再麻烦他了。

“学长,现在生意不好做,昨晚心情不好的可不止我,还有你,你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我跟宗政烈之间的关系不是我单方面说结束就能结束得了的,宗政烈对我有恩,且手段强硬,我不能把古慕霖卷进来。

古慕霖笑着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微微点头,没有再提这一茬。

他只是说,让我有空就陪他吃个饭聊聊天,他一个人创业挺孤独的,他乡遇故知,是难得的缘分。

淋了雨浑身不舒服,在古慕霖的公寓里洗了个澡,我将手机充上电开机,正打算吹头发,我的手机便猛地震动起来。

我瞥了一眼,见是宗政烈三个字,立刻打了个激灵。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出轨被捉了个正着的感觉。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我不由对自己有些无语。

接起电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边便传来了徐凯焦急的声音“白小姐,您去哪儿了?海城您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丢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心里顿时一阵失落,我扬唇自嘲一笑,沉稳道“对不起,昨晚喝醉了,忘了跟宗政先生说一声了,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我披着湿漉漉的头发靠在柜子上,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他现在……

大概正在和那个女人甜蜜吧,哪有时间和精力操心我的去向。

该自己心里那点不该有的念头掐灭,我抬手拍拍脸,扬起一个淡然的笑容来。

跟古慕霖告别,我拒绝了他送我的提议,自己打了辆车。

作为一个合格的情妇,就该有职业操守,让别的男人送我回去,这是挑衅,也是作死。

坐在出租车里,我看着车窗外向后倒退着的万家灯火,前所未有的平静。

下了车,我远远就瞧见徐凯在院子里做烧烤,发蓝的烟雾飘起,火星四溅,一个俏丽的身影在烧烤架前跑前跑后的,举着一根鸡翅笑眯眯的往宗政烈的嘴里塞。

宗政烈闲适的坐在躺椅上,怀里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劈哩啪啦的打字。

这一幕,说不出的和谐快乐。

我心中一片薄凉,扬起浅笑,抬步往大门内走。

刚迈出去两步,古慕霖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喊住了我。

我惊了一下,一扭头就见他提着一个食盒,拿着一块手表快步走了过来。

他站在我身前,将食盒递进我手里,又拿起我的手腕给我戴好表。

“你把表落在浴室了,大晚上的,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坐出租车,又惦记你一天没怎么吃饭,就追了过来,送表的同时顺便给你打包了一些我亲手做的菜,你若不嫌弃就收下,尝尝味道。”

古慕霖就好似没有看到大门内的场景般,脸上洋溢着春风笑意,双眸真挚的盯着我。

我看了眼手表,心虚的往宗政烈的方向看了一眼。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