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深情不枉此生(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全集阅读_深情不枉此生最新章节阅读

深情不枉此生(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全集阅读_深情不枉此生最新章节阅读 第46章 以死相逼 试读

2022-11-14 11:30 作者:王远明
  • 深情不枉此生 深情不枉此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深情不枉此生》非常感兴趣,作者“王远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远明克夫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醒来的时候我丈夫已经到了。他铁青着脸坐在我床边,张口就骂我是个丧门星,说从他把我娶回家就没有一件顺心事儿,现在我还杀了他儿子,说我不仅克夫还克孩子,现在还连累了他妈。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产检,医生说我胎位不正,最好是能剖腹产,我婆婆不听,说是顺产的孩子聪明,非要让我顺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深情不枉此生》,大神“王远明”将王远明克夫武侠修真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奇怪,我刚才明明目送他们离开的,怎么又折回来了?想起那晚宗政烈的愤怒,我心里一虚,莫名慌慌的。刚才他该不会看到我跟古慕霖搂搂抱抱了吧?正有些心不在焉,古慕霖突然从椅子上探起身,伸手就撩开了我额间的头发。我吓了一跳,便听他阴沉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打的?”额头上的伤口很疼,我躲闪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我没事。古慕霖不依不饶,双手叉腰,张嘴就骂了几句操。我心里微暖,拉着他坐下,将莫妃把我绊下楼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古慕霖越听越火大,骂了几句,道:“白子悠,你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今天是摔下楼梯,那明天呢?万一是失足坠楼怎么办?”“他们有权有势,你有什么?你要知道,如果你真出事了,他们不会滴一滴眼泪,承受痛苦的只会是我和你的家人。”古慕霖声音很大,惊得咖啡厅里很多人都朝着我们这边看。我浑身一震,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古慕霖字字珠玑,可我有我坚定下去的的理由。他不明白,如果当初不是宗政烈拉了我一把,那我早就被王家人逼死了。哪里还能悠闲的跟他坐在这里喝咖啡。笑了笑,我跟他说了声谢谢,岔开了话题。古慕霖见我不听劝,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道:“子悠,有件事儿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喝了口咖啡,示意他说。他搅了搅咖啡,摇了摇头:“算了,口说无凭,下次见面,我再告诉你。”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他在北城要待一段时间,让我有事给他打电话,便起身走了。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晚上八点半,我终于接到了我妈和我弟。玩了一个星期,他们晒黑了不少,只是我弟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他似乎没睡好,走路有气无力的,脸色偏黄,我妈时不时扶一下他。我急忙跑过去,刚想扶着我弟,他便用力推了我一把,特别嫌恶的看了我一眼。我妈拍了我弟一巴掌,让我弟跟我道歉。我弟抿着嘴不说话,背着书包就自己一个人往出口走。心中刺痛,我跟我妈说我没事,然后赶紧把我妈的行李都接了过来。回家的路上,我妈和我弟都沉默着,谁都没有跟我说话。车内的气氛压抑的甚至有些诡异,我僵硬的坐着,不停的摆弄着手机掩饰我的尴尬。回了家,刚打开灯,就发现家里的地板上都是水污。连着下了好几天的暴雨,屋顶上漏下来不少雨水,流了一地。不少家具都被淋湿了,放在窗台边的花盆也打碎了好几盆,一片狼藉。我站在门口,鼻子突然就有点发酸。这个四合院是老房子了,这些年修缮了不知道多少回。在这里住久了,也就适应了它的破败。如今在别墅里住了一个星期,再看这所房子,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些年我妈和我弟住的有多委屈。正如古慕霖所说,这世上最疼我爱我的人便是我的亲人。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了他们。擦了擦眼泪,我低头开始收拾东西。北城的房子很贵,我目前的存款虽然付不起首付,但足够给他们租一套不错的房子。我将我的想法跟我妈和我弟说了,我弟突然就从我的手里抽走了扫帚:“我们才不用你的脏钱,你不要脸皮我们还要!”我弟说话很伤人,我抹了把眼泪,从包里拿出那张支票,跟他们解释说这笔钱是我靠设计赚来的,是干净的钱,我拿这个钱给他们租房子。我弟冷笑,说我之所以能赚到这么多钱,还不是因为我靠着男人上位,他看不起我,死也不会用这笔钱。我妈看着我和我弟,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就握着拳头在我的后背上打。我绷着身体,任由她撒气,眼泪跟着就往下掉。她打累了,跑回卧室拿了一本存折出来,塞进了我的手里。红着眼睛,她让我把宗政烈给我的钱还回去,哪怕我出去捡垃圾,也不能不要脸皮。如果我不答应,她就死给我看。我疲惫的站在客厅里,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卡在喉咙了,不上不下,难受极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妈就把我赶出了家门,让我去还钱。深秋的早晨很冷,发灰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将高楼大厦衬得宛若海市蜃楼。我裹着大衣走在老胡同里,心里充满了迷茫。摸出手机,我找出宗政烈的号码,反复按了几遍都没有打出去。深吸了一口凉气,我蹲在马路牙子上,抬手撸了把头发,到底还是拨了出去。相比起背信弃义,我更害怕我妈做傻事。正斟酌着该怎么跟宗政烈开口,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我噌的抬头,入目就是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宗政烈站在胡同口,靠在那辆黑色的豪车上,拿着手机朝着我这边看。他眼睛深深的,我看不出他的情绪来,只是在看到他的霎那,我一直强撑着的坚强突然就土崩瓦解,眼圈跟着就红了。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情绪突然就失控了。宗政烈眉头微蹙,迈开长腿就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仓惶的擦了擦眼泪,不想让他看到我哭泣的样子。可今天的眼泪好像格外的多,怎么也止不住。“你就那么怕我?”宗政烈蹲在我面前,抬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帮我擦了擦眼泪。“还是说……看到我喜极而泣?”我拧眉,吸了下鼻子,不受控制便扑进了他的怀里。拽着他的西装领子,感受着他的体温,我憋了一晚上的情绪全面爆发,呜咽着就大哭起来。宗政烈被我吓了一跳,身子僵硬了一瞬,缓缓抱住了我。他大手轻拍着我的后背,沉默不语的等着我发泄。胡同里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我拿着他的领带擦了擦眼泪和鼻涕,打着哭嗝道:“宗政烈,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突然觉得活着很没意思,所有人都不理解我,都想让我顺着他们的心意活着,我好累。”

在线试读

第46章 以死相逼

奇怪,我刚才明明目送他们离开的,怎么又折回来了?

想起那晚宗政烈的愤怒,我心里一虚,莫名慌慌的。

刚才他该不会看到我跟古慕霖搂搂抱抱了吧?

正有些心不在焉,古慕霖突然从椅子上探起身,伸手就撩开了我额间的头发。

我吓了一跳,便听他阴沉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打的?”

额头上的伤口很疼,我躲闪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我没事。

古慕霖不依不饶,双手叉腰,张嘴就骂了几句操。

我心里微暖,拉着他坐下,将莫妃把我绊下楼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

古慕霖越听越火大,骂了几句,道“白子悠,你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今天是摔下楼梯,那明天呢?万一是失足坠楼怎么办?”

“他们有权有势,你有什么?你要知道,如果你真出事了,他们不会滴一滴眼泪,承受痛苦的只会是我和你的家人。”

古慕霖声音很大,惊得咖啡厅里很多人都朝着我们这边看。

我浑身一震,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古慕霖字字珠玑,可我有我坚定下去的的理由。

他不明白,如果当初不是宗政烈拉了我一把,那我早就被王家人逼死了。

哪里还能悠闲的跟他坐在这里喝咖啡。

笑了笑,我跟他说了声谢谢,岔开了话题。

古慕霖见我不听劝,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道“子悠,有件事儿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喝了口咖啡,示意他说。

他搅了搅咖啡,摇了摇头“算了,口说无凭,下次见面,我再告诉你。”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他在北城要待一段时间,让我有事给他打电话,便起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八点半,我终于接到了我妈和我弟。

玩了一个星期,他们晒黑了不少,只是我弟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他似乎没睡好,走路有气无力的,脸色偏黄,我妈时不时扶一下他。

我急忙跑过去,刚想扶着我弟,他便用力推了我一把,特别嫌恶的看了我一眼。

我妈拍了我弟一巴掌,让我弟跟我道歉。

我弟抿着嘴不说话,背着书包就自己一个人往出口走。

心中刺痛,我跟我妈说我没事,然后赶紧把我妈的行李都接了过来。

回家的路上,我妈和我弟都沉默着,谁都没有跟我说话。

车内的气氛压抑的甚至有些诡异,我僵硬的坐着,不停的摆弄着手机掩饰我的尴尬。

回了家,刚打开灯,就发现家里的地板上都是水污。

连着下了好几天的暴雨,屋顶上漏下来不少雨水,流了一地。

不少家具都被淋湿了,放在窗台边的花盆也打碎了好几盆,一片狼藉。

我站在门口,鼻子突然就有点发酸。

这个四合院是老房子了,这些年修缮了不知道多少回。

在这里住久了,也就适应了它的破败。

如今在别墅里住了一个星期,再看这所房子,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些年我妈和我弟住的有多委屈。

正如古慕霖所说,这世上最疼我爱我的人便是我的亲人。

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了他们。

擦了擦眼泪,我低头开始收拾东西。

北城的房子很贵,我目前的存款虽然付不起首付,但足够给他们租一套不错的房子。

我将我的想法跟我妈和我弟说了,我弟突然就从我的手里抽走了扫帚“我们才不用你的脏钱,你不要脸皮我们还要!”

我弟说话很伤人,我抹了把眼泪,从包里拿出那张支票,跟他们解释说这笔钱是我靠设计赚来的,是干净的钱,我拿这个钱给他们租房子。

我弟冷笑,说我之所以能赚到这么多钱,还不是因为我靠着男人上位,他看不起我,死也不会用这笔钱。

我妈看着我和我弟,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就握着拳头在我的后背上打。

我绷着身体,任由她撒气,眼泪跟着就往下掉。

她打累了,跑回卧室拿了一本存折出来,塞进了我的手里。

红着眼睛,她让我把宗政烈给我的钱还回去,哪怕我出去捡垃圾,也不能不要脸皮。

如果我不答应,她就死给我看。

我疲惫的站在客厅里,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卡在喉咙了,不上不下,难受极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妈就把我赶出了家门,让我去还钱。

深秋的早晨很冷,发灰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将高楼大厦衬得宛若海市蜃楼。

我裹着大衣走在老胡同里,心里充满了迷茫。

摸出手机,我找出宗政烈的号码,反复按了几遍都没有打出去。

深吸了一口凉气,我蹲在马路牙子上,抬手撸了把头发,到底还是拨了出去。

相比起背信弃义,我更害怕我妈做傻事。

正斟酌着该怎么跟宗政烈开口,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我噌的抬头,入目就是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宗政烈站在胡同口,靠在那辆黑色的豪车上,拿着手机朝着我这边看。

他眼睛深深的,我看不出他的情绪来,只是在看到他的霎那,我一直强撑着的坚强突然就土崩瓦解,眼圈跟着就红了。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情绪突然就失控了。

宗政烈眉头微蹙,迈开长腿就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仓惶的擦了擦眼泪,不想让他看到我哭泣的样子。

可今天的眼泪好像格外的多,怎么也止不住。

“你就那么怕我?”

宗政烈蹲在我面前,抬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帮我擦了擦眼泪。

“还是说……看到我喜极而泣?”

我拧眉,吸了下鼻子,不受控制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拽着他的西装领子,感受着他的体温,我憋了一晚上的情绪全面爆发,呜咽着就大哭起来。

宗政烈被我吓了一跳,身子僵硬了一瞬,缓缓抱住了我。

他大手轻拍着我的后背,沉默不语的等着我发泄。

胡同里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我拿着他的领带擦了擦眼泪和鼻涕,打着哭嗝道“宗政烈,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突然觉得活着很没意思,所有人都不理解我,都想让我顺着他们的心意活着,我好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