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大唐莽医)程处弼李世民军事历史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大唐莽医》精彩小说

(大唐莽医)程处弼李世民军事历史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大唐莽医》精彩小说 第9章父亲的慈爱已经灌注在拳脚上…… 试读

2022-11-14 11:27 作者:程处弼
  • 大唐莽医 大唐莽医

    精品军事历史小说《大唐莽医》,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程处弼李世民,是作者大神“程处弼”出品的,简介如下:”程咬金打了个哈哈,目光一转落到了此刻埋起脑袋,对脸上的伤处遮遮掩掩的程处默,脸色一沉。“孽子,又在外面惹事了,嗯?!”看到性情暴躁的亲爹一脸狰狞,程处默缩了缩脖子赶紧辩解道。“没,今天不是孩儿惹事,是张慎微那小子说咱家老三是傻子,孩儿一时气不过……才动的手。”听得此言,程咬金总算是面色稍稍转柔.....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大唐莽医》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程处弼”的原创精品作,程处弼李世民军事历史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老三,傻愣着做甚,可是有哪里不舒服?”“我没事,爹你怎么来了?”程处弼赶紧见礼道。街坊四邻和路过的行人刚恢复活动能力,目光都陡然闪过一道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这位听闻已经疯掉的程家老三身上。就是他,喝酒喝过了量,不但失忆,还变成了疯子。逼得老程家拿出了失传古方,抓捕来疯狗准备以疯治疯的程家老三程处弼。“嗯?尔等看什么看?!”程咬金那铁扫帚一样的浓眉扬起,目露凶光,猛一扭头。站在街边朝着这里八卦张望不已的街坊四邻一个二个犹如鬼影忍者般,齐刷刷地朝着远处或者是街角遁去,身影是如此仓皇,以至于地上还遗落了一只绣花鞋……至于那些摊贩总不能抛下自己吃饭的家伙,卖菜的大婶埋头翻着自己的菜篮子,仿佛剩下的菜帮子是这世间最嫩的菜芯,需要她精心的打理与呵护;卖醪糟的大叔赶紧一仰脖子,一碗醪糟不小心呛进了气管把自己呛个半死;代写家书的穷酸赶紧低头冥思苦想,仿佛他下一刻就能够做出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刚刚色眯眯给位小媳妇算命的卦者只刻眼神呆滞,双手四处乱摸,仿佛他是一位正经的盲人。“爹,咱们快回家吧,三哥今日可是给你做了好吃的水煮鱼,那么的香……”程老四牵着马缰绳,熟练地跃上了程咬金的座骑,很是洋洋得意。一句话就把程大将军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水煮的鱼能好吃?”作为不世出的南方菜系厨艺天才,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已经知晓了程咬金口胃的程处弼自信地一笑道。“水煮鱼,指的是制作这道菜需要的一道工序,以及食材而已,我敢说爹你尝了味道定会赞口不绝。”“是啊爹,水煮鱼可是香极了,就连孙道长和袁道长他们吃的连盘子都想舔干净。”程老四一想到那鲜香可口的水煮鱼,口水都差点滴了出来。“好,赶紧回家,为父可要好好的尝尝咱们家老三的手艺。哇哈哈哈……”程大将军当先而行,一票同样膀大腰圆,面目狰狞的亲兵簇拥着程老四和程处弼朝着程府而去。待他们去得远了些,一干街坊四邻这才恢复了正常,心有余悸地看着老程一家人的背影。“唉,也不知晓皇帝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老程家安置在咱们这个坊……”“小点声,皇帝岂是我等小民随意议论的。话说回来,这程家三公子居然去给房相爷妻儿治病你们听说了吗?”“这肯定是流言,房相那么精明的大人物可没疯病,怎么可能让程三公子去给他妻儿看病。”“告诉你们,昨个我外甥到我家喝酒,说程府前些日子,采购了不少的兔子回去。一打听,好像是治病有关系。”“那肯定,这疯病哪能用疯狗以疯治疯,不过兔子也不能入药吧,不过倒是可以以形补形……”“有可能,听说程老三不但吃了熊心豹子胆,还喝过狼心狗肺汤,看来病还没痊愈。所以买那么多兔子,就是想要继续治疗……”幸好程处弼父子已经走得远了,没听到这些街坊四邻的胡猜乱扯。不然,就算是程咬金不发飙,怕是程处弼这位上辈子只耍过手术刀和菜刀的武家子弟,也很想抄起大捧捧让这帮闲得蛋疼的八卦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回家的路上,程咬金装着不经意地问起二人为何在府外,嘴快的程老四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程咬金听得肝颤,转过了头来,看向一副浑如没事人般的程处弼。“老三,你能确定你的药,真能痊愈狂犬病?”“爹你就放心吧,孩儿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程处弼一脸豪横地道。这个时候,作为当事人如果都没有信心,如何让别人有信心。看着程处弼信心十足的模样,罢罢罢,既然孙思邈和袁天罡那两个老牛鼻子都没站出来反对自家老三给房乔的妻儿治病,那说明,老三的药,应该管用吧,嗯,或许管用……不管了,明日先去寻那两个老牛鼻子打听打听,不管怎么,若是后果不妙的话,那两个牛鼻子也得担责任。心事重重,不过面对儿子,继续强颜欢笑的程咬金迈步进入了家门。就已经听到了前厅传来的喧嚣之声,热闹的跟什么似。距离前厅还有十余步,一股子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里边更是传来了诸位弟兄们大快朵颐,连赞好吃的喝呼之声。程咬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两眼放光地道。“好香的味道,这莫非就是我儿弄出来的水煮鱼片?”“正是,爹,你肯定会喜欢这水煮鱼的。”程处弼话音刚落,就看到程咬金三步并作两步,窜上了台阶步入了厅中。很快,经过了一阵杂乱之后,突然听到了一声怒喝声。“鱼呢?”程处弼这才迈步进入厅内,不由得一脸黑线,他看到了,厅中满是一片残羹剩菜的狼藉景象,大哥和二哥两人喝得脸跟猴子屁股似的,正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怒发冲冠的亲爹。双胞胎大哥程处默打了个大大的酒呃,有些心虚地指了指跟前那个空无一物,只剩下汤面上还飘浮着零散的花椒粒和豆芽菜的铜盆。“爹,鱼被大哥和二哥他们吃光了,我都没吃到几口。”身后边,吃得满嘴是油的程老六这个小屁孩子眼珠子一转,立马缩到了亲爹身后大声地控诉。程处弼看到,站在厅中的亲爹开始面色由红到黑,气喘如雷,浑身肌肉隆起,就仿佛看到了龙珠战士正在变身。就听得一声如雷灌耳一般的怒吼。“孽子!如此美食,居然不等为父享用,你们就全吃得一干二净。还偷喝老夫的佳酿,简直不为人子,老夫看你们这两个孽障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哇呀呀呀……”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到了,他看到了大唐第一恶霸大展拳脚,大哥和二哥化身忍者,哎呀连声,连滚带爬地狼狈逃窜中连连讨饶……老五老六嘻嘻哈哈地躲到了门口,老四嘻皮笑脸跟两个弟弟一起看热闹。程处弼整个人都懵了,他仿佛看到了,父亲的慈爱已经灌注在拳脚上,正在进行一场封建社会标准模板的传统体罚教育。

在线试读

第9章父亲的慈爱已经灌注在拳脚上……

“老三,傻愣着做甚,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爹你怎么来了?”程处弼赶紧见礼道。

街坊四邻和路过的行人刚恢复活动能力,目光都陡然闪过一道亮光。

齐刷刷地落在了这位听闻已经疯掉的程家老三身上。

就是他,喝酒喝过了量,不但失忆,还变成了疯子。

逼得老程家拿出了失传古方,抓捕来疯狗准备以疯治疯的程家老三程处弼。

“嗯?尔等看什么看?!”程咬金那铁扫帚一样的浓眉扬起,目露凶光,猛一扭头。

站在街边朝着这里八卦张望不已的街坊四邻一个二个犹如鬼影忍者般,齐刷刷地朝着远处或者是街角遁去,身影是如此仓皇,以至于地上还遗落了一只绣花鞋……

至于那些摊贩总不能抛下自己吃饭的家伙,卖菜的大婶埋头翻着自己的菜篮子,仿佛剩下的菜帮子是这世间最嫩的菜芯,需要她精心的打理与呵护;

卖醪糟的大叔赶紧一仰脖子,一碗醪糟不小心呛进了气管把自己呛个半死;代写家书的穷酸赶紧低头冥思苦想,仿佛他下一刻就能够做出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

刚刚色眯眯给位小媳妇算命的卦者只刻眼神呆滞,双手四处乱摸,仿佛他是一位正经的盲人。

“爹,咱们快回家吧,三哥今日可是给你做了好吃的水煮鱼,那么的香……”程老四牵着马缰绳,熟练地跃上了程咬金的座骑,很是洋洋得意。

一句话就把程大将军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水煮的鱼能好吃?”

作为不世出的南方菜系厨艺天才,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已经知晓了程咬金口胃的程处弼自信地一笑道。

“水煮鱼,指的是制作这道菜需要的一道工序,以及食材而已,我敢说爹你尝了味道定会赞口不绝。”

“是啊爹,水煮鱼可是香极了,就连孙道长和袁道长他们吃的连盘子都想舔干净。”程老四一想到那鲜香可口的水煮鱼,口水都差点滴了出来。

“好,赶紧回家,为父可要好好的尝尝咱们家老三的手艺。哇哈哈哈……”

程大将军当先而行,一票同样膀大腰圆,面目狰狞的亲兵簇拥着程老四和程处弼朝着程府而去。

待他们去得远了些,一干街坊四邻这才恢复了正常,心有余悸地看着老程一家人的背影。

“唉,也不知晓皇帝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老程家安置在咱们这个坊……”

“小点声,皇帝岂是我等小民随意议论的。话说回来,这程家三公子居然去给房相爷妻儿治病你们听说了吗?”

“这肯定是流言,房相那么精明的大人物可没疯病,怎么可能让程三公子去给他妻儿看病。”

“告诉你们,昨个我外甥到我家喝酒,说程府前些日子,采购了不少的兔子回去。一打听,好像是治病有关系。”

“那肯定,这疯病哪能用疯狗以疯治疯,不过兔子也不能入药吧,不过倒是可以以形补形……”

“有可能,听说程老三不但吃了熊心豹子胆,还喝过狼心狗肺汤,看来病还没痊愈。所以买那么多兔子,就是想要继续治疗……”

幸好程处弼父子已经走得远了,没听到这些街坊四邻的胡猜乱扯。

不然,就算是程咬金不发飙,怕是程处弼这位上辈子只耍过手术刀和菜刀的武家子弟,也很想抄起大捧捧让这帮闲得蛋疼的八卦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回家的路上,程咬金装着不经意地问起二人为何在府外,嘴快的程老四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程咬金听得肝颤,转过了头来,看向一副浑如没事人般的程处弼。

“老三,你能确定你的药,真能痊愈狂犬病?”

“爹你就放心吧,孩儿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程处弼一脸豪横地道。这个时候,作为当事人如果都没有信心,如何让别人有信心。

看着程处弼信心十足的模样,罢罢罢,既然孙思邈和袁天罡那两个老牛鼻子都没站出来反对自家老三给房乔的妻儿治病,那说明,老三的药,应该管用吧,嗯,或许管用……

不管了,明日先去寻那两个老牛鼻子打听打听,不管怎么,若是后果不妙的话,那两个牛鼻子也得担责任。

心事重重,不过面对儿子,继续强颜欢笑的程咬金迈步进入了家门。就已经听到了前厅传来的喧嚣之声,热闹的跟什么似。

距离前厅还有十余步,一股子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里边更是传来了诸位弟兄们大快朵颐,连赞好吃的喝呼之声。

程咬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两眼放光地道。“好香的味道,这莫非就是我儿弄出来的水煮鱼片?”

“正是,爹,你肯定会喜欢这水煮鱼的。”程处弼话音刚落,就看到程咬金三步并作两步,窜上了台阶步入了厅中。

很快,经过了一阵杂乱之后,突然听到了一声怒喝声。“鱼呢?”

程处弼这才迈步进入厅内,不由得一脸黑线,他看到了,厅中满是一片残羹剩菜的狼藉景象,大哥和二哥两人喝得脸跟猴子屁股似的,正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怒发冲冠的亲爹。

双胞胎大哥程处默打了个大大的酒呃,有些心虚地指了指跟前那个空无一物,只剩下汤面上还飘浮着零散的花椒粒和豆芽菜的铜盆。

“爹,鱼被大哥和二哥他们吃光了,我都没吃到几口。”身后边,吃得满嘴是油的程老六这个小屁孩子眼珠子一转,立马缩到了亲爹身后大声地控诉。

程处弼看到,站在厅中的亲爹开始面色由红到黑,气喘如雷,浑身肌肉隆起,就仿佛看到了龙珠战士正在变身。

就听得一声如雷灌耳一般的怒吼。“孽子!如此美食,居然不等为父享用,你们就全吃得一干二净。

还偷喝老夫的佳酿,简直不为人子,老夫看你们这两个孽障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哇呀呀呀……”

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到了,他看到了大唐第一恶霸大展拳脚,大哥和二哥化身忍者,哎呀连声,连滚带爬地狼狈逃窜中连连讨饶……

老五老六嘻嘻哈哈地躲到了门口,老四嘻皮笑脸跟两个弟弟一起看热闹。

程处弼整个人都懵了,他仿佛看到了,父亲的慈爱已经灌注在拳脚上,正在进行一场封建社会标准模板的传统体罚教育。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