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吉田步美池非迟小说推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集阅读_《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文免费阅读

吉田步美池非迟小说推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集阅读_《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文免费阅读 第19章 柯南:我太难了…… 试读

2022-11-14 11:55 作者:吉田步美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说推荐小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由网络作家“吉田步美”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吉田步美池非迟,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北川安达见池非迟不吭声,索性直接行动,拿出手机,“嗯?福山前辈的电话……”池非迟把浴巾放到浴缸边,抬头。北川安达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池……”一个手刀。世界清净了。池非迟一手扶住北川安达,一手接过手机,从容接听,模仿北川安达的声音,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带着满满的歉意,“福山前辈,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是知名作者“吉田步美”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吉田步美池非迟小说推荐展开。全文精彩片段:池?柯南瞬间想起灰原哀说的那个人,紫色瞳孔,黑衣,再加上名字里有‘池’……该不会就是同一个人吧?从知道灰原哀是宫野明美的妹妹,再加上那晚灰原哀痛哭中,那种让人心里沉重的悲伤,是怎么也演不出来的,他就相信灰原哀所说的话、也接纳灰原哀了。但灰原哀所说的那个男人,他一直抱有怀疑,听描述就很有那个组织的风格,再加上行踪不定、神神秘秘……想着,柯南心里忐忑、紧张又隐隐带着一丝激动。可能性太大了……查他!必须要查他!他知道对方是接触过灰原哀的那个人,也抱有警惕、做好了心理准备。对方恐怕连那天晚上打电话过去的是他都不知道吧?更不可能想到自己是工藤新一……池非迟听毛利小五郎跟荒义则聊天,感受着柯南那一道让人不太愉快的目光,心里百无聊赖地琢磨着,要不要凑过去悄悄说一声‘你好啊,工藤新一’?估计柯南的表情会变得很有趣……一直恶意猜测自己,自己报复一下也不奇怪吧?柯南仗着小孩子身体小,别人很难注意到,悄悄盯着池非迟,同时不忘给自己打气。我,工藤新一,已经占据了主动!下一秒,感觉自己占据了主动的柯南就被毛利小五郎给拎了起来。“好啦,小鬼,我们就先回去了,”毛利小五郎拎着柯南,回头对黑田直子和田中贵久惠道,“两位小姐,她们两个女孩子就拜托你们了!”柯南瞬间惊醒,先不说他想调查一下池非迟,就算调查不了,也不能让小兰跟对方待在一起啊,当即卖萌,“叔叔,我能不能跟小兰姐姐她们留在这里?”池非迟默默拿出了手机,打开录像功能,毫不遮掩地对准了柯南。嗯……揭穿柯南不急,还是先留点东西,猜猜柯南身份被揭穿后看到这些会不会羞愧自尽,这样貌似更有趣一点。“不行,”毛利小五郎拎着柯南走,“你都感冒了还不乖乖回去。”柯南被拎着,没留意到池非迟的举动,学着小孩子闹,“啊——不嘛不嘛,我就要跟小兰姐姐在一起!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毛利小五郎一头黑线,“别胡闹!”“我也要看雪景!”柯南童音喊了一句,又顿时萎靡下来,“是不是小兰姐姐不要我了,我只是想跟小兰姐姐留在这里玩,为什么小兰姐姐可以留下,我却不行……”池非迟静静录着,看来他的出现,让名侦探留下来的决心很足。原本的剧情里可没这么闹腾。“真是的……”毛利小五郎被闹得头疼。不过柯南新改变的装可怜策略确实有效。“爸爸,要不就让柯南留下来吧……”不止毛利兰不忍心,荒义则都觉得这么一个小孩委屈巴巴的样子有点看不下去。“是啊,留下也没关系,这里应该还有常备的感冒药,我去找找,小孩子感冒了来回路上折腾也不太好。”“小鬼就是小鬼,一生病就娇气起来了啊……”铃木园子虽然在抱怨,但也隐隐帮了柯南一把,小孩子生病了娇气肯定要哄着点……“好吧,真拿你这小鬼没办法,”毛利小五郎妥协,转身拎着柯南往回走,板着脸教训,“让你留下来你可别闹了啊!”“是~!”柯南装乖宝宝对毛利小五郎应声,视线余角瞥见池非迟举着手机对着他这边,僵硬转头看去,正好看见池非迟放下手机,一股凉意直冲脑门。对方这是在搜集情报?是发觉他的身份不对劲、冲他来的?还是被毛利叔叔的名气吸引,发现了什么还是想要做什么?不管对方是因为他还是因为毛利小五郎,情况都不太妙!铃木园子之前也分神关注了一下池非迟的举动,好奇问道,“池先生刚才是在拍柯南吗?”柯南被放下来,站在一边,替铃木园子捏了把冷汗,同时也竖耳朵听着,对,要先明白对方是冲谁来的。“嗯,”池非迟坦然承认,“刚才那一幕很温馨、很有意思,保存下来等这孩子长大了让他看看,也是段不错的回忆。”一旁的黑羽快斗差点没笑出声。从池非迟之前一句话噎他好几次,他就隐隐感觉到一股暗藏的腹黑气息,现在看来,他的感觉果然很准!确实是段不错的回忆啊,只不过是对除柯南外的其他人来说……铃木园子眼睛亮了,“能不能给我一份?池先生你不知道,这个小鬼平时人小鬼大的,我还真想知道他长大后看到这个会是什么样子耶!”“当然没问题,”池非迟答应下来,“你的邮箱告诉我,我发给你。”“那个……能不能也给我发一下?”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我也觉得是段不错的回忆呢,柯南他很少这样,因为稀有才珍贵嘛。”“没问题。”池非迟问了两个女孩的邮箱,打包,发送。柯南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虽然留下来有想要调查的原因,但他是为了小兰和园子的安全才这么闹腾着留下,学小孩子闹腾也是很累的好不好,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他太难了……还有,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柯南就是工藤新一,否则他一世英名就完了!黑羽快斗等在一边,他也想要一份收藏,不过他不急着索要,等以后再让池非迟发给他就行了。一群人又进门聊了一会儿。直到中午,聊天室室长逃生大王和影法师都还没来。一群人也就不等了,先吃午饭。由于柯南没跟毛利小五郎离开,没听到逃生大王被杀害的电台广播,也没看到吊桥被烧毁,反而撑着感冒带来的不适,一直观察着池非迟。同时,还怀疑上了荒义则雇来的男佣人须镰清日吕……毕竟须镰清日吕也是一身黑衣、神色阴沉。池非迟察觉之后,心里宽慰了不少,看来也不是只盯他,也就没再留意柯南。餐桌上,说起喜欢的魔术师。“黑羽盗一。”池非迟肯定站自己便宜老师。虽然黑羽盗一没有亲自教过他,但确实看了人家的笔记、学了人家的易容,这个老师他认。“我也喜欢黑羽盗一!”荒义则道。黑羽快斗易容的土井塔克树也笑眯眯道,“我也是一样哎!”滨野利也,也就是聊天室里‘消失的帕尼’接话道,“我还是比较喜欢九十九元康……”“怎么都喜欢死人啊?我喜欢现在超有人气的真田一三!”黑田直子转头问铃木园子和毛利兰,“你们呢?”不出所料,铃木园子果断回答怪盗基德。柯南低头思索,喜欢黑羽盗一会是什么信号吗?荒义则作为别墅的主人,须镰清日吕是他雇佣的,再加上池非迟和那个土井塔克树……呃,不过人数未免太多了点,如果是那个组织,汇聚了那么多人,早该有所行动才对。聚在一起搞搞团建活动?不可能的……想得太多,原本就感冒发烧的名侦探脑子一沉,眼前一黑,‘咚’一下晕倒在桌旁。一群人又是一阵忙活,把柯南送去房间休息,又让柯南吃了‘土井塔克树’带来的感冒药才下楼。而一直到晚上,逃生大王和影法师还是没来,电话也打不出去。等柯南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死人了!晚饭好了之后,滨野利也一直没来,一群人去滨野利也房间寻找,从开着的窗户外,看到了躺在雪地中的滨野利也。雪地四周地形开阔,却没有留下一个脚印。‘土井塔克树’先一步跑到,确定了死亡,脸色有些难看,“对,这是没有翅膀的人类无法办到的犯罪……是不可思议的犯罪事件!”池非迟虽然能先所有人赶到,不过还是放弃去看尸体。现在柯南盯着他,哪怕以柯南的能力,最后找到真正的凶手不难,但被怀疑什么的还是很麻烦……山里没信号,座机电话一直打不通,由于池非迟的原因,一群人也没有了柯南转告的吊桥被烧毁的消息,还结伴过去,准备下山报警。结果可想而知,在发现吊桥被烧毁之后,全体又原路返回。不过池非迟注意到,中途路过树林附近时,田中贵久惠落到最后面,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消失了一会儿。其实这应该才是田中贵久惠的计划,如果其他人没发现吊桥烧毁,她跟着去吊桥的路上可以顺便回收作案工具……回到客厅,一群人都有些沉默。池非迟坐在一边,拿了个本子画图。柯南里大多数事件,动机比较有故事性,他记得清。从动机也可以确定犯人,不过至于作案手法……其实这个移动尸体的手法,他当初根本就没仔细看绳子是怎么穿来穿去的。只记得是个船帆的图案。不过这就够了,知道关键,他认真思考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把具体手法补全的。柯南迟疑了一下,还是壮壮胆子,凑到池非迟身边,探头卖萌,“池非迟哥哥在画画吗?”

在线试读

第19章 柯南:我太难了……

池?

柯南瞬间想起灰原哀说的那个人,紫色瞳孔,黑衣,再加上名字里有‘池’……

该不会就是同一个人吧?

从知道灰原哀是宫野明美的妹妹,再加上那晚灰原哀痛哭中,那种让人心里沉重的悲伤,是怎么也演不出来的,他就相信灰原哀所说的话、也接纳灰原哀了。

但灰原哀所说的那个男人,他一直抱有怀疑,听描述就很有那个组织的风格,再加上行踪不定、神神秘秘……

想着,柯南心里忐忑、紧张又隐隐带着一丝激动。

可能性太大了……

查他!必须要查他!

他知道对方是接触过灰原哀的那个人,也抱有警惕、做好了心理准备。

对方恐怕连那天晚上打电话过去的是他都不知道吧?

更不可能想到自己是工藤新一……

池非迟听毛利小五郎跟荒义则聊天,感受着柯南那一道让人不太愉快的目光,心里百无聊赖地琢磨着,要不要凑过去悄悄说一声‘你好啊,工藤新一’?

估计柯南的表情会变得很有趣……

一直恶意猜测自己,自己报复一下也不奇怪吧?

柯南仗着小孩子身体小,别人很难注意到,悄悄盯着池非迟,同时不忘给自己打气。

我,工藤新一,已经占据了主动!

下一秒,感觉自己占据了主动的柯南就被毛利小五郎给拎了起来。

“好啦,小鬼,我们就先回去了,”毛利小五郎拎着柯南,回头对黑田直子和田中贵久惠道,“两位小姐,她们两个女孩子就拜托你们了!”

柯南瞬间惊醒,先不说他想调查一下池非迟,就算调查不了,也不能让小兰跟对方待在一起啊,当即卖萌,“叔叔,我能不能跟小兰姐姐她们留在这里?”

池非迟默默拿出了手机,打开录像功能,毫不遮掩地对准了柯南。

嗯……揭穿柯南不急,还是先留点东西,猜猜柯南身份被揭穿后看到这些会不会羞愧自尽,这样貌似更有趣一点。

“不行,”毛利小五郎拎着柯南走,“你都感冒了还不乖乖回去。”

柯南被拎着,没留意到池非迟的举动,学着小孩子闹,“啊——不嘛不嘛,我就要跟小兰姐姐在一起!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

毛利小五郎一头黑线,“别胡闹!”

“我也要看雪景!”柯南童音喊了一句,又顿时萎靡下来,“是不是小兰姐姐不要我了,我只是想跟小兰姐姐留在这里玩,为什么小兰姐姐可以留下,我却不行……”

池非迟静静录着,看来他的出现,让名侦探留下来的决心很足。

原本的剧情里可没这么闹腾。

“真是的……”毛利小五郎被闹得头疼。

不过柯南新改变的装可怜策略确实有效。

“爸爸,要不就让柯南留下来吧……”

不止毛利兰不忍心,荒义则都觉得这么一个小孩委屈巴巴的样子有点看不下去。

“是啊,留下也没关系,这里应该还有常备的感冒药,我去找找,小孩子感冒了来回路上折腾也不太好。”

“小鬼就是小鬼,一生病就娇气起来了啊……”铃木园子虽然在抱怨,但也隐隐帮了柯南一把,小孩子生病了娇气肯定要哄着点……

“好吧,真拿你这小鬼没办法,”毛利小五郎妥协,转身拎着柯南往回走,板着脸教训,“让你留下来你可别闹了啊!”

“是~!”柯南装乖宝宝对毛利小五郎应声,视线余角瞥见池非迟举着手机对着他这边,僵硬转头看去,正好看见池非迟放下手机,一股凉意直冲脑门。

对方这是在搜集情报?

是发觉他的身份不对劲、冲他来的?还是被毛利叔叔的名气吸引,发现了什么还是想要做什么?

不管对方是因为他还是因为毛利小五郎,情况都不太妙!

铃木园子之前也分神关注了一下池非迟的举动,好奇问道,“池先生刚才是在拍柯南吗?”

柯南被放下来,站在一边,替铃木园子捏了把冷汗,同时也竖耳朵听着,对,要先明白对方是冲谁来的。

“嗯,”池非迟坦然承认,“刚才那一幕很温馨、很有意思,保存下来等这孩子长大了让他看看,也是段不错的回忆。”

一旁的黑羽快斗差点没笑出声。

从池非迟之前一句话噎他好几次,他就隐隐感觉到一股暗藏的腹黑气息,现在看来,他的感觉果然很准!

确实是段不错的回忆啊,只不过是对除柯南外的其他人来说……

铃木园子眼睛亮了,“能不能给我一份?池先生你不知道,这个小鬼平时人小鬼大的,我还真想知道他长大后看到这个会是什么样子耶!”

“当然没问题,”池非迟答应下来,“你的邮箱告诉我,我发给你。”

“那个……能不能也给我发一下?”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我也觉得是段不错的回忆呢,柯南他很少这样,因为稀有才珍贵嘛。”

“没问题。”池非迟问了两个女孩的邮箱,打包,发送。

柯南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

虽然留下来有想要调查的原因,但他是为了小兰和园子的安全才这么闹腾着留下,学小孩子闹腾也是很累的好不好,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他太难了……

还有,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柯南就是工藤新一,否则他一世英名就完了!

黑羽快斗等在一边,他也想要一份收藏,不过他不急着索要,等以后再让池非迟发给他就行了。

一群人又进门聊了一会儿。

直到中午,聊天室室长逃生大王和影法师都还没来。

一群人也就不等了,先吃午饭。

由于柯南没跟毛利小五郎离开,没听到逃生大王被杀害的电台广播,也没看到吊桥被烧毁,反而撑着感冒带来的不适,一直观察着池非迟。

同时,还怀疑上了荒义则雇来的男佣人须镰清日吕……

毕竟须镰清日吕也是一身黑衣、神色阴沉。

池非迟察觉之后,心里宽慰了不少,看来也不是只盯他,也就没再留意柯南。

餐桌上,说起喜欢的魔术师。

“黑羽盗一。”池非迟肯定站自己便宜老师。

虽然黑羽盗一没有亲自教过他,但确实看了人家的笔记、学了人家的易容,这个老师他认。

“我也喜欢黑羽盗一!”荒义则道。

黑羽快斗易容的土井塔克树也笑眯眯道,“我也是一样哎!”

滨野利也,也就是聊天室里‘消失的帕尼’接话道,“我还是比较喜欢九十九元康……”

“怎么都喜欢死人啊?我喜欢现在超有人气的真田一三!”黑田直子转头问铃木园子和毛利兰,“你们呢?”

不出所料,铃木园子果断回答怪盗基德。

柯南低头思索,喜欢黑羽盗一会是什么信号吗?

荒义则作为别墅的主人,须镰清日吕是他雇佣的,再加上池非迟和那个土井塔克树……呃,不过人数未免太多了点,如果是那个组织,汇聚了那么多人,早该有所行动才对。

聚在一起搞搞团建活动?不可能的……

想得太多,原本就感冒发烧的名侦探脑子一沉,眼前一黑,‘咚’一下晕倒在桌旁。

一群人又是一阵忙活,把柯南送去房间休息,又让柯南吃了‘土井塔克树’带来的感冒药才下楼。

而一直到晚上,逃生大王和影法师还是没来,电话也打不出去。

等柯南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死人了!

晚饭好了之后,滨野利也一直没来,一群人去滨野利也房间寻找,从开着的窗户外,看到了躺在雪地中的滨野利也。

雪地四周地形开阔,却没有留下一个脚印。

‘土井塔克树’先一步跑到,确定了死亡,脸色有些难看,“对,这是没有翅膀的人类无法办到的犯罪……是不可思议的犯罪事件!”

池非迟虽然能先所有人赶到,不过还是放弃去看尸体。

现在柯南盯着他,哪怕以柯南的能力,最后找到真正的凶手不难,但被怀疑什么的还是很麻烦……

山里没信号,座机电话一直打不通,由于池非迟的原因,一群人也没有了柯南转告的吊桥被烧毁的消息,还结伴过去,准备下山报警。

结果可想而知,在发现吊桥被烧毁之后,全体又原路返回。

不过池非迟注意到,中途路过树林附近时,田中贵久惠落到最后面,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消失了一会儿。

其实这应该才是田中贵久惠的计划,如果其他人没发现吊桥烧毁,她跟着去吊桥的路上可以顺便回收作案工具……

回到客厅,一群人都有些沉默。

池非迟坐在一边,拿了个本子画图。

柯南里大多数事件,动机比较有故事性,他记得清。

从动机也可以确定犯人,不过至于作案手法……

其实这个移动尸体的手法,他当初根本就没仔细看绳子是怎么穿来穿去的。

只记得是个船帆的图案。

不过这就够了,知道关键,他认真思考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把具体手法补全的。

柯南迟疑了一下,还是壮壮胆子,凑到池非迟身边,探头卖萌,“池非迟哥哥在画画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