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全章节在线阅读_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全章节在线阅读

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全章节在线阅读_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全章节在线阅读 第20章 狗皇帝? 试读

2022-11-14 11:59 作者:李燕云
  • 逍遥暴君 逍遥暴君

    李燕云赵谨是军事历史小说《逍遥暴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燕云”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果然不出我所料,李燕云心里几分感慨,这皇宫内院,勾心斗角的太多了,他们说的话,着实不能轻信。李燕云嘿嘿一笑:“母后说的极是,儿臣也是这么认为的,母后尽管放心,儿臣怎么会轻信一个人妖——哦,阉党的话呢?”太后眸子含泪望着李燕云,红唇轻启:“再者说,哀家对皇儿的感情,早已超过了亲生的嫡子,先后也就是皇...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李燕云的《逍遥暴君》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魏灵容的话李燕云怎么听怎么觉得舒心,尤其是跟这个女刺客一口一个狗皇帝的话比起来,那真可谓是天籁之音了。见李燕云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魏灵容脸一红,忙低下头去。这妞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害羞了,李燕云轻轻一笑,眼神从她红扑扑的脸蛋上移开,望着躺在床榻上满脸倔强的上官雨兮。“你烧刚退,旁边放着粥你要饿了就吃点吧。”上官雨兮闭上眼睛,在她看来,这个狗皇帝完全就是在假仁假义。她不理会皇上,这可不是让皇上下不来台嘛?魏灵容却替上官雨兮捏了把汗,忙道:“回禀皇上,待上官姐姐心情好点,奴婢会伺候她吃点东西的。奴婢替上官姐姐谢过皇上。”“哈哈,还是你最乖!”李燕云忍不住捏了一下魏灵容的小脸,替她掖好被角道:“乖,睡吧,有什么吩咐朕会让宫女去做,你身上有伤,怎可做伺候别人的事来?”李燕云如此关心的话,让魏灵容心里暖暖的,她羞涩地甜甜一笑,轻嗯一声,皇上这般宠她,有时候她真想时间停住在这一刻:“皇上,您也早些歇息吧。”这时小张子走了进来:“皇上,时辰不早了,您要小心龙体啊,明日还要早朝呢。”小心龙体?朕又不是在宠幸她们!当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自暖阁中出来,李燕云打了个哈欠,似也有些困顿。身后小张子小声道:“皇上,这俩名女子就在这过夜,不合规矩啊,要不……”“你不说朕不说,无人敢说闲话,”李燕云提醒道:“如果让朕听到闲言碎语,朕会砍了你的脑袋。”“是是是,奴才知道了!”小张子吓的汗毛直竖。李燕云此话一说定然会起到多米诺骨排效应,小张子自然会跟看过的宫女,或者其他一些太监,让其别说出去。躺在床榻的李燕云一开始怎么也睡不着,一心想着明日早朝,自己身为皇帝,要出一些新政才行,毕竟这个时代的一些封建律法有很多不妥之处,比如皇宫中;很多老宫女、人数众多的太监、宫中用度奢靡浪费、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何不把这些开销用在民生上?嘿嘿,如果老子的新政顺利实行,想必天下黎民百姓都会感动的哭了吧。李燕云思绪万千,又对那个女刺客产生好奇,之前她姐姐也是皇帝妃子之一,却说姐姐的死是被妃子毒死的,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呢?不知不觉李燕云沉沉睡去,朦胧中他真希望这是一场梦,等自己醒来了,自己还在二十一世纪当着特种兵,而且在古代做皇帝,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已。可现实却敲醒了他,次日是小张子的声音把他给吵醒了:“皇上,皇上您快醒醒,众臣都在金銮殿外候着呢。”“这是哪?”李燕云睡眼惺忪,呢喃地说着。“哎哟我的主子哎,这是乾清宫啊,皇上,您又记不得了?”小张子无奈道。妈的!看来是回不去了,这都不是梦?李燕云内心有种小小的失望,不经意侧头一看,龙榻前,太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手里有拿毛巾的,有端着铜盆的,端着铜镜的……这些都是等待伺候皇帝洗漱的太监,不过这架势着实有点惊人。困意更是让李燕云还没完全清醒,他微睁双眼,呢喃道:“老子这从乾清宫走到金銮殿那里这么远的——小张子,吩咐下去,让众臣在这乾清宫上朝便是,朕想再睡会……”乾清宫殿内面积甚大,雕梁画栋的,气势威严,中间摆着一张金色龙椅,在李燕云印象中上一世的明清早朝大部分是在乾清宫举行的,只不过特殊的仪式才在金銮殿举行而已。小张子迟疑了一下,跟躺在龙榻上的李燕云,卑躬屈膝道:“是,皇上!可是皇上您不能再睡了,还要洗漱,洗漱完还要用膳呐——”“知道了知道了,烦死朕了!”李燕云无奈,忙起身。“皇上,奴才这就去通报百官文武!”小张子吓的忙找借口逃离。奶奶的,做皇帝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啊,想多睡会也不行!李燕云不情愿地自龙榻下来,在一帮太监的伺候下梳洗,穿上明黄颜色的龙袍,头戴镶着金龙的黑皇冠。穿戴整齐之后,一个潇洒俊俏的皇上在铜镜前摸了摸脸,心中暗叹,怎么感觉比前世年龄还小了几岁呢?哎,小就小吧。一身蟒袍的御前总管小张子,差人去办之后,回来道:“启禀皇上,奴才已经吩咐下去了。”想起暖阁中的魏灵容以及上官雨兮,李燕云轻嗯一声,吩咐小张子差人等会送点早膳过去。乾清宫殿内的暖阁后,宫女伺候魏灵容梳洗了一下,梳洗完之后魏灵容容光焕发,娇美无比,并伺候床上的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莲子粥。可另一个床榻生的上官雨兮,却闭着双眸,绝美艳丽的脸上尽是冷若冰霜之色,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冷冷地跟宫女道:“你们不必如此,我是不会吃那个狗皇帝的东西的。”狗皇帝一词,吓的宫女们连忙下跪,魏灵容也吓了一跳,花容失色,轻开小口,劝道:“上官姐姐,你就吃点吧,你身上可也有伤呢。”同时,暖阁前面穿戴龙袍的李燕云已然大方的坐在龙椅上,轻轻地打了个哈欠,一身红色蟒袍手拿拂尘的小张子,尖细的嗓子,大喊:“皇上驾到,众臣早朝——”一声喝罢,穿戴红色朝服,胸口打着补子,头戴黑纱乌帽的百官文武,列队朝乾清殿井然有序的低头进入,各个面色肃然,更是连咳嗽一声都不敢,生怕殿前失仪。待大臣在殿中列队完毕,唯独没见太后来,李燕云心里甚是好奇,那女人曾说上朝她也会跟自己一起上,顺便把权利当着百官文武交给自己,都这会了还没见她,她不会还在睡懒觉吧?李燕云感觉自己够懒了,莫非这女人真是比自己还懒!李燕云小声跟身旁小张子道:“小张子,太后呢?怎么这会没见到她?”

在线试读

第20章 狗皇帝?

魏灵容的话李燕云怎么听怎么觉得舒心,尤其是跟这个女刺客一口一个狗皇帝的话比起来,那真可谓是天籁之音了。

见李燕云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魏灵容脸一红,忙低下头去。

这妞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害羞了,李燕云轻轻一笑,眼神从她红扑扑的脸蛋上移开,望着躺在床榻上满脸倔强的上官雨兮。

“你烧刚退,旁边放着粥你要饿了就吃点吧。”

上官雨兮闭上眼睛,在她看来,这个狗皇帝完全就是在假仁假义。

她不理会皇上,这可不是让皇上下不来台嘛?魏灵容却替上官雨兮捏了把汗,忙道“回禀皇上,待上官姐姐心情好点,奴婢会伺候她吃点东西的。奴婢替上官姐姐谢过皇上。”

“哈哈,还是你最乖!”李燕云忍不住捏了一下魏灵容的小脸,替她掖好被角道“乖,睡吧,有什么吩咐朕会让宫女去做,你身上有伤,怎可做伺候别人的事来?”

李燕云如此关心的话,让魏灵容心里暖暖的,她羞涩地甜甜一笑,轻嗯一声,皇上这般宠她,有时候她真想时间停住在这一刻“皇上,您也早些歇息吧。”

这时小张子走了进来“皇上,时辰不早了,您要小心龙体啊,明日还要早朝呢。”

小心龙体?朕又不是在宠幸她们!当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自暖阁中出来,李燕云打了个哈欠,似也有些困顿。

身后小张子小声道“皇上,这俩名女子就在这过夜,不合规矩啊,要不……”

“你不说朕不说,无人敢说闲话,”李燕云提醒道“如果让朕听到闲言碎语,朕会砍了你的脑袋。”

“是是是,奴才知道了!”小张子吓的汗毛直竖。

李燕云此话一说定然会起到多米诺骨排效应,小张子自然会跟看过的宫女,或者其他一些太监,让其别说出去。

躺在床榻的李燕云一开始怎么也睡不着,一心想着明日早朝,自己身为皇帝,要出一些新政才行,毕竟这个时代的一些封建律法有很多不妥之处,比如皇宫中;很多老宫女、人数众多的太监、宫中用度奢靡浪费、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何不把这些开销用在民生上?

嘿嘿,如果老子的新政顺利实行,想必天下黎民百姓都会感动的哭了吧。

李燕云思绪万千,又对那个女刺客产生好奇,之前她姐姐也是皇帝妃子之一,却说姐姐的死是被妃子毒死的,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呢?

不知不觉李燕云沉沉睡去,朦胧中他真希望这是一场梦,等自己醒来了,自己还在二十一世纪当着特种兵,而且在古代做皇帝,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已。

可现实却敲醒了他,次日是小张子的声音把他给吵醒了“皇上,皇上您快醒醒,众臣都在金銮殿外候着呢。”

“这是哪?”李燕云睡眼惺忪,呢喃地说着。

“哎哟我的主子哎,这是乾清宫啊,皇上,您又记不得了?”小张子无奈道。

妈的!看来是回不去了,这都不是梦?李燕云内心有种小小的失望,不经意侧头一看,龙榻前,太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手里有拿毛巾的,有端着铜盆的,端着铜镜的……

这些都是等待伺候皇帝洗漱的太监,不过这架势着实有点惊人。

困意更是让李燕云还没完全清醒,他微睁双眼,呢喃道“老子这从乾清宫走到金銮殿那里这么远的——小张子,吩咐下去,让众臣在这乾清宫上朝便是,朕想再睡会……”

乾清宫殿内面积甚大,雕梁画栋的,气势威严,中间摆着一张金色龙椅,在李燕云印象中上一世的明清早朝大部分是在乾清宫举行的,只不过特殊的仪式才在金銮殿举行而已。

小张子迟疑了一下,跟躺在龙榻上的李燕云,卑躬屈膝道“是,皇上!可是皇上您不能再睡了,还要洗漱,洗漱完还要用膳呐——”

“知道了知道了,烦死朕了!”李燕云无奈,忙起身。

“皇上,奴才这就去通报百官文武!”小张子吓的忙找借口逃离。

奶奶的,做皇帝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啊,想多睡会也不行!李燕云不情愿地自龙榻下来,在一帮太监的伺候下梳洗,穿上明黄颜色的龙袍,头戴镶着金龙的黑皇冠。

穿戴整齐之后,一个潇洒俊俏的皇上在铜镜前摸了摸脸,心中暗叹,怎么感觉比前世年龄还小了几岁呢?哎,小就小吧。

一身蟒袍的御前总管小张子,差人去办之后,回来道“启禀皇上,奴才已经吩咐下去了。”

想起暖阁中的魏灵容以及上官雨兮,李燕云轻嗯一声,吩咐小张子差人等会送点早膳过去。

乾清宫殿内的暖阁后,宫女伺候魏灵容梳洗了一下,梳洗完之后魏灵容容光焕发,娇美无比,并伺候床上的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莲子粥。

可另一个床榻生的上官雨兮,却闭着双眸,绝美艳丽的脸上尽是冷若冰霜之色,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冷冷地跟宫女道“你们不必如此,我是不会吃那个狗皇帝的东西的。”

狗皇帝一词,吓的宫女们连忙下跪,魏灵容也吓了一跳,花容失色,轻开小口,劝道“上官姐姐,你就吃点吧,你身上可也有伤呢。”

同时,暖阁前面穿戴龙袍的李燕云已然大方的坐在龙椅上,轻轻地打了个哈欠,一身红色蟒袍手拿拂尘的小张子,尖细的嗓子,大喊“皇上驾到,众臣早朝——”

一声喝罢,穿戴红色朝服,胸口打着补子,头戴黑纱乌帽的百官文武,列队朝乾清殿井然有序的低头进入,各个面色肃然,更是连咳嗽一声都不敢,生怕殿前失仪。

待大臣在殿中列队完毕,唯独没见太后来,李燕云心里甚是好奇,那女人曾说上朝她也会跟自己一起上,顺便把权利当着百官文武交给自己,都这会了还没见她,她不会还在睡懒觉吧?

李燕云感觉自己够懒了,莫非这女人真是比自己还懒!李燕云小声跟身旁小张子道“小张子,太后呢?怎么这会没见到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