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逍遥暴君完结版在线阅读_逍遥暴君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逍遥暴君完结版在线阅读_逍遥暴君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第25章 老子不是昏君! 试读

2022-11-14 12:08 作者:李燕云
  • 逍遥暴君 逍遥暴君

    李燕云赵谨是军事历史小说《逍遥暴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燕云”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果然不出我所料,李燕云心里几分感慨,这皇宫内院,勾心斗角的太多了,他们说的话,着实不能轻信。李燕云嘿嘿一笑:“母后说的极是,儿臣也是这么认为的,母后尽管放心,儿臣怎么会轻信一个人妖——哦,阉党的话呢?”太后眸子含泪望着李燕云,红唇轻启:“再者说,哀家对皇儿的感情,早已超过了亲生的嫡子,先后也就是皇...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逍遥暴君》本书主角有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李燕云”之手,本书精彩章节:太监小张子这么一说,上官雨兮脸上一红,忙睁开眼睛,看了看李燕云,急道:“狗皇帝,你,你竟然——”抱你是吧?哼!奶奶地,这个时代的人儿真是保守!抱你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至于这样么?李燕云叹道:“你这个小妞,当时发了高烧昏迷不醒,朕见你可怜兮兮的,就想着要救你了。要知道把你救回来,你是这副态度,老子才不救你呢!”他作为皇帝怎地说话怎地粗话连篇的,而且还轻浮不已。李燕云的话让她内心纠结万分,不知道是该谢他,还是该骂他。见她迟疑,李燕云笑道:“老子说了,你要想替你父亲翻供,你就必须活着,朕要你亲眼看见,老子不是那种昏君——来,张口!”上官雨兮眸子中渐渐蕴积着眼泪,瞪着李燕云,由于茶食未进,她小嘴干裂,不过此时,她还是乖乖地,轻轻地,张开了干巴巴的小嘴。“哎对,这才乖,这才听话!”李燕云嘿嘿一笑,一勺米粥送入她口中。这与她之前在牢中所受的待遇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竟然哭了。她盯着李燕云那张笑脸,不觉间她眼中蕴积地泪水滑落在眼角,滴落在明黄颜色的枕头上。李燕云边喂她吃着米粥,边笑道:“你这小妞,朕听周朗说,对你用刑的时候,你是一滴眼泪都没流,如今怎么却哭了?不过哭起来倒也迷人,要是能天天见你这么哭就好了,那朕可有眼福了——”这坏蛋,还有你这般哄人的?嘴里的粥还未咽下,上官雨兮抿嘴一笑,她美眸被泪水遮满,就连李燕云那张笑脸也变得模糊,她轻轻闭上眼睛,睫毛上愣是沾满了泪珠,那冠绝天下的清丽脱俗的脸蛋,又恢复了冰冷地表情。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狗皇帝的问题,只是眼泪忍不住的流着,她闭着眼睛被动的让李燕云喂着米粥,轻轻的抿着小嘴咀嚼着,心里羞怩且复杂万分,脸颊多了几分诱人的红霞,如熟透的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这妞不发火的时候,也的确美的让人眼馋!李燕云心里暗自想着。当一碗米粥吃完,李燕云把粥碗放在榻前的花纹案上,上官雨兮脸色也红润了许多,看上去更加美艳脱凡,她开口道:“你,你真的会帮我全家翻供么?”说完,她睁开泪眸看向李燕云。靠,瞧这话问的,老子是皇帝,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嘛?再说了,老子更想微服私访到民间走走,到这个世界来,还不知道民间是啥样的——嘿嘿,顺便给你解决你家的案子!唉,让这个倔强的小妞敞开心扉还真是不容易啊!李燕云笑道:“当然会,不过你可要答应朕一个要求?”“什么要求?”上官雨兮疑惑,旋即脸红如血,羞涩地颤声道:“你,你该不会——”一看这小妞就想到不纯洁的地方去了,哼,龌龊!李燕云翻了翻白眼:“能不能不要叫朕狗皇帝了!”本来以为他会提出过分的要求,听到此话,上官雨兮先是一愣,接着噗嗤,她忍不住轻笑一声,板着脸哼道:“你若是个好皇帝,我自不会那般叫你了。”“你还笑?”李燕云叹道:“朕这可是为你着想,被其他人听到,你脑袋还能保得住?再说了,朕英明神武的,狗皇帝三字多影响朕的形象?他们如若逼着朕杀你,以儆效尤,那朕该当如何?”上官雨兮冷哼一声:“答应你便是了。”她如此说话,看上去倒像是小女孩撒娇一般,似也感觉自己语气不妥,脸蛋不由一红。哈哈,这才乖嘛!一个小妞老子还摆不平你了?李燕云轻轻一笑:“如此甚好,那你说来,你父亲贪污之案,有那些不妥之处?朕一定会为你做主地。”上官雨兮看了看旁边的小张子,李燕云明白她的意思,这小妞还挺谨慎,也罢!李燕云示意小张子暂且退下。小张子恭敬退下之后,上官雨兮双眸迷茫起来,似思绪飞到了过去:“几年前,江苏一带闹洪涝,朝廷拨款八十万两白银作为救灾款,我父亲上官宇文,为朝廷尽职尽责不敢疏忽大意,派了好些人运送饷银,可一夜间,八十万两白银全部没了,我父亲就被当朝辅政王押至大牢言行拷问,最后屈打成招,被朝廷判了个满门抄斩,辅政王还对外宣称,是皇帝御批此案。”靠,即便是御批也是以前那个皇帝御批的,关老子鸟事?李燕云只能故作无奈道:“朕不是未亲理朝政嘛,这些事当时其中详由朕知之甚少。”上官雨兮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不然怎会跟李燕云说这么多?她继续说道:“当时我在山东游玩,才躲过这一劫,但我知道,我父亲是不会贪污的,他一向清廉,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说到最后她又轻泣起来,似为全家冤死而感到难过。美人轻泣,如小雨淋在荷叶上,那般美丽,她模样更让人心怜。李燕云没有安慰他,他觉得只有让这小妞哭一场心里也许才会更舒服一些。不知过了多久,见她情绪稳定了一些,李燕云笑道:“那你说你姐姐,是被毒死的是怎么回事?”“我姐姐,在宫中被册立为妃,带着的也是我家的丫鬟在宫中伺候的她,是那个丫鬟,她差点被灭口,后来由于中毒不重。宫中的太监以为她死了,把她扔到荒郊野外,后来她醒了,她趁机逃跑,逃到我家,告诉我们一家的,当时我们全家还没有遭受粮饷的冤案。”没想到这个上官雨兮一个女子,心里竟然承受这么多的事,李燕云摇头苦笑道:“那朕有一点不解,那为何当时你父亲上官宇文没说出过这个事情?替你姐姐报冤?”上官雨兮看了李燕云一眼,冷哼道:“你是皇帝,怎么会理解我们这些人的苦楚?我们全家虽然知道她是冤死的,可是没人敢为她伸冤,更不敢声张,因为幕后的人地位是在是太大了。”奶奶的,地位大能大过老子?老子可是皇帝!李燕云不屑道:“是何人地位如此之大?”上官雨兮闭着美眸道:“我不敢说!”这小妞,狗皇帝都敢叫,这会倒不敢说了?李燕云笑道:“小妞,朕你都敢刺杀,还有你不敢说、不敢做的事情?说吧!朕让你说!”这臭皇帝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上官雨兮幽怨地看着李燕云道:“还能是谁来?你后宫几个妃子,你难道不知道么?她们为了争宠什么事做不出来?”她这话倒是把李燕云给问住了,目前后宫一个令翠翠贤贵妃,还有一个德妃,难道这小妞指的是这俩女人干的?见李燕云发呆,上官雨兮冷笑:“怎么?舍不得你俩个妃子了?恐怕——如果真是她俩做的,你也不会杀了她们俩替我姐姐报仇的吧?”

在线试读

第25章 老子不是昏君!

太监小张子这么一说,上官雨兮脸上一红,忙睁开眼睛,看了看李燕云,急道“狗皇帝,你,你竟然——”

抱你是吧?哼!奶奶地,这个时代的人儿真是保守!

抱你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至于这样么?李燕云叹道“你这个小妞,当时发了高烧昏迷不醒,朕见你可怜兮兮的,就想着要救你了。要知道把你救回来,你是这副态度,老子才不救你呢!”

他作为皇帝怎地说话怎地粗话连篇的,而且还轻浮不已。李燕云的话让她内心纠结万分,不知道是该谢他,还是该骂他。

见她迟疑,李燕云笑道“老子说了,你要想替你父亲翻供,你就必须活着,朕要你亲眼看见,老子不是那种昏君——来,张口!”

上官雨兮眸子中渐渐蕴积着眼泪,瞪着李燕云,由于茶食未进,她小嘴干裂,不过此时,她还是乖乖地,轻轻地,张开了干巴巴的小嘴。

“哎对,这才乖,这才听话!”李燕云嘿嘿一笑,一勺米粥送入她口中。

这与她之前在牢中所受的待遇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竟然哭了。

她盯着李燕云那张笑脸,不觉间她眼中蕴积地泪水滑落在眼角,滴落在明黄颜色的枕头上。

李燕云边喂她吃着米粥,边笑道“你这小妞,朕听周朗说,对你用刑的时候,你是一滴眼泪都没流,如今怎么却哭了?不过哭起来倒也迷人,要是能天天见你这么哭就好了,那朕可有眼福了——”

这坏蛋,还有你这般哄人的?嘴里的粥还未咽下,上官雨兮抿嘴一笑,她美眸被泪水遮满,就连李燕云那张笑脸也变得模糊,她轻轻闭上眼睛,睫毛上愣是沾满了泪珠,那冠绝天下的清丽脱俗的脸蛋,又恢复了冰冷地表情。

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狗皇帝的问题,只是眼泪忍不住的流着,她闭着眼睛被动的让李燕云喂着米粥,轻轻的抿着小嘴咀嚼着,心里羞怩且复杂万分,脸颊多了几分诱人的红霞,如熟透的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这妞不发火的时候,也的确美的让人眼馋!李燕云心里暗自想着。

当一碗米粥吃完,李燕云把粥碗放在榻前的花纹案上,上官雨兮脸色也红润了许多,看上去更加美艳脱凡,她开口道“你,你真的会帮我全家翻供么?”说完,她睁开泪眸看向李燕云。

靠,瞧这话问的,老子是皇帝,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嘛?再说了,老子更想微服私访到民间走走,到这个世界来,还不知道民间是啥样的——嘿嘿,顺便给你解决你家的案子!

唉,让这个倔强的小妞敞开心扉还真是不容易啊!李燕云笑道“当然会,不过你可要答应朕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上官雨兮疑惑,旋即脸红如血,羞涩地颤声道“你,你该不会——”

一看这小妞就想到不纯洁的地方去了,哼,龌龊!李燕云翻了翻白眼“能不能不要叫朕狗皇帝了!”

本来以为他会提出过分的要求,听到此话,上官雨兮先是一愣,接着噗嗤,她忍不住轻笑一声,板着脸哼道“你若是个好皇帝,我自不会那般叫你了。”

“你还笑?”李燕云叹道“朕这可是为你着想,被其他人听到,你脑袋还能保得住?再说了,朕英明神武的,狗皇帝三字多影响朕的形象?他们如若逼着朕杀你,以儆效尤,那朕该当如何?”

上官雨兮冷哼一声“答应你便是了。”她如此说话,看上去倒像是小女孩撒娇一般,似也感觉自己语气不妥,脸蛋不由一红。

哈哈,这才乖嘛!一个小妞老子还摆不平你了?李燕云轻轻一笑“如此甚好,那你说来,你父亲贪污之案,有那些不妥之处?朕一定会为你做主地。”

上官雨兮看了看旁边的小张子,李燕云明白她的意思,这小妞还挺谨慎,也罢!李燕云示意小张子暂且退下。

小张子恭敬退下之后,上官雨兮双眸迷茫起来,似思绪飞到了过去“几年前,江苏一带闹洪涝,朝廷拨款八十万两白银作为救灾款,我父亲上官宇文,为朝廷尽职尽责不敢疏忽大意,派了好些人运送饷银,可一夜间,八十万两白银全部没了,我父亲就被当朝辅政王押至大牢言行拷问,最后屈打成招,被朝廷判了个满门抄斩,辅政王还对外宣称,是皇帝御批此案。”

靠,即便是御批也是以前那个皇帝御批的,关老子鸟事?李燕云只能故作无奈道“朕不是未亲理朝政嘛,这些事当时其中详由朕知之甚少。”

上官雨兮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不然怎会跟李燕云说这么多?她继续说道“当时我在山东游玩,才躲过这一劫,但我知道,我父亲是不会贪污的,他一向清廉,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说到最后她又轻泣起来,似为全家冤死而感到难过。美人轻泣,如小雨淋在荷叶上,那般美丽,她模样更让人心怜。

李燕云没有安慰他,他觉得只有让这小妞哭一场心里也许才会更舒服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见她情绪稳定了一些,李燕云笑道“那你说你姐姐,是被毒死的是怎么回事?”

“我姐姐,在宫中被册立为妃,带着的也是我家的丫鬟在宫中伺候的她,是那个丫鬟,她差点被灭口,后来由于中毒不重。宫中的太监以为她死了,把她扔到荒郊野外,后来她醒了,她趁机逃跑,逃到我家,告诉我们一家的,当时我们全家还没有遭受粮饷的冤案。”

没想到这个上官雨兮一个女子,心里竟然承受这么多的事,李燕云摇头苦笑道“那朕有一点不解,那为何当时你父亲上官宇文没说出过这个事情?替你姐姐报冤?”

上官雨兮看了李燕云一眼,冷哼道“你是皇帝,怎么会理解我们这些人的苦楚?我们全家虽然知道她是冤死的,可是没人敢为她伸冤,更不敢声张,因为幕后的人地位是在是太大了。”

奶奶的,地位大能大过老子?老子可是皇帝!李燕云不屑道“是何人地位如此之大?”

上官雨兮闭着美眸道“我不敢说!”

这小妞,狗皇帝都敢叫,这会倒不敢说了?李燕云笑道“小妞,朕你都敢刺杀,还有你不敢说、不敢做的事情?说吧!朕让你说!”

这臭皇帝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上官雨兮幽怨地看着李燕云道“还能是谁来?你后宫几个妃子,你难道不知道么?她们为了争宠什么事做不出来?”

她这话倒是把李燕云给问住了,目前后宫一个令翠翠贤贵妃,还有一个德妃,难道这小妞指的是这俩女人干的?

见李燕云发呆,上官雨兮冷笑“怎么?舍不得你俩个妃子了?恐怕——如果真是她俩做的,你也不会杀了她们俩替我姐姐报仇的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