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完整版免费阅读_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精彩小说

(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完整版免费阅读_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精彩小说 第45章 下流坯子 试读

2022-11-14 12:08 作者:李燕云
  • 逍遥暴君 逍遥暴君

    李燕云赵谨是军事历史小说《逍遥暴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燕云”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果然不出我所料,李燕云心里几分感慨,这皇宫内院,勾心斗角的太多了,他们说的话,着实不能轻信。李燕云嘿嘿一笑:“母后说的极是,儿臣也是这么认为的,母后尽管放心,儿臣怎么会轻信一个人妖——哦,阉党的话呢?”太后眸子含泪望着李燕云,红唇轻启:“再者说,哀家对皇儿的感情,早已超过了亲生的嫡子,先后也就是皇...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逍遥暴君》,是作者李燕云的小说,主角为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本书精彩片段:李燕云听此惊骇不已,卧槽,强啊!太残忍了吧?幕后主使为了制我于死地,真是煞费苦心。当个皇上还真不容易,处处有杀机。“嗯,朕知道了,”李燕云朝黑色蟒袍锦衣卫摆摆手,望向牢房中的小路子,笑道:“既然招了,那你且说来!”满身伤痕的小路子抬起头,一字一顿道:“皇上,是,杨虎,奴才的幕后主使是杨虎!”杨虎?已经死了的那个杨虎?亏你想得出来!李燕云听得大笑几声,自椅子上起身,转身望向一侧的周朗,道:“周朗,他说是杨虎,你以为如何?”周朗跪下作揖道:“禀皇上,臣以为那杨虎之逆贼已然在朝阳门被皇上就地正法,如此一来,这狗奴才如此说,当真是死无对证。”周朗憋着笑意,也顿觉那小路子的供词颇有几分好笑,如果不是李燕云在场顾及威仪,恐怕周朗也会笑出声。李燕云何其狡猾,这种道理岂会不明白,你咬定是杨虎,那杨虎人都死了,你还替他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谋杀老子?你说你图个啥?这显然不合理,想必那幕后主使另有其人。“小路子,周朗的话你都听到了?”李燕云看向牢房中的小路子道。小路子嘴唇颤抖几下,道:“皇上,奴才说的是实话。”“实话?”李燕云嘿嘿一笑道:“既然不说,周朗那就伺候他,什么凌迟割肉、伤口撒盐啊,都可以用,直到他说为止……朕先出去撒泡尿,唉——朕太心软了,见不得这种血腥场面。”一众锦衣卫听他说的都不由背冒冷汗,光是听他最后一句,都差点摔倒。就你还心软,哼!看着李燕云走出去地背影,上官雨兮心里暗嗔。“臣,遵旨!”周朗说道:“继续大刑伺候!”外面已然皓月当空,把大地普照的皎洁不已,入了秋的风吹来,飕飕凉意让李燕云裹紧了身上微服所穿的廉价长袍,即便如此锦衣卫却无人不知他是圣上。所过之处,锦衣卫叩头行礼。李燕云视若未见般,双手环在胸前,低头思绪着这刺杀的案子,首先杨虎基本可以排除,赵谨也可以排除,不过想到杨虎临死之前那句,想必杨虎也知道自己身边要被刺杀。即便此事不是杨虎为幕后指使,想必他和此事也有关联。不知不觉已至诏狱外头,大街上商户灯笼高挂,行人已没白天那般熙攘,稀稀拉拉偶有行人经过。李燕云一拍脑门,奶奶地,老子草率了,出来的急,竟忘记问周朗茅房在哪了,算了不管了,找个没人地儿方便便是。想着,李燕云左顾右盼地,模样如做贼般的鬼祟,见到诏狱一侧围墙外有一大片茂密连绵的树林,他脸上挂着微笑,便边解着腰带边冒着夜色,朝树林奔去。李燕云屁股扭着,双唇撅着,“嘘嘘”轻吹着口哨,只听那杂草里便传来浇洒的声响。晃着身子地李燕云正畅快淋漓地排水导流,就在此时,一把冒着寒光的宝剑,自他身后而至缓缓的架在他脖子上。“你是何人?”身后传来了冰冷异常女人的声音。李燕云一怔,我靠?怎么有女人?李燕云刚想转身,却见肩膀上的剑刃,李燕云身子一抖,急急道:“喂?姑娘,你可别乱来啊,会出人命地!”宝剑架在脖子上,这无论是今世,还是前世,真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李燕云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不留神,被身后那个女子给抹了脖子,那老子得多冤?身后的女子有些不耐烦,声音冰冷中带了一丝怒意:“我问你是谁?诏狱周围百姓无人敢靠近,你为何出现在此地?方才还鬼鬼祟祟地?”她说的倒也没错,朝廷生怕有人劫狱,周围会不时有人前来巡逻,所以更不允许普通黎民百姓靠近此禁地。经她如此一说,李燕云这时候冷静了下来,嘿嘿一笑,语气不急不慢道:“既然姑娘你说普通百姓无人敢靠近此地,那么姑娘又是何人?为何在此地?”“哼!我来这里是为了办一件重要的事!”办重要的事?李燕云眉头一皱,干脆顺着她说,他笑道:“既然姑娘如此说,在下也不隐瞒了,在下来此地也是办一件重要的事。”嘿嘿,老子办的重要事——就是来这里撒尿地。“你来此地有何重要之事?”女子的语气有些疑惑,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冰冷。难道是周朗的相好地?不应该呀,周朗定不敢让自己的相好来这里地,难不成今天抓的刺客,和身后的女子有什么关联?想到这里李燕云心里有些底了,暂且先套她话,听听再说。“喂,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呆?”李燕云脖子上的宝剑晃了一下,李燕云不敢转身,可却比方才更为镇定了,李燕云轻轻一笑:“那你来此地又有何重要的事情?”“少废话,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便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身后女子显然已经不耐烦了。李燕云眼睛咕噜一转,试探地说道:“姑娘莫急,且听在下慢慢道来——在下是来劫狱地!”“你也是来劫狱地?莫非你也是白莲教地人?”女子放下了手中的宝剑。我靠?这娘们还真是来劫狱地?还是白莲教地人?这么说那些刺客是白莲教地人?李燕云倒吸一口凉气,眼睛圆睁,龇牙咧嘴,“哦——”李燕云长哦一声,转过身来,嘿嘿笑道:“那就对了,姑娘咱们自己人,在下乃白莲教一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地——无名小卒,在下对白莲教仰慕已久,正愁没机会表现,今天见有同僚被朝廷抓了进来,我特地前来劫狱地。”转过身来,借着青空皎洁如霜地月光,李燕云这才看清女子。女子手拿长剑,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头戴斗笠,脸上蒙着黑纱,只能看见狭长黑眉下那双明亮清澈的媚目,下方一双如雕画般地卧蚕点缀,更是让人觉得她双眸如会说话般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李燕云一时看着呆住了。她这身打扮俨然就是一个女侠般地模样,由于蒙着脸一时无法判断她年龄,不过光听声音和看她婀娜地身段,应在芳龄二十多。李燕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从上至下打量着李燕云,李燕云穿着普通的袍子,发髻盘在头顶,剑眉星眸,鼻若悬胆,不笑的时候,倒也是个俊俏的公子哥,笑起来却隐隐多了几分轻薄。女子目光自他脸缓缓下移,下一刻,似看到世间罕见之物,她妙目圆睁后,又连忙闭上,脸如火烧,“啊”地一声惊叫,连忙转身,“下流坯子,你还不快些把衣服穿好?”

在线试读

第45章 下流坯子

李燕云听此惊骇不已,卧槽,强啊!太残忍了吧?幕后主使为了制我于死地,真是煞费苦心。当个皇上还真不容易,处处有杀机。

“嗯,朕知道了,”李燕云朝黑色蟒袍锦衣卫摆摆手,望向牢房中的小路子,笑道“既然招了,那你且说来!”

满身伤痕的小路子抬起头,一字一顿道“皇上,是,杨虎,奴才的幕后主使是杨虎!”

杨虎?已经死了的那个杨虎?亏你想得出来!李燕云听得大笑几声,自椅子上起身,转身望向一侧的周朗,道“周朗,他说是杨虎,你以为如何?”

周朗跪下作揖道“禀皇上,臣以为那杨虎之逆贼已然在朝阳门被皇上就地正法,如此一来,这狗奴才如此说,当真是死无对证。”

周朗憋着笑意,也顿觉那小路子的供词颇有几分好笑,如果不是李燕云在场顾及威仪,恐怕周朗也会笑出声。

李燕云何其狡猾,这种道理岂会不明白,你咬定是杨虎,那杨虎人都死了,你还替他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谋杀老子?你说你图个啥?这显然不合理,想必那幕后主使另有其人。

“小路子,周朗的话你都听到了?”李燕云看向牢房中的小路子道。

小路子嘴唇颤抖几下,道“皇上,奴才说的是实话。”

“实话?”李燕云嘿嘿一笑道“既然不说,周朗那就伺候他,什么凌迟割肉、伤口撒盐啊,都可以用,直到他说为止……朕先出去撒泡尿,唉——朕太心软了,见不得这种血腥场面。”

一众锦衣卫听他说的都不由背冒冷汗,光是听他最后一句,都差点摔倒。就你还心软,哼!看着李燕云走出去地背影,上官雨兮心里暗嗔。

“臣,遵旨!”周朗说道“继续大刑伺候!”

外面已然皓月当空,把大地普照的皎洁不已,入了秋的风吹来,飕飕凉意让李燕云裹紧了身上微服所穿的廉价长袍,即便如此锦衣卫却无人不知他是圣上。

所过之处,锦衣卫叩头行礼。

李燕云视若未见般,双手环在胸前,低头思绪着这刺杀的案子,首先杨虎基本可以排除,赵谨也可以排除,不过想到杨虎临死之前那句,想必杨虎也知道自己身边要被刺杀。

即便此事不是杨虎为幕后指使,想必他和此事也有关联。

不知不觉已至诏狱外头,大街上商户灯笼高挂,行人已没白天那般熙攘,稀稀拉拉偶有行人经过。

李燕云一拍脑门,奶奶地,老子草率了,出来的急,竟忘记问周朗茅房在哪了,算了不管了,找个没人地儿方便便是。

想着,李燕云左顾右盼地,模样如做贼般的鬼祟,见到诏狱一侧围墙外有一大片茂密连绵的树林,他脸上挂着微笑,便边解着腰带边冒着夜色,朝树林奔去。

李燕云屁股扭着,双唇撅着,“嘘嘘”轻吹着口哨,只听那杂草里便传来浇洒的声响。

晃着身子地李燕云正畅快淋漓地排水导流,就在此时,一把冒着寒光的宝剑,自他身后而至缓缓的架在他脖子上。

“你是何人?”身后传来了冰冷异常女人的声音。

李燕云一怔,我靠?怎么有女人?李燕云刚想转身,却见肩膀上的剑刃,李燕云身子一抖,急急道“喂?姑娘,你可别乱来啊,会出人命地!”

宝剑架在脖子上,这无论是今世,还是前世,真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李燕云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不留神,被身后那个女子给抹了脖子,那老子得多冤?

身后的女子有些不耐烦,声音冰冷中带了一丝怒意“我问你是谁?诏狱周围百姓无人敢靠近,你为何出现在此地?方才还鬼鬼祟祟地?”

她说的倒也没错,朝廷生怕有人劫狱,周围会不时有人前来巡逻,所以更不允许普通黎民百姓靠近此禁地。

经她如此一说,李燕云这时候冷静了下来,嘿嘿一笑,语气不急不慢道“既然姑娘你说普通百姓无人敢靠近此地,那么姑娘又是何人?为何在此地?”

“哼!我来这里是为了办一件重要的事!”

办重要的事?李燕云眉头一皱,干脆顺着她说,他笑道“既然姑娘如此说,在下也不隐瞒了,在下来此地也是办一件重要的事。”

嘿嘿,老子办的重要事——就是来这里撒尿地。

“你来此地有何重要之事?”女子的语气有些疑惑,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冰冷。

难道是周朗的相好地?不应该呀,周朗定不敢让自己的相好来这里地,难不成今天抓的刺客,和身后的女子有什么关联?想到这里李燕云心里有些底了,暂且先套她话,听听再说。

“喂,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呆?”

李燕云脖子上的宝剑晃了一下,李燕云不敢转身,可却比方才更为镇定了,李燕云轻轻一笑“那你来此地又有何重要的事情?”

“少废话,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便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身后女子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李燕云眼睛咕噜一转,试探地说道“姑娘莫急,且听在下慢慢道来——在下是来劫狱地!”

“你也是来劫狱地?莫非你也是白莲教地人?”女子放下了手中的宝剑。

我靠?这娘们还真是来劫狱地?还是白莲教地人?这么说那些刺客是白莲教地人?李燕云倒吸一口凉气,眼睛圆睁,龇牙咧嘴,

“哦——”李燕云长哦一声,转过身来,嘿嘿笑道“那就对了,姑娘咱们自己人,在下乃白莲教一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地——无名小卒,在下对白莲教仰慕已久,正愁没机会表现,今天见有同僚被朝廷抓了进来,我特地前来劫狱地。”

转过身来,借着青空皎洁如霜地月光,李燕云这才看清女子。

女子手拿长剑,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头戴斗笠,脸上蒙着黑纱,只能看见狭长黑眉下那双明亮清澈的媚目,下方一双如雕画般地卧蚕点缀,更是让人觉得她双眸如会说话般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李燕云一时看着呆住了。

她这身打扮俨然就是一个女侠般地模样,由于蒙着脸一时无法判断她年龄,不过光听声音和看她婀娜地身段,应在芳龄二十多。

李燕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从上至下打量着李燕云,李燕云穿着普通的袍子,发髻盘在头顶,剑眉星眸,鼻若悬胆,不笑的时候,倒也是个俊俏的公子哥,笑起来却隐隐多了几分轻薄。

女子目光自他脸缓缓下移,下一刻,似看到世间罕见之物,她妙目圆睁后,又连忙闭上,脸如火烧,“啊”地一声惊叫,连忙转身,“下流坯子,你还不快些把衣服穿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