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逍遥暴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逍遥暴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50章 举荐婢女 试读

2022-11-14 12:07 作者:李燕云
  • 逍遥暴君 逍遥暴君

    李燕云赵谨是军事历史小说《逍遥暴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燕云”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果然不出我所料,李燕云心里几分感慨,这皇宫内院,勾心斗角的太多了,他们说的话,着实不能轻信。李燕云嘿嘿一笑:“母后说的极是,儿臣也是这么认为的,母后尽管放心,儿臣怎么会轻信一个人妖——哦,阉党的话呢?”太后眸子含泪望着李燕云,红唇轻启:“再者说,哀家对皇儿的感情,早已超过了亲生的嫡子,先后也就是皇...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逍遥暴君》是网络作者“李燕云”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李燕云赵谨军事历史,详情概述:“皇儿?皇儿?”正在思绪中的李燕云,正含笑望着上官雨兮,却被太后的几声轻唤,给浇醒了。“哦?嘿嘿,怎么了母后?”太后眼神责怪,容颜上却挂笑,道:“你这孩子,哀家方才喊你几声,你都好像没听到般……对了,立后之事,皇儿可有人选?”算了,这上官小妞虽说是出自官家,也属于大家闺秀,可她是官家没错,但他全家可是受了冤屈,被定为贪污,而冤死。就这个名,太后就不会同意,李燕云也知道,这古代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还有家庭背景,对此番颇为看重。虽说皇帝能娶民间女子,可上官家的背景就是皇室所不能接受,在没洗白她家的冤屈之前,说白了,就是罪臣之女。退一万步说,即便她迫于自己的皇威,答应自己,那也是李燕云不想看到的,哼!老子要的是那种互相喜欢地,虽说自己占过她便宜,嘿嘿。李燕云嘿嘿笑道:“太后,此事儿臣会慢慢挑选,不急不急。”听闻此言,上官雨兮轻轻松了口气,还好这个臭皇帝没有说是我,她如释重负,可不知怎地,心里竟隐隐约约又有些失落之感,心儿更是酸不可言,仿佛被针扎一般的疼,难道,这个皇帝他不喜欢我……呸呸呸!上官雨兮面颊红的如桃花般美不胜收,红霞慢慢浮耳垂,心里更是羞涩不已,这皇帝就是一个不要脸的银贼,我讨厌他还来不及,为何还在意他是否欢我?她内心噗通直跳,我,我怎么有这种羞人的想法?真是太不应该了!太后轻叹了口气,笑道:“也罢,就依皇儿。”“谢母后,嘿嘿——对了母后,”李燕云道:“儿臣想给母后举荐一名婢女,伺候太后。”想到自己如若微服私访,那魏灵容有可能会受到那俩名妃子的迫害,而自己又不在宫中,如何能护着她周全?即便带着她微服私访,恐怕也多有不便,京城遇到的那些刺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此刻立她为妃,她自己居于一宫,以那小妮子的脑袋,也是对付不了外来因素的阴谋诡计地。那么宫中唯一安全之地,就是太后了,如果能让她待在太后身边,做一名婢女,即便那俩名妃子胆子再大,也不敢对太后身边的人下手吧?哼哼!“哦?”太后不解地望着李燕云,丝毫不知李燕云心中正打着小算盘。容容小宝贝,老子对你的好,你日后会明白地,唉,老子善良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李燕云笑道:“母后,是这样子地,尚寝局,有一魏尚宫经常伺候于儿臣,儿臣发现她乃一德行礼仪兼备之女,品性更是乖张的妙不可言,如此之女,儿臣对此欣赏有加。”听他如此说,上官雨兮心里暗自好笑,这臭皇帝,把以前假扮太后的魏灵容让其去伺候真太后,这种事,也只有他这个不要脸皮的人,才能做得出来。太后仰面一笑,责怪道:“皇儿,既然此女像你说的如此之好,为何又不惜切爱,把她举荐给哀家呢?”李燕云叹了口气道:“太后有所不知,儿臣整日待在宫中,民情是何模样,全凭那些歼臣青口白牙告知,儿臣全蒙在鼓里!故——儿臣有一打算,打算微服下江南一方面明察暗访民情,一方面可以亲眼所见,其二可寻异人能士为我大宗造福。”在这深宫之中待了这么多年,太后对他所虑怎会不知?这宫中下面的人暗自争斗,更是逃不过太后的眼睛,李燕云这么一说,太后就明白了。合着这个皇儿,是怕那妮子受了委屈?李燕云说的冠冕堂皇,那些为了铲除白莲教和与柳如是的一吻之约,以及为上官家伸冤的事情,这些事李燕云是只字未提。听他说起下江南一事,上官雨兮心里一暖,低着头,洁白的贝齿轻咬下唇,美眸含笑地想着,这皇帝还真是没有食言,只是他阴谋诡计也太多了,竟然这样哄骗太后。不过李燕云都这么说了,太后如果拒绝,往大了说,那恐怕就是不支持他治国了,太后轻轻一笑,这皇儿对自己还这么用些小心思。太后笑道:“皇儿有此之心,真是天下苍生的福祉。可是,”太后笑容一僵,黛眉微蹙,颇为疑虑道:“皇儿啊,这,民间刁民甚多,哀家担心皇儿……”没待她说完,李燕云便接过话道:“嘿嘿,母后尽管放心,儿臣会将锦衣卫带着,”李燕云继续道:“实在不行带个几十上百人的,儿臣倒要看看,那些刁民谁敢欺朕!所以这些母后尽管放心。儿臣向您保证,定会平安归来!”没想到李燕云想的如此周到,太后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好,哀家依你,去民间看看也好,这样皇儿才能得到磨炼,明日一早,就让那妮子到哀家的慈宁宫报道去吧。”太后轻轻起身,太监小德子连忙扶着,太后笑着,继续道:“好了,哀家乏了,皇儿也早些休息。”见太后答应了,李燕云心里欣喜若狂,忙单膝下跪:“儿臣恭送母后!母后万福金安!”这皇上,魏灵容对他好,伺候他,那是应该,没想到他报以如此宠爱,魏灵容成为太后的人,那些妃子定然不敢欺于魏灵容了,上官雨兮此刻有些替魏灵容感动了,这臭皇帝,他小事虽然不正经,大事,还真是不含糊,处处细心想得周到。“咦?小妞,你怎地哭了?”太后走后,李燕云好奇地看着上官雨兮。上官雨兮眼眶一热,两行晶莹地泪珠,从倾国倾城之颜上,缓缓落下。生怕李燕云认为自己哭的样子不好看,她倔强地扭过头去,“我,我没哭,我这是为魏灵容高兴,你待她如此好,想必她知道后肯定会很感动的,奴婢去换衣裳了,奴婢先行告退!”她自始至终都没抬头,轻施一万福礼之后,便缓缓走去。唉,这小妞还真是薄脸皮,倔脾气!李燕云看着她身影无奈一笑,放心吧,朕一定会为你伸冤,免得看到你整天哭哭啼啼的,惹老子心烦。小张子此刻匆匆的跑进了乾清宫,跪下道:“奴才启禀皇上,尚寝局魏尚宫娘娘求见。”“哦?”刚刚还说起这妮子,这时候就到了,李燕云嘿嘿一笑,大手一挥:“宣她进来吧,朕正有事找她呢。”“奴才遵旨!”不一会,穿着淡绿色长裙,如墨地发髻半挽在脑后的魏灵容,她轻轻走入大殿中。只见她俊俏地面容有些憔悴,被长裙女官服包裹着地身躯曲线玲珑,曼妙有致,刚跨过门槛,她双膝一弯,轻轻跪地,双手手背伏在地上,俏额轻磕在手心。“奴婢魏灵容,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啊,皇上!不要——”她刚跪下,却被一脸挂着坏笑地李燕云一把拦腰抱起,门口俩位站岗地小太监吓的忙低下头,脖子一缩,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她惊的水眸圆睁,羞地脸颊发烫,娇口轻张,还没反应过来,她那诱人鲜润地小嘴,就被李燕云轻轻亲下。

在线试读

第50章 举荐婢女

“皇儿?皇儿?”

正在思绪中的李燕云,正含笑望着上官雨兮,却被太后的几声轻唤,给浇醒了。

“哦?嘿嘿,怎么了母后?”

太后眼神责怪,容颜上却挂笑,道“你这孩子,哀家方才喊你几声,你都好像没听到般……对了,立后之事,皇儿可有人选?”

算了,这上官小妞虽说是出自官家,也属于大家闺秀,可她是官家没错,但他全家可是受了冤屈,被定为贪污,而冤死。

就这个名,太后就不会同意,李燕云也知道,这古代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还有家庭背景,对此番颇为看重。

虽说皇帝能娶民间女子,可上官家的背景就是皇室所不能接受,在没洗白她家的冤屈之前,说白了,就是罪臣之女。

退一万步说,即便她迫于自己的皇威,答应自己,那也是李燕云不想看到的,哼!老子要的是那种互相喜欢地,虽说自己占过她便宜,嘿嘿。

李燕云嘿嘿笑道“太后,此事儿臣会慢慢挑选,不急不急。”

听闻此言,上官雨兮轻轻松了口气,还好这个臭皇帝没有说是我,她如释重负,可不知怎地,心里竟隐隐约约又有些失落之感,心儿更是酸不可言,仿佛被针扎一般的疼,难道,这个皇帝他不喜欢我……呸呸呸!

上官雨兮面颊红的如桃花般美不胜收,红霞慢慢浮耳垂,心里更是羞涩不已,这皇帝就是一个不要脸的银贼,我讨厌他还来不及,为何还在意他是否欢我?她内心噗通直跳,我,我怎么有这种羞人的想法?真是太不应该了!

太后轻叹了口气,笑道“也罢,就依皇儿。”

“谢母后,嘿嘿——对了母后,”李燕云道“儿臣想给母后举荐一名婢女,伺候太后。”

想到自己如若微服私访,那魏灵容有可能会受到那俩名妃子的迫害,而自己又不在宫中,如何能护着她周全?即便带着她微服私访,恐怕也多有不便,京城遇到的那些刺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此刻立她为妃,她自己居于一宫,以那小妮子的脑袋,也是对付不了外来因素的阴谋诡计地。

那么宫中唯一安全之地,就是太后了,如果能让她待在太后身边,做一名婢女,即便那俩名妃子胆子再大,也不敢对太后身边的人下手吧?哼哼!

“哦?”太后不解地望着李燕云,丝毫不知李燕云心中正打着小算盘。

容容小宝贝,老子对你的好,你日后会明白地,唉,老子善良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李燕云笑道“母后,是这样子地,尚寝局,有一魏尚宫经常伺候于儿臣,儿臣发现她乃一德行礼仪兼备之女,品性更是乖张的妙不可言,如此之女,儿臣对此欣赏有加。”

听他如此说,上官雨兮心里暗自好笑,这臭皇帝,把以前假扮太后的魏灵容让其去伺候真太后,这种事,也只有他这个不要脸皮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太后仰面一笑,责怪道“皇儿,既然此女像你说的如此之好,为何又不惜切爱,把她举荐给哀家呢?”

李燕云叹了口气道“太后有所不知,儿臣整日待在宫中,民情是何模样,全凭那些歼臣青口白牙告知,儿臣全蒙在鼓里!故——儿臣有一打算,打算微服下江南一方面明察暗访民情,一方面可以亲眼所见,其二可寻异人能士为我大宗造福。”

在这深宫之中待了这么多年,太后对他所虑怎会不知?这宫中下面的人暗自争斗,更是逃不过太后的眼睛,李燕云这么一说,太后就明白了。

合着这个皇儿,是怕那妮子受了委屈?李燕云说的冠冕堂皇,那些为了铲除白莲教和与柳如是的一吻之约,以及为上官家伸冤的事情,这些事李燕云是只字未提。

听他说起下江南一事,上官雨兮心里一暖,低着头,洁白的贝齿轻咬下唇,美眸含笑地想着,这皇帝还真是没有食言,只是他阴谋诡计也太多了,竟然这样哄骗太后。

不过李燕云都这么说了,太后如果拒绝,往大了说,那恐怕就是不支持他治国了,太后轻轻一笑,这皇儿对自己还这么用些小心思。

太后笑道“皇儿有此之心,真是天下苍生的福祉。可是,”太后笑容一僵,黛眉微蹙,颇为疑虑道“皇儿啊,这,民间刁民甚多,哀家担心皇儿……”

没待她说完,李燕云便接过话道“嘿嘿,母后尽管放心,儿臣会将锦衣卫带着,”李燕云继续道“实在不行带个几十上百人的,儿臣倒要看看,那些刁民谁敢欺朕!所以这些母后尽管放心。儿臣向您保证,定会平安归来!”

没想到李燕云想的如此周到,太后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好,哀家依你,去民间看看也好,这样皇儿才能得到磨炼,明日一早,就让那妮子到哀家的慈宁宫报道去吧。”太后轻轻起身,太监小德子连忙扶着,太后笑着,继续道“好了,哀家乏了,皇儿也早些休息。”

见太后答应了,李燕云心里欣喜若狂,忙单膝下跪“儿臣恭送母后!母后万福金安!”

这皇上,魏灵容对他好,伺候他,那是应该,没想到他报以如此宠爱,魏灵容成为太后的人,那些妃子定然不敢欺于魏灵容了,上官雨兮此刻有些替魏灵容感动了,这臭皇帝,他小事虽然不正经,大事,还真是不含糊,处处细心想得周到。

“咦?小妞,你怎地哭了?”

太后走后,李燕云好奇地看着上官雨兮。

上官雨兮眼眶一热,两行晶莹地泪珠,从倾国倾城之颜上,缓缓落下。

生怕李燕云认为自己哭的样子不好看,她倔强地扭过头去,“我,我没哭,我这是为魏灵容高兴,你待她如此好,想必她知道后肯定会很感动的,奴婢去换衣裳了,奴婢先行告退!”

她自始至终都没抬头,轻施一万福礼之后,便缓缓走去。

唉,这小妞还真是薄脸皮,倔脾气!李燕云看着她身影无奈一笑,放心吧,朕一定会为你伸冤,免得看到你整天哭哭啼啼的,惹老子心烦。

小张子此刻匆匆的跑进了乾清宫,跪下道“奴才启禀皇上,尚寝局魏尚宫娘娘求见。”

“哦?”刚刚还说起这妮子,这时候就到了,李燕云嘿嘿一笑,大手一挥“宣她进来吧,朕正有事找她呢。”

“奴才遵旨!”

不一会,穿着淡绿色长裙,如墨地发髻半挽在脑后的魏灵容,她轻轻走入大殿中。

只见她俊俏地面容有些憔悴,被长裙女官服包裹着地身躯曲线玲珑,曼妙有致,刚跨过门槛,她双膝一弯,轻轻跪地,双手手背伏在地上,俏额轻磕在手心。

“奴婢魏灵容,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啊,皇上!不要——”

她刚跪下,却被一脸挂着坏笑地李燕云一把拦腰抱起,门口俩位站岗地小太监吓的忙低下头,脖子一缩,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她惊的水眸圆睁,羞地脸颊发烫,娇口轻张,还没反应过来,她那诱人鲜润地小嘴,就被李燕云轻轻亲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