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借尸命(陈九张翠兰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借尸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借尸命(陈九张翠兰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借尸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9章 老中医 试读

2022-11-14 12:07 作者:陈九
  • 借尸命 借尸命

    《借尸命》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陈九张翠兰,《借尸命》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黄鼠狼子附身,这是得罪大仙了。”“恐怕他们家以后日子都不会好过。”被黄鼠狼附身的小花在屋子里乱叫乱砸,只要是屋子里能搬动的东西,全都被他砸个稀巴烂。“我要你死,我要你死,放我出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借尸命》是网络作者“陈九”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陈九张翠兰小说推荐,详情概述:在那之前,村长已经去找过王婆子,但她一直紧挨着大门,不见人。实在没有办法,村长只有砸门,那铁门的动静非常大,吵的周围邻居都不得安宁,实在没办法,王婆子只能将门打开。看到是陈家村的村长,她脸上显然不高兴,但又没法发飙,冷着张脸问:“你来做什么?”村长也没有含糊,直接开门见山,将我爹陈九棺材抬不动的事情说了一遍。王婆子听完脸色铁青,啥话也没说,只是给了村长一张符咒,说是镇尸符,可以压制住人的尸气,前提是必须在埋下后烧成灰埋在坟包顶。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张符,村长才执意土葬,而不是火化。村民们虽然抱怨,但也乖乖的听了他的话,将我爹的尸体放进棺材里,挖出的洞就木板封上,扛着上了山顶。山顶处有一块田地,是我家的,我娘就埋在这里,我爹陈九就埋在旁边。当我们来到我娘坟地旁时,发现在旁边挖好的坑被人给填上了。村长记得很清楚,当初是陈家三兄弟来这里挖的,足足挖了一个小时,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给填上了。当时谁都没有想太多,村长招呼几个年轻人又重新挖好,把我爹下葬,镇尸符烧了,埋在坟头,这才平息了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在家里,后面几天倒也没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黄大仙的供桌牌位,又被我收拾好,每天上香磕头,但我再也没有梦到过他。直到村子里出现了一些患者,一些年轻人都倒在炕上,重病不起,就连陈家三兄弟也无法幸免。我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村长跟我说的,自从我爹去世后,他就每天过来给我送饭,照顾我的生活。根据他所说,我爹陈九以前也是无父无母,靠着他养活,这陈家村,不少小年轻都是他一手带大的。不过今天他却没有来,我一直等到他晚上,外面依旧没有人来的样子,这让我感到一丝难过。从我爹陈九走过,这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总感觉空荡荡的。年仅十岁的我,根本不会做饭,能够照顾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这也不是第一次饿着肚子,我已经习惯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村长还是没有来,我实在忍不住,打算出门去看看,顺便去找点吃的。走在村子的小土路,自从我爹陈九去世后,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出门了,今天是第一天走出家,路过几个村民,他们都离我远远的,手中拿着锄头,去地里干活。不过他们都捂着嘴咳嗽,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停下脚步看他们头顶有一团黑雾,很是好奇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村长家在村口,这是我之前一个人在村子里乱跑才知道,站在门口,我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进去,毕竟谁也不想让一个名声不太好的灾星迈进家门。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陈老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背着医药箱,看到我站在门口,他愣了片刻。“娃啊,你是来看村长的吧?”我点了点头,询问道:“村长怎么了?为什么没有来?”陈老听完叹口气说:“他染上风寒了,最近一直躺在家里养病呢!”“这不,今天我给他送药来了,还告诉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怕你饿着。”“没成想,你自己过来了,也不算白疼你。”陈老笑呵呵的摸着我的头,拉起我的手说:“去我家吧!给你做点饭吃,看你的样子昨天一天没吃饭吧。”陈老慈祥温柔的语气,就跟村长一样,让我的心里很踏实,他们并不把我当成灾星看。来到陈老家里,院子里有两只老母鸡还有一只土狗看门,我跟着他进入屋子,里面很干净,也没有其他人。陈老虽然是个老中医,但无儿无女,他也没说要娶个媳妇,以前有不少媒婆找上门,都被他给拒绝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有人说他曾经有过老婆,怀孕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母子双亡,从那之前,陈老就对结婚与女人不大感兴趣,一心埋进中药的钻研,给人看病。他放下医药箱,撸起袖子站在灶火旁打算做饭,我赶紧去院子里抱了一捆干柴帮他烧火。“这娃懂事啊!”陈老十分欣慰,连连点头,同时也心疼不已,内心愧疚,如果当时他观察的在仔细一些,或许陈九就不会死了。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陈九会去世,诊断是风寒,药也开了,不可能会要人命。如果可以,陈老真想在观察一下陈九的尸体,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现在人已经安葬,他也从妇女的七嘴八舌里知道一些诡异的事情,包括我现在的处境。陈老一直以为是他害死了我爹,对我也心存愧疚。“你回屋子里坐着吧!我一个人就能忙活。”陈老把我拉到屋子里,拿出一块冰糖放进杯子里递给我。我喝了一口双眼冒光,嘴里甜滋滋的,特别好喝,这对我来说就是零食了,当时能够吃到甜的东西,就很不错了。“好吃吗?”陈老在一旁笑呵呵的,我点点头,一口气将杯子里的甜水全喝了,只见陈老又拿出一块递给我,我赶紧塞进嘴里。“这种甜的不能多吃,不然牙里长虫子,到时候就跟我的牙一样,吃东西都不香。”陈老忽然露出恐怖的表情,张开嘴,只见他的一排牙齿已经所剩无几,露出牙花子。我当时被逗的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我的头,让我呆在屋子里,随后一个人去外屋做饭。我坐在炕上四处张望,这屋子里有很多的壁画,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炕边放着几本书,从小到大都没读过书的我,自然也对这些东西比较好奇。虽然很想看看,但这里是陈老的家,别人的东西我不能乱动,屋子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味道,闻起来很香,浑身舒服,这就是老中医的家。陈老在外屋看到我一直盯着炕上的书,他正在外屋贴饽饽,开口说:“那几本书,你要看得懂就看吧!别拘束,把这里当自己家。”

在线试读

第9章 老中医

在那之前,村长已经去找过王婆子,但她一直紧挨着大门,不见人。

实在没有办法,村长只有砸门,那铁门的动静非常大,吵的周围邻居都不得安宁,实在没办法,王婆子只能将门打开。

看到是陈家村的村长,她脸上显然不高兴,但又没法发飙,冷着张脸问:“你来做什么?”

村长也没有含糊,直接开门见山,将我爹陈九棺材抬不动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婆子听完脸色铁青,啥话也没说,只是给了村长一张符咒,说是镇尸符,可以压制住人的尸气,前提是必须在埋下后烧成灰埋在坟包顶。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张符,村长才执意土葬,而不是火化。

村民们虽然抱怨,但也乖乖的听了他的话,将我爹的尸体放进棺材里,挖出的洞就木板封上,扛着上了山顶。

山顶处有一块田地,是我家的,我娘就埋在这里,我爹陈九就埋在旁边。

当我们来到我娘坟地旁时,发现在旁边挖好的坑被人给填上了。

村长记得很清楚,当初是陈家三兄弟来这里挖的,足足挖了一个小时,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给填上了。

当时谁都没有想太多,村长招呼几个年轻人又重新挖好,把我爹下葬,镇尸符烧了,埋在坟头,这才平息了这件事情。

我一个人在家里,后面几天倒也没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黄大仙的供桌牌位,又被我收拾好,每天上香磕头,但我再也没有梦到过他。

直到村子里出现了一些患者,一些年轻人都倒在炕上,重病不起,就连陈家三兄弟也无法幸免。

我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村长跟我说的,自从我爹去世后,他就每天过来给我送饭,照顾我的生活。

根据他所说,我爹陈九以前也是无父无母,靠着他养活,这陈家村,不少小年轻都是他一手带大的。

不过今天他却没有来,

我一直等到他晚上,外面依旧没有人来的样子,这让我感到一丝难过。

从我爹陈九走过,这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总感觉空荡荡的。

年仅十岁的我,根本不会做饭,能够照顾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这也不是第一次饿着肚子,我已经习惯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村长还是没有来,我实在忍不住,打算出门去看看,顺便去找点吃的。

走在村子的小土路,自从我爹陈九去世后,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出门了,今天是第一天走出家,路过几个村民,他们都离我远远的,手中拿着锄头,去地里干活。

不过他们都捂着嘴咳嗽,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停下脚步看他们头顶有一团黑雾,很是好奇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村长家在村口,这是我之前一个人在村子里乱跑才知道,站在门口,我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进去,毕竟谁也不想让一个名声不太好的灾星迈进家门。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陈老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背着医药箱,看到我站在门口,他愣了片刻。

“娃啊,你是来看村长的吧?”

我点了点头,询问道:“村长怎么了?为什么没有来?”

陈老听完叹口气说:“他染上风寒了,最近一直躺在家里养病呢!”

“这不,今天我给他送药来了,还告诉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怕你饿着。”

“没成想,你自己过来了,也不算白疼你。”

陈老笑呵呵的摸着我的头,拉起我的手说:“去我家吧!给你做点饭吃,看你的样子昨天一天没吃饭吧。”

陈老慈祥温柔的语气,就跟村长一样,让我的心里很踏实,他们并不把我当成灾星看。

来到陈老家里,院子里有两只老母鸡还有一只土狗看门,我跟着他进入屋子,里面很干净,也没有其他人。

陈老虽然是个老中医,但无儿无女,他也没说要娶个媳妇,以前有不少媒婆找上门,都被他给拒绝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有人说他曾经有过老婆,怀孕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母子双亡,从那之前,陈老就对结婚与女人不大感兴趣,一心埋进中药的钻研,给人看病。

他放下医药箱,撸起袖子站在灶火旁打算做饭,我赶紧去院子里抱了一捆干柴帮他烧火。

“这娃懂事啊!”

陈老十分欣慰,连连点头,同时也心疼不已,内心愧疚,如果当时他观察的在仔细一些,或许陈九就不会死了。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陈九会去世,诊断是风寒,药也开了,不可能会要人命。

如果可以,陈老真想在观察一下陈九的尸体,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但现在人已经安葬,他也从妇女的七嘴八舌里知道一些诡异的事情,包括我现在的处境。

陈老一直以为是他害死了我爹,对我也心存愧疚。

“你回屋子里坐着吧!我一个人就能忙活。”陈老把我拉到屋子里,拿出一块冰糖放进杯子里递给我。

我喝了一口双眼冒光,嘴里甜滋滋的,特别好喝,这对我来说就是零食了,当时能够吃到甜的东西,就很不错了。

“好吃吗?”

陈老在一旁笑呵呵的,我点点头,一口气将杯子里的甜水全喝了,只见陈老又拿出一块递给我,我赶紧塞进嘴里。

“这种甜的不能多吃,不然牙里长虫子,到时候就跟我的牙一样,吃东西都不香。”

陈老忽然露出恐怖的表情,张开嘴,只见他的一排牙齿已经所剩无几,露出牙花子。

我当时被逗的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我的头,让我呆在屋子里,随后一个人去外屋做饭。

我坐在炕上四处张望,这屋子里有很多的壁画,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炕边放着几本书,从小到大都没读过书的我,自然也对这些东西比较好奇。

虽然很想看看,但这里是陈老的家,别人的东西我不能乱动,屋子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味道,闻起来很香,浑身舒服,这就是老中医的家。

陈老在外屋看到我一直盯着炕上的书,他正在外屋贴饽饽,开口说:“那几本书,你要看得懂就看吧!别拘束,把这里当自己家。”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