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渔余大宝都市小说)上门小村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李渔余大宝都市小说完整版阅读

(李渔余大宝都市小说)上门小村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李渔余大宝都市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25章 划清界限 试读

2022-11-14 12:23 作者:李渔
  • 上门小村医 上门小村医

    小说《上门小村医》,现已完本,主角是李渔余大宝,由作者“李渔”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最过分的是,还没人愿意跟她做邻居,直接赶到了村头山脚下的小破院子,由她孤零零的独自生活。李渔还记得。是来余家凹的第一年冬天,虚弱的他最后一次尝试爬山,差点死山路上,是余落英遇见拼尽力气把她背回村里,一路摔的遍体鳞伤。两个余家凹人人嫌的苦命人,就这么相识熟悉起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李渔”的优质好文,《上门小村医》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李渔余大宝都市小说,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李渔黑着脸落座,有点不爽。他才搞明白,院子里这些人都是来瞧病的。起因是之前张翠花之前跑出去打听宗祠的事,得知他治好了老族长,就没忍住跟村里人吹嘘。再加上香香确实能出屋见风了,这更坐实了李渔会瞧病这事。只是先前大家都有些忐忑,毕竟以前谁没逗弄过傻李渔?说到底是怕他报仇。可余大宝带着瞎豹等人要账时,大伙却发现,瞎豹那些人被打的老惨了,李渔却明显对余大宝留了情。连余大宝服软求饶了都能暂且放过,大伙顿时觉得踏实不少,这才开始上门求医,估计是想趁此机会,跟李渔拉近下关系。这些倒也没啥,李渔琢磨着,起码还得在村里待一段时间呢,而且老族长也很希望他能成为村里郎中。于情于理,顺手给这些人瞧瞧病,都不算个事。可让他无语的是,张翠花竟然还收人家的挂号费,每人两块钱!钱虽然不多,可这么一来,事情却变了味,岂不是成了给她打工挣钱?瞧他脸色不太好,张翠花捂着兜里的几十块钱有些忐忑,陪笑道:“小渔啊,咋不开始呢,是不是跑累啦?累也没关系,大不了咱们改天再看,我都给他们排上号了!”“看病可以,把钱退回去。”李渔懒得跟她掰扯,这种人也掰扯不清。“凭啥啊!看病收钱天经地义,拿了钱照样是积德行善的好事,为啥不收?”张翠花果然炸毛:“你轻轻松松治好香香还有老族长,这怎么也得是大医院专家的水平,专家挂号费都十来块呢,我这看大家乡里乡亲的份上,只收两块而已!”“从我这拿配好的药可以收钱,诊费也挂号费你还惦记着收钱,疯了吧?”李渔很嫌弃。“你!”张翠花又要恼,抬眼见村里众人看她的眼神也有点便。她却眼睛一转叹气道:“孩子啊,婶子也不想这样,这不没办法的事吗?别忘了咱们家还欠瞎豹十万块钱呢,你又打了人,回头不定得赔多少,婶子这也是为你好啊!”“用不着,瞎豹的事我会解决,这两码事。”李渔依旧不乐意。“你这孩子!”张翠花气恼,又不敢发作,干脆指着众人道:“就算你不想收,大伙也不乐意啊,都知道咱家有困难,这又是瞧病的事,大伙谁对吧?”“是啊小渔,收了吧,去哪瞧病不得花钱,你医术又厉害,我们乐意掏钱。”“就是,本来以前就不少误会,你这给瞧病又不要钱,我们也不踏实啊!”“收下吧小渔,你不收我们真不好意思啊!”李渔乐了,心道还有上赶子给钱的,不过不出所料,这些人就是想以此和解。他是不想要钱吗?是瞧不上用两块钱和解这事!不过转念一想也罢,蚊子再小也是肉嘛,干脆咧嘴笑道:“本来觉得怕收费伤了情分呢,可大伙既然坚持,那就收吧,别觉得我不近人情就行。”“哪能啊,不会的不会的,天经地义的事,碍不着情分!”人群纷纷客套,李渔点点头,转脸道:“那把收的钱拿来吧!”张翠花刚准备眉开眼笑呢,不由僵住,赶忙捂兜道:“你啥意思?”“没啥意思,钱是瞧病的钱,当然是我挣的,那就该我收着。”就算是收钱,李渔也不准备惯着她臭毛病,眼下要让她收着,回头她就敢拿瞧病敲诈勒索别人去,这事她张翠花还真干得出来。“咱们是一家人,你的不就是我的嘛,再说了,婶子这是替你保管啊!”“用不着,而且搞清楚,我的钱跟你没半毛关系,现在是以后也是,你想要也得看我愿不愿意给,明白吗?”这事也不得不妨,不然回头挣了钱全跑她兜里去,还怎么修路怎么进祖洞?“你说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翠花顿时脸上挂不住,尖声骂道:“王八犊子你有没有良心,这几年吃我的住我的,现在翅膀硬了长本事了,还想撇清?你撇的清嘛你!”“哦,撇不清啊?那正好,让大伙帮着算算账,说道说道你以前咋对我,以后我就咋对你成不成?”李渔眯眼笑,正好趁这个机会划清界限,免得整天被惦记。院子里几个上岁数的,刚才还觉得李渔话说的过,有点欲言又止呢,可听到这儿顿时不吭声了,以前李渔怎么被欺负,他们可都清楚。张翠花被将了军,气的瞪大眼睛却不知怎么反驳,要真掰扯她以前对李渔的态度,扣个恶毒的帽子都不过分。她又不傻,如今李渔翻身长本事了,这要是当众撕破脸,以后还有好日子过?“给你都给你,几个破钱,谁稀罕似的!”掏出兜里的钱扔了一地,她羞恼的逃出院子,估计找余老蔫撒气去了。旁边香香小脸惆怅,把钱捡起递过来道:“小渔哥,你别跟我妈一般见识。”“放心我有数,钱你收着吧,我的钱不是她的,却是你的啊!”李渔乐呵呵道:“人多我可忙不过来,你帮着写方子收诊费吧。”“好!”余香香眼睛亮起,突然觉得己能中用了,不再像以前似的是个废人,这种感觉很好。真正开始接诊,李渔很快就有点不耐烦。乡下人没别的好处,可身体大都硬朗,顶多是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完全体现不出他李神医的厉害。最过分的是,还有几个家伙打嗝放屁吃坏肚子,甚至还有个上茅房腿蹲太久把腿蹲麻,却以为自己要半身不遂的,被踩了一脚立马活蹦乱跳起来。好歹有几个老寒腿偏头疼啥的,属于问题不大但久治无效,才终于让配合灵气的天医之术有了用武之地,也让众人再次惊叹了一番他的厉害。折腾好半天,每个人多是再收点治疗费而已,毕竟村里很多人做过采药售卖的营生,开了方子他们大都能去自己采了炮制,药费都赚不到。眼瞅着天都黑了,李渔总算是把人打发完。可转头让香香一数,却发现里外里才收了不到二百块钱,李渔顿时气得牙疼。他觉得自己的修路计划,严重被这些人给耽搁了,照这速度别说修路了,等到金蚕王蛊苏醒,估计马路牙子钱也挣不到啊!“以后再有瞧病的,我碰上了就看,碰不上别让等,钱你就留着零花吧,我出去趟!”李渔不想再耽搁发财大计,匆匆出门去借网兜,他想起来郝桂花家里以前养着猪,经常用大网兜去河道涝浮萍,正好可以借来抓野鸭。到了郝桂花家天已经全黑,可空气依然闷热,树上知了也聒噪不休。喊了两声没听见回应,李渔便抬手推门,不料咔啪一声,门后传来细微脆裂声。李渔呲呲牙,如今他力气太大了点,竟一不小心把门闩给推断了,这整的实在是尴尬。想溜走又觉得合适,他只得拎着断掉的门闩进院去。进门却见堂屋敞着也没人,正纳闷呢,院子角落响起脚步声,李渔下意识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一片雪白从茅房出来。那丰腴身影上下都仅穿了小衣,清凉无比,关键是,她手中的裤腰只提了一半……“啊!”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呢,李渔突然怪叫出声,岔开手指捂住眼喊道:“桂花嫂,你怎么不穿衣服,太过分了!”郝桂花:“??!”

在线试读

第25章 划清界限

李渔黑着脸落座,有点不爽。

他才搞明白,院子里这些人都是来瞧病的。

起因是之前张翠花之前跑出去打听宗祠的事,得知他治好了老族长,就没忍住跟村里人吹嘘。

再加上香香确实能出屋见风了,这更坐实了李渔会瞧病这事。

只是先前大家都有些忐忑,毕竟以前谁没逗弄过傻李渔?说到底是怕他报仇。

可余大宝带着瞎豹等人要账时,大伙却发现,瞎豹那些人被打的老惨了,李渔却明显对余大宝留了情。

连余大宝服软求饶了都能暂且放过,大伙顿时觉得踏实不少,这才开始上门求医,估计是想趁此机会,跟李渔拉近下关系。

这些倒也没啥,李渔琢磨着,起码还得在村里待一段时间呢,而且老族长也很希望他能成为村里郎中。

于情于理,顺手给这些人瞧瞧病,都不算个事。

可让他无语的是,张翠花竟然还收人家的挂号费,每人两块钱!

钱虽然不多,可这么一来,事情却变了味,岂不是成了给她打工挣钱?

瞧他脸色不太好,张翠花捂着兜里的几十块钱有些忐忑,陪笑道“小渔啊,咋不开始呢,是不是跑累啦?累也没关系,大不了咱们改天再看,我都给他们排上号了!”

“看病可以,把钱退回去。”李渔懒得跟她掰扯,这种人也掰扯不清。

“凭啥啊!看病收钱天经地义,拿了钱照样是积德行善的好事,为啥不收?”

张翠花果然炸毛“你轻轻松松治好香香还有老族长,这怎么也得是大医院专家的水平,专家挂号费都十来块呢,我这看大家乡里乡亲的份上,只收两块而已!”

“从我这拿配好的药可以收钱,诊费也挂号费你还惦记着收钱,疯了吧?”李渔很嫌弃。

“你!”张翠花又要恼,抬眼见村里众人看她的眼神也有点便。

她却眼睛一转叹气道“孩子啊,婶子也不想这样,这不没办法的事吗?别忘了咱们家还欠瞎豹十万块钱呢,你又打了人,回头不定得赔多少,婶子这也是为你好啊!”

“用不着,瞎豹的事我会解决,这两码事。”李渔依旧不乐意。

“你这孩子!”张翠花气恼,又不敢发作,干脆指着众人道“就算你不想收,大伙也不乐意啊,都知道咱家有困难,这又是瞧病的事,大伙谁对吧?”

“是啊小渔,收了吧,去哪瞧病不得花钱,你医术又厉害,我们乐意掏钱。”

“就是,本来以前就不少误会,你这给瞧病又不要钱,我们也不踏实啊!”

“收下吧小渔,你不收我们真不好意思啊!”

李渔乐了,心道还有上赶子给钱的,不过不出所料,这些人就是想以此和解。

他是不想要钱吗?是瞧不上用两块钱和解这事!

不过转念一想也罢,蚊子再小也是肉嘛,干脆咧嘴笑道“本来觉得怕收费伤了情分呢,可大伙既然坚持,那就收吧,别觉得我不近人情就行。”

“哪能啊,不会的不会的,天经地义的事,碍不着情分!”

人群纷纷客套,李渔点点头,转脸道“那把收的钱拿来吧!”

张翠花刚准备眉开眼笑呢,不由僵住,赶忙捂兜道“你啥意思?”

“没啥意思,钱是瞧病的钱,当然是我挣的,那就该我收着。”

就算是收钱,李渔也不准备惯着她臭毛病,眼下要让她收着,回头她就敢拿瞧病敲诈勒索别人去,这事她张翠花还真干得出来。

“咱们是一家人,你的不就是我的嘛,再说了,婶子这是替你保管啊!”

“用不着,而且搞清楚,我的钱跟你没半毛关系,现在是以后也是,你想要也得看我愿不愿意给,明白吗?”

这事也不得不妨,不然回头挣了钱全跑她兜里去,还怎么修路怎么进祖洞?

“你说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翠花顿时脸上挂不住,尖声骂道“王八犊子你有没有良心,这几年吃我的住我的,现在翅膀硬了长本事了,还想撇清?你撇的清嘛你!”

“哦,撇不清啊?那正好,让大伙帮着算算账,说道说道你以前咋对我,以后我就咋对你成不成?”

李渔眯眼笑,正好趁这个机会划清界限,免得整天被惦记。

院子里几个上岁数的,刚才还觉得李渔话说的过,有点欲言又止呢,可听到这儿顿时不吭声了,以前李渔怎么被欺负,他们可都清楚。

张翠花被将了军,气的瞪大眼睛却不知怎么反驳,要真掰扯她以前对李渔的态度,扣个恶毒的帽子都不过分。

她又不傻,如今李渔翻身长本事了,这要是当众撕破脸,以后还有好日子过?

“给你都给你,几个破钱,谁稀罕似的!”

掏出兜里的钱扔了一地,她羞恼的逃出院子,估计找余老蔫撒气去了。

旁边香香小脸惆怅,把钱捡起递过来道“小渔哥,你别跟我妈一般见识。”

“放心我有数,钱你收着吧,我的钱不是她的,却是你的啊!”

李渔乐呵呵道“人多我可忙不过来,你帮着写方子收诊费吧。”

“好!”余香香眼睛亮起,突然觉得己能中用了,不再像以前似的是个废人,这种感觉很好。

真正开始接诊,李渔很快就有点不耐烦。

乡下人没别的好处,可身体大都硬朗,顶多是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完全体现不出他李神医的厉害。

最过分的是,还有几个家伙打嗝放屁吃坏肚子,甚至还有个上茅房腿蹲太久把腿蹲麻,却以为自己要半身不遂的,被踩了一脚立马活蹦乱跳起来。

好歹有几个老寒腿偏头疼啥的,属于问题不大但久治无效,才终于让配合灵气的天医之术有了用武之地,也让众人再次惊叹了一番他的厉害。

折腾好半天,每个人多是再收点治疗费而已,毕竟村里很多人做过采药售卖的营生,开了方子他们大都能去自己采了炮制,药费都赚不到。

眼瞅着天都黑了,李渔总算是把人打发完。

可转头让香香一数,却发现里外里才收了不到二百块钱,李渔顿时气得牙疼。

他觉得自己的修路计划,严重被这些人给耽搁了,照这速度别说修路了,等到金蚕王蛊苏醒,估计马路牙子钱也挣不到啊!

“以后再有瞧病的,我碰上了就看,碰不上别让等,钱你就留着零花吧,我出去趟!”

李渔不想再耽搁发财大计,匆匆出门去借网兜,他想起来郝桂花家里以前养着猪,经常用大网兜去河道涝浮萍,正好可以借来抓野鸭。

到了郝桂花家天已经全黑,可空气依然闷热,树上知了也聒噪不休。

喊了两声没听见回应,李渔便抬手推门,不料咔啪一声,门后传来细微脆裂声。

李渔呲呲牙,如今他力气太大了点,竟一不小心把门闩给推断了,这整的实在是尴尬。

想溜走又觉得合适,他只得拎着断掉的门闩进院去。

进门却见堂屋敞着也没人,正纳闷呢,院子角落响起脚步声,李渔下意识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一片雪白从茅房出来。

那丰腴身影上下都仅穿了小衣,清凉无比,关键是,她手中的裤腰只提了一半……

“啊!”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呢,李渔突然怪叫出声,岔开手指捂住眼喊道“桂花嫂,你怎么不穿衣服,太过分了!”

郝桂花“??!”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