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唐朝贵公子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唐朝贵公子)

(唐朝贵公子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唐朝贵公子) 第九章:敕封 试读

2022-11-14 13:00 作者:陈正泰
  • 唐朝贵公子 唐朝贵公子

    最具潜力佳作《唐朝贵公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正泰陈福,也是实力作者“陈正泰”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李世民继续看下去,脸又一沉,面露杀机:“果然,他们又来了,谁也别拦朕,朕非要将这些陈家的田舍奴们统统杀个干净不可,无忌啊无忌,你看看他们,他们又在耍弄这一套了,你可知道,他们要举荐的,竟是一个马夫......”李世民胸膛起伏,勃然大怒。成天看着一群阴阳怪气的家伙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各种哎呀我好害...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唐朝贵公子》,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李世民回宫。只是头依旧昏沉的厉害,请了御医来,喝了一碗解酒汤,面色的红光依旧没有褪去,他不禁朝尾随而来的长孙无忌道:“此酒后劲甚大,实在厉害。”“二郎。”长孙无忌舔了舔嘴,说实话,他倒是很希望尝一尝这酒。“陈正泰拜二郎为师……”“哎!”李世民不禁叹息:“果然喝酒误事啊,朕以后再喝酒,便不堪为君,这是教训。”“这件事……不可和人提起。”长孙无忌不吭声。李世民躺在软塌上,摸着自己发昏的额头:“怎么不说话了?”“臣当然不会和人提起,不过臣以为,陈家人现在已经嚷嚷的满长安都知道了。”李世民觉得自己热血上涌,一口老血要喷出来。这辈子提刀跨马,下马治民,李世民都是游刃有余,偏偏碰到这群不要脸的陈家人,居然有一种他娘的这群人都是人才的无力感。剁了他们吧。说朕心胸狭隘,不能容人,何况,陈正泰还只是一个小儿,少不得别人要说,你看,你堂堂皇帝,跟一个小人较真,算什么英雄。捏着鼻子认了吧。又不甘心。良久……李世民又叹息道:“果然是喝酒误事啊……”“陛下,陛下……”有宦官小跑进来:“陛下,程将军与尉迟都督求见,说是带了一坛好酒,特与陛下会饮。”李世民脸一黑,此时又觉得一股昏沉沉的感觉袭来,他咬牙切齿的骂道:“喝,喝,喝,就知道喝,告诉他们,朕不见他们,带着他们的酒,从哪儿来,回哪里去。文臣武臣,再有敢饮酒者,朕都不轻饶。”长孙无忌:“……”“还有那个叫陈正泰的小子,朕想起来了,他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梁师都会被部将所杀,这个小子,真是信口开河,朕念他举荐了马周,就不予追究他的罪责了。”李世民说到这里,又道:“至于他的父亲,陈继业……此人乃是东宫旧人,可成日游手好闲,迟早要惹是生非,从前他可没少在东宫写文章骂朕呢。他现在是议郎嘛?那便敕他为长安盐铁使,让他们陈家人有点事做,不要无事生非。”叹了口气,李世民脸色温和了一些:“至于马周,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朕听他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拟诏:敕马周门下省值班侍奉吧……”……次日一早,便有黄门宦官至陈家,宣读旨意。陈正泰还沉浸在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天子门生的好事里头。不得不说,陈家的舆论机器还是很强大的,皇帝前脚刚走,陈家阖族上下,便已将消息传遍了每一个街巷。这叫买定离手,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咦?自己为啥会有约炮这样龌蹉的念头呢。哎……古人们有点浪,带坏了我啊。等那宦官一到,宣读了旨意,顿时陈家又哗然了。门下省值班侍奉......马周站在陈正泰身后,面上一惊,值班侍奉是小官,不过区区八九品的不入流而已。可门下省却是天下的中枢,每日入值,都需要入宫,甚至皇帝随时都可能召见,接触的都是军国大事。如此一来,这个职位便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了,只要在门下省好好干,多在皇帝面前表现,将来少不得要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可最震惊的却是陈继业。升官啦。从议郎变成了长安盐铁使。这盐铁使油水丰厚的很......算是一等一的肥缺。倒是陈正泰反应了过来,朝那宦官行了个礼:“请公公回话,臣等谢恩。”宦官颔点头,羡慕的看着陈家出来的盐铁使和门下值班侍奉。前者是肥的流油,后者则是清贵无比。他笑嘻嘻的点头:“那么,咱回宫复命去了。”陈正泰一摆手:“且慢。”宦官眼睛一斜,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正泰一眼。果然,陈家人还是很识趣的。他说且慢,十有八九,是要准备给咱送礼了。这宣告诏书的宦官,其实也是肥缺,但凡出去,若是传达敕命,往往都有孝敬的。于是,宦官满怀期待的看着陈正泰道:“不知陈公子有何赐教?”陈正泰认真的道:“力士是否帮我一个忙,容请力士代我向恩师传一句话,就说学生在家,每日感念恩师,常怀感激之心,只是宫禁森森,不能时刻入宫,聆听恩师教诲,实在是遗憾。”宦官古怪的看着陈正泰:“你的恩师是谁?”“乃是当今皇帝陛下。”宦官本来以为陈正泰会给他一些好处,谁晓得是让自己给人传话的,顿时脸拉下来。可是一听到陈正泰的恩师乃是皇帝陛下,一下子两腿发软,吓尿了。“哪……哪一个皇帝陛下。”陈正泰板起脸来,大喝道:“天下哪有几个皇帝,你好大的胆子,敢诽谤我的恩师?”宦官下一刻,魂不附体的跪下了:“不敢。”“快去吧,一定记得将我的话带到。噢,对啦,我这里还有一封书信,是给我的恩师的,请力士代为转达。”说着,陈正泰掏了一封书信来,郑重其事的交给宦官。宦官如蒙大赦,他心里满腹的疑问,却不敢多问了,收了信,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陈正泰看着宦官的背影,吁了口气,有皇帝做师傅真的很牛啊,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起来。等陈正泰回头,却已见马周拜倒:“你这是......”“恩公大恩大德,学生......学生......”马周哽咽。就在几日之前,他还是一个马夫。而如今,他却已有了官身,他的人生,曾有无数的跌宕,如今终于拨云见日,这一切都是拜陈正泰所赐啊。一旁,三叔公眼睛已经直了。他经历了忐忑不安,现在看如今炙手可热的马周,却是拜在自己的侄孙脚下,感激涕零状,而自己的侄孙,更是拜了李二郎为师,这……三叔公身躯一震,心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陈正泰不禁唏嘘,他知道马周这样的儒家弟子,对于出仕是极为热衷的,毕竟人家读了数十年的书,琢磨的就是治国平天下,现在终于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自己举荐了他,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陈正泰眨眨眼:“我有个不情之请。”“恩公请说。”马周一脸认真。陈正泰道:“能不能你下值之后,再帮我照料一下猪圈,我觉得你比较在行,毕竟,其他人我不放心。”马周:”......”他本以为自己已鲤鱼跃龙门。谁曾想......硬着头皮,马周道:“敢不从命。”管他呢,这样的大恩大德,即便是给恩公养猪,也没什么。反正下值之后,自己也没什么事做。......马周又去猪圈了。陈父和三叔公却是挤眉弄眼。陈正泰才注意到了他们。陈父和三叔公低声咕哝着什么:“三叔,你看方才陛下是什么意思?”三叔公捋须,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哎呀,这......这恐怕要多亏了正泰,咱们陈家......哎呀......”他眼里放光起来,连续几个哎呀,而后又道:“皇帝此举很有深意,你想想看,皇帝为何敕你为盐铁使么。你是东宫旧人啊,这样的好事,凭什么落在你的头上?”陈父眨眨眼:“对呀,为啥?”

在线试读

第九章:敕封

李世民回宫。

只是头依旧昏沉的厉害,请了御医来,喝了一碗解酒汤,面色的红光依旧没有褪去,他不禁朝尾随而来的长孙无忌道“此酒后劲甚大,实在厉害。”

“二郎。”长孙无忌舔了舔嘴,说实话,他倒是很希望尝一尝这酒。

“陈正泰拜二郎为师……”

“哎!”李世民不禁叹息“果然喝酒误事啊,朕以后再喝酒,便不堪为君,这是教训。”

“这件事……不可和人提起。”

长孙无忌不吭声。

李世民躺在软塌上,摸着自己发昏的额头“怎么不说话了?”

“臣当然不会和人提起,不过臣以为,陈家人现在已经嚷嚷的满长安都知道了。”

李世民觉得自己热血上涌,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这辈子提刀跨马,下马治民,李世民都是游刃有余,偏偏碰到这群不要脸的陈家人,居然有一种他娘的这群人都是人才的无力感。

剁了他们吧。

说朕心胸狭隘,不能容人,何况,陈正泰还只是一个小儿,少不得别人要说,你看,你堂堂皇帝,跟一个小人较真,算什么英雄。

捏着鼻子认了吧。

又不甘心。

良久……

李世民又叹息道“果然是喝酒误事啊……”

“陛下,陛下……”有宦官小跑进来“陛下,程将军与尉迟都督求见,说是带了一坛好酒,特与陛下会饮。”

李世民脸一黑,此时又觉得一股昏沉沉的感觉袭来,他咬牙切齿的骂道“喝,喝,喝,就知道喝,告诉他们,朕不见他们,带着他们的酒,从哪儿来,回哪里去。文臣武臣,再有敢饮酒者,朕都不轻饶。”

长孙无忌“……”

“还有那个叫陈正泰的小子,朕想起来了,他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梁师都会被部将所杀,这个小子,真是信口开河,朕念他举荐了马周,就不予追究他的罪责了。”

李世民说到这里,又道“至于他的父亲,陈继业……此人乃是东宫旧人,可成日游手好闲,迟早要惹是生非,从前他可没少在东宫写文章骂朕呢。他现在是议郎嘛?那便敕他为长安盐铁使,让他们陈家人有点事做,不要无事生非。”

叹了口气,李世民脸色温和了一些“至于马周,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朕听他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拟诏:敕马周门下省值班侍奉吧……”

……

次日一早,便有黄门宦官至陈家,宣读旨意。

陈正泰还沉浸在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天子门生的好事里头。

不得不说,陈家的舆论机器还是很强大的,皇帝前脚刚走,陈家阖族上下,便已将消息传遍了每一个街巷。

这叫买定离手,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

咦?

自己为啥会有约炮这样龌蹉的念头呢。

哎……

古人们有点浪,带坏了我啊。

等那宦官一到,宣读了旨意,顿时陈家又哗然了。

门下省值班侍奉……

马周站在陈正泰身后,面上一惊,值班侍奉是小官,不过区区八九品的不入流而已。可门下省却是天下的中枢,每日入值,都需要入宫,甚至皇帝随时都可能召见,接触的都是军国大事。

如此一来,这个职位便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了,只要在门下省好好干,多在皇帝面前表现,将来少不得要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可最震惊的却是陈继业。

升官啦。

从议郎变成了长安盐铁使。

这盐铁使油水丰厚的很……算是一等一的肥缺。

倒是陈正泰反应了过来,朝那宦官行了个礼“请公公回话,臣等谢恩。”

宦官颔点头,羡慕的看着陈家出来的盐铁使和门下值班侍奉。

前者是肥的流油,后者则是清贵无比。

他笑嘻嘻的点头“那么,咱回宫复命去了。”

陈正泰一摆手“且慢。”

宦官眼睛一斜,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正泰一眼。

果然,陈家人还是很识趣的。

他说且慢,十有八九,是要准备给咱送礼了。

这宣告诏书的宦官,其实也是肥缺,但凡出去,若是传达敕命,往往都有孝敬的。

于是,宦官满怀期待的看着陈正泰道“不知陈公子有何赐教?”

陈正泰认真的道“力士是否帮我一个忙,容请力士代我向恩师传一句话,就说学生在家,每日感念恩师,常怀感激之心,只是宫禁森森,不能时刻入宫,聆听恩师教诲,实在是遗憾。”

宦官古怪的看着陈正泰“你的恩师是谁?”

“乃是当今皇帝陛下。”

宦官本来以为陈正泰会给他一些好处,谁晓得是让自己给人传话的,顿时脸拉下来。

可是一听到陈正泰的恩师乃是皇帝陛下,一下子两腿发软,吓尿了。

“哪……哪一个皇帝陛下。”

陈正泰板起脸来,大喝道“天下哪有几个皇帝,你好大的胆子,敢诽谤我的恩师?”

宦官下一刻,魂不附体的跪下了“不敢。”

“快去吧,一定记得将我的话带到。噢,对啦,我这里还有一封书信,是给我的恩师的,请力士代为转达。”

说着,陈正泰掏了一封书信来,郑重其事的交给宦官。

宦官如蒙大赦,他心里满腹的疑问,却不敢多问了,收了信,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

…………

陈正泰看着宦官的背影,吁了口气,有皇帝做师傅真的很牛啊,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起来。

等陈正泰回头,却已见马周拜倒:“你这是……”

“恩公大恩大德,学生……学生……”马周哽咽。

就在几日之前,他还是一个马夫。

而如今,他却已有了官身,他的人生,曾有无数的跌宕,如今终于拨云见日,这一切都是拜陈正泰所赐啊。

一旁,三叔公眼睛已经直了。他经历了忐忑不安,现在看如今炙手可热的马周,却是拜在自己的侄孙脚下,感激涕零状,而自己的侄孙,更是拜了李二郎为师,这……

三叔公身躯一震,心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陈正泰不禁唏嘘,他知道马周这样的儒家弟子,对于出仕是极为热衷的,毕竟人家读了数十年的书,琢磨的就是治国平天下,现在终于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自己举荐了他,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陈正泰眨眨眼:“我有个不情之请。”

“恩公请说。”马周一脸认真。

陈正泰道:“能不能你下值之后,再帮我照料一下猪圈,我觉得你比较在行,毕竟,其他人我不放心。”

马周:”……”

他本以为自己已鲤鱼跃龙门。

谁曾想……

硬着头皮,马周道:“敢不从命。”

管他呢,这样的大恩大德,即便是给恩公养猪,也没什么。反正下值之后,自己也没什么事做。

……

马周又去猪圈了。

陈父和三叔公却是挤眉弄眼。

陈正泰才注意到了他们。

陈父和三叔公低声咕哝着什么:“三叔,你看方才陛下是什么意思?”

三叔公捋须,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哎呀,这……这恐怕要多亏了正泰,咱们陈家……哎呀……”

他眼里放光起来,连续几个哎呀,而后又道:“皇帝此举很有深意,你想想看,皇帝为何敕你为盐铁使么。你是东宫旧人啊,这样的好事,凭什么落在你的头上?”

陈父眨眨眼:“对呀,为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