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唐朝贵公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唐朝贵公子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唐朝贵公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唐朝贵公子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十四章:真香 试读

2022-11-14 13:07 作者:陈正泰
  • 唐朝贵公子 唐朝贵公子

    最具潜力佳作《唐朝贵公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正泰陈福,也是实力作者“陈正泰”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李世民继续看下去,脸又一沉,面露杀机:“果然,他们又来了,谁也别拦朕,朕非要将这些陈家的田舍奴们统统杀个干净不可,无忌啊无忌,你看看他们,他们又在耍弄这一套了,你可知道,他们要举荐的,竟是一个马夫......”李世民胸膛起伏,勃然大怒。成天看着一群阴阳怪气的家伙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各种哎呀我好害...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唐朝贵公子》,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恶臭无比……面对李世民的吐槽,陈正泰打了个激灵,这什么情况,这是老火汤啊,是可以和煲仔饭齐名的名菜,难道唐朝人的口味……这样的独特吗? 陈正泰立即道:“学生冤枉,这汤的味道明明极好,怎么会恶臭无比。” 李世民见他还想抵赖,本来对陈正泰还不错的印象,顿时大打折扣:“再胡言就是欺君之罪,你这食谱中,制汤居然不放酱料,还敢说味道极好?” 做汤要放酱料的吗? 这汤明明放自己炼体出来的白盐,味道就极好了。 陈正泰一脸懵逼,可随即……他明白了。 一定是哪里不对。 “敢问陛下,这汤用的可是学生送来的盐吗?” 李世民脸色古怪起来:“你还送了盐?” 卧槽…… 陈正泰骤然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枉,原来他们没放白盐,而是放的青盐,青盐本来就苦涩,那么汤的味道都被青盐搞坏了,能好喝才怪。 陈正泰很不服气,他瘪了瘪嘴,叫屈道:“恩师,这汤分明要用学生的盐才成啊,学生冤枉啊,学生请恩师恩准,重新制汤!” 李世民对汤已完全失去了兴致,一挥手:“不必啦,朕没兴致。你献上这样的食谱,实乃欺君之罪,朕这一次,轻饶了你,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现在……便收回成命,褫夺你的县男爵位,你谢恩吧。” 陈正泰:“……” 说实话,陈正泰第一次感觉李世民很有冷幽默的潜质。 刚才还给自己封爵,转过头,又把爵位给褫夺了……自己应该算是历史上最快夺爵的人吧。 李世民当然不是一般人。 这等胡萝卜加大棒,给个甜枣再打你几巴掌的手段,想来便是帝王心术。 这显然是李世民给陈正泰上了一堂生动的君臣之课,你的荣辱,都只在皇帝的一念之间,他若是高兴,便可转瞬之间破格令你成为贵族,从此子孙罔替,荣华富贵不绝。 可下一刻,他也可随时治你一个欺君之罪,教你万劫不复。陈正泰一脸懵逼的抬头看了李世民一眼。 却见李世民面上露出几分得意。 是啊,这些日子,天天吃了吗吃了吗的,实在令人无语,你不是自称是朕的门生吗? 很好,朕既是你的老师,那么就先给你这第一堂课,教你知道,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 看着陈正泰一脸吃瘪的样子,李世民的小心思里,居然多了几分快意恩仇,他似笑非笑道:“雷霆雨露,俱为君恩,于你,朕既是君,又为师,此时,你还不快谢朕恩典。” 陈正泰心口好似重击一样,郁闷的很。 他眨眨眼,居然也不谢恩,而是道:“恩师要议学生的罪,学生自然愿意接受,只是……学生听说,百姓们都称颂恩师圣明,且明察秋毫,行事不偏不倚,绝不将罪责妄加于人,所以学生以为……既然有罪,就当有所凭据,学生的食谱,绝没有错,还请恩师明辨,到时再议罪不迟。” 李世民的本意,只是想给陈正泰一颗甜枣,而后再给他一棒槌而已。这在李世民看来,其实并不是恶意,毕竟陈正泰年纪还小,将来固然要大用,可也需要好好磨砺一番。可现在陈正泰较了真,他却需让陈正泰死个明白。 一想到那令人反胃的汤水,李世民心里也有了几分恼怒,很好,这个小子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李世民便道:“好极,朕便让你心悦诚服,来人,传朕的话,令尚食局照食谱,再烹饪一碗汤来。” “可是……学生的盐呢?学生不是让马周带盐入宫吗?” “还有盐吗?”李世民侧目,看了一旁的宦官。 这小宦官方才见内常侍因为说错了话,被拉出去打了,因而显得战战兢兢,他低着头,道:“奴……奴去问问。” 陈正泰便千叮万嘱道:“一定要让尚食局用我带入宫中的盐。” 小宦官一溜烟的去了。李世民见陈正泰是个不肯服输的性子,想到这陈家人各种稀奇古怪的脾气,心里想……这个小子,可万万不要沾染上陈家古怪脾气,不然可惜这样的人才。 于是……他故作气定神闲,也不搭理陈正泰,低头拿起案牍上的奏疏,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偶尔提笔,进行批阅。 陈正泰算是对李世民这位老师上的这一课有了生动的认识。 原来……做皇帝就是这么了不起啊。 可惜……这是大名鼎鼎的贞观时代。若是本公子去了唐末或者明末,凭着穿越者的优势,顶着砍脑袋的风险来个群雄逐鹿,说不定有一万分之一的机会做个皇帝来当当。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过了一个多时辰,便有尚食局的宦官盛了一碗汤来。 这汤水……和原来的汤水一样,色香俱全,采用的乃是最新鲜和上等的食材熬制,因为没有放酱的缘故,只切了一丁点葱蒜作为辅料,因而汤水上只浮些许肉沫,此外便格外的晶莹了。 尚食局的宦官小心翼翼的将汤水搁到了李世民的案头上。 李世民只微微抬头,撇了这汤水一眼,这汤和上一次的可谓是一般无二。 因而……他心下冷笑,便拂袖道:“将此汤,赐给朕这徒儿……” 说到徒儿二字时……李世民话音嘎然而止。 他猛地意识到,好似因为陈正泰的死缠烂打,自己竟潜意识的认了这么一个弟子。 只是……或许是自恃自己的身份,李世民又觉得不甘心,于是忙改口道:“赐予陈卿喝吧。” 陈正泰忙道:“这食谱,本就是孝敬恩师的,恩师现在怀疑学生的汤有问题,当然是恩师再品尝此汤才好。” 李世民觉得有理,也好,让你死个明白,别说朕没有因为功劳而关照你,也别说朕因为你的过失而褫夺你的爵位。 他瞪了陈正泰一眼,道:“好,朕教你心服口服。” 取了银勺,李世民只沾了些许的汤水,因为上一次喝汤,心理有了阴影,因而李世民看这色香俱全的汤水,就好似是在吃药一样,象征性的沾了一丁点汤水之后,李世民犹如吃药一般,将银勺放入口里…… 他甚至来不及细尝,便急着要将星点的汤水立即吞咽下去。 可是…… 猛地…… 李世民的身躯一震。 原本那久违的腥涩滋味并没有再出现,那唇齿间荡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香味,鲜肉带来的香味,与汤水混杂一起,久久不能散去,不只如此,汤水的滋味,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精盐所带来的微咸,恰到好处与肉味混杂一起,令李世民说不出的舒畅。 只是……方才只是浅尝…… 李世民面上带着一股古怪的模样,一脸惊奇的继续舀了一勺汤水,这一次再没有迟疑,满满一勺汤直接入口。 这种强烈的滋味瞬间又刺激了李世民的味蕾。 李世民觉得自己浑身都燥热起来,下意识的抹了一把额上浮出的细汗,在一口汤下肚之余,不禁感慨道:“这汤,真香!” 他的语气,绝没有隐藏自己的情绪,完全是因感而发。 唐朝的烹饪技艺,其实是很落后的,毕竟……这个时代没有铁锅,肉基本靠烤,而因为佐料的问题,调料,基本靠各种各样的酱。 以至于倭人派出了遣唐使,跑来把大唐的烹饪带回了倭国,技能树点歪,也学着在汤水和烹饪中铺以大量的酱。 而在这个时代,酱料的应用就更广泛了,毕竟……因为佐料的缘故,为了遮掩盐的古怪味道,各种酱料一股脑的放进去。 现在……第一次尝到如此的清汤,李世民突然觉得,世上的美味佳肴,在这汤面前,竟好似是笑话一般。 李世民是个很实在的人。 既然汤好吃,也懒得理陈正泰,端起了瓷碗,便将这汤一饮而尽。

在线试读

第二十四章:真香

恶臭无比……

面对李世民的吐槽,陈正泰打了个激灵,这什么情况,这是老火汤啊,是可以和煲仔饭齐名的名菜,难道唐朝人的口味……这样的独特吗?

 陈正泰立即道“学生冤枉,这汤的味道明明极好,怎么会恶臭无比。”

 李世民见他还想抵赖,本来对陈正泰还不错的印象,顿时大打折扣“再胡言就是欺君之罪,你这食谱中,制汤居然不放酱料,还敢说味道极好?”

 做汤要放酱料的吗?

 这汤明明放自己炼体出来的白盐,味道就极好了。

 陈正泰一脸懵逼,可随即……他明白了。

 一定是哪里不对。

 “敢问陛下,这汤用的可是学生送来的盐吗?”

 李世民脸色古怪起来“你还送了盐?”

 卧槽……

 陈正泰骤然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枉,原来他们没放白盐,而是放的青盐,青盐本来就苦涩,那么汤的味道都被青盐搞坏了,能好喝才怪。

 陈正泰很不服气,他瘪了瘪嘴,叫屈道“恩师,这汤分明要用学生的盐才成啊,学生冤枉啊,学生请恩师恩准,重新制汤!”

 李世民对汤已完全失去了兴致,一挥手“不必啦,朕没兴致。你献上这样的食谱,实乃欺君之罪,朕这一次,轻饶了你,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现在……便收回成命,褫夺你的县男爵位,你谢恩吧。”

 陈正泰“……”

 说实话,陈正泰第一次感觉李世民很有冷幽默的潜质。

 刚才还给自己封爵,转过头,又把爵位给褫夺了……自己应该算是历史上最快夺爵的人吧。

 李世民当然不是一般人。

 这等胡萝卜加大棒,给个甜枣再打你几巴掌的手段,想来便是帝王心术。

 这显然是李世民给陈正泰上了一堂生动的君臣之课,你的荣辱,都只在皇帝的一念之间,他若是高兴,便可转瞬之间破格令你成为贵族,从此子孙罔替,荣华富贵不绝。

 可下一刻,他也可随时治你一个欺君之罪,教你万劫不复。

陈正泰一脸懵逼的抬头看了李世民一眼。

 却见李世民面上露出几分得意。

 是啊,这些日子,天天吃了吗吃了吗的,实在令人无语,你不是自称是朕的门生吗?

 很好,朕既是你的老师,那么就先给你这第一堂课,教你知道,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

 看着陈正泰一脸吃瘪的样子,李世民的小心思里,居然多了几分快意恩仇,他似笑非笑道“雷霆雨露,俱为君恩,于你,朕既是君,又为师,此时,你还不快谢朕恩典。”

 陈正泰心口好似重击一样,郁闷的很。

 他眨眨眼,居然也不谢恩,而是道“恩师要议学生的罪,学生自然愿意接受,只是……学生听说,百姓们都称颂恩师圣明,且明察秋毫,行事不偏不倚,绝不将罪责妄加于人,所以学生以为……既然有罪,就当有所凭据,学生的食谱,绝没有错,还请恩师明辨,到时再议罪不迟。”

 李世民的本意,只是想给陈正泰一颗甜枣,而后再给他一棒槌而已。

这在李世民看来,其实并不是恶意,毕竟陈正泰年纪还小,将来固然要大用,可也需要好好磨砺一番。

可现在陈正泰较了真,他却需让陈正泰死个明白。

 一想到那令人反胃的汤水,李世民心里也有了几分恼怒,很好,这个小子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李世民便道“好极,朕便让你心悦诚服,来人,传朕的话,令尚食局照食谱,再烹饪一碗汤来。”

 “可是……学生的盐呢?学生不是让马周带盐入宫吗?”

 “还有盐吗?”李世民侧目,看了一旁的宦官。

 这小宦官方才见内常侍因为说错了话,被拉出去打了,因而显得战战兢兢,他低着头,道“奴……奴去问问。”

 陈正泰便千叮万嘱道“一定要让尚食局用我带入宫中的盐。”

 小宦官一溜烟的去了。

李世民见陈正泰是个不肯服输的性子,想到这陈家人各种稀奇古怪的脾气,心里想……这个小子,可万万不要沾染上陈家古怪脾气,不然可惜这样的人才。

 于是……他故作气定神闲,也不搭理陈正泰,低头拿起案牍上的奏疏,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偶尔提笔,进行批阅。

 陈正泰算是对李世民这位老师上的这一课有了生动的认识。

 原来……做皇帝就是这么了不起啊。

 可惜……这是大名鼎鼎的贞观时代。若是本公子去了唐末或者明末,凭着穿越者的优势,顶着砍脑袋的风险来个群雄逐鹿,说不定有一万分之一的机会做个皇帝来当当。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过了一个多时辰,便有尚食局的宦官盛了一碗汤来。

 这汤水……和原来的汤水一样,色香俱全,采用的乃是最新鲜和上等的食材熬制,因为没有放酱的缘故,只切了一丁点葱蒜作为辅料,因而汤水上只浮些许肉沫,此外便格外的晶莹了。

 尚食局的宦官小心翼翼的将汤水搁到了李世民的案头上。

 李世民只微微抬头,撇了这汤水一眼,这汤和上一次的可谓是一般无二。

 因而……他心下冷笑,便拂袖道“将此汤,赐给朕这徒儿……”

 说到徒儿二字时……李世民话音嘎然而止。

 他猛地意识到,好似因为陈正泰的死缠烂打,自己竟潜意识的认了这么一个弟子。

 只是……或许是自恃自己的身份,李世民又觉得不甘心,于是忙改口道“赐予陈卿喝吧。”

 陈正泰忙道“这食谱,本就是孝敬恩师的,恩师现在怀疑学生的汤有问题,当然是恩师再品尝此汤才好。”

 李世民觉得有理,也好,让你死个明白,别说朕没有因为功劳而关照你,也别说朕因为你的过失而褫夺你的爵位。

 他瞪了陈正泰一眼,道“好,朕教你心服口服。”

 取了银勺,李世民只沾了些许的汤水,因为上一次喝汤,心理有了阴影,因而李世民看这色香俱全的汤水,就好似是在吃药一样,象征性的沾了一丁点汤水之后,李世民犹如吃药一般,将银勺放入口里……

 他甚至来不及细尝,便急着要将星点的汤水立即吞咽下去。

 可是……

 猛地……

 李世民的身躯一震。

 原本那久违的腥涩滋味并没有再出现,那唇齿间荡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香味,鲜肉带来的香味,与汤水混杂一起,久久不能散去,不只如此,汤水的滋味,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精盐所带来的微咸,恰到好处与肉味混杂一起,令李世民说不出的舒畅。

 只是……方才只是浅尝……

 李世民面上带着一股古怪的模样,一脸惊奇的继续舀了一勺汤水,这一次再没有迟疑,满满一勺汤直接入口。

 这种强烈的滋味瞬间又刺激了李世民的味蕾。

 李世民觉得自己浑身都燥热起来,下意识的抹了一把额上浮出的细汗,在一口汤下肚之余,不禁感慨道“这汤,真香!”

 他的语气,绝没有隐藏自己的情绪,完全是因感而发。

 唐朝的烹饪技艺,其实是很落后的,毕竟……这个时代没有铁锅,肉基本靠烤,而因为佐料的问题,调料,基本靠各种各样的酱。

 以至于倭人派出了遣唐使,跑来把大唐的烹饪带回了倭国,技能树点歪,也学着在汤水和烹饪中铺以大量的酱。

 而在这个时代,酱料的应用就更广泛了,毕竟……因为佐料的缘故,为了遮掩盐的古怪味道,各种酱料一股脑的放进去。

 现在……第一次尝到如此的清汤,李世民突然觉得,世上的美味佳肴,在这汤面前,竟好似是笑话一般。

 李世民是个很实在的人。

 既然汤好吃,也懒得理陈正泰,端起了瓷碗,便将这汤一饮而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