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唐朝贵公子》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_(唐朝贵公子)全集在线阅读

《唐朝贵公子》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_(唐朝贵公子)全集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天文数字 试读

2022-11-14 13:07 作者:陈正泰
  • 唐朝贵公子 唐朝贵公子

    最具潜力佳作《唐朝贵公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正泰陈福,也是实力作者“陈正泰”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李世民继续看下去,脸又一沉,面露杀机:“果然,他们又来了,谁也别拦朕,朕非要将这些陈家的田舍奴们统统杀个干净不可,无忌啊无忌,你看看他们,他们又在耍弄这一套了,你可知道,他们要举荐的,竟是一个马夫......”李世民胸膛起伏,勃然大怒。成天看着一群阴阳怪气的家伙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各种哎呀我好害...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唐朝贵公子》,主角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绕过影壁,随即便是盐铁使司的正堂。正堂里,竟也没有官吏,这些官吏却不知去哪儿了,只有堂中坐着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在喝着茶,一面揉着自己的腰。戴胄定睛一看,不是陈继业是谁。陈继业一见到浩浩荡荡的人来了,像一下子见了救星一样,兴高采烈地起身,忙到戴胄面前:“哎呀呀,我不过是陈告上部请人文吏来协助,谁知戴公竟亲自来了,戴公此来,所为何事?”戴胄板着脸,没好气道:“来帮你们盐铁使司数钱。”陈继业眼睛一亮:“戴公真的了不起啊,居然亲力亲为,来,来,来,我们去后衙……”戴胄:“……”他本以为自己讽刺陈继业一句,陈继业会表现出羞愧。可是……他实在低估了陈继业。却见陈继业殷勤热络的请他到后衙库房去,戴胄便拂袖道:“好极。”他要亲眼看看,这长安盐铁使司到底玩什么花样,每年不过千来贯的岁入,要怎么数才成。于是,众人穿堂过廊,一会儿功夫……绕过了后衙的廨舍,随即便到了府库。而在这一刻……那些不怀好意的民部官吏们……一下子窒息了。戴胄更是身子一僵……接着……他看到了一幕永生难忘的场景。在这里……数不清的铜钱,居然随意的堆积在了库房前的阔地上。铜钱堆积如山。而许多的文吏此刻正挥汗如雨,将这些铜钱,一枚枚捡起,而后用绳穿线,整理之后,一盘盘的送进库房里,七十余人官吏在这堆积如山的铜钱面前,竟是那样的渺小……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戴胄有点发懵。只怕唯有在国库,方才可以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其余人等,也都一个个嘴巴张得有鸡蛋大,窒息了。陈继业在旁道:“戴公,你看……这里的钱太多了,现在核算的日子已趋近,我也是无可奈何,才不得已惊动了上部,希望上部协助。戴公不是要帮忙数钱吗?来来来,大家挪个位置,戴公要亲力亲为,做你们的表率啦……”而戴胄看着这堆积如山的钱,心里有点发毛,他竟有些失态:“这是什么钱?”陈继业道:“戴公,这是长安盐铁使司所收的盐税。”戴胄:“……”戴胄顿觉得五雷轰顶,眼前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长安盐铁使司……哪里收来的这么多盐税……“戴公……戴公……时候不早,这钱再不数……”戴胄脸抽了抽,看着陈继业,陈继业朝他眨眼,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沉默了很久……戴胄捋起了袖子:“都让开。”他上前,在这铜钱堆积的山下,毫不犹豫,竟当真开始拾起一枚枚铜钱,取了绳……开始将这钱一个个串起。“快快快……”其他官吏哪里还站得住,一拥而上,自是上行下效。戴胄年纪大了。这些年来,养尊处优,身子早就不行了。他麻木的穿绳,报上数目,而后铜钱入库,记录……从正午,一直到傍晚……才发现……这个工程量,实在浩大。夜里……陈继业让人点了火把,口里还道:“黑灯瞎火的,大家数钱可要小心了,切切不可摸黑藏钱,若是抓住,便是窃库大罪,大家盯紧了。”戴胄已觉得自己的腰,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脑子里只剩下混沌。很多时候,他想将手中的一把钱直接洒在地上,骂骂咧咧地走开。可是……自尊心还是让他留了下来。夜深了。拂晓了。天亮了……戴胄已感觉自己要昏死过去。可是……这库中增加的钱粮数目,却一次次刷新了他的认知。一万五千贯。三万贯……四万……七万……十万……居然有十万贯……要知道……眼下绩效最好的河南道盐铁使司,也不过区区的一万九千贯啊。更可怕的是……长安盐铁使司就在去岁,不过一千多贯的岁入。而现在……数钱入库的工作还在继续。那堆积如山的铜钱,终于越来越少。十一万贯……戴胄已觉得自己麻木了。而当数目报到了十一万贯时,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虽然他们都疲惫到了极点。一夜没有合眼,使他们身体好像耗干了一样。可当这个数目报出,戴胄突然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体注入了强心剂。十一万贯……天……怎么可能……陈继业不过上任数月而已。这盐铁使司,到底从何处收来了这么多盐税……再数下去,只怕长安盐税,可以和天下各道的盐铁使司相加,也不遑多让了。当最后一枚铜钱串入了绳中。戴胄蹲在地上……听着文吏报出来的数目:“十一万三千二百七十一贯又一百三十二钱!”呼……这后衙的库房前,是长久的沉默。没有人发出声音,像是死寂一般。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陈继业步履轻快地赶了来,看着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戴胄,不禁道:“戴公,戴公……”戴胄没有反应。陈继业吓着了:“呀,怎么了这是,这是怎么了,我才刚刚睡了一觉,吃了一顿早食而已,这才多久功夫,戴公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他忙是要搀扶戴胄起来。戴胄突然发出声音:“别动。”“……”戴胄继续道:“腿麻了……”陈继业长舒了一口气,还活着,他翘起大拇指:“戴公堂堂尚书,竟能做到事必躬亲,实在令某钦佩。”戴胄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陈继业。这个人……上任半年,将盐税提升至了百倍啊。只怕管仲再生,也无法做到。这是什么?这是天大的功劳啊。戴胄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一切都变得无法理喻。他此时又饿又累。身后的官吏,也个个精神萎靡,却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陈继业。猛地……戴胄想起了什么。不妙。那一份申饬的文书。是了……现在还张贴在影壁那里呢。这是天大的笑话啊。想想看,长安盐铁使收了百倍的盐税,相较来说,那堪称绩效尤佳的河南盐铁使在长安盐铁使面前,简直就是笑话。可是……民部居然下了申饬,痛斥长安盐铁使不务正业,成日游手好闲,偏偏这申饬,还堂而皇之的张挂在了盐铁使司的门口。戴胄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和陈继业不一样,他……要脸!眯着眼……戴胄暂忘了疲倦,突然压低了声音:“陈贤弟,能否借一步说话。”“不借!”陈继业回答得很干脆。“……”随即陈继业道:“戴公啊,此乃公署所在,有什么话,不可以当面说呢,何须借一步?”“你……”戴胄咬牙,可脸从愤怒,随即又渐渐的开始肌肉松弛上扬,努力的变成了笑脸:“继业啊,论起来,你们孟津陈氏还和我们谯郡戴氏有亲呢,你忘啦,八代以前,也就是晋义熙四年,陈氏女嫁我戴氏男,此后诞下的却是我的远祖,论起来,你我也算是八代血亲了。”陈继业歪着脑袋想了很久:“呀,还有这样的事,我得回去翻一翻家中阀阅和族谱才好。”“我们论起来,也是亲族啊。”陈继业摇头:“话也不能这样说,若是这样论起来,七代之前,陈氏之女还嫁给了陇西郡李氏男呢,此后生孙李暠,李暠又是当今皇帝的六世祖,可是陛下会认我这门亲吗?再久远一些,太上圣人李耳你知道吧,李氏出自先周时所分封的陈国,陈国一脉,分出了陈、李、田诸姓,而我孟津陈氏和陇西郡李氏,三千年前还是一家人呢。若是再往前,陈李俱为黄帝之后,李陈二族可谓是同气连枝…我总不能因此而论,说陈家是皇族吧…”戴胄:“……”戴胄觉得自己的心口疼,他憋着脸,老半天才道:“实话说了吧,你立即将这申饬撤下,过不多久,部里会发奖掖来……”陈继业想了想,很坚定地摇头:“不成,部堂的文书,怎么能当作儿戏,既然已经下了申饬,怎么有说收回就收回的道理,而且我受了申饬,认识到自己的错处,理当悬挂出来,做到三省吾身。轻易撤下,会令我骄傲自满,戴公啊,上部若是朝令夕改,很是不妥。若是人人如此,朝廷还怎么使人信服呢?”“你……”戴胄咬牙切齿。陈继业连忙道:“当然,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吾兄魏征经常挂在嘴边,我只是觉得有理而已,戴公以为呢?”一听到魏征二字,戴胄脸色一变,突然变得出奇的安静起来。陈氏的赖皮,魏征的弹劾,一次招惹了两个,绝对是不智的行为。他沉默了很久,才憋出了一句话:“此至理也。”丢下四个字,再也不愿在这里多逗留片刻了,拂袖便走。

在线试读

第三十九章:天文数字

绕过影壁,随即便是盐铁使司的正堂。

正堂里,竟也没有官吏,这些官吏却不知去哪儿了,只有堂中坐着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在喝着茶,一面揉着自己的腰。

戴胄定睛一看,不是陈继业是谁。

陈继业一见到浩浩荡荡的人来了,像一下子见了救星一样,兴高采烈地起身,忙到戴胄面前“哎呀呀,我不过是陈告上部请人文吏来协助,谁知戴公竟亲自来了,戴公此来,所为何事?”

戴胄板着脸,没好气道“来帮你们盐铁使司数钱。”

陈继业眼睛一亮“戴公真的了不起啊,居然亲力亲为,来,来,来,我们去后衙……”

戴胄“……”

他本以为自己讽刺陈继业一句,陈继业会表现出羞愧。

可是……

他实在低估了陈继业。

却见陈继业殷勤热络的请他到后衙库房去,戴胄便拂袖道“好极。”

他要亲眼看看,这长安盐铁使司到底玩什么花样,每年不过千来贯的岁入,要怎么数才成。

于是,众人穿堂过廊,一会儿功夫……绕过了后衙的廨舍,随即便到了府库。

而在这一刻……

那些不怀好意的民部官吏们……一下子窒息了。

戴胄更是身子一僵……接着……他看到了一幕永生难忘的场景。

在这里……数不清的铜钱,居然随意的堆积在了库房前的阔地上。

铜钱堆积如山。

而许多的文吏此刻正挥汗如雨,将这些铜钱,一枚枚捡起,而后用绳穿线,整理之后,一盘盘的送进库房里,七十余人官吏在这堆积如山的铜钱面前,竟是那样的渺小……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戴胄有点发懵。

只怕唯有在国库,方才可以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吧。

到底出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

其余人等,也都一个个嘴巴张得有鸡蛋大,窒息了。

陈继业在旁道“戴公,你看……这里的钱太多了,现在核算的日子已趋近,我也是无可奈何,才不得已惊动了上部,希望上部协助。戴公不是要帮忙数钱吗?来来来,大家挪个位置,戴公要亲力亲为,做你们的表率啦……”

而戴胄看着这堆积如山的钱,心里有点发毛,他竟有些失态“这是什么钱?”

陈继业道“戴公,这是长安盐铁使司所收的盐税。”

戴胄“……”

戴胄顿觉得五雷轰顶,眼前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长安盐铁使司……哪里收来的这么多盐税……

“戴公……戴公……时候不早,这钱再不数……”

戴胄脸抽了抽,看着陈继业,陈继业朝他眨眼,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沉默了很久……

戴胄捋起了袖子“都让开。”

他上前,在这铜钱堆积的山下,毫不犹豫,竟当真开始拾起一枚枚铜钱,取了绳……开始将这钱一个个串起。

“快快快……”

其他官吏哪里还站得住,一拥而上,自是上行下效。

戴胄年纪大了。

这些年来,养尊处优,身子早就不行了。

他麻木的穿绳,报上数目,而后铜钱入库,记录……

从正午,一直到傍晚……才发现……这个工程量,实在浩大。

夜里……陈继业让人点了火把,口里还道“黑灯瞎火的,大家数钱可要小心了,切切不可摸黑藏钱,若是抓住,便是窃库大罪,大家盯紧了。”

戴胄已觉得自己的腰,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脑子里只剩下混沌。

很多时候,他想将手中的一把钱直接洒在地上,骂骂咧咧地走开。

可是……自尊心还是让他留了下来。

夜深了。

拂晓了。

天亮了……

戴胄已感觉自己要昏死过去。

可是……这库中增加的钱粮数目,却一次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一万五千贯。

三万贯……

四万……

七万……

十万……

居然有十万贯……

要知道……眼下绩效最好的河南道盐铁使司,也不过区区的一万九千贯啊。

更可怕的是……长安盐铁使司就在去岁,不过一千多贯的岁入。

而现在……

数钱入库的工作还在继续。

那堆积如山的铜钱,终于越来越少。

十一万贯……

戴胄已觉得自己麻木了。

而当数目报到了十一万贯时,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

虽然他们都疲惫到了极点。

一夜没有合眼,使他们身体好像耗干了一样。

可当这个数目报出,戴胄突然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体注入了强心剂。

十一万贯……

天……

怎么可能……

陈继业不过上任数月而已。

这盐铁使司,到底从何处收来了这么多盐税……

再数下去,只怕长安盐税,可以和天下各道的盐铁使司相加,也不遑多让了。

当最后一枚铜钱串入了绳中。

戴胄蹲在地上……

听着文吏报出来的数目“十一万三千二百七十一贯又一百三十二钱!”

呼……

这后衙的库房前,是长久的沉默。

没有人发出声音,像是死寂一般。

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陈继业步履轻快地赶了来,看着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戴胄,不禁道“戴公,戴公……”

戴胄没有反应。

陈继业吓着了“呀,怎么了这是,这是怎么了,我才刚刚睡了一觉,吃了一顿早食而已,这才多久功夫,戴公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他忙是要搀扶戴胄起来。

戴胄突然发出声音“别动。”

“……”

戴胄继续道“腿麻了……”

陈继业长舒了一口气,还活着,他翘起大拇指“戴公堂堂尚书,竟能做到事必躬亲,实在令某钦佩。”

戴胄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陈继业。

这个人……上任半年,将盐税提升至了百倍啊。

只怕管仲再生,也无法做到。

这是什么?

这是天大的功劳啊。

戴胄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一切都变得无法理喻。

他此时又饿又累。

身后的官吏,也个个精神萎靡,却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陈继业。

猛地……

戴胄想起了什么。

不妙。

那一份申饬的文书。

是了……

现在还张贴在影壁那里呢。

这是天大的笑话啊。

想想看,长安盐铁使收了百倍的盐税,相较来说,那堪称绩效尤佳的河南盐铁使在长安盐铁使面前,简直就是笑话。

可是……民部居然下了申饬,痛斥长安盐铁使不务正业,成日游手好闲,偏偏这申饬,还堂而皇之的张挂在了盐铁使司的门口。

戴胄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他和陈继业不一样,他……要脸!

眯着眼……

戴胄暂忘了疲倦,突然压低了声音“陈贤弟,能否借一步说话。”

“不借!”陈继业回答得很干脆。

“……”

随即陈继业道“戴公啊,此乃公署所在,有什么话,不可以当面说呢,何须借一步?”

“你……”戴胄咬牙,可脸从愤怒,随即又渐渐的开始肌肉松弛上扬,努力的变成了笑脸“继业啊,论起来,你们孟津陈氏还和我们谯郡戴氏有亲呢,你忘啦,八代以前,也就是晋义熙四年,陈氏女嫁我戴氏男,此后诞下的却是我的远祖,论起来,你我也算是八代血亲了。”

陈继业歪着脑袋想了很久“呀,还有这样的事,我得回去翻一翻家中阀阅和族谱才好。”

“我们论起来,也是亲族啊。”

陈继业摇头“话也不能这样说,若是这样论起来,七代之前,陈氏之女还嫁给了陇西郡李氏男呢,此后生孙李暠,李暠又是当今皇帝的六世祖,可是陛下会认我这门亲吗?再久远一些,太上圣人李耳你知道吧,李氏出自先周时所分封的陈国,陈国一脉,分出了陈、李、田诸姓,而我孟津陈氏和陇西郡李氏,三千年前还是一家人呢。若是再往前,陈李俱为黄帝之后,李陈二族可谓是同气连枝…我总不能因此而论,说陈家是皇族吧…”

戴胄“……”

戴胄觉得自己的心口疼,他憋着脸,老半天才道“实话说了吧,你立即将这申饬撤下,过不多久,部里会发奖掖来……”

陈继业想了想,很坚定地摇头“不成,部堂的文书,怎么能当作儿戏,既然已经下了申饬,怎么有说收回就收回的道理,而且我受了申饬,认识到自己的错处,理当悬挂出来,做到三省吾身。轻易撤下,会令我骄傲自满,戴公啊,上部若是朝令夕改,很是不妥。若是人人如此,朝廷还怎么使人信服呢?”

“你……”戴胄咬牙切齿。

陈继业连忙道“当然,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吾兄魏征经常挂在嘴边,我只是觉得有理而已,戴公以为呢?”

一听到魏征二字,戴胄脸色一变,突然变得出奇的安静起来。

陈氏的赖皮,魏征的弹劾,一次招惹了两个,绝对是不智的行为。

他沉默了很久,才憋出了一句话“此至理也。”

丢下四个字,再也不愿在这里多逗留片刻了,拂袖便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