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唐朝贵公子全文免费阅读_(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完整版免费阅读

(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唐朝贵公子全文免费阅读_(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完整版免费阅读 第四十九章:真香 试读

2022-11-14 13:16 作者:陈正泰
  • 唐朝贵公子 唐朝贵公子

    最具潜力佳作《唐朝贵公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正泰陈福,也是实力作者“陈正泰”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李世民继续看下去,脸又一沉,面露杀机:“果然,他们又来了,谁也别拦朕,朕非要将这些陈家的田舍奴们统统杀个干净不可,无忌啊无忌,你看看他们,他们又在耍弄这一套了,你可知道,他们要举荐的,竟是一个马夫......”李世民胸膛起伏,勃然大怒。成天看着一群阴阳怪气的家伙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各种哎呀我好害...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唐朝贵公子》男女主角陈正泰陈福小说推荐,是小说写手陈正泰所写。精彩内容:见李承乾一脸不信的样子,陈正泰便来劲了,笑道:“师弟不想试一试?”李承乾低头呷了口茶,毕竟是少年人,好胜心强:“试便试,孤不信,一只鸡能让孤永生难忘。”陈正泰见李承乾来了兴致,便开口道:“只不过,我这秘方,却不能泄露于人,需将师弟身边的随从撤了才好。”李承乾大手一挥,吩咐宦官和护卫道:“你们后撤一些,不要在此碍眼。”等这里只剩三人。陈正泰便道:“首先,我们得杀鸡,可惜我晕血……师妹,要不你来……”遂安公主一听杀字,其实也已晕了。李承乾看看陈正泰,再看看遂安公主,忍不住骂骂咧咧:“想让孤来便直说……”说着,李承乾便兴冲冲的冲上前去。说起来……杀鸡这样的小事,还真难不倒李承乾,毕竟是李世民的儿子,而且李承乾打小就爱烈马和骑射,这也算是李家人的传统。一会儿功夫,一只鸡便牢牢抓在李承乾手里。他心里哼哼的想:“倒要看看,陈正泰这个小子,如何让孤永生难忘,他当我是三岁娃娃,没有见过世面……”一面心里这样想,一面依着陈正泰的吩咐,将鸡杀了,遂安公主端来了滚烫的热水,李承乾将这鸡开膛破肚,丢入水中,拔了毛。遂安公主兴冲冲的淋热水,拔毛的事,自是落在了李承乾的身上。李承乾心里唧唧哼哼,他本是不愿干这事……可架不住心里的好奇,又想看看陈正泰为何敢说这样的大话,索性便依着陈正泰的吩咐。让蹲在地上,起初拔毛的时候很是生疏,何况水有些烫,他扑哧扑哧的龇牙咧嘴,却好似这鸡毛总是和他过不去一般,于是恼了,不禁骂骂咧咧。遂安公主听皇兄骂人的话,俏脸红了,大起胆子道:“皇兄若是拔不了,便让师兄帮你吧。”陈正泰在旁取了木炭来,听到这话,便大声道:“是啊,师弟若是不成,我便来……”李承乾额上大汗淋漓:“少啰嗦,孤还对付不了一只鸡?”好不容易将毛拔了,陈正泰还在一旁挑刺:“你看看,这里还有一小撮呢,还有这里……这里……”李承乾耐着性子,总算完成,另一边陈正泰取了荷叶,将这鸡包裹妥当,此后再在这鸡肚里塞了些许的蒜和醋,自是少不得添加一些价格高昂的花椒,再捏了白盐,撒了一些,将处理好的鸡用荷叶包了,随即吩咐李承乾,在外头涂上黄泥。李承乾嫌脏,不过他是不服输的性子,将黄泥涂了结实,另一边,陈正泰已架起了木炭,生火,将裹了黄泥的鸡放在木炭上开始烧烤。火升腾起来,炭火发出了红光,陈正泰又命李承乾不断添柴,这裹着的黄泥很厚实,一时半会,只怕烧不透。而另一边,陈正泰已和遂安公主席地而坐了。李承乾听说这炭火不能熄,方才折腾了这么久,肚子已有些饿了,只恨不得烧起熊熊大火来,将这鸡赶紧烧熟。不过他心里存着警惕,一面在旁添柴,一面挥汗:“这鸡裹了泥也能吃?”“能。”陈正泰道:“师弟你就别啰嗦了,我陈正泰说能,那一定能的。”“对。”遂安公主脆生生道:“要相信师兄。”陈正泰顿时感慨,还是遂安公主有良心啊,侧目看遂安公主,见她本是粉嫩的脸颊上,因为炭火,熏的有些黑了,于是不禁乐了起来。“哼哼,这脏兮兮的泥做的鸡还能吃。”李承乾显然质疑陈正泰做鸡的法子,一面生火,一面唠叨。“妹子你可别这小子忽悠了,他不要害我们等下饿肚子。”李承乾在那边则是急的搔头骚耳,这火……咋就烧的不旺呢。他是太子,被万千人呵护着,自来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对这等事一窍不通。他哪里晓得,只是生火都有这么多学问。于是趴在地上,臀高高的拱起,脑袋如伸头都乌龟一般探出来,取了竹筒,拼命朝火堆里吹,于是……一阵乌烟瘴气。“啊呀,这该死的火,孤迟早要剐了它们。”陈正泰已经对李承乾的各种威胁免疫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啊。一个满是戾气的孩子。这样的人……惹不起。陈正泰宁愿学魏征去骂李世民,也绝不敢把李承乾惹急了。不过话说回来,我陈正泰现在也是孩子啊。日头已上了三竿。终于……那几乎已烤的龟裂的黄泥散发出阵阵的香气。各种拨弄着炭火的李承乾已是饥肠辘辘,闻到这香味,口水不争气的流出来,落在烧红的木炭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好了没有,该吃了吧?”“再等等。”陈正泰气定神闲,作一副思考者状。看来是火烧的还不够旺了。李承乾于是继续添柴,一面咬牙切齿,他这辈子没有觉得这样饿过,更没有觉得……那黄泥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的香气扑鼻。于是一遍遍的添柴,折腾了足足一个半时辰,李承乾只觉得自己几乎没有了气力,正午的日头,已经开始徐徐的落下,他浑身上下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已病怏怏的,一下子没了气力。原本得体的衣衫,如今已被熏的乌黑,梳理得极好的长发,也有了几分蓬头垢面的样子。他气喘吁吁,觉得每一刻过去,都犹如在油锅里煎熬一般。终于……陈正泰起身:“来,将那鸡钩出来。”李承乾顿时打起了精神,他已觉得自己的前胸饿的贴了后背,平日到了时间,他便要用膳,绝不会有人饿着自己,而今日……忙活了这么久,也饿了这么久,整个人竟是眼珠子发绿,盯着黄泥包裹的鸡发出渗人的光,绿油油的,像极了青青的草原。此时,陈正泰让人取了餐具来,随即将这鸡外头等黄泥一点点敲开,紧接着,那满是油脂的荷叶便露在所有人眼帘,一股扑面而来的浓香四溢,李承乾也不顾烫,他已饿极了,将这荷叶揭开,那已烧的橙黄的鸡便露出了端倪,陈正泰取了刀,割下一小片肉来,送到李承乾面前。李承乾早已忘记了和陈正泰怄气的事,口水又不争气的流出,如恶狗扑食一般,将肉塞入自己口里。一瞬间,李承乾便觉得一股酥烂肥嫩的肉入口,居然没有寻常鸡肉的感觉,颇有几分入口即化一般的感觉,那盐的咸味,再加上醋味与鸡肉交融,花椒所带来的辛辣,还有这鸡肉所散发的特有浓香,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承乾饿了,一个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人,猛地尝到这样的鸡肉:“咳……咳……”却是李承乾吃得太急,竟是一下子咳得眼泪都要出来。一旁的遂安公主干着急:“皇兄……”谁晓得李承乾已经全然不顾斯文,将口中的鸡肉吞咽下去,随即已伸手,朝着剩余的鸡抓去,也不顾烫,毫不犹豫的撕下一个鸡腿,入口,鸡腿的滋味更是香嫩爽口,这时……李承乾才一边抓着啃了一半的鸡腿,一面神采飞扬的道:“实在太香啦,孤这一辈子,也没吃过这样的美味,哈哈……”鸡当然是好鸡。可之所以这么香,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太饿了,一个没有尝试过饥饿的人,猛地这么一饿,这一顿鸡怎么不教他刻骨铭心。除此之外……还有的就是一种莫名的成就感。这几乎是李承乾自己做出来的鸡,堂堂太子,亲自手制,花费了无数的功夫,这种来之不易的成就感,足以让李承乾整个人在大快朵颐之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欣慰。“来,来,再给孤留一个鸡胸,你们也吃吧,吃……陈正泰……孤真是佩服自己啊,皇宫里的御厨,都不及孤的一根手指头,当然,你陈正泰也有些许功劳。”

在线试读

第四十九章:真香

见李承乾一脸不信的样子,陈正泰便来劲了,笑道“师弟不想试一试?”

李承乾低头呷了口茶,毕竟是少年人,好胜心强“试便试,孤不信,一只鸡能让孤永生难忘。”

陈正泰见李承乾来了兴致,便开口道“只不过,我这秘方,却不能泄露于人,需将师弟身边的随从撤了才好。”

李承乾大手一挥,吩咐宦官和护卫道“你们后撤一些,不要在此碍眼。”

等这里只剩三人。

陈正泰便道“首先,我们得杀鸡,可惜我晕血……师妹,要不你来……”

遂安公主一听杀字,其实也已晕了。

李承乾看看陈正泰,再看看遂安公主,忍不住骂骂咧咧“想让孤来便直说……”

说着,李承乾便兴冲冲的冲上前去。

说起来……杀鸡这样的小事,还真难不倒李承乾,毕竟是李世民的儿子,而且李承乾打小就爱烈马和骑射,这也算是李家人的传统。

一会儿功夫,一只鸡便牢牢抓在李承乾手里。

他心里哼哼的想“倒要看看,陈正泰这个小子,如何让孤永生难忘,他当我是三岁娃娃,没有见过世面……”

一面心里这样想,一面依着陈正泰的吩咐,将鸡杀了,遂安公主端来了滚烫的热水,李承乾将这鸡开膛破肚,丢入水中,拔了毛。

遂安公主兴冲冲的淋热水,拔毛的事,自是落在了李承乾的身上。

李承乾心里唧唧哼哼,他本是不愿干这事……可架不住心里的好奇,又想看看陈正泰为何敢说这样的大话,索性便依着陈正泰的吩咐。

让蹲在地上,起初拔毛的时候很是生疏,何况水有些烫,他扑哧扑哧的龇牙咧嘴,却好似这鸡毛总是和他过不去一般,于是恼了,不禁骂骂咧咧。

遂安公主听皇兄骂人的话,俏脸红了,大起胆子道“皇兄若是拔不了,便让师兄帮你吧。”

陈正泰在旁取了木炭来,听到这话,便大声道“是啊,师弟若是不成,我便来……”

李承乾额上大汗淋漓“少啰嗦,孤还对付不了一只鸡?”

好不容易将毛拔了,陈正泰还在一旁挑刺“你看看,这里还有一小撮呢,还有这里……这里……”

李承乾耐着性子,总算完成,另一边陈正泰取了荷叶,将这鸡包裹妥当,此后再在这鸡肚里塞了些许的蒜和醋,自是少不得添加一些价格高昂的花椒,再捏了白盐,撒了一些,将处理好的鸡用荷叶包了,随即吩咐李承乾,在外头涂上黄泥。

李承乾嫌脏,不过他是不服输的性子,将黄泥涂了结实,另一边,陈正泰已架起了木炭,生火,将裹了黄泥的鸡放在木炭上开始烧烤。

火升腾起来,炭火发出了红光,陈正泰又命李承乾不断添柴,这裹着的黄泥很厚实,一时半会,只怕烧不透。

而另一边,陈正泰已和遂安公主席地而坐了。

李承乾听说这炭火不能熄,方才折腾了这么久,肚子已有些饿了,只恨不得烧起熊熊大火来,将这鸡赶紧烧熟。

不过他心里存着警惕,一面在旁添柴,一面挥汗“这鸡裹了泥也能吃?”

“能。”陈正泰道“师弟你就别啰嗦了,我陈正泰说能,那一定能的。”

“对。”遂安公主脆生生道“要相信师兄。”

陈正泰顿时感慨,还是遂安公主有良心啊,侧目看遂安公主,见她本是粉嫩的脸颊上,因为炭火,熏的有些黑了,于是不禁乐了起来。

“哼哼,这脏兮兮的泥做的鸡还能吃。”李承乾显然质疑陈正泰做鸡的法子,一面生火,一面唠叨。

“妹子你可别这小子忽悠了,他不要害我们等下饿肚子。”

李承乾在那边则是急的搔头骚耳,这火……咋就烧的不旺呢。

他是太子,被万千人呵护着,自来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对这等事一窍不通。

他哪里晓得,只是生火都有这么多学问。

于是趴在地上,臀高高的拱起,脑袋如伸头都乌龟一般探出来,取了竹筒,拼命朝火堆里吹,于是……一阵乌烟瘴气。

“啊呀,这该死的火,孤迟早要剐了它们。”

陈正泰已经对李承乾的各种威胁免疫了。

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啊。

一个满是戾气的孩子。

这样的人……惹不起。陈正泰宁愿学魏征去骂李世民,也绝不敢把李承乾惹急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陈正泰现在也是孩子啊。

日头已上了三竿。

终于……那几乎已烤的龟裂的黄泥散发出阵阵的香气。

各种拨弄着炭火的李承乾已是饥肠辘辘,闻到这香味,口水不争气的流出来,落在烧红的木炭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好了没有,该吃了吧?”

“再等等。”陈正泰气定神闲,作一副思考者状。

看来是火烧的还不够旺了。

李承乾于是继续添柴,一面咬牙切齿,他这辈子没有觉得这样饿过,更没有觉得……那黄泥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的香气扑鼻。

于是一遍遍的添柴,折腾了足足一个半时辰,李承乾只觉得自己几乎没有了气力,正午的日头,已经开始徐徐的落下,他浑身上下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已病怏怏的,一下子没了气力。

原本得体的衣衫,如今已被熏的乌黑,梳理得极好的长发,也有了几分蓬头垢面的样子。

他气喘吁吁,觉得每一刻过去,都犹如在油锅里煎熬一般。

终于……陈正泰起身“来,将那鸡钩出来。”

李承乾顿时打起了精神,他已觉得自己的前胸饿的贴了后背,平日到了时间,他便要用膳,绝不会有人饿着自己,而今日……忙活了这么久,也饿了这么久,整个人竟是眼珠子发绿,盯着黄泥包裹的鸡发出渗人的光,绿油油的,像极了青青的草原。

此时,陈正泰让人取了餐具来,随即将这鸡外头等黄泥一点点敲开,紧接着,那满是油脂的荷叶便露在所有人眼帘,一股扑面而来的浓香四溢,李承乾也不顾烫,他已饿极了,将这荷叶揭开,那已烧的橙黄的鸡便露出了端倪,陈正泰取了刀,割下一小片肉来,送到李承乾面前。

李承乾早已忘记了和陈正泰怄气的事,口水又不争气的流出,如恶狗扑食一般,将肉塞入自己口里。

一瞬间,李承乾便觉得一股酥烂肥嫩的肉入口,居然没有寻常鸡肉的感觉,颇有几分入口即化一般的感觉,那盐的咸味,再加上醋味与鸡肉交融,花椒所带来的辛辣,还有这鸡肉所散发的特有浓香,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承乾饿了,一个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人,猛地尝到这样的鸡肉“咳……咳……”

却是李承乾吃得太急,竟是一下子咳得眼泪都要出来。

一旁的遂安公主干着急“皇兄……”

谁晓得李承乾已经全然不顾斯文,将口中的鸡肉吞咽下去,随即已伸手,朝着剩余的鸡抓去,也不顾烫,毫不犹豫的撕下一个鸡腿,入口,鸡腿的滋味更是香嫩爽口,这时……李承乾才一边抓着啃了一半的鸡腿,一面神采飞扬的道“实在太香啦,孤这一辈子,也没吃过这样的美味,哈哈……”

鸡当然是好鸡。

可之所以这么香,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太饿了,一个没有尝试过饥饿的人,猛地这么一饿,这一顿鸡怎么不教他刻骨铭心。

除此之外……还有的就是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这几乎是李承乾自己做出来的鸡,堂堂太子,亲自手制,花费了无数的功夫,这种来之不易的成就感,足以让李承乾整个人在大快朵颐之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欣慰。

“来,来,再给孤留一个鸡胸,你们也吃吧,吃……陈正泰……孤真是佩服自己啊,皇宫里的御厨,都不及孤的一根手指头,当然,你陈正泰也有些许功劳。”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