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都市修仙(张浩然凌欢都市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_张浩然凌欢都市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修仙(张浩然凌欢都市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_张浩然凌欢都市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第30章 断你手脚 试读

2022-11-14 13:12 作者:张浩然
  • 都市修仙 都市修仙

    小说《都市修仙》,是作者“张浩然”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张浩然凌欢,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这动作看似繁杂,实际上全在张浩然阴阳眼的洞察之中,井然有序,按部就班。张浩然的动作,全程落入周围学生们眼中。梦想成为外科医生的徐晴,更是目瞪口呆。“以前老师讲过,用纱布垫将小肠推向内侧,先找到盲肠,再沿三条结肠带向盲肠顶端追踪,即能找到阑尾......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都市修仙》是网络作者“张浩然”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张浩然凌欢都市小说,详情概述:季家的“季丰快递”,以季家创办人季丰的名字命名,十年来从国内三线快递公司,逐渐发展成为一线,虽然不是国内快递公司中数一数二,可在西湖省,季丰快递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从初任家主季丰,到现任季家家主季宏,一直让季丰快递稳坐西湖省头名,通过和西湖省内的各大企业合作,季丰快递拿下西湖省内快递近九成份额。换句话说,季宏手中的季丰快递,在西湖省早已是垄断级别的霸主。季宏善于察言观色,懂得分析企业老板们的内心世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所以季宏人缘广泛。表面上季宏敬人三分,可一旦涉及到季丰快递或者季家的人,季宏就会睚眦必报,不然季宏也不会有一个外号“季老疯”。“敢让季老疯这么生气的人,西湖省还没出现啊。”好声音KTV老板古阳眯着眼,他很好奇,究竟是谁敢让季江南跪下。难道是外省没有听说过季家名头的人?古阳带着一种保镖,跟随季宏一同进入包厢,保镖们蜂拥而至,堵住门口,不让其他人进去。包厢内。一个男生正拿着话筒,以杀鸡般的声音鬼哭狼嚎,不少女生皱眉看向景思怡,意思是让景思怡赶紧让那个家伙停止,别在祸害她们耳朵了。景思怡摊摊手,尴尬的笑了笑,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凌欢,你别在唱了。”徐晴捂住耳朵,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有特点的嗓音。“啊?不唱了?好吧,我还没唱够呢。”凌欢终于依依不舍放下话筒。包厢里的歌戛然而止。大家松了口气,总算保住耳朵了。“如果我知道他唱歌这么有杀伤力,我肯定第一时间拦住他。”张浩然无奈道。“以后你让他在唱歌的时候,一定要克制自己。”徐晴开了个玩笑,突然低声道:“张浩然,你在高三五班让季江南跪下,那是季江南自己不占道理,所以他没有找你们报复,可是在好声音KTV就不一样了。”“季丰快递在西湖省和各大企业都有关系,它就像是树藤一样,一道又一道,一层绕一层,缠着西湖省的各个企业,你应该知道。”徐晴语气担忧,以季江南的好胜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怕张浩然会中圈套,被季江南报复。“他季家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惹毛我,连根铲除就是了。”张浩然喝了口茶,淡定的说道。“哎呀,张浩然我跟你认真说话呢。”徐晴又气又恼,怎么到这个时候,张浩然还有闲心跟她开玩笑。上一世道祖张浩然之威名震荒宇,杀伐果断,无人敢惹。这一世张浩然重生,如果季家真不长眼,张浩然不介意用点办法让季家消失。张浩然这随口一说,正好在凌欢唱完歌包厢处于安静的时候,其他人都听到了。“不会吧,他连这种话都说出的口啊,要是那季家的‘季老疯’听到了,估计要暴怒啊。”“这个张浩然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凭啥人家季江南要听他的啊。”“说实话,我看他有点不爽,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我看是你妒忌吧。”“切,我妒忌咋了?”包厢男男女女频频点头,认为张浩然目中无人,太狂,肯定要付出代价。凌欢听了那帮人损张浩然的言论后,很不舒服,想反驳,却见张浩然摇摇头,示意他完全没必要理他们。同样听到张浩然话的,除了包厢里面的人,还有推门而入的季宏。“连根铲除季家?”季宏讥笑道,“是哪个英雄好汉,想要灭我季家满门啊。”季宏一出现,以尚鑫为首几个人顿时后退,惊恐不安。“怎么是季老疯。”“季江南搬救兵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才多久啊。”“完了,这下完蛋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季老疯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有的男生心里松了口气,还好他们没有说季宏的坏话,不然今天肯定麻烦了。顿时有人指向张浩然。“是他说的。”“对,就是他说。”“他刚刚骂了季江南,还让季江南下跪。”一时间,张浩然众人所指。唯独尚鑫没有这么做,他咬着牙,似是犹豫私是抉择。他被季江南一耳光扇飞,是张浩然的出现帮他出了口恶气,现在让尚鑫出卖张浩然,他做不到。“季老板你好,我想这是一个误会吧。”尚鑫不仅没有指责张浩然,反倒是帮张浩然说好话。顿时包厢里面男男女女看向尚鑫眼神顿时不一样了,这家伙脑子进水了?怎么这时候站到张浩然那一边了。“对,这肯定是个误会。”凌欢这时也帮张浩然说话,毕竟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哥们,凌欢不出头谁出头。季宏身后是季江南和古阳。“爸,就是他。”季江南指向张浩然。张浩然扫了眼季江南,满眼蔑视。“呵,原来是回去找爹过来算账了,我还以为季江南你有什么本事,同为卧龙高中的学生,我替你感到窝囊。”张浩然开口就把季江南骂了一遍,“比窝囊更可耻的是,你季江南给同一个人连续跪下两次,卧龙高中找不出你这样的窝囊废,可笑。”张浩然此话一出,季宏脸色大变,自己的儿子竟然给别人跪了两次?怒啊!季宏“啪”的一声,对着季江南就是一道耳光,“你个窝囊废,他让你跪你就跪?你还没有尊严了?”“爸,事情不是这样的。”季江南捂脸解释,吞吞吐吐解释道。季宏视线落在张浩然身上。“季江南我已经教育了,接下来是你了。”季宏愠怒道。“季宏,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一旁的古阳适时的开口道。“多谢老哥。”季宏实在想不通,面前的少年究竟凭什么让他儿子跪下,季江南性格他很了解,能够让季江南听话的人一个手指数都数的过来。季宏心里还是警惕,万一张浩然是哪个大人物的儿子,为了季江南而惹怒张浩然就太不值得了。“爸,张浩然的家里我都调查过了,很一般。”季江南适时的开口道,“尤其是张浩然的爸,患有疾病,因为钱不多,一直采取保守治疗。”季江南这么一说,季宏就明白了,原来张浩然是一个没背景信口开河的狂小子啊。“季江南,你调查我家里?”张浩然皱眉,终于没有保持坦然自若的模样,语气中有一丝让人惊悚的肃杀。“是又如何?我不仅调查你爸,我还调查你妈了,几个穷人也想装大神,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季江南借着身边有人撑着,嚣张至极,“我告诉你张浩然,等我今天教训你后,我还会找到你爸妈”却见张浩然突然抬手。“好了,我知道了。”“我留下就是,徐晴,你带他们走!”张浩然此时格外平静,丝毫不在乎自己一个人,而对方却有一群凶悍的保镖。“张浩然,你要自己注意安全。”春游归来之后,徐晴对张浩然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她相信张浩然有解决的办法。“耗子,这怎么可以,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在这儿啊。”凌欢一万个不愿意,别人走了就他没走。徐晴和景思怡一起,带着包厢的其他人先离开,季宏并未阻拦,他没心思跟一帮学生计较,他的目标只有张浩然。今晚在包厢301,季宏誓要让张浩然付出代价。“凌欢,还不快走!”张浩然沉声道。凌欢不在多说,转身走了。张浩然语气骤然冷了下来。“你季家每一个人,今晚都别走了。”“尤其是你季江南,我要废掉你!”道祖张浩然重生归来,亲人在张浩然的心中地位远超过得道修仙。欺我我想忍就忍,不想忍就不忍,因果看我心情。欺我父母,这绝不能忍!“狂妄自大的小子。”季宏冷哼一声,“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你还能翻天?”“够了!”张浩然怒火滔天,运转玄金归元术,脚步飞快冲向季江南。古阳身后的保镖们前来阻截。“砰砰砰!”张浩然拳脚齐出,力有千钧一般,这群保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保镖们躺在地上痛苦哀嚎,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靠,也太简单了吧!”季江南暗骂一声。季宏眉头紧皱,他就是仗着人多,才想教训张浩然,现在张浩然几招就把古阳的保镖解决,季宏顿时觉得不妙。这些保镖可是来自于退役的军人,身手敏捷杀伐果断,敏锐力极强。却被张浩然轻松解决。“季江南,我说过,今天我要废掉你。”张浩然声音如丧钟一样,在季江南耳边敲响。“爸,你快救救我啊。”季江南拼命后退。季宏来不及阻止。张浩然轻松抓住季江南,一拳砸中季江南的腹部,季江南想反抗,觉得张浩然手上有一股怪异的力量紧紧束缚着他,让他无法行动。“该死!”季江南被张浩然狠狠一拳砸中,整个腹部都瘪了下去,极致到无法形容的痛感,让季江南的身体倒地,腰部弯成一圈,像是案板上待宰的龙虾,阵阵“嘶嘶”的声音从季江南的口中发出。声音无力,季江南疼的说不出话来。“还有脚。”张浩然一只脚踩在季江南的小腿胫骨,“咔擦”一声,小腿骨断裂。“手往哪儿摆?”张浩然抓住季江南的手臂,轻轻一扭,季江南嚎啕大哭,整个人的精神处于极度的惊悚之中。张浩然露出冷漠的笑,“季江南,你嚣张跋扈,坏事做尽,如果在上一世让我看到,早就一掌拍死你!”季江南手脚尽断,腹部重创,根本没有力气讲话。季江南当着众人面,被张浩然打残。“你就在这里把我儿子打废了?”季宏脊柱发凉,难以置信,巨大的羞愤袭入脑中。

在线试读

第30章 断你手脚

季家的“季丰快递”,以季家创办人季丰的名字命名,十年来从国内三线快递公司,逐渐发展成为一线,虽然不是国内快递公司中数一数二,可在西湖省,季丰快递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从初任家主季丰,到现任季家家主季宏,一直让季丰快递稳坐西湖省头名,通过和西湖省内的各大企业合作,季丰快递拿下西湖省内快递近九成份额。

换句话说,季宏手中的季丰快递,在西湖省早已是垄断级别的霸主。

季宏善于察言观色,懂得分析企业老板们的内心世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所以季宏人缘广泛。

表面上季宏敬人三分,可一旦涉及到季丰快递或者季家的人,季宏就会睚眦必报,不然季宏也不会有一个外号“季老疯”。

“敢让季老疯这么生气的人,西湖省还没出现啊。”好声音KTV老板古阳眯着眼,他很好奇,究竟是谁敢让季江南跪下。

难道是外省没有听说过季家名头的人?

古阳带着一种保镖,跟随季宏一同进入包厢,保镖们蜂拥而至,堵住门口,不让其他人进去。

包厢内。

一个男生正拿着话筒,以杀鸡般的声音鬼哭狼嚎,不少女生皱眉看向景思怡,意思是让景思怡赶紧让那个家伙停止,别在祸害她们耳朵了。

景思怡摊摊手,尴尬的笑了笑,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凌欢,你别在唱了。”徐晴捂住耳朵,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有特点的嗓音。

“啊?不唱了?好吧,我还没唱够呢。”凌欢终于依依不舍放下话筒。

包厢里的歌戛然而止。

大家松了口气,总算保住耳朵了。

“如果我知道他唱歌这么有杀伤力,我肯定第一时间拦住他。”张浩然无奈道。

“以后你让他在唱歌的时候,一定要克制自己。”

徐晴开了个玩笑,突然低声道

“张浩然,你在高三五班让季江南跪下,那是季江南自己不占道理,所以他没有找你们报复,可是在好声音KTV就不一样了。”

“季丰快递在西湖省和各大企业都有关系,它就像是树藤一样,一道又一道,一层绕一层,缠着西湖省的各个企业,你应该知道。”

徐晴语气担忧,以季江南的好胜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怕张浩然会中圈套,被季江南报复。

“他季家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

“惹毛我,连根铲除就是了。”

张浩然喝了口茶,淡定的说道。

“哎呀,张浩然我跟你认真说话呢。”徐晴又气又恼,怎么到这个时候,张浩然还有闲心跟她开玩笑。

上一世道祖张浩然之威名震荒宇,杀伐果断,无人敢惹。

这一世张浩然重生,如果季家真不长眼,张浩然不介意用点办法让季家消失。

张浩然这随口一说,正好在凌欢唱完歌包厢处于安静的时候,其他人都听到了。

“不会吧,他连这种话都说出的口啊,要是那季家的‘季老疯’听到了,估计要暴怒啊。”

“这个张浩然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凭啥人家季江南要听他的啊。”

“说实话,我看他有点不爽,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我看是你妒忌吧。”

“切,我妒忌咋了?”

包厢男男女女频频点头,认为张浩然目中无人,太狂,肯定要付出代价。

凌欢听了那帮人损张浩然的言论后,很不舒服,想反驳,却见张浩然摇摇头,示意他完全没必要理他们。

同样听到张浩然话的,除了包厢里面的人,还有推门而入的季宏。

“连根铲除季家?”

季宏讥笑道,“是哪个英雄好汉,想要灭我季家满门啊。”

季宏一出现,以尚鑫为首几个人顿时后退,惊恐不安。

“怎么是季老疯。”

“季江南搬救兵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才多久啊。”

“完了,这下完蛋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季老疯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有的男生心里松了口气,还好他们没有说季宏的坏话,不然今天肯定麻烦了。

顿时有人指向张浩然。

“是他说的。”

“对,就是他说。”

“他刚刚骂了季江南,还让季江南下跪。”

一时间,张浩然众人所指。

唯独尚鑫没有这么做,他咬着牙,似是犹豫私是抉择。

他被季江南一耳光扇飞,是张浩然的出现帮他出了口恶气,现在让尚鑫出卖张浩然,他做不到。

“季老板你好,我想这是一个误会吧。”尚鑫不仅没有指责张浩然,反倒是帮张浩然说好话。

顿时包厢里面男男女女看向尚鑫眼神顿时不一样了,这家伙脑子进水了?怎么这时候站到张浩然那一边了。

“对,这肯定是个误会。”凌欢这时也帮张浩然说话,毕竟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哥们,凌欢不出头谁出头。

季宏身后是季江南和古阳。

“爸,就是他。”季江南指向张浩然。

张浩然扫了眼季江南,满眼蔑视。

“呵,原来是回去找爹过来算账了,我还以为季江南你有什么本事,同为卧龙高中的学生,我替你感到窝囊。”

张浩然开口就把季江南骂了一遍,“比窝囊更可耻的是,你季江南给同一个人连续跪下两次,卧龙高中找不出你这样的窝囊废,可笑。”

张浩然此话一出,季宏脸色大变,自己的儿子竟然给别人跪了两次?

怒啊!

季宏“啪”的一声,对着季江南就是一道耳光,“你个窝囊废,他让你跪你就跪?你还没有尊严了?”

“爸,事情不是这样的。”季江南捂脸解释,吞吞吐吐解释道。

季宏视线落在张浩然身上。

“季江南我已经教育了,接下来是你了。”季宏愠怒道。

“季宏,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一旁的古阳适时的开口道。

“多谢老哥。”

季宏实在想不通,面前的少年究竟凭什么让他儿子跪下,季江南性格他很了解,能够让季江南听话的人一个手指数都数的过来。

季宏心里还是警惕,万一张浩然是哪个大人物的儿子,为了季江南而惹怒张浩然就太不值得了。

“爸,张浩然的家里我都调查过了,很一般。”季江南适时的开口道,“尤其是张浩然的爸,患有疾病,因为钱不多,一直采取保守治疗。”

季江南这么一说,季宏就明白了,原来张浩然是一个没背景信口开河的狂小子啊。

“季江南,你调查我家里?”张浩然皱眉,终于没有保持坦然自若的模样,语气中有一丝让人惊悚的肃杀。

“是又如何?我不仅调查你爸,我还调查你妈了,几个穷人也想装大神,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

季江南借着身边有人撑着,嚣张至极,“我告诉你张浩然,等我今天教训你后,我还会找到你爸妈”

却见张浩然突然抬手。

“好了,我知道了。”

“我留下就是,徐晴,你带他们走!”

张浩然此时格外平静,丝毫不在乎自己一个人,而对方却有一群凶悍的保镖。

“张浩然,你要自己注意安全。”春游归来之后,徐晴对张浩然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她相信张浩然有解决的办法。

“耗子,这怎么可以,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在这儿啊。”凌欢一万个不愿意,别人走了就他没走。

徐晴和景思怡一起,带着包厢的其他人先离开,季宏并未阻拦,他没心思跟一帮学生计较,他的目标只有张浩然。

今晚在包厢301,季宏誓要让张浩然付出代价。

“凌欢,还不快走!”张浩然沉声道。

凌欢不在多说,转身走了。

张浩然语气骤然冷了下来。

“你季家每一个人,今晚都别走了。”

“尤其是你季江南,我要废掉你!”

道祖张浩然重生归来,亲人在张浩然的心中地位远超过得道修仙。

欺我我想忍就忍,不想忍就不忍,因果看我心情。

欺我父母,这绝不能忍!

“狂妄自大的小子。”季宏冷哼一声,“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你还能翻天?”

“够了!”

张浩然怒火滔天,运转玄金归元术,脚步飞快冲向季江南。

古阳身后的保镖们前来阻截。

“砰砰砰!”

张浩然拳脚齐出,力有千钧一般,这群保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保镖们躺在地上痛苦哀嚎,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靠,也太简单了吧!”季江南暗骂一声。

季宏眉头紧皱,他就是仗着人多,才想教训张浩然,现在张浩然几招就把古阳的保镖解决,季宏顿时觉得不妙。

这些保镖可是来自于退役的军人,身手敏捷杀伐果断,敏锐力极强。

却被张浩然轻松解决。

“季江南,我说过,今天我要废掉你。”张浩然声音如丧钟一样,在季江南耳边敲响。

“爸,你快救救我啊。”季江南拼命后退。

季宏来不及阻止。

张浩然轻松抓住季江南,一拳砸中季江南的腹部,季江南想反抗,觉得张浩然手上有一股怪异的力量紧紧束缚着他,让他无法行动。

“该死!”季江南被张浩然狠狠一拳砸中,整个腹部都瘪了下去,极致到无法形容的痛感,让季江南的身体倒地,腰部弯成一圈,像是案板上待宰的龙虾,阵阵“嘶嘶”的声音从季江南的口中发出。

声音无力,季江南疼的说不出话来。

“还有脚。”

张浩然一只脚踩在季江南的小腿胫骨,“咔擦”一声,小腿骨断裂。

“手往哪儿摆?”

张浩然抓住季江南的手臂,轻轻一扭,季江南嚎啕大哭,整个人的精神处于极度的惊悚之中。

张浩然露出冷漠的笑,“季江南,你嚣张跋扈,坏事做尽,如果在上一世让我看到,早就一掌拍死你!”

季江南手脚尽断,腹部重创,根本没有力气讲话。

季江南当着众人面,被张浩然打残。

“你就在这里把我儿子打废了?”

季宏脊柱发凉,难以置信,巨大的羞愤袭入脑中。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