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楚翘顾建设武侠修真《八零媳妇又甜又飒》_(楚翘顾建设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楚翘顾建设武侠修真《八零媳妇又甜又飒》_(楚翘顾建设武侠修真)热门小说 第27章 梦到顶着顾野脑袋的大灰狼 试读

2022-11-14 13:22 作者:老羊爱吃鱼
  • 八零媳妇又甜又飒 八零媳妇又甜又飒

    完整版武侠修真小说《八零媳妇又甜又飒》,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楚翘顾建设,由作者“老羊爱吃鱼”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还有她辛苦养育的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却是她含辛茹苦养大成人,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死的。而且为了这两个孩子,她一直没生自己的孩子,拖到四十二岁高龄才怀孕,要不是年纪太大,她也不至于难产。“爸,楚姨那么喜欢孩子,她肯定不想妹妹出事的。”老大的声音......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老羊爱吃鱼”的类型小说,《八零媳妇又甜又飒》作品已完结,主人公:楚翘顾建设武侠修真,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楚翘剪了线头,进屋换上裙子,徐碧莲喜欢穿花样繁多的款式,比如蓬蓬袖,还有飘带一类,但她不喜欢,就把裙子衣领间的飘带换成了腰带,蓬蓬袖则拆了,和刚才裁剪下来的布,一块儿给裙摆做了个荷叶边。她房间没穿衣镜,楚鹏房间有,便穿着新裙子去看看上身效果,楚远志眼神更震惊了,只是换了身衣服而已,女儿变得更加美丽了,比挂历上的女郎漂亮多了。楚远志是以男人的眼光来欣赏的,毫不夸张地说,他女儿绝对能让所有男人都移不开眼,比他的母亲,还有孙银秀更美。楚鹏也有些惊艳,难怪唐卫国那小子死皮赖脸地想当他姐夫,不过他肯定不会同意,那小子吊儿郎当的,照顾不好他这蠢姐姐。而且以这蠢姐姐的相貌,一般的男子是承受不起的,他未来姐夫不能是一般人,他得好好挑挑,顾建设那种东西就算了,只配得上徐碧莲那样的。楚翘转了几下,裙摆飘扬,像一朵花一样,特别漂亮,但楚翘不是太满意,如果有新布,她能做出更漂亮的裙子,眼下只能勉强将就了。旧衣服她懒得要了,当抹布都嫌破,楚翘换上了白色裙子,把头发扎了个高马尾,美丽柔弱,但又有青春活力,看着镜子里大变样的自己,楚翘心情好多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这天晚上,楚翘睡得很安稳,还做了个美梦,梦里她买了幢洋房,还有个漂亮的花园,她在花园里惬意地吃下午茶,阳光明媚,轻风徐徐,多么美好……可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脑袋吓了她一大跳,居然是顶着顾建设脑袋的一条狗,跑到她面前吠叫,烦死人了,楚翘准备拿滚烫的咖啡泼这畜生,又一个大脑袋窜出来了,居然是头狼,顶着顾野那家伙的脑袋,三下五除二就把顾建设按倒了,哀鸣不已。早上起来时,回想昨晚的梦境,楚翘脸不由发烧,怎么会梦到顾野了呢?那家伙还冲她笑了,傻乎乎的,梦里还是蛮解气的,看到顾建设挨打她就开心,以前就常听说顾野特能打,顾老爷子管教不了他了,才送去B队磨练的,大家都以为顾野会在B队干到天荒地老,没想到去年末居然转业回沪城了。楚翘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歌舞厅那边要一个星期后才上班,她还能清闲几天,索性出去逛逛吧,二十年后,沪城很多老弄堂都拆迁了,只能从老相片上看到了,楚翘突然有了去老弄堂散步的雅兴。早饭何继红没起来做,还在赌气呢,楚远志去楼下早餐店买的小笼包和豆浆,还有油条,家里人口味不一样,楚鹏和何继红喜欢喝甜豆浆泡油条,楚翘和楚远志则偏爱咸的,放酱油和醋,再加点榨菜沫和虾皮,滚烫的豆浆浇上去后,便凝固成了浅褐色的豆腐花,十分鲜美,和小笼包一块吃是绝配。吃早饭时何继红阴沉着脸,和谁都不说话,也不看楚远志,吃完就要去上班,走前让楚翘拖地擦桌子。“既然不嫁人,就把家务干干好,地板都脏得打滑了,桌子上一层灰!”“我都干五年了,也没落您一句好,让小鹏干吧,他也在家待着。”楚翘不紧不慢地吃着小笼包,动作很优雅,声音轻轻的,很好听,可说出的话却能气死何继红,脑门上的血管一下子就胀了。“楚远志,你看看啊,你的好女儿居然让小鹏干活,她哪来的脸!”何继红说话声都打颤了,显然是真气坏了,儿子是她心头肉,她自己累死累活都不舍得让儿子干活,这小贱人狗胆包天,活不耐烦了!被Diss的楚鹏却没太大反应,照样慢条斯理地吃油条,甚至还多吃了一根,平时何继红不让他多吃,说油条含铅,影响大脑发育,今天何继红气得没顾上他,楚鹏吃得很满意。楚远志无奈地揉着太阳穴,其实他真觉得老婆小题大做了,小鹏十八岁了,适当干点家务也是应该的,何必都让翘翘干,不过这种话他不敢说,职称还没评上呢。“翘翘……”楚远志厉声喝了句,后面的话楚翘用脚后跟都能猜到,肯定是让她道歉,她都懒得听,低着头继续吃早饭,反正她只当这两口子在放屁。“我会拖地擦桌子的!”楚鹏冷声说了句。何继红脸上的怒容一下子僵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宝贝儿子,“小鹏你干什么活,你可是要考大学的!”“还有五分钟就要迟到了,毕婶刚从门口过去!”楚鹏提醒。何继红只得悻悻道:“小鹏你别干啊,让你姐干,太不像话了!”说完她匆匆跑去上班了,其实医院上班迟到几分钟也没什么,但姓毕的最喜欢揪她的小辫子,上个月就是被姓毕的揪住了,迟到了两分钟,扣了一个全勤奖。楚翘朝对面的弟弟看了眼,心里的感觉很古怪,总觉得这个弟弟好像变了,以前可没这么好说话,家里的油瓶倒了都不会扶的懒货,今天不仅没生气,还主动同意干家务了,感觉跟鬼上身了一样。想到自己的重生,楚翘不禁多看了几眼弟弟,不会真鬼上身了吧?楚鹏猛地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楚翘吓得赶紧低下头啃包子,没注意到楚鹏眼里多了几分笑意,他这姐姐进步确实挺大,希望能继续保持进步,别让他失望。楚远志慢悠悠地吃早饭,他几乎每天都迟到早退,中医科从早到晚也没几个人来看病,他是全院最闲的人,没人管他几点上下班。“爸,给我点零花钱,我要出去买东西。”楚翘伸出手理所当然地要钱,以前她不好意思要钱,现在想明白了,楚远志是她爹,凭什么不要?楚远志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了过来,楚翘没接,“一块钱不够,我要买凉鞋,你给我二十块。”说着她还抬起脚,冲她爹晃了几下,细白粉嫩的脚丫子,缩在一双土难看的凉鞋里,楚远志的火气也消了,起身去了卧室,鼓捣了半天才出来,手里多了两张大团结。

在线试读

第27章 梦到顶着顾野脑袋的大灰狼

楚翘剪了线头,进屋换上裙子,徐碧莲喜欢穿花样繁多的款式,比如蓬蓬袖,还有飘带一类,但她不喜欢,就把裙子衣领间的飘带换成了腰带,蓬蓬袖则拆了,和刚才裁剪下来的布,一块儿给裙摆做了个荷叶边。

她房间没穿衣镜,楚鹏房间有,便穿着新裙子去看看上身效果,楚远志眼神更震惊了,只是换了身衣服而已,女儿变得更加美丽了,比挂历上的女郎漂亮多了。

楚远志是以男人的眼光来欣赏的,毫不夸张地说,他女儿绝对能让所有男人都移不开眼,比他的母亲,还有孙银秀更美。

楚鹏也有些惊艳,难怪唐卫国那小子死皮赖脸地想当他姐夫,不过他肯定不会同意,那小子吊儿郎当的,照顾不好他这蠢姐姐。

而且以这蠢姐姐的相貌,一般的男子是承受不起的,他未来姐夫不能是一般人,他得好好挑挑,顾建设那种东西就算了,只配得上徐碧莲那样的。

楚翘转了几下,裙摆飘扬,像一朵花一样,特别漂亮,但楚翘不是太满意,如果有新布,她能做出更漂亮的裙子,眼下只能勉强将就了。

旧衣服她懒得要了,当抹布都嫌破,楚翘换上了白色裙子,把头发扎了个高马尾,美丽柔弱,但又有青春活力,看着镜子里大变样的自己,楚翘心情好多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这天晚上,楚翘睡得很安稳,还做了个美梦,梦里她买了幢洋房,还有个漂亮的花园,她在花园里惬意地吃下午茶,阳光明媚,轻风徐徐,多么美好……

可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脑袋吓了她一大跳,居然是顶着顾建设脑袋的一条狗,跑到她面前吠叫,烦死人了,楚翘准备拿滚烫的咖啡泼这畜生,又一个大脑袋窜出来了,居然是头狼,顶着顾野那家伙的脑袋,三下五除二就把顾建设按倒了,哀鸣不已。

早上起来时,回想昨晚的梦境,楚翘脸不由发烧,怎么会梦到顾野了呢?

那家伙还冲她笑了,傻乎乎的,梦里还是蛮解气的,看到顾建设挨打她就开心,以前就常听说顾野特能打,顾老爷子管教不了他了,才送去B队磨练的,大家都以为顾野会在B队干到天荒地老,没想到去年末居然转业回沪城了。

楚翘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歌舞厅那边要一个星期后才上班,她还能清闲几天,索性出去逛逛吧,二十年后,沪城很多老弄堂都拆迁了,只能从老相片上看到了,楚翘突然有了去老弄堂散步的雅兴。

早饭何继红没起来做,还在赌气呢,楚远志去楼下早餐店买的小笼包和豆浆,还有油条,家里人口味不一样,楚鹏和何继红喜欢喝甜豆浆泡油条,楚翘和楚远志则偏爱咸的,放酱油和醋,再加点榨菜沫和虾皮,滚烫的豆浆浇上去后,便凝固成了浅褐色的豆腐花,十分鲜美,和小笼包一块吃是绝配。

吃早饭时何继红阴沉着脸,和谁都不说话,也不看楚远志,吃完就要去上班,走前让楚翘拖地擦桌子。

“既然不嫁人,就把家务干干好,地板都脏得打滑了,桌子上一层灰!”

“我都干五年了,也没落您一句好,让小鹏干吧,他也在家待着。”楚翘不紧不慢地吃着小笼包,动作很优雅,声音轻轻的,很好听,可说出的话却能气死何继红,脑门上的血管一下子就胀了。

“楚远志,你看看啊,你的好女儿居然让小鹏干活,她哪来的脸!”

何继红说话声都打颤了,显然是真气坏了,儿子是她心头肉,她自己累死累活都不舍得让儿子干活,这小贱人狗胆包天,活不耐烦了!

被Diss的楚鹏却没太大反应,照样慢条斯理地吃油条,甚至还多吃了一根,平时何继红不让他多吃,说油条含铅,影响大脑发育,今天何继红气得没顾上他,楚鹏吃得很满意。

楚远志无奈地揉着太阳穴,其实他真觉得老婆小题大做了,小鹏十八岁了,适当干点家务也是应该的,何必都让翘翘干,不过这种话他不敢说,职称还没评上呢。

“翘翘……”

楚远志厉声喝了句,后面的话楚翘用脚后跟都能猜到,肯定是让她道歉,她都懒得听,低着头继续吃早饭,反正她只当这两口子在放屁。

“我会拖地擦桌子的!”楚鹏冷声说了句。

何继红脸上的怒容一下子僵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宝贝儿子,“小鹏你干什么活,你可是要考大学的!”

“还有五分钟就要迟到了,毕婶刚从门口过去!”楚鹏提醒。

何继红只得悻悻道“小鹏你别干啊,让你姐干,太不像话了!”

说完她匆匆跑去上班了,其实医院上班迟到几分钟也没什么,但姓毕的最喜欢揪她的小辫子,上个月就是被姓毕的揪住了,迟到了两分钟,扣了一个全勤奖。

楚翘朝对面的弟弟看了眼,心里的感觉很古怪,总觉得这个弟弟好像变了,以前可没这么好说话,家里的油瓶倒了都不会扶的懒货,今天不仅没生气,还主动同意干家务了,感觉跟鬼上身了一样。

想到自己的重生,楚翘不禁多看了几眼弟弟,不会真鬼上身了吧?

楚鹏猛地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楚翘吓得赶紧低下头啃包子,没注意到楚鹏眼里多了几分笑意,他这姐姐进步确实挺大,希望能继续保持进步,别让他失望。

楚远志慢悠悠地吃早饭,他几乎每天都迟到早退,中医科从早到晚也没几个人来看病,他是全院最闲的人,没人管他几点上下班。

“爸,给我点零花钱,我要出去买东西。”

楚翘伸出手理所当然地要钱,以前她不好意思要钱,现在想明白了,楚远志是她爹,凭什么不要?

楚远志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了过来,楚翘没接,“一块钱不够,我要买凉鞋,你给我二十块。”

说着她还抬起脚,冲她爹晃了几下,细白粉嫩的脚丫子,缩在一双土难看的凉鞋里,楚远志的火气也消了,起身去了卧室,鼓捣了半天才出来,手里多了两张大团结。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