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全集免费阅读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全集免费阅读 第二十二章 这叫人咋相信 试读

2022-11-14 13:18 作者:苏青
  •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武侠修真小说《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武侠修真,代表人物分别是苏青湖张主任,作者“苏青”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在屋里写东西呢!”二蛋回答,“从你吃完饭出去到现在,她一直都在那儿写写画画。反正我没看明白!”大蛋看了二蛋一眼,“那是在画图纸。”“啊?”二蛋扭头去大蛋,“你咋知道?”大蛋沉默了一瞬,所以人的记性是可以实时变得可好可坏吗?“哥?”二蛋小心翼翼,“哥你别吓我,你一这样,我一般都会挨打……”大蛋,“...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讲述了​这话苏青湖不接,笑着打发他去喊大蛋二蛋起床吃饭。等吃过饭,陈列出去,弄了一三轮车煤球拉回家,大蛋二蛋屁颠颠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搬卸,直到在廊下靠墙摆好才去洗手。“她在干什么?”“啊?”大蛋二蛋正用肥皂搓手呢,听陈列问话,手也不搓了,齐齐看向他。大蛋抿了抿唇,没说话,还是二蛋吧嗒了下眼睫,“爸?你是问苏青湖女士吗?”“什么苏青湖女士?”陈列眉毛拧起来,这是什么叫法!二蛋迅速改口,“爸,你是问我妈吗?”反正叫啥都可以,又不掉块肉。“她在屋里写东西呢!”二蛋回答,“从你吃完饭出去到现在,她一直都在那儿写写画画。反正我没看明白!”大蛋看了二蛋一眼,“那是在画图纸。”“啊?”二蛋扭头去大蛋,“你咋知道?”大蛋沉默了一瞬,所以人的记性是可以实时变得可好可坏吗?“哥?”二蛋小心翼翼,“哥你别吓我,你一这样,我一般都会挨打……”大蛋,“你摘得那些石榴花,昨天我们不是都弄回来了吗?”这是昨天晚上洗澡之前的事儿了,拿回来之后就晾在工具房。不提石榴花还好,一提石榴花,二蛋明显瑟缩了一下,偷偷摸摸去看陈列,见他面色没啥不好,才轻轻点点头:“嗯,然后呢?”“她应该是想做成花篮去买。”大蛋用眼角余光去看陈列反应,被他抓个正着之后,说话都快了几分,“那个女生的爸爸和爷爷不是都会做手工吗?妈说让他们编篮子来抵钱,今天要给他们图纸。”所以,现在肯定是在画图纸。今天都要交给他们了。陈列听两个孩子说着话,没打断,他能在这里发现很多苏青湖不曾讲给他的细节。见陈列不说话,俩孩子渐渐地声音低下来,到了最后干脆都不说话了,只看着陈列。大蛋本来就忧心忡忡,生怕苏青湖勾走陈列又跟人私奔,现在听他说去看一眼苏青湖在做什么,小小的少年顿时变成了苦瓜脸。二蛋跟大蛋并排而立,看着陈列前后不到两分钟出来,眼里都是迷茫。不是要去看人吗?咋到了门口就回来了?还没等想明白,门口就有汽车的鸣笛声。滴滴——“你们两个好好在家,我回你们爷爷奶奶那儿一趟。”陈列大步走过来,这边叮嘱完,人已经出来大门。大蛋二蛋目送他出去,直到看不到人影,才齐齐收回视线,然后对视一眼。大蛋心里门清,也就不说罢了。二蛋挠头了,“咋感觉爸怪怪的?”大蛋紧抿着嘴,手指头抠着裤缝,像是陷入了沉思,丝毫没搭理二蛋的意思。二蛋无所谓,拍拍屁股,踮起脚尖,直接去找新妈了。苏青湖正在认真画花篮造型,标记尺寸,感觉到背后像是有什么在靠近,条件反射性地将笔尖朝外,回转身做了一个防御姿势。二蛋被她猛然回头的气势和姿势吓到,当即就是一道撕心裂肺地尖叫。苏青湖:“……”苏青湖被吓到了,不是因为背后有人,而是因为二蛋的夸张反应和尖叫,正想也“啊啊啊啊啊”地尖叫,因为二蛋叫得太惨,硬生生憋了回去。她看着二蛋叫,从最开始的憋闷到无奈,再从无奈觉着有趣,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你过来想做什么?”苏青湖问,眼睛里笑意未散。二蛋捂着胸口,“我……我也想不起来我要做什么了,吓忘了。”苏青湖:“………”这都什么毛病?二蛋眼珠子叽里咕噜一阵乱转,“别人被吓到,家长都会给他们喊魂,连续三天……”“……”苏青湖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虽然不害怕这些,可冷不丁听到这些,还是眼看着快中午,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们生长在国旗下,有文化有理想,不要搞封建迷信。”二蛋:“……”大蛋见弟弟被拒,勇敢站了出来,“你要是实在害怕,我来帮你喊魂!”他没有实际操作过,但他有见别人怎么做过。不就是连续三天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在原地连续呼喊被吓住的孩子的名字,然后……再头也不回地朝前走?简单。“我谁也不要!”二蛋一跺脚,提着腰带,生气跑走。大蛋嘴巴微张,吃惊于二蛋的气性,整个人都有些蒙蒙的。苏青湖拍拍他脑袋,末了顺手撸了一把,“你没看出来吗,你弟弟在撒娇。”啥?撒娇?二蛋会撒娇?大蛋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耳朵坏掉了。小小的少年因为这个表情,顿时多了几分稚嫩傻气。“他撒完娇,人就有点害羞。”苏青湖幸灾乐祸地笑,“你这样一说,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羞耻自己刚才的行为,不跑才怪呢。”大蛋:“……”原来是这样吗?见他还是不敢置信,苏青湖提醒,“你想一想喊魂是怎么喊的。”大蛋:“???”这还用想吗?一般不都是站在原地,家长拉着孩子的手,一边念叨,一边摸孩子的额头,喊着他的名字让他回来吗?所以这有什么害羞的?就因为摸额头,牵手手?苏青湖看他表情,知道他没懂,摇摇头,“还是我来吧。”大蛋没争说给二蛋喊魂,只也不离开她身边,拿眼睛看着她,那意思就是我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给我说清楚才行。苏青湖坐下继续画画,大蛋就站她身边。他不说话,那就没啥影响,苏青湖自顾自地忙,顺便还使唤人给削一下铅笔。大蛋给她削,让干什么干什么,等苏青湖画好,依旧跟在他身后,像个小尾巴。苏青湖画着画,给他解惑:“你弟弟,平时看着嘻嘻哈哈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也有想要的东西,他渴望来自长辈的亲近。”大蛋明显被这话噎住,看着苏青湖漂亮的侧脸,吃惊。二蛋喜欢被人牵手手,摸额头?!!

在线试读

第二十二章 这叫人咋相信

这话苏青湖不接,笑着打发他去喊大蛋二蛋起床吃饭。

等吃过饭,陈列出去,弄了一三轮车煤球拉回家,大蛋二蛋屁颠颠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搬卸,直到在廊下靠墙摆好才去洗手。

“她在干什么?”

“啊?”大蛋二蛋正用肥皂搓手呢,听陈列问话,手也不搓了,齐齐看向他。

大蛋抿了抿唇,没说话,还是二蛋吧嗒了下眼睫,“爸?你是问苏青湖女士吗?”

“什么苏青湖女士?”陈列眉毛拧起来,这是什么叫法!

二蛋迅速改口,“爸,你是问我妈吗?”

反正叫啥都可以,又不掉块肉。

“她在屋里写东西呢!”二蛋回答,“从你吃完饭出去到现在,她一直都在那儿写写画画。反正我没看明白!”

大蛋看了二蛋一眼,“那是在画图纸。”

“啊?”二蛋扭头去大蛋,“你咋知道?”

大蛋沉默了一瞬,所以人的记性是可以实时变得可好可坏吗?

“哥?”二蛋小心翼翼,“哥你别吓我,你一这样,我一般都会挨打……”

大蛋,“你摘得那些石榴花,昨天我们不是都弄回来了吗?”

这是昨天晚上洗澡之前的事儿了,拿回来之后就晾在工具房。

不提石榴花还好,一提石榴花,二蛋明显瑟缩了一下,偷偷摸摸去看陈列,见他面色没啥不好,才轻轻点点头“嗯,然后呢?”

“她应该是想做成花篮去买。”大蛋用眼角余光去看陈列反应,被他抓个正着之后,说话都快了几分,“那个女生的爸爸和爷爷不是都会做手工吗?妈说让他们编篮子来抵钱,今天要给他们图纸。”

所以,现在肯定是在画图纸。

今天都要交给他们了。

陈列听两个孩子说着话,没打断,他能在这里发现很多苏青湖不曾讲给他的细节。

见陈列不说话,俩孩子渐渐地声音低下来,到了最后干脆都不说话了,只看着陈列。

大蛋本来就忧心忡忡,生怕苏青湖勾走陈列又跟人私奔,现在听他说去看一眼苏青湖在做什么,小小的少年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二蛋跟大蛋并排而立,看着陈列前后不到两分钟出来,眼里都是迷茫。

不是要去看人吗?

咋到了门口就回来了?

还没等想明白,门口就有汽车的鸣笛声。

滴滴——

“你们两个好好在家,我回你们爷爷奶奶那儿一趟。”陈列大步走过来,这边叮嘱完,人已经出来大门。

大蛋二蛋目送他出去,直到看不到人影,才齐齐收回视线,然后对视一眼。

大蛋心里门清,也就不说罢了。二蛋挠头了,“咋感觉爸怪怪的?”

大蛋紧抿着嘴,手指头抠着裤缝,像是陷入了沉思,丝毫没搭理二蛋的意思。

二蛋无所谓,拍拍屁股,踮起脚尖,直接去找新妈了。

苏青湖正在认真画花篮造型,标记尺寸,感觉到背后像是有什么在靠近,条件反射性地将笔尖朝外,回转身做了一个防御姿势。

二蛋被她猛然回头的气势和姿势吓到,当即就是一道撕心裂肺地尖叫。

苏青湖“……”

苏青湖被吓到了,不是因为背后有人,而是因为二蛋的夸张反应和尖叫,正想也“啊啊啊啊啊”地尖叫,因为二蛋叫得太惨,硬生生憋了回去。

她看着二蛋叫,从最开始的憋闷到无奈,再从无奈觉着有趣,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

“你过来想做什么?”苏青湖问,眼睛里笑意未散。

二蛋捂着胸口,“我……我也想不起来我要做什么了,吓忘了。”

苏青湖“………”

这都什么毛病?

二蛋眼珠子叽里咕噜一阵乱转,“别人被吓到,家长都会给他们喊魂,连续三天……”

“……”苏青湖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虽然不害怕这些,可冷不丁听到这些,还是眼看着快中午,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们生长在国旗下,有文化有理想,不要搞封建迷信。”

二蛋“……”

大蛋见弟弟被拒,勇敢站了出来,“你要是实在害怕,我来帮你喊魂!”

他没有实际操作过,但他有见别人怎么做过。不就是连续三天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在原地连续呼喊被吓住的孩子的名字,然后……再头也不回地朝前走?

简单。

“我谁也不要!”二蛋一跺脚,提着腰带,生气跑走。

大蛋嘴巴微张,吃惊于二蛋的气性,整个人都有些蒙蒙的。

苏青湖拍拍他脑袋,末了顺手撸了一把,“你没看出来吗,你弟弟在撒娇。”

啥?

撒娇?

二蛋会撒娇?

大蛋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耳朵坏掉了。

小小的少年因为这个表情,顿时多了几分稚嫩傻气。

“他撒完娇,人就有点害羞。”苏青湖幸灾乐祸地笑,“你这样一说,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羞耻自己刚才的行为,不跑才怪呢。”

大蛋“……”原来是这样吗?

见他还是不敢置信,苏青湖提醒,“你想一想喊魂是怎么喊的。”

大蛋“???”

这还用想吗?一般不都是站在原地,家长拉着孩子的手,一边念叨,一边摸孩子的额头,喊着他的名字让他回来吗?

所以这有什么害羞的?就因为摸额头,牵手手?

苏青湖看他表情,知道他没懂,摇摇头,“还是我来吧。”

大蛋没争说给二蛋喊魂,只也不离开她身边,拿眼睛看着她,那意思就是我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给我说清楚才行。

苏青湖坐下继续画画,大蛋就站她身边。

他不说话,那就没啥影响,苏青湖自顾自地忙,顺便还使唤人给削一下铅笔。

大蛋给她削,让干什么干什么,等苏青湖画好,依旧跟在他身后,像个小尾巴。

苏青湖画着画,给他解惑“你弟弟,平时看着嘻嘻哈哈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也有想要的东西,他渴望来自长辈的亲近。”

大蛋明显被这话噎住,看着苏青湖漂亮的侧脸,吃惊。

二蛋喜欢被人牵手手,摸额头?!!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