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全文阅读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全文阅读 第四十七章 我正经人你信吗 试读

2022-11-14 13:31 作者:苏青
  •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武侠修真小说《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武侠修真,代表人物分别是苏青湖张主任,作者“苏青”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在屋里写东西呢!”二蛋回答,“从你吃完饭出去到现在,她一直都在那儿写写画画。反正我没看明白!”大蛋看了二蛋一眼,“那是在画图纸。”“啊?”二蛋扭头去大蛋,“你咋知道?”大蛋沉默了一瞬,所以人的记性是可以实时变得可好可坏吗?“哥?”二蛋小心翼翼,“哥你别吓我,你一这样,我一般都会挨打……”大蛋,“...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中的人物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苏青”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内容概括:陈列站得笔挺,对她后面的这句话视而不见,只板板正正一颔首,“说吧。”这就很气人了,苏青湖瞪他,“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吗?”她说她自己理论知识丰富,他就相信?“那我说我是个妖精,你信不信?”陈列敛了表情,视线变得犀利,“苏青湖,你清楚你自己没说实话。”苏青湖就很生气,是,刚才是她反应不够迅速,回忆时一刹那的停顿让他抓到了小尾巴。没说实话,是因为实话不好说出来。大意了,真的,肆意惯了,她一时间没有收住。现在就尴尬了,很尴尬,说啥好像都不对,她看了一眼陈列,微微叹气,以后感情到位,万一做点啥,他是不是都要联想到这些东西她是不是看过?甚至……向她请教,问出处?老天爷!苏青湖光是想象一下,脚底的凉气就开始蹭蹭往上冒,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看着陈列的眼神都不对了!太可怕了!这样太可怕了!要不离婚算了?陈列见她眼里的犹疑在逐渐变得坚定,似有离意,微微皱眉,“我只是问你一个问题,你在想什么?”苏青湖实话实说,“在想要不要和你离婚。”陈列:“……”陈列抿唇,强行压制着心底升起的那股怒意,往前一步,垂眸看她,眼里火光跳跃,“婚姻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存在?”苏青湖心跳得疯狂,妈呀,陈列现在的样子好吓人。她就是一说,还没有付诸行动呢!再说,他……他自己不也离过婚吗?干啥这么激动?离婚再婚这段时间,也没见他情绪波动这么大……越想,苏青湖越萎靡,有心想杠他一句,又被他气势所迫,话到了嘴边,硬是憋着说不出来。“想离婚?”陈列恢复冷静,声音却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冷冽,没有多大声,却气场两米八,“理由。”两人结婚时都有自己的打算,她对他没感情,离婚可以随意说出口不奇怪。陈列说服自己,也随之冷静下来,现在,他只想知道她要离婚的理由是什么?明明……明明之前她对他还有别样的心思。苏青湖无奈,理由?理由还不是怕以后翻旧账,顺便给她盖一个不正经的帽子……一肚子撩拨人的话,面对他的时候难道只能变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爱国敬业?!苏青湖不敢再脑补下去,咽咽嗓子,甩甩脑袋,光是想想那样的日子就觉得压抑。不想过了……她这甩脑袋的动作,在当事人陈列眼里就是拒绝回答的意思了。陈列沉默片刻,“你想好了?”苏青湖猛地抬头,看着他双眼,一时间有些舍不得,以前跟闺蜜说的话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她说,如果遇见一个长相身材生活习惯都优质且上进不乱搞的老公,她绝对宠着他,不说百依百顺,万一哪天吵架,她绝对能主动跪搓衣板认错……现在,看着陈列,她忽然觉得脸有点疼。人家俊眉修眼,高大挺拔,爱干净,会主动带孩子去洗澡。上不上进不知道,但应该是不乱搞的,不然刚才亲他一下鼻尖也不会反应这么大……深吸一口气,她果断摇头,“没有想好!”算了,算了,以后的事儿先不想了,眼前这白天鹅还没吃到呢,想太远了!陈列已经做好准备,甚至有考虑才结婚又向上面打离婚申请的理由该怎么填写,又该怎么操作才能迅速审批下来,结果被她一句话噎得脑子都停转了半拍。“我刚才想离婚,是怕你觉得我——”苏青湖斟酌着说了一个词儿,“不干正事儿~~~”嗯,把“不正经”换成“不干正事儿”,听起来似乎更好一些。陈列是真的被她气到了,抬起手隔空点了点她,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别想了,你以为你想离婚就能离啊。”大蛋穿着四角裤衩,从他和二蛋的卧室门后面走出来,嘲笑地看着苏青湖,“只要我爸没犯错误,你想都是白想。”苏青湖木了脸,这小子看笑话看了多久?“你要是婚内犯错,只要我爸想,你随时都得上法庭。”大蛋眼里都是讥笑,“不然姚莹莹离婚之前也不会那么老实。”苏青湖先没管大蛋这个熊孩子说了什么,扭头小声问陈列,“他听了多久墙角?”陈列看她一眼,同样压低声音,“……从你说在思考要不要离婚开始。”呼——苏青湖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儿童不宜的场面没被看到就好。“姚莹莹是谁?”苏青湖得到自己想要的,陈列也没说跟她闹脾气冷战,也就有了闲心关注别的事情,“你爸前妻?”大蛋:“……”大蛋很想问苏青湖是不是脑子不好,为什么看问题总是和他们不一样。“说啊。”苏青湖催促,“是不是?”大蛋先看了一眼陈列,见爸爸没有阻止的意思,闷闷应了一声:“嗯。”苏青湖环抱双臂,捏着自己下巴,眼神开始飘。看她这样,陈列立时打断她发散的思维,叫了一声“苏青湖”,人家声音不高不低,却沉醇迷人,让苏青湖瞬间回神儿。见她看过来,陈列才继续说,“去洗漱吧。”苏青湖眨眨眼,虽然觉得他喊她的一声有些莫名其妙,还是去洗漱了。趁他没有继续追问她丰富的理论出自于哪儿,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人走了,大蛋却抿着嘴站在原地,看着苏青湖的背影,眼里恨铁不成钢有,果然不出所料有,端得是复杂。陈列走过去,揉揉他脑袋,“怎么没睡?”“二蛋倒下就睡了,我快睡着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还没检查他书包。”大蛋闷闷不乐,“我就起来了。”起来了就听到他们在说离婚的事儿。“不要不高兴。”陈列笑笑,“她大学刚毕业,年龄不大,有些小孩子心性……”大蛋抬头,“可她不是小孩子!她都二十岁了!”

在线试读

第四十七章 我正经人你信吗

陈列站得笔挺,对她后面的这句话视而不见,只板板正正一颔首,“说吧。”

这就很气人了,苏青湖瞪他,“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她说她自己理论知识丰富,他就相信?“那我说我是个妖精,你信不信?”

陈列敛了表情,视线变得犀利,“苏青湖,你清楚你自己没说实话。”

苏青湖就很生气,是,刚才是她反应不够迅速,回忆时一刹那的停顿让他抓到了小尾巴。

没说实话,是因为实话不好说出来。

大意了,真的,肆意惯了,她一时间没有收住。

现在就尴尬了,很尴尬,说啥好像都不对,她看了一眼陈列,微微叹气,以后感情到位,万一做点啥,他是不是都要联想到这些东西她是不是看过?

甚至……向她请教,问出处?

老天爷!

苏青湖光是想象一下,脚底的凉气就开始蹭蹭往上冒,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看着陈列的眼神都不对了!

太可怕了!这样太可怕了!

要不离婚算了?

陈列见她眼里的犹疑在逐渐变得坚定,似有离意,微微皱眉,“我只是问你一个问题,你在想什么?”

苏青湖实话实说,“在想要不要和你离婚。”

陈列“……”

陈列抿唇,强行压制着心底升起的那股怒意,往前一步,垂眸看她,眼里火光跳跃,“婚姻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存在?”

苏青湖心跳得疯狂,妈呀,陈列现在的样子好吓人。

她就是一说,还没有付诸行动呢!

再说,他……他自己不也离过婚吗?干啥这么激动?离婚再婚这段时间,也没见他情绪波动这么大……

越想,苏青湖越萎靡,有心想杠他一句,又被他气势所迫,话到了嘴边,硬是憋着说不出来。

“想离婚?”陈列恢复冷静,声音却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冷冽,没有多大声,却气场两米八,“理由。”

两人结婚时都有自己的打算,她对他没感情,离婚可以随意说出口不奇怪。

陈列说服自己,也随之冷静下来,现在,他只想知道她要离婚的理由是什么?

明明……明明之前她对他还有别样的心思。

苏青湖无奈,理由?理由还不是怕以后翻旧账,顺便给她盖一个不正经的帽子……

一肚子撩拨人的话,面对他的时候难道只能变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爱国敬业?!

苏青湖不敢再脑补下去,咽咽嗓子,甩甩脑袋,光是想想那样的日子就觉得压抑。

不想过了……

她这甩脑袋的动作,在当事人陈列眼里就是拒绝回答的意思了。

陈列沉默片刻,“你想好了?”

苏青湖猛地抬头,看着他双眼,一时间有些舍不得,以前跟闺蜜说的话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

她说,如果遇见一个长相身材生活习惯都优质且上进不乱搞的老公,她绝对宠着他,不说百依百顺,万一哪天吵架,她绝对能主动跪搓衣板认错……

现在,看着陈列,她忽然觉得脸有点疼。

人家俊眉修眼,高大挺拔,爱干净,会主动带孩子去洗澡。上不上进不知道,但应该是不乱搞的,不然刚才亲他一下鼻尖也不会反应这么大……

深吸一口气,她果断摇头,“没有想好!”

算了,算了,以后的事儿先不想了,眼前这白天鹅还没吃到呢,想太远了!

陈列已经做好准备,甚至有考虑才结婚又向上面打离婚申请的理由该怎么填写,又该怎么操作才能迅速审批下来,结果被她一句话噎得脑子都停转了半拍。

“我刚才想离婚,是怕你觉得我——”苏青湖斟酌着说了一个词儿,“不干正事儿~~~”

嗯,把“不正经”换成“不干正事儿”,听起来似乎更好一些。

陈列是真的被她气到了,抬起手隔空点了点她,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别想了,你以为你想离婚就能离啊。”大蛋穿着四角裤衩,从他和二蛋的卧室门后面走出来,嘲笑地看着苏青湖,“只要我爸没犯错误,你想都是白想。”

苏青湖木了脸,这小子看笑话看了多久?

“你要是婚内犯错,只要我爸想,你随时都得上法庭。”大蛋眼里都是讥笑,“不然姚莹莹离婚之前也不会那么老实。”

苏青湖先没管大蛋这个熊孩子说了什么,扭头小声问陈列,“他听了多久墙角?”

陈列看她一眼,同样压低声音,“……从你说在思考要不要离婚开始。”

呼——

苏青湖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儿童不宜的场面没被看到就好。

“姚莹莹是谁?”苏青湖得到自己想要的,陈列也没说跟她闹脾气冷战,也就有了闲心关注别的事情,“你爸前妻?”

大蛋“……”

大蛋很想问苏青湖是不是脑子不好,为什么看问题总是和他们不一样。

“说啊。”苏青湖催促,“是不是?”

大蛋先看了一眼陈列,见爸爸没有阻止的意思,闷闷应了一声“嗯。”

苏青湖环抱双臂,捏着自己下巴,眼神开始飘。

看她这样,陈列立时打断她发散的思维,叫了一声“苏青湖”,人家声音不高不低,却沉醇迷人,让苏青湖瞬间回神儿。

见她看过来,陈列才继续说,“去洗漱吧。”

苏青湖眨眨眼,虽然觉得他喊她的一声有些莫名其妙,还是去洗漱了。

趁他没有继续追问她丰富的理论出自于哪儿,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人走了,大蛋却抿着嘴站在原地,看着苏青湖的背影,眼里恨铁不成钢有,果然不出所料有,端得是复杂。

陈列走过去,揉揉他脑袋,“怎么没睡?”

“二蛋倒下就睡了,我快睡着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还没检查他书包。”大蛋闷闷不乐,“我就起来了。”

起来了就听到他们在说离婚的事儿。

“不要不高兴。”陈列笑笑,“她大学刚毕业,年龄不大,有些小孩子心性……”

大蛋抬头,“可她不是小孩子!她都二十岁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