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全章节在线阅读_(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完结版免费阅读

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全章节在线阅读_(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五十二章 我想和我妈拜把子 试读

2022-11-14 13:31 作者:苏青
  •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武侠修真小说《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武侠修真,代表人物分别是苏青湖张主任,作者“苏青”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在屋里写东西呢!”二蛋回答,“从你吃完饭出去到现在,她一直都在那儿写写画画。反正我没看明白!”大蛋看了二蛋一眼,“那是在画图纸。”“啊?”二蛋扭头去大蛋,“你咋知道?”大蛋沉默了一瞬,所以人的记性是可以实时变得可好可坏吗?“哥?”二蛋小心翼翼,“哥你别吓我,你一这样,我一般都会挨打……”大蛋,“...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是大神“苏青”的代表作,苏青湖张主任武侠修真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二蛋也愣住了,看着苏青湖,眼睛瞪得溜圆儿,猛地捂住心口,这儿像有个乱蹬腿儿兔子,踹得人好慌!真答应啊?不是说可以讨价还价吗?现在直接板上钉钉了?不讨价还价了?苏青湖这会儿正直面大蛋的怒火,没工夫看二蛋。她知道五块钱是多少,也知道能买多少东西,这不昨天刚逛过百货大楼吗?对于这个年代的购买力,她还是有点常识的。等大蛋叮叮哐哐地指责完,苏青湖才一摊手,“怎么说话呢?这点钱能让我疯?”小看人!“这点儿钱?你说这点儿钱?!”大蛋咬牙切齿,板着小脸,“这不是一点儿钱!你懂不懂?我们学校学习最好的那个学生也没有这么多零花钱!”二蛋看着大蛋,嘟囔了一句,“谁家给的多还专门跟你说啊……”“你给我闭嘴!”大蛋直接无差别攻击了,“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吃喝什么的都不缺,你要那么多钱是准备埋进土里让它发芽长大开花结果吗?”大蛋很生气,他没想到弟弟竟然也有败家子的毛病!二蛋闭嘴,默默往苏青湖身边靠了靠。哥哥发火很吓人,可是哥哥红着眼睛,是想哭嘛?他拽了拽苏青湖,想让她说话注意点,别刺激哥哥了。苏青湖能没看见吗?她紧张:“诶我说,你别哭啊!”她绝对没想欺负小孩子?大蛋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苏青湖懵了,“不至于,真的不至于,也就五块钱啊……”一听她这安慰,大蛋眼里的泪哗一下落下,“我……我跟我爸说,你能配得上我爸了,今天你就又乱花钱,还很凶的乱花钱,我……你……你配不上我爸了!”苏青湖先是想笑,接着是一言难尽,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啥配上配不上!陈列:“……”陈列抬脚走进来,这么一句“你配不上我爸了”,让他一时停在原地。感觉到苏青湖的视线,他硬着头皮看过去。苏青湖从头到脚打量了陈列一眼,回头跟见陈列进来努力止住啜泣,稳定情绪的大蛋说,“你说得对。”回答完全真心实意。大蛋一声哽咽噎在嗓子里,看着苏青湖,整个人都是呆的。等明白过来她说了什么,猛地打了一个“嗝”。陈列浑身不自在,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动了动,对上苏青湖心欣赏的目光,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开口,“你不差的。”“啊?”苏青湖撇撇嘴,声音消沉,“我在你眼里就只是到了不差这个程度啊?”陈列:“……”陈列认真看着苏青湖的表情和小动作,仔细分析她是不是又在逗弄他,最后却是无果。想了想,他说,“你很优秀。”苏青湖随即顺着杆子往上爬,笑盈盈地追道,“啊,那我哪里优秀啊?”完全不见之前的失落,更没有什么消沉。在陈列眼里,此时此刻的她不说容光焕发,也精神亢奋。所以,刚才是在逗弄他吧?陈列不说话了。苏青湖:“诶,陈列同志,说说嘛~~~我都不知道自己优秀在哪儿?你跟我说说,以后要是别人问我你有什么优点,我也好回答别人不是?”大蛋很想这个时候冲上去说一句,你的优点就是爱花钱,厚脸皮,不严肃!但他这会儿被爸爸那句“你很优秀”给震撼到了,嘴巴暂时张不开,腿也迈不动。陈列瞥她一眼,“我觉得,这个问题你比我清楚。”诶?苏青湖一挑眉,高兴了,这男人开始反击了诶。他这话说得妙啊。她的优点,她自己觉得“厚脸皮”算是无法抹除的。这男人这样一说,她瞬间对号入座了她众多优点里的“厚脸皮”这一选项。“行了,你们等会儿要上班上学,咱们速战速决,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了。”陈列不再看苏青湖。每次一对上苏青湖,他总感觉自己情绪不稳。还有这俩孩子,也——陈列无奈了,微微摇摇头,才想说什么,就听苏青湖招呼俩孩子,“来来来,咱们站一排,方便你爸主持大局。”陈列一口气哽住,又不着痕迹地吐出。行吧,行吧,就当是做事儿懂规矩了。二蛋迅速响应,站在了苏青湖身边,见哥哥还愣头青一样不动,赶紧向前跨一步,把哥哥扯过来。大蛋已经被苏青湖气得麻木了,跟他们俩站在一排,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列。“好了吗?”陈列问组织者苏青湖。苏青湖脆脆应了一声,“嗯,好了,你开始吧。”陈列:“……”陈列看向大蛋,“你先说。”大蛋现在不想说了,刚才那么严肃的时候,爸爸还说苏青湖很优秀,都这样了,说了有用吗?他不说话,陈列就等着,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太过严肃,但就是给人一种你不说话,咱就一直这样。眼看着阳光开始明亮起来,大蛋有点着急了,之前为了照顾苏青湖,他已经几天没上课了。老师之前说今天要搞个小测验,第一名的会给两本软皮笔记本,他不想错过!“她说要给我和二蛋零花钱,让我们自己说要多少。我不想要,二蛋想要,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要了。二蛋说要多少,我就跟他一样。”大蛋说着,看了一眼笑着挠头的二蛋,“我以为二蛋最多会要五毛,然后她还价,还到一毛或者五分。”陈列没说话,大蛋知道是让自己继续说。“二蛋开口要五块,她都不还价,直接就答应给五块了!”情绪恢复稳定的大蛋,说着说着,情绪又上来了,“问都不问!也不看看家里什么情况!”苏青湖摸了摸鼻子。没有点到她呢,她还是先不说话了。陈列点点头:“还有要说的吗?”大蛋摇头。陈列这才看向二蛋,“你说。”“我……我没啥好说的啊,我确实说要五块钱的零花钱了。”二蛋挠头,“我也没想到我妈那么好,不还价就答应下来了啊。”说着,他看陈列,“爸,你要是觉着我妈错了,那我肯定也错了,要罚就一起罚哈。”陈列气笑了,“你还挺懂什么是义气啊?”“那不是必然的吗?”二蛋拍拍胸脯,“我听得那些故事也不是白听的。什么桃园三结义,什么知音之交,什么舍命之交,都讲要对兄弟朋友真诚,休戚与共!”陈列:“懂这么多成语?”“那当然了,要不是我妈是我妈,我都想和我妈拜把子了!”二蛋看着苏青湖,眼里都是明明白白的喜欢。

在线试读

第五十二章 我想和我妈拜把子

二蛋也愣住了,看着苏青湖,眼睛瞪得溜圆儿,猛地捂住心口,这儿像有个乱蹬腿儿兔子,踹得人好慌!

真答应啊?

不是说可以讨价还价吗?现在直接板上钉钉了?不讨价还价了?

苏青湖这会儿正直面大蛋的怒火,没工夫看二蛋。

她知道五块钱是多少,也知道能买多少东西,这不昨天刚逛过百货大楼吗?

对于这个年代的购买力,她还是有点常识的。

等大蛋叮叮哐哐地指责完,苏青湖才一摊手,“怎么说话呢?这点钱能让我疯?”

小看人!

“这点儿钱?你说这点儿钱?!”大蛋咬牙切齿,板着小脸,“这不是一点儿钱!你懂不懂?我们学校学习最好的那个学生也没有这么多零花钱!”

二蛋看着大蛋,嘟囔了一句,“谁家给的多还专门跟你说啊……”

“你给我闭嘴!”大蛋直接无差别攻击了,“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吃喝什么的都不缺,你要那么多钱是准备埋进土里让它发芽长大开花结果吗?”

大蛋很生气,他没想到弟弟竟然也有败家子的毛病!

二蛋闭嘴,默默往苏青湖身边靠了靠。

哥哥发火很吓人,可是哥哥红着眼睛,是想哭嘛?

他拽了拽苏青湖,想让她说话注意点,别刺激哥哥了。

苏青湖能没看见吗?

她紧张“诶我说,你别哭啊!”

她绝对没想欺负小孩子?

大蛋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苏青湖懵了,“不至于,真的不至于,也就五块钱啊……”

一听她这安慰,大蛋眼里的泪哗一下落下,“我……我跟我爸说,你能配得上我爸了,今天你就又乱花钱,还很凶的乱花钱,我……你……你配不上我爸了!”

苏青湖先是想笑,接着是一言难尽,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啥配上配不上!

陈列“……”

陈列抬脚走进来,这么一句“你配不上我爸了”,让他一时停在原地。感觉到苏青湖的视线,他硬着头皮看过去。

苏青湖从头到脚打量了陈列一眼,回头跟见陈列进来努力止住啜泣,稳定情绪的大蛋说,“你说得对。”

回答完全真心实意。

大蛋一声哽咽噎在嗓子里,看着苏青湖,整个人都是呆的。等明白过来她说了什么,猛地打了一个“嗝”。

陈列浑身不自在,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动了动,对上苏青湖心欣赏的目光,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开口,“你不差的。”

“啊?”苏青湖撇撇嘴,声音消沉,“我在你眼里就只是到了不差这个程度啊?”

陈列“……”

陈列认真看着苏青湖的表情和小动作,仔细分析她是不是又在逗弄他,最后却是无果。

想了想,他说,“你很优秀。”

苏青湖随即顺着杆子往上爬,笑盈盈地追道,“啊,那我哪里优秀啊?”

完全不见之前的失落,更没有什么消沉。在陈列眼里,此时此刻的她不说容光焕发,也精神亢奋。

所以,刚才是在逗弄他吧?

陈列不说话了。

苏青湖“诶,陈列同志,说说嘛~~~我都不知道自己优秀在哪儿?你跟我说说,以后要是别人问我你有什么优点,我也好回答别人不是?”

大蛋很想这个时候冲上去说一句,你的优点就是爱花钱,厚脸皮,不严肃!

但他这会儿被爸爸那句“你很优秀”给震撼到了,嘴巴暂时张不开,腿也迈不动。

陈列瞥她一眼,“我觉得,这个问题你比我清楚。”

诶?苏青湖一挑眉,高兴了,这男人开始反击了诶。

他这话说得妙啊。

她的优点,她自己觉得“厚脸皮”算是无法抹除的。这男人这样一说,她瞬间对号入座了她众多优点里的“厚脸皮”这一选项。

“行了,你们等会儿要上班上学,咱们速战速决,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了。”陈列不再看苏青湖。

每次一对上苏青湖,他总感觉自己情绪不稳。

还有这俩孩子,也——

陈列无奈了,微微摇摇头,才想说什么,就听苏青湖招呼俩孩子,“来来来,咱们站一排,方便你爸主持大局。”

陈列一口气哽住,又不着痕迹地吐出。

行吧,行吧,就当是做事儿懂规矩了。

二蛋迅速响应,站在了苏青湖身边,见哥哥还愣头青一样不动,赶紧向前跨一步,把哥哥扯过来。

大蛋已经被苏青湖气得麻木了,跟他们俩站在一排,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列。

“好了吗?”陈列问组织者苏青湖。

苏青湖脆脆应了一声,“嗯,好了,你开始吧。”

陈列“……”

陈列看向大蛋,“你先说。”

大蛋现在不想说了,刚才那么严肃的时候,爸爸还说苏青湖很优秀,都这样了,说了有用吗?

他不说话,陈列就等着,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太过严肃,但就是给人一种你不说话,咱就一直这样。

眼看着阳光开始明亮起来,大蛋有点着急了,之前为了照顾苏青湖,他已经几天没上课了。老师之前说今天要搞个小测验,第一名的会给两本软皮笔记本,他不想错过!

“她说要给我和二蛋零花钱,让我们自己说要多少。我不想要,二蛋想要,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要了。二蛋说要多少,我就跟他一样。”大蛋说着,看了一眼笑着挠头的二蛋,“我以为二蛋最多会要五毛,然后她还价,还到一毛或者五分。”

陈列没说话,大蛋知道是让自己继续说。

“二蛋开口要五块,她都不还价,直接就答应给五块了!”情绪恢复稳定的大蛋,说着说着,情绪又上来了,“问都不问!也不看看家里什么情况!”

苏青湖摸了摸鼻子。

没有点到她呢,她还是先不说话了。

陈列点点头“还有要说的吗?”

大蛋摇头。

陈列这才看向二蛋,“你说。”

“我……我没啥好说的啊,我确实说要五块钱的零花钱了。”二蛋挠头,“我也没想到我妈那么好,不还价就答应下来了啊。”

说着,他看陈列,“爸,你要是觉着我妈错了,那我肯定也错了,要罚就一起罚哈。”

陈列气笑了,“你还挺懂什么是义气啊?”

“那不是必然的吗?”二蛋拍拍胸脯,“我听得那些故事也不是白听的。什么桃园三结义,什么知音之交,什么舍命之交,都讲要对兄弟朋友真诚,休戚与共!”

陈列“懂这么多成语?”

“那当然了,要不是我妈是我妈,我都想和我妈拜把子了!”二蛋看着苏青湖,眼里都是明明白白的喜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