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安然孙连枝武侠修真(鬼医圣手)_《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李安然孙连枝武侠修真(鬼医圣手)_《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试读

2022-11-14 13:44 作者:李安然
  • 鬼医圣手 鬼医圣手

    热门小说《鬼医圣手》是作者“李安然”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安然孙连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奶奶,你别跑啊,快救救二叔吧!”说话间,她悄悄抽走孙连枝胳膊上的仙人掌针,语气里带着惶恐,“鬼手又来了!”“啊!别,别抓我!”孙连枝一颗慈母心已经完全被恐惧占满,她被李安然推得重心不稳倒在了面目狰狞的李忠汉身上,吓得眼白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李家的院子一共巴掌大,听到动静的王氏披着衣服走出来,一见...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鬼医圣手》本书主角有李安然孙连枝武侠修真,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李安然”之手,本书精彩章节:“救命!救命!”她大喊起来,李小飞见状压到她身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魏安然被他压得死死的,挣脱不开。她身上有把淬了毒的刀,她装作挣扎时已经把刀握在手里了,就等时机成熟一刀刺下去。李小飞见魏安然老实了,闲着的那只手便开始动作。魏安然找准时机,举起了刀,但还没等她刺下去,李小飞就惊呼一声,晕了过去。魏安然大吃一惊,这李小飞怎么还说晕就晕了。她的刀都还没落下呢。她把死猪一样的李小飞推下去,抬头打算整理了下衣服,却突然看到一个低着头的蒙面人。“李小姐,您受惊了,这个登徒子我替你处理。”“多谢你了。”魏安然粲然一笑,然后赶紧转身跑走了。直到跑到路尽头,她才反应过来,蒙面人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被欺负的呢?魏安然没敢停下脚步,直奔药庐。等她阖上门,回头就见竹虚老神在在地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她规规矩矩地站在竹虚面前,鞠了个躬,“多谢师傅救我。”竹虚没看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去孙村长家做什么?”魏安然叹了口气,都被发现了,含糊其辞也没意义,便一五一十地说了。“我想让孙村长帮我在镇上物色一间铺子,给自己寻个营生,好给爹娘养老。”“因为李家吗?”“是。”魏安然欲言又止,还因为楚家。竹虚满脸鄙夷,“李家那货色都能把你逼到这份上……丢人!”魏安然低垂着眼,由着竹虚训她,睫下目光却闪过一丝阴狠。李家为了魏家的财产,敢使出这种肮脏手段,也是狠毒到极点。她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等她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她绝不会放过这一家子。竹虚就怒其不争这个话题说了好一会,谁知道她头都没抬,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自讨没趣。他没再管魏安然,背着手进了里间。刚进屋,他脸上就挂上一抹寒意。“这李家不要脸到极点了,明知魏安然是我竹虚的徒弟,还敢打这主意,这不是打我脸吗。我看他们家是活够了,残废,让你手下去给他们点教训!”端坐主位的男人清冷地笑笑,“你是想替她报仇吗?”“你不想?”竹虚耸耸肩,“也不知道是谁派自己的护卫暗中保护她呢。”夜非辰思索片刻,“玄若,玄初,给你们两天时间,我要看见李家下场凄惨。”“是!”魏安然不清楚竹虚和师兄在背地里帮她“报仇”,等她听说,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这两天,对李家来说,可谓是祸不单行。李小飞不知被谁脱光了衣服,扔到了水缸里,一醒来看见自己光着身子被人围观,气血攻心晕了过去。期间高烧不醒,反反复复好一顿折腾。这边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准备用来给李忠汉填房的丫鬟夏莲趁乱翻出李大田藏在炕底下的七十两银子,携款潜逃。钱一丢,李大田的魂也跟着丢了,两眼一抹黑倒在地上,等醒来时却已经动弹不得了,只能等人伺候。孙连枝看看躺在床上的当家的,再看看烧到说胡话的孙子,坐在地上闹着寻死。钱也丢了,人也倒下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李忠汉认为王氏是逼走了夏莲,大发脾气,对王氏连打带骂,丝毫不顾及她腹中胎儿。当下王氏就小产了,丢了半条命。那边一团乱麻,魏安然乐的清净,日头过得也快了不少。大清早,魏安然到了药庐,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哪个大人物会来这乡野里看病呢?她推开门,就看见赵秀秀收拾妥当正要回家。“秀秀,师傅他去坐诊了吗?”赵秀秀摇摇头,“神医还在屋里吃饭呢,”又冲着里屋抬抬下巴,“是来找那位的。”魏安然皱着眉头往里屋方向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刚迈进屋,竹虚闷头吃饭,都不看她一眼,“中午多添副碗筷,是来找我大外甥的,不用在意。”“好。”魏安然应下,心中疑惑不减,这药庐最出名的应该是竹虚,慕名而来也该找竹虚才对,找她师兄又能做什么呢?“对了,今天关门,不看诊,有来的都给我劝走。”“是出什么事了吗?”

在线试读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救命!救命!”

她大喊起来,李小飞见状压到她身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魏安然被他压得死死的,挣脱不开。

她身上有把淬了毒的刀,她装作挣扎时已经把刀握在手里了,就等时机成熟一刀刺下去。

李小飞见魏安然老实了,闲着的那只手便开始动作。

魏安然找准时机,举起了刀,但还没等她刺下去,李小飞就惊呼一声,晕了过去。

魏安然大吃一惊,这李小飞怎么还说晕就晕了。

她的刀都还没落下呢。

她把死猪一样的李小飞推下去,抬头打算整理了下衣服,却突然看到一个低着头的蒙面人。

“李小姐,您受惊了,这个登徒子我替你处理。”

“多谢你了。”

魏安然粲然一笑,然后赶紧转身跑走了。

直到跑到路尽头,她才反应过来,蒙面人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被欺负的呢?

魏安然没敢停下脚步,直奔药庐。

等她阖上门,回头就见竹虚老神在在地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

她规规矩矩地站在竹虚面前,鞠了个躬,“多谢师傅救我。”

竹虚没看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去孙村长家做什么?”

魏安然叹了口气,都被发现了,含糊其辞也没意义,便一五一十地说了。

“我想让孙村长帮我在镇上物色一间铺子,给自己寻个营生,好给爹娘养老。”

“因为李家吗?”

“是。”魏安然欲言又止,还因为楚家。

竹虚满脸鄙夷,“李家那货色都能把你逼到这份上……丢人!”

魏安然低垂着眼,由着竹虚训她,睫下目光却闪过一丝阴狠。

李家为了魏家的财产,敢使出这种肮脏手段,也是狠毒到极点。

她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等她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她绝不会放过这一家子。

竹虚就怒其不争这个话题说了好一会,谁知道她头都没抬,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自讨没趣。

他没再管魏安然,背着手进了里间。

刚进屋,他脸上就挂上一抹寒意。

“这李家不要脸到极点了,明知魏安然是我竹虚的徒弟,还敢打这主意,这不是打我脸吗。我看他们家是活够了,残废,让你手下去给他们点教训!”

端坐主位的男人清冷地笑笑,“你是想替她报仇吗?”

“你不想?”

竹虚耸耸肩,“也不知道是谁派自己的护卫暗中保护她呢。”

夜非辰思索片刻,“玄若,玄初,给你们两天时间,我要看见李家下场凄惨。”

“是!”

魏安然不清楚竹虚和师兄在背地里帮她“报仇”,等她听说,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这两天,对李家来说,可谓是祸不单行。

李小飞不知被谁脱光了衣服,扔到了水缸里,一醒来看见自己光着身子被人围观,气血攻心晕了过去。期间高烧不醒,反反复复好一顿折腾。

这边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准备用来给李忠汉填房的丫鬟夏莲趁乱翻出李大田藏在炕底下的七十两银子,携款潜逃。

钱一丢,李大田的魂也跟着丢了,两眼一抹黑倒在地上,等醒来时却已经动弹不得了,只能等人伺候。

孙连枝看看躺在床上的当家的,再看看烧到说胡话的孙子,坐在地上闹着寻死。

钱也丢了,人也倒下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李忠汉认为王氏是逼走了夏莲,大发脾气,对王氏连打带骂,丝毫不顾及她腹中胎儿。

当下王氏就小产了,丢了半条命。

那边一团乱麻,魏安然乐的清净,日头过得也快了不少。

大清早,魏安然到了药庐,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哪个大人物会来这乡野里看病呢?

她推开门,就看见赵秀秀收拾妥当正要回家。

“秀秀,师傅他去坐诊了吗?”

赵秀秀摇摇头,“神医还在屋里吃饭呢,”又冲着里屋抬抬下巴,“是来找那位的。”

魏安然皱着眉头往里屋方向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刚迈进屋,竹虚闷头吃饭,都不看她一眼,“中午多添副碗筷,是来找我大外甥的,不用在意。”

“好。”

魏安然应下,心中疑惑不减,这药庐最出名的应该是竹虚,慕名而来也该找竹虚才对,找她师兄又能做什么呢?

“对了,今天关门,不看诊,有来的都给我劝走。”

“是出什么事了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