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秦苒秦汉秋霸道总裁(夫人狠逆天)_《夫人狠逆天》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秦苒秦汉秋霸道总裁(夫人狠逆天)_《夫人狠逆天》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006再遇 试读

2022-11-14 13:49 作者:秦苒
  • 夫人狠逆天 夫人狠逆天

    《夫人狠逆天》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秦苒秦汉秋,讲述了​样貌惹眼到不行。护士看到一个男人第三次路过女生时,她递给女生一根棒棒糖,朝病房内努努嘴,“苒苒,你爸妈来了?”秦苒低头撕开糖衣,长睫微垂,咬进嘴里的时候,她才半眯着眼睛,“是吧。”护士啧了一声,“看不出来。”说完一句便拿着病历匆忙离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夫人狠逆天》,主角秦苒秦汉秋霸道总裁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高洋是衡川一中数学组组长。去年带过高一年级数学竞赛班。“校长,”高洋推门进去,胖胖的脸上迟疑着,问他,“您需要我批什么卷子?”徐校长拉开第一格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书。是《追风筝的人》。书侧有暗红的印记,像是干涸的血。徐校长伸手拂了拂封面。微微低着头,手指停留在书封上,从书里面抽出一张卷子,指尖似乎还透着不明显的苍凉。“你看看。”徐校长把卷子递给高洋。卷子折叠的很整齐,有些旧。打开后卷面有压不平的细微皱褶,似乎被人揉成一团过。高洋看着这卷子,很明显的一愣。这是去年的国际奥赛卷,高洋去年带奥数班,做过不少题,这套卷子他对着答案做了三遍才弄清楚。第一眼看到的是字,姿态横生,正倚交错,粗细变化明显的线条肆意挥墨,自成一调的字笔力沉敛。从内到外的任情恣性。即便是隔着一张卷子,高洋都几乎能看到写卷子的人是怎样拿着笔,凉薄又带着野得不行的狂,遥遥地朝他笑了笑。奥数题是去年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题,并不在网上流通。高洋去年研究过这套卷子,看起来很快,有很大一部分的解题思路跟他看过的答案不一样,可大方向是对的。卷子上的题不多,但高洋硬是看了好长时间。“我不太懂奥赛题,所以让你看看那孩子做得如何。”徐校长给高洋倒了杯茶,递过去。高洋接过杯子,没有立马喝,只是拿着这张卷子,又珍视地看了许久。“徐校长,这是谁做的?我们学校的学生吗?”徐校长没有回答,他拿着茶杯,轻声问着,似叹息:“做得好吗?”“何止是好,”高洋说着,语气遗憾,又带着几分探究,“若是早两年让我见到这个学生,奥赛的金牌肯定能捧回来。”徐校长笑了笑,没再回答。高洋忍不住又问,“是我们学校的吗?”学校数学最出色的要数他们班的徐摇光,还有就是早些年毕业的林锦轩,但都比不上这做卷子的人。这要是他们学校的,又要创新高。可想想也不大可能,他不会没听过。**校医室。很简单的纯灰色门框,门半开着。不远处,一群上体育课的女生互相嬉闹着看着校医室。似乎这里有什么宝贝。陆照影摸了摸左耳上blingbling的耳钉,微笑着打发了今天早上第二十三个女生后,朝侧躺在沙发上的程隽笑,“你行情一如既往……”程隽拉了拉身上的毯子。“闭嘴,别吵吵。”陆照影给自己的嘴巴上了链条。眼一抬,“艹,这妞好看!”陆照影理了理自己的白大卦。拿好黑色中性笔,拖着声音打招呼,又骚又浪的开口,“妹妹,哪里不舒服?”秦苒目光越过他,看橱窗里的药,“有安眠药吗?”声音不冷不淡不冷不淡。“安眠药?”上午打着看病,实则看程隽的女生太多,这是第一个言辞恳切的来买药的。陆照影挺稀罕,“安眠药是处方药,哥哥不能给……”突如其来略显低沉的声音打断他:“要几片?”陆照影愕然转头。程隽修长干净的手指停在放安眠药的盒子上,抬头看向秦苒。“十片。”她看着那盒药。程隽点点头,数出十片药,用白纸包好,递给秦苒。秦苒接过来。没想到这么顺利,她捏着药,顿了顿,又看向程隽,“谢谢。”她慢条斯理的将药放好,那张脸生得极美,没什么表情,精致的眉眼却敛着藏不住的乖戾。眼白染了点细微的血丝,分明是没那么纯粹的白了,朦朦胧胧的,看上去却平添几分野性的狠。她穿着纯白色的T恤,靠近衣领的地方,锁骨若隐若现,白得晃眼,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程隽侧着身看她,忽然笑了笑。他说:“不客气,处方药需要签名。”他推过去一张病例。秦苒左手拿着笔,签了名。程隽低头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秦苒。等人走了,陆照影反应过来,“你认识她?”程隽半眯着眼,笑得好看:“腰细。”“嗯?”程隽不再说话。“有情况?”陆照影摸着下巴,笑得猥琐。程隽瞅着病历上明显不怎么好看的字,轻描淡写的开口,“我是校医室的医生,职责。”陆照影:“……”现在想起来你才是这里的医生了?浅灰色的大门外又一群女生推让着进来。陆照影看向程隽。程隽折身回去。然后是三个漫不经心的字:“别吵我。”陆照影:“……”他朝秦苒离开的方向看了看,对方除了那张脸好看的要命,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字还丑的可爱。隽爷不至于放着满京城追他的名媛不要,看上那妞了吧?**高三九班,鱼龙混杂。最后一排。寸头少年靠在桌子上,低声开口,“徐少,打听到了,秦校花早上不开心,是因为她那个姐姐。你说林叔怎么想的,把她安排到一中,秦校花的有多尴尬?”摸了摸下巴,又道,“听消息是打架休学了一年,你说她是有多糟糕?”一中也有过女校霸,大多形象很猛,跟正常审美的美女比,差别大过天。寸头少年闷头笑,“好像是刚来云城,别是看秦校花在一中她才死活要进。”徐摇光拿出笔记本“啪”地一声扔到桌子上,淡淡开口,“画虎不成反类犬。”铃声还未响。高洋拿着教案提前进班级来,喜气洋洋,“今天咱们九班加入了一个新成员,大家欢迎!”

在线试读

006再遇

高洋是衡川一中数学组组长。

去年带过高一年级数学竞赛班。

“校长,”高洋推门进去,胖胖的脸上迟疑着,问他,“您需要我批什么卷子?”

徐校长拉开第一格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书。

是《追风筝的人》。

书侧有暗红的印记,像是干涸的血。

徐校长伸手拂了拂封面。

微微低着头,手指停留在书封上,从书里面抽出一张卷子,指尖似乎还透着不明显的苍凉。

“你看看。”徐校长把卷子递给高洋。

卷子折叠的很整齐,有些旧。

打开后卷面有压不平的细微皱褶,似乎被人揉成一团过。

高洋看着这卷子,很明显的一愣。

这是去年的国际奥赛卷,高洋去年带奥数班,做过不少题,这套卷子他对着答案做了三遍才弄清楚。

第一眼看到的是字,姿态横生,正倚交错,粗细变化明显的线条肆意挥墨,自成一调的字笔力沉敛。

从内到外的任情恣性。

即便是隔着一张卷子,高洋都几乎能看到写卷子的人是怎样拿着笔,凉薄又带着野得不行的狂,遥遥地朝他笑了笑。

奥数题是去年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题,并不在网上流通。

高洋去年研究过这套卷子,看起来很快,有很大一部分的解题思路跟他看过的答案不一样,可大方向是对的。

卷子上的题不多,但高洋硬是看了好长时间。

“我不太懂奥赛题,所以让你看看那孩子做得如何。”徐校长给高洋倒了杯茶,递过去。

高洋接过杯子,没有立马喝,只是拿着这张卷子,又珍视地看了许久。

“徐校长,这是谁做的?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徐校长没有回答,他拿着茶杯,轻声问着,似叹息“做得好吗?”

“何止是好,”高洋说着,语气遗憾,又带着几分探究,“若是早两年让我见到这个学生,奥赛的金牌肯定能捧回来。”

徐校长笑了笑,没再回答。

高洋忍不住又问,“是我们学校的吗?”

学校数学最出色的要数他们班的徐摇光,还有就是早些年毕业的林锦轩,但都比不上这做卷子的人。

这要是他们学校的,又要创新高。

可想想也不大可能,他不会没听过。

**

校医室。

很简单的纯灰色门框,门半开着。

不远处,一群上体育课的女生互相嬉闹着看着校医室。

似乎这里有什么宝贝。

陆照影摸了摸左耳上blingbling的耳钉,微笑着打发了今天早上第二十三个女生后,朝侧躺在沙发上的程隽笑,“你行情一如既往……”

程隽拉了拉身上的毯子。

“闭嘴,别吵吵。”

陆照影给自己的嘴巴上了链条。

眼一抬,“艹,这妞好看!”

陆照影理了理自己的白大卦。

拿好黑色中性笔,拖着声音打招呼,又骚又浪的开口,“妹妹,哪里不舒服?”

秦苒目光越过他,看橱窗里的药,“有安眠药吗?”

声音不冷不淡不冷不淡。

“安眠药?”上午打着看病,实则看程隽的女生太多,这是第一个言辞恳切的来买药的。

陆照影挺稀罕,“安眠药是处方药,哥哥不能给……”

突如其来略显低沉的声音打断他“要几片?”

陆照影愕然转头。

程隽修长干净的手指停在放安眠药的盒子上,抬头看向秦苒。

“十片。”她看着那盒药。

程隽点点头,数出十片药,用白纸包好,递给秦苒。

秦苒接过来。

没想到这么顺利,她捏着药,顿了顿,又看向程隽,“谢谢。”

她慢条斯理的将药放好,那张脸生得极美,没什么表情,精致的眉眼却敛着藏不住的乖戾。

眼白染了点细微的血丝,分明是没那么纯粹的白了,朦朦胧胧的,看上去却平添几分野性的狠。

她穿着纯白色的T恤,靠近衣领的地方,锁骨若隐若现,白得晃眼,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程隽侧着身看她,忽然笑了笑。

他说“不客气,处方药需要签名。”

他推过去一张病例。

秦苒左手拿着笔,签了名。

程隽低头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秦苒。

等人走了,陆照影反应过来,“你认识她?”

程隽半眯着眼,笑得好看:“腰细。”

“嗯?”

程隽不再说话。

“有情况?”陆照影摸着下巴,笑得猥琐。

程隽瞅着病历上明显不怎么好看的字,轻描淡写的开口,“我是校医室的医生,职责。”

陆照影“……”现在想起来你才是这里的医生了?

浅灰色的大门外又一群女生推让着进来。

陆照影看向程隽。

程隽折身回去。

然后是三个漫不经心的字“别吵我。”

陆照影“……”

他朝秦苒离开的方向看了看,对方除了那张脸好看的要命,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字还丑的可爱。

隽爷不至于放着满京城追他的名媛不要,看上那妞了吧?

**

高三九班,鱼龙混杂。

最后一排。

寸头少年靠在桌子上,低声开口,“徐少,打听到了,秦校花早上不开心,是因为她那个姐姐。你说林叔怎么想的,把她安排到一中,秦校花的有多尴尬?”摸了摸下巴,又道,“听消息是打架休学了一年,你说她是有多糟糕?”

一中也有过女校霸,大多形象很猛,跟正常审美的美女比,差别大过天。

寸头少年闷头笑,“好像是刚来云城,别是看秦校花在一中她才死活要进。”

徐摇光拿出笔记本“啪”地一声扔到桌子上,淡淡开口,“画虎不成反类犬。”

铃声还未响。

高洋拿着教案提前进班级来,喜气洋洋,“今天咱们九班加入了一个新成员,大家欢迎!”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