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夫人狠逆天》秦苒秦汉秋霸道总裁_(夫人狠逆天)全集在线阅读

《夫人狠逆天》秦苒秦汉秋霸道总裁_(夫人狠逆天)全集在线阅读 021我不是神经病 试读

2022-11-14 13:45 作者:秦苒
  • 夫人狠逆天 夫人狠逆天

    《夫人狠逆天》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秦苒秦汉秋,讲述了​样貌惹眼到不行。护士看到一个男人第三次路过女生时,她递给女生一根棒棒糖,朝病房内努努嘴,“苒苒,你爸妈来了?”秦苒低头撕开糖衣,长睫微垂,咬进嘴里的时候,她才半眯着眼睛,“是吧。”护士啧了一声,“看不出来。”说完一句便拿着病历匆忙离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夫人狠逆天》,大神“秦苒”将秦苒秦汉秋霸道总裁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说话的是张嫂。她一直跟在秦语后边儿,此时眉头拧着,看着秦苒,几步走进,声音尖锐,包厢里的视线都朝这边看过来。宁薇知道秦苒是想要给她拿把椅子。可张嫂的眼神很怪,一刀一刀似的落在人身上,让人手脚都不自在,宁薇一直抿唇努力忽视。周围传来一阵吸气声。是其他亲戚,都是羡慕惊讶的声音。没人觉得这样不合理。似乎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我的乖,五十八万呢?在云城买房子都能首付了!”“搁咱镇里,都能买两套住房了吧?”“……”宁薇手攥得紧,她几步走近,低声有些急的道:“苒苒,我没事……”秦苒仰了仰头。然后笑了,勾着唇笑,又坏又冷的那种:“五十八万?好多钱哦。”侧眸,看向张嫂跟宁晴秦语她们的方向。包厢灯光暗,光线打在她脸上,那双眼睛似乎更红了,微微眯着,锐意跟张扬几乎要冲破天际。表情傲,笑意讽,眸光邪。“秦苒,你……”宁晴张了张口。从刚开始的时候叫苒苒,到现在变成了秦苒。“我什么?”秦苒手顿了顿了,然后她慢条斯理的,伸手拿起来那五十八万的小提琴,掂了掂,随手扔到桌子上。微微俯身,有些暴躁又收敛地,将椅子踢到宁薇那里去。“小姨,你坐。”她开口。整个包厢很安静,诡异的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这边。宁薇僵硬着身体,有些不安,“那琴……”张嫂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小姐的琴!”“琴什么琴,来吃饭带什么琴?”秦苒舔舔唇,偏头笑,眼睛似乎更红了,不太亮的灯光下,眉眼都浸染着邪肆,“你烦不烦,坏了我赔你一百个!”秦苒觉得她现在挺收敛的。就是宁晴跟秦家这保姆不太上道了。天天站在金字塔尖儿看人,不累的慌吗?包厢里还是没人说话。一群亲戚静默着。秦苒下巴扬起,眼睛微微眯了眯,看到门外路过的服务员,她往桌子上靠了靠,抬抬下巴,干脆利落的打了个响指,“过来,上菜!”吃完饭,秦苒带着宁薇陈淑兰先走,宁晴还在应付那群亲戚。那群亲戚本来就是为了宁晴来了,并不是来看陈淑兰,对此求之不得。包厢内,秦苒走后,气氛活跃起来。秦语笑了笑,举杯,极其优雅:“我给我姐姐道歉。”这群亲戚也是一群人精,当年宁晴打死不要秦苒这件事他们也是门清的。“你姐姐就是那样,”表舅娘立马摆手,不在意,撇撇嘴,“十六岁就敢把人脑袋开了瓢,听说还送去了急诊室,警察当时来的很快呢。”秦苒混的很,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以前他们经常能看到秦苒一身是伤。现在倒是没了,但下手依旧狠,这也是这群亲戚有些怕秦苒的原因。提起这个,宁晴脸色黑了。警察这件事,确实没人跟她提过。“大侄女,这位张阿姨……”表舅娘等人看到了,立马转开话题,笑得谄媚。“这是负责林家起居的张嫂。”宁晴捏着纸巾擦擦嘴角。一群亲戚看着宁晴跟秦语的目光变了又变,“你看这大门大户就是好,还有佣人……”秦语出去上洗手间,张嫂立马跟在她后边。语气嘲讽:“小姐,您的小提琴以后别给秦小姐看到了,到时候被她弄坏了,心疼的还是您,还赔一百倍,她赔得起吗?”秦语低头洗手,闻言笑了笑。“妈,大姨跟秦语还在……”沐盈回头看了眼包厢,迟疑着不太想走。宁薇摇头,秦语跟宁晴明显是不太想跟她们牵扯上关系,这孩子还是没看懂,“别想了,我们回家。”她慢慢走着,脚似乎不是很利索。秦苒双手环胸地跟在她们身后。几人先把陈淑兰送到医院,又陪陈淑兰说了好一会儿话。沐盈就一直看病房的设施。等离开病房,秦苒才往后仰了仰头。“苒苒,你今晚……”宁薇张了张嘴。“我今晚怎么了?她宁晴是个傻子吗?”华灯下女生,目光丝毫不收敛,又冷又躁的,冷笑,“当年你高中辍学打工给她挣大学学费,伤到腿了她不知道?!”宁薇沉默了一下。秦苒按着眉心,语气软下来,“小姨,抱歉,我不是想冲你发火。”“小姨没生气,你这都是为了我。只是苒苒,你妈她没错,你小姨夫住院的事都是她一手操办的。苒苒,你妈不亏欠我,”宁薇笑了,她伸手摸摸秦苒的脑袋,目光柔和:“还有,小姨不想你跟你妈关系太差,你们毕竟是母女。”灯光下,秦苒的眉眼都是冷的。她妈妈现在巴不得跟这群亲戚断绝关系,甚至都不想要她这个女儿,又怕那群亲戚去林家闹,生生忍着。这些事不想跟小姨说。“沐盈跟沐楠是要来一中上学吧?”秦苒从兜里摸出两千块,递给宁薇,“你先拿着,沐盈跟沐楠上高中,学习上不能敷衍,别让沐楠打工了。这是我打工赚的钱,不是我妈给的。”“这钱我不要,你自己留着,要不我给你买两身衣服。”宁薇目光落在秦苒衣服上。秦苒磨了磨牙,她小姨真干得出这事儿,要命的犟。当年她往小姨户头上打了十万。现在小姨那个户头上快十一万了。一毛钱都没动。小姨肯定留着给她当嫁妆呢。秦苒没说话,又把钱塞回兜里,等过两天放假去小姨的出租屋看看,用这钱给他们装个空调,宁薇自己肯定是舍不得装的。“对了,小姨,药吃完了吧?”秦苒又想起一件事。她在裤兜里摸了摸。拿出顾西迟给她的白色药瓶,递给宁薇。这时候宁晴才匆匆赶过来,林家司机应该是先送秦语回去了,陪宁晴过来的,竟然是林锦轩。“妈睡了没,你们在说什么?”宁晴吸口气,问了一句。沐盈立马抢着开口,“大姨,外婆已经睡了,苒苒表姐在给我妈拿药。”宁晴眉头拧着,晚上发生的一切让她丢尽了脸,在继子面前,刻意忍着脾气。可秦苒勾着眉眼,偏着头,嘴角的冷笑,不屑,嘲讽,嚣张,挑战人心。宁晴像是找到突破口,如同被戳破的气球,“砰”地一下炸开了。音量拔高:“秦苒,你是不是还跟你外公一样,整天到晚整那些东西,你外公都把自己害死了,你们把自己整成了神经病不算,还想祸害你小姨?”沐盈跟林锦轩都没听说过这些事,顿时愕然。“那是国家投入实验的药,”秦苒抬头,一字一顿地,“我不是神经病。”这下,连宁晴都有些愣的抬头,怔怔地看着秦苒。

在线试读

021我不是神经病

说话的是张嫂。

她一直跟在秦语后边儿,此时眉头拧着,看着秦苒,几步走进,声音尖锐,包厢里的视线都朝这边看过来。

宁薇知道秦苒是想要给她拿把椅子。

可张嫂的眼神很怪,一刀一刀似的落在人身上,让人手脚都不自在,宁薇一直抿唇努力忽视。

周围传来一阵吸气声。

是其他亲戚,都是羡慕惊讶的声音。

没人觉得这样不合理。

似乎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

“我的乖,五十八万呢?在云城买房子都能首付了!”

“搁咱镇里,都能买两套住房了吧?”

“……”

宁薇手攥得紧,她几步走近,低声有些急的道“苒苒,我没事……”

秦苒仰了仰头。

然后笑了,勾着唇笑,又坏又冷的那种“五十八万?好多钱哦。”

侧眸,看向张嫂跟宁晴秦语她们的方向。

包厢灯光暗,光线打在她脸上,那双眼睛似乎更红了,微微眯着,锐意跟张扬几乎要冲破天际。

表情傲,笑意讽,眸光邪。

“秦苒,你……”宁晴张了张口。

从刚开始的时候叫苒苒,到现在变成了秦苒。

“我什么?”秦苒手顿了顿了,然后她慢条斯理的,伸手拿起来那五十八万的小提琴,掂了掂,随手扔到桌子上。

微微俯身,有些暴躁又收敛地,将椅子踢到宁薇那里去。

“小姨,你坐。”她开口。

整个包厢很安静,诡异的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这边。

宁薇僵硬着身体,有些不安,“那琴……”

张嫂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小姐的琴!”

“琴什么琴,来吃饭带什么琴?”秦苒舔舔唇,偏头笑,眼睛似乎更红了,不太亮的灯光下,眉眼都浸染着邪肆,“你烦不烦,坏了我赔你一百个!”

秦苒觉得她现在挺收敛的。

就是宁晴跟秦家这保姆不太上道了。

天天站在金字塔尖儿看人,不累的慌吗?

包厢里还是没人说话。

一群亲戚静默着。

秦苒下巴扬起,眼睛微微眯了眯,看到门外路过的服务员,她往桌子上靠了靠,抬抬下巴,干脆利落的打了个响指,“过来,上菜!”

吃完饭,秦苒带着宁薇陈淑兰先走,宁晴还在应付那群亲戚。

那群亲戚本来就是为了宁晴来了,并不是来看陈淑兰,对此求之不得。

包厢内,秦苒走后,气氛活跃起来。

秦语笑了笑,举杯,极其优雅“我给我姐姐道歉。”

这群亲戚也是一群人精,当年宁晴打死不要秦苒这件事他们也是门清的。

“你姐姐就是那样,”表舅娘立马摆手,不在意,撇撇嘴,“十六岁就敢把人脑袋开了瓢,听说还送去了急诊室,警察当时来的很快呢。”

秦苒混的很,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以前他们经常能看到秦苒一身是伤。

现在倒是没了,但下手依旧狠,这也是这群亲戚有些怕秦苒的原因。

提起这个,宁晴脸色黑了。

警察这件事,确实没人跟她提过。

“大侄女,这位张阿姨……”表舅娘等人看到了,立马转开话题,笑得谄媚。

“这是负责林家起居的张嫂。”宁晴捏着纸巾擦擦嘴角。

一群亲戚看着宁晴跟秦语的目光变了又变,“你看这大门大户就是好,还有佣人……”

秦语出去上洗手间,张嫂立马跟在她后边。

语气嘲讽“小姐,您的小提琴以后别给秦小姐看到了,到时候被她弄坏了,心疼的还是您,还赔一百倍,她赔得起吗?”

秦语低头洗手,闻言笑了笑。

“妈,大姨跟秦语还在……”沐盈回头看了眼包厢,迟疑着不太想走。

宁薇摇头,秦语跟宁晴明显是不太想跟她们牵扯上关系,这孩子还是没看懂,“别想了,我们回家。”

她慢慢走着,脚似乎不是很利索。

秦苒双手环胸地跟在她们身后。

几人先把陈淑兰送到医院,又陪陈淑兰说了好一会儿话。

沐盈就一直看病房的设施。

等离开病房,秦苒才往后仰了仰头。

“苒苒,你今晚……”宁薇张了张嘴。

“我今晚怎么了?她宁晴是个傻子吗?”华灯下女生,目光丝毫不收敛,又冷又躁的,冷笑,“当年你高中辍学打工给她挣大学学费,伤到腿了她不知道?!”

宁薇沉默了一下。

秦苒按着眉心,语气软下来,“小姨,抱歉,我不是想冲你发火。”

“小姨没生气,你这都是为了我。只是苒苒,你妈她没错,你小姨夫住院的事都是她一手操办的。苒苒,你妈不亏欠我,”宁薇笑了,她伸手摸摸秦苒的脑袋,目光柔和“还有,小姨不想你跟你妈关系太差,你们毕竟是母女。”

灯光下,秦苒的眉眼都是冷的。

她妈妈现在巴不得跟这群亲戚断绝关系,甚至都不想要她这个女儿,又怕那群亲戚去林家闹,生生忍着。

这些事不想跟小姨说。

“沐盈跟沐楠是要来一中上学吧?”秦苒从兜里摸出两千块,递给宁薇,“你先拿着,沐盈跟沐楠上高中,学习上不能敷衍,别让沐楠打工了。这是我打工赚的钱,不是我妈给的。”

“这钱我不要,你自己留着,要不我给你买两身衣服。”宁薇目光落在秦苒衣服上。

秦苒磨了磨牙,她小姨真干得出这事儿,要命的犟。

当年她往小姨户头上打了十万。

现在小姨那个户头上快十一万了。

一毛钱都没动。

小姨肯定留着给她当嫁妆呢。

秦苒没说话,又把钱塞回兜里,等过两天放假去小姨的出租屋看看,用这钱给他们装个空调,宁薇自己肯定是舍不得装的。

“对了,小姨,药吃完了吧?”秦苒又想起一件事。

她在裤兜里摸了摸。

拿出顾西迟给她的白色药瓶,递给宁薇。

这时候宁晴才匆匆赶过来,林家司机应该是先送秦语回去了,陪宁晴过来的,竟然是林锦轩。

“妈睡了没,你们在说什么?”宁晴吸口气,问了一句。

沐盈立马抢着开口,“大姨,外婆已经睡了,苒苒表姐在给我妈拿药。”

宁晴眉头拧着,晚上发生的一切让她丢尽了脸,在继子面前,刻意忍着脾气。

可秦苒勾着眉眼,偏着头,嘴角的冷笑,不屑,嘲讽,嚣张,挑战人心。

宁晴像是找到突破口,如同被戳破的气球,“砰”地一下炸开了。

音量拔高“秦苒,你是不是还跟你外公一样,整天到晚整那些东西,你外公都把自己害死了,你们把自己整成了神经病不算,还想祸害你小姨?”

沐盈跟林锦轩都没听说过这些事,顿时愕然。

“那是国家投入实验的药,”秦苒抬头,一字一顿地,“我不是神经病。”

这下,连宁晴都有些愣的抬头,怔怔地看着秦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