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慕雅哲云诗诗霸道总裁(卖爱成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卖爱成婚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慕雅哲云诗诗霸道总裁(卖爱成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卖爱成婚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001被替换的身份 试读

2022-11-14 13:40 作者:花容月下
  • 卖爱成婚 卖爱成婚

    经典力作《卖爱成婚》,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慕雅哲云诗诗,由作者“花容月下”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老师,诗诗是小偷。”倒在地上的诗诗百口莫辩,她只有攥的自己的小手发白。女老师扬起了一个冷笑:“听到了吗,诗诗,满口谎言的小孩,怪不得你爸爸妈妈会抛弃你,以后大家都别和这个坏孩子玩,听到了吗?”“听到了!”小朋友异口同声的说着,纷纷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离开诗诗好几米远。女老师一把抱起了对着诗诗偷偷冷...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慕雅哲云诗诗霸道总裁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卖爱成婚》,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我没有偷你的玉佩,这是我的!”福利院的寝室里,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大声的说着,她想要抢回自己的玉佩,小小的身躯,却被女老师一把狠狠的推到地上。女老师一边厌恶的看向她,一边保护住正在哭鼻子的小柔,“诗诗,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这么心术不正,小小年纪就偷鸡摸狗,真是不知道要脸!”“我没有偷,那个玉佩是我妈妈留给我的!”诗诗摔倒在地,很痛,她却一滴眼泪都不掉,依然倔强的说道。或许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所以女老师看向她的目光没有一丝同情:“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其他小朋友,你们说说,这块玉佩到底是谁的。”“是小柔的!”“是的,我也看见了,就是诗诗偷了小柔的玉佩。”“老师,诗诗是小偷。”倒在地上的诗诗百口莫辩,她只有攥的自己的小手发白。女老师扬起了一个冷笑:“听到了吗,诗诗,满口谎言的小孩,怪不得你爸爸妈妈会抛弃你,以后大家都别和这个坏孩子玩,听到了吗?”“听到了!”小朋友异口同声的说着,纷纷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离开诗诗好几米远。女老师一把抱起了对着诗诗偷偷冷笑的小柔,一路邀功似的去到校长的办公室,对着正中主座上那个穿着唐装,虽然年迈却浑身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场的老人说道:“慕董,这就是您要找的戴玉佩的小女孩。”……“小柔。”*九年后。一个滚烫的身躯从背后包裹了上来,惹的云诗诗一阵轻轻颤抖。“第一次?”男人优雅的嗓音带着致命的蛊惑,可是云诗诗却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她的眼睛被一条黑色的丝巾紧紧的包围住。鼻息间都是男人充满荷尔蒙的雄性气息,冷冽,危险,以至于云诗诗说不出一句话的。男人察觉到了她的害怕:“现在后悔还来的及。”云诗诗却一把抱住男人,紧紧的贴上男人的身子:“我不后悔。”痛!男人的进入,让云诗诗紧紧的抓住了床单,眼泪打湿了眼睛上的丝巾,更加痛的,是云诗诗的心。她才十八岁,却……这一夜,痛苦而漫长,男人在她的腰下垫了个枕头,将她折磨的腰肢都快要断掉。出了房间,一个黑衣女人递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这是你的报酬,一百万,孩子生下来,再给你余下的四百万。”“谢谢。”云诗诗的声音轻飘飘的,接过银行卡,便拖着酸痛的身子回了云家。结果一回家,就听到养父养母争吵的声音。“当初要不是你要收养云诗诗那个丧门星,还送她念什么贵族学校,我们家会落到今天的这副田地吗?”云母的声音尖锐,发泄着心中的怨气。云父生气的说:“都说了多少次,公司破产是因为金融危机,再说,给诗诗上学的钱只值几个钱?”“诗诗,诗诗,你忘了自己还有个亲生女儿叫云娜了!资金周转不来,我们全家人都喝西北风去吧,要我看,不如就把云诗诗嫁给王总,我们至少还能拿到一笔彩礼!”门外的云诗诗,心里像是破了个口子那样,不停的往里面钻着凉风。王总五十岁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养母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到底不是亲生女儿。又怎么会有人疼爱。云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唰的推开了门。屋内的争吵瞬间停止,云父看向云诗诗的脸色僵硬无比,云母却是不屑的翻个白眼,刻薄的说道。“不是自己的女儿,终究不是,家里一出问题,自己倒是到外面躲清闲去了。”云诗诗的胳膊颤抖着,没有辩解一句,双腿间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步伐缓慢的朝云父走了过去,然后,将手里的银行卡递给了他。“爸,这是一百万,十个月后,我会再给你们打四百万。”说完,云诗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云家。

在线试读

001被替换的身份

“我没有偷你的玉佩,这是我的!”

福利院的寝室里,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大声的说着,她想要抢回自己的玉佩,小小的身躯,却被女老师一把狠狠的推到地上。

女老师一边厌恶的看向她,一边保护住正在哭鼻子的小柔,“诗诗,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这么心术不正,小小年纪就偷鸡摸狗,真是不知道要脸!”

“我没有偷,那个玉佩是我妈妈留给我的!”诗诗摔倒在地,很痛,她却一滴眼泪都不掉,依然倔强的说道。

或许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所以女老师看向她的目光没有一丝同情“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其他小朋友,你们说说,这块玉佩到底是谁的。”

“是小柔的!”

“是的,我也看见了,就是诗诗偷了小柔的玉佩。”

“老师,诗诗是小偷。”

倒在地上的诗诗百口莫辩,她只有攥的自己的小手发白。

女老师扬起了一个冷笑“听到了吗,诗诗,满口谎言的小孩,怪不得你爸爸妈妈会抛弃你,以后大家都别和这个坏孩子玩,听到了吗?”

“听到了!”

小朋友异口同声的说着,纷纷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离开诗诗好几米远。

女老师一把抱起了对着诗诗偷偷冷笑的小柔,一路邀功似的去到校长的办公室,对着正中主座上那个穿着唐装,虽然年迈却浑身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场的老人说道

“慕董,这就是您要找的戴玉佩的小女孩。”

……

“小柔。”

*

九年后。

一个滚烫的身躯从背后包裹了上来,惹的云诗诗一阵轻轻颤抖。

“第一次?”

男人优雅的嗓音带着致命的蛊惑,可是云诗诗却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她的眼睛被一条黑色的丝巾紧紧的包围住。

鼻息间都是男人充满荷尔蒙的雄性气息,冷冽,危险,以至于云诗诗说不出一句话的。

男人察觉到了她的害怕“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云诗诗却一把抱住男人,紧紧的贴上男人的身子“我不后悔。”

痛!

男人的进入,让云诗诗紧紧的抓住了床单,眼泪打湿了眼睛上的丝巾,更加痛的,是云诗诗的心。

她才十八岁,却……

这一夜,痛苦而漫长,男人在她的腰下垫了个枕头,将她折磨的腰肢都快要断掉。

出了房间,一个黑衣女人递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这是你的报酬,一百万,孩子生下来,再给你余下的四百万。”

“谢谢。”云诗诗的声音轻飘飘的,接过银行卡,便拖着酸痛的身子回了云家。

结果一回家,就听到养父养母争吵的声音。

“当初要不是你要收养云诗诗那个丧门星,还送她念什么贵族学校,我们家会落到今天的这副田地吗?”云母的声音尖锐,发泄着心中的怨气。

云父生气的说“都说了多少次,公司破产是因为金融危机,再说,给诗诗上学的钱只值几个钱?”

“诗诗,诗诗,你忘了自己还有个亲生女儿叫云娜了!资金周转不来,我们全家人都喝西北风去吧,要我看,不如就把云诗诗嫁给王总,我们至少还能拿到一笔彩礼!”

门外的云诗诗,心里像是破了个口子那样,不停的往里面钻着凉风。

王总五十岁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养母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到底不是亲生女儿。

又怎么会有人疼爱。

云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唰的推开了门。

屋内的争吵瞬间停止,云父看向云诗诗的脸色僵硬无比,云母却是不屑的翻个白眼,刻薄的说道。

“不是自己的女儿,终究不是,家里一出问题,自己倒是到外面躲清闲去了。”

云诗诗的胳膊颤抖着,没有辩解一句,双腿间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步伐缓慢的朝云父走了过去,然后,将手里的银行卡递给了他。

“爸,这是一百万,十个月后,我会再给你们打四百万。”

说完,云诗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云家。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