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胎魂祭(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章节在线阅读_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章节在线阅读

胎魂祭(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章节在线阅读_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章节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红轿子 试读

2022-11-14 14:12 作者:小予的猫
  • 胎魂祭 胎魂祭

    悬疑惊悚小说《胎魂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孟芙严桥先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予的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二伯,我一个孩子,想找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你们从小就不许我找我娘?或许是被我缠得没了法子,二伯这才说道:“哎呀,我……因为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你娘啊!”我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等着从他嘴里再拼凑出一点关于我娘的只言片语,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二伯说,我娘是大城市里的女孩,我爹年轻时在外地游历,和她相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胎魂祭》内容精彩,“小予的猫”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胎魂祭》内容概括:我心脏猛地缩紧,惊恐地大叫一声,慌不择路地躲在严桥身后。半晌,察觉到前面的严桥没什么反应,我才鼓起勇气,往前看去。这才发现,那是纸人的脑袋,被风一吹,满院子乱滚。这颗脑袋被踩扁了一块,半边脸贴在地上,另外半边好像在斜着眼睛瞪我!严桥右手食指指着那颗头滑了一下,白色的纸上骤然黑了一个小点,小点迅速扩大,同时冒起一缕青烟。一阵风吹来,脑袋“腾”一声燃烧起来。平时的火苗是黄色的,橘色的,但是眼前的这簇火苗却是青白色的。严桥拉着我穿过院子时,挥动食指在空中随意地划动了几下,分散在院子中纸人的残骸迅速烧尽了。我进屋准备给爹上柱香,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二伯的尸体躺在棺材旁边的地上,身下聚着几滩血水。警察明明说过把二伯尸体送回家了,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严桥并不吃惊:“就像是灯光吸引飞蛾,尸女对尸体也有这种吸引力。”二伯身上穿的深蓝色的手术服,前襟敞开,露出从胸腔到肚子的Y字型刀口。刀口被黑色的线缝起来,粉色的血水和一些淡黄色的组织液持续不断地从缝线下面渗出来。我看不下去,转过头问有没有办法制止二伯诈尸,免得吓到二婶和孟萍。我刚问完,头皮就疼了一下,扭头就看到严桥两指间捏着我的一根长发。严桥将头发缠在二伯的右手大拇指上,然后打了一个死结。做好完这一切后,他看看我,然后看看二伯的左手大拇指。我立即反应过来,自觉的拔了一根头发递给他。严桥以同样的手法把头发系在二伯的左手大拇指上。“你的头发,算是用尸女的力量牵制尸体,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两根头发,至多能撑一天而已。如果想彻底断绝这种情况,你必须要远离尸源。”两根头发撑一天,那十根头发撑五天,一百根头发撑五十天,牺牲几根头发就不用担心二伯会带着验尸后的伤口到处跑,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好了。至于让我远离爹和二伯,我能到哪里去,难道要回学校过暑假?我本想请严桥晚上帮忙把二伯的尸体搬回去,免得孟萍和二婶回家后找不到以为二伯丢了。结果还没到晚上人少的时候,在医院里对我又打又骂的孟萍哭哭啼啼跑过来。“姐,我爸丢了,我妈快哭死了。”我编了一个理由,说警察见我回家早,就把二伯送到这边了。我家与二伯家离得非常近,加上有严桥帮忙,送二伯回家并没有费多少工夫。二婶一见到二伯,立刻扑上来哭嚎着自己也活不下去了。我伸手想拉起二婶,却感到手臂像被一把细针扎到了。我朝四周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我扶起二婶,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始终觉得周围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我们。二婶现在只顾得哭,我给她和孟萍做了饭,端上桌的时候,二婶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却看到一个模糊的浅灰色影子依靠在她身边。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但是那影子竟然抬起头朝我看过来。我吓得手中的碗掉在地上,热汤泼在脚上,疼得我跳了几下,那影子竟然咧开嘴笑起来。“你干活能不能细心一点。”二婶说了我一句。我揉揉眼睛,看到那道影子慢慢融进二婶的身体里。我忍了又忍,还是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然后退出去,立刻跑去找严桥,问他有没有可能是之前驱鬼没有驱干净。严桥听我说完后,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医院里阴气重,有些东西会附在体虚的病人身上,跟着病人一起回家,你不需要担心。”严桥让我盛了一碗汤,他伸手在碗口一拂,碗口的热气瞬间消失了。他让我把汤端给二婶。二婶喝了汤之后,脸色稍微红润一些,我也没再发现她身边有任何请奇怪的影子。我陪二婶坐到傍晚,正打算回家,听到孟萍忽然大喊一声:“着火了。”我以为是厨房失火,连忙跑出来,却看到村口的位置升起一团浓烟,风不大,那团烟聚在一起缓缓地往上升,半天不散,形成一团诡异又古怪的形状。我听到身边的严桥低声说了句“奇怪”,想问他哪里奇怪,他却叮嘱我立刻回家,自己朝着失火的方向去了。而回家的路上,我也通过其他村民的描述,知道了起火的原因。原来是偷香烛店的三个小混混被教训了一通后很不服气,一根火柴点着了香烛店堆放在门口的纸钱纸马。我家院子的一角也放着香烛店送来的纸车花圈,还有十来捆黄纸钱。现在正是夏天,天气闷热,但是爹临死前交代我等着伯父回来处理后事,这些东西已经和爹一样,在院子中待了几天了。我到家后立刻给爹添了三炷香。然后坐在堂屋里等严桥回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在线试读

第十四章 红轿子

我心脏猛地缩紧,惊恐地大叫一声,慌不择路地躲在严桥身后。

半晌,察觉到前面的严桥没什么反应,我才鼓起勇气,往前看去。

这才发现,那是纸人的脑袋,被风一吹,满院子乱滚。

这颗脑袋被踩扁了一块,半边脸贴在地上,另外半边好像在斜着眼睛瞪我!

严桥右手食指指着那颗头滑了一下,白色的纸上骤然黑了一个小点,小点迅速扩大,同时冒起一缕青烟。

一阵风吹来,脑袋“腾”一声燃烧起来。平时的火苗是黄色的,橘色的,但是眼前的这簇火苗却是青白色的。

严桥拉着我穿过院子时,挥动食指在空中随意地划动了几下,分散在院子中纸人的残骸迅速烧尽了。

我进屋准备给爹上柱香,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二伯的尸体躺在棺材旁边的地上,身下聚着几滩血水。

警察明明说过把二伯尸体送回家了,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严桥并不吃惊“就像是灯光吸引飞蛾,尸女对尸体也有这种吸引力。”

二伯身上穿的深蓝色的手术服,前襟敞开,露出从胸腔到肚子的Y字型刀口。刀口被黑色的线缝起来,粉色的血水和一些淡黄色的组织液持续不断地从缝线下面渗出来。

我看不下去,转过头问有没有办法制止二伯诈尸,免得吓到二婶和孟萍。

我刚问完,头皮就疼了一下,扭头就看到严桥两指间捏着我的一根长发。

严桥将头发缠在二伯的右手大拇指上,然后打了一个死结。做好完这一切后,他看看我,然后看看二伯的左手大拇指。

我立即反应过来,自觉的拔了一根头发递给他。

严桥以同样的手法把头发系在二伯的左手大拇指上。

“你的头发,算是用尸女的力量牵制尸体,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两根头发,至多能撑一天而已。如果想彻底断绝这种情况,你必须要远离尸源。”

两根头发撑一天,那十根头发撑五天,一百根头发撑五十天,牺牲几根头发就不用担心二伯会带着验尸后的伤口到处跑,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好了。

至于让我远离爹和二伯,我能到哪里去,难道要回学校过暑假?

我本想请严桥晚上帮忙把二伯的尸体搬回去,免得孟萍和二婶回家后找不到以为二伯丢了。

结果还没到晚上人少的时候,在医院里对我又打又骂的孟萍哭哭啼啼跑过来。

“姐,我爸丢了,我妈快哭死了。”

我编了一个理由,说警察见我回家早,就把二伯送到这边了。

我家与二伯家离得非常近,加上有严桥帮忙,送二伯回家并没有费多少工夫。

二婶一见到二伯,立刻扑上来哭嚎着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我伸手想拉起二婶,却感到手臂像被一把细针扎到了。我朝四周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我扶起二婶,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始终觉得周围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我们。

二婶现在只顾得哭,我给她和孟萍做了饭,端上桌的时候,二婶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却看到一个模糊的浅灰色影子依靠在她身边。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但是那影子竟然抬起头朝我看过来。

我吓得手中的碗掉在地上,热汤泼在脚上,疼得我跳了几下,那影子竟然咧开嘴笑起来。

“你干活能不能细心一点。”二婶说了我一句。

我揉揉眼睛,看到那道影子慢慢融进二婶的身体里。

我忍了又忍,还是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然后退出去,立刻跑去找严桥,问他有没有可能是之前驱鬼没有驱干净。

严桥听我说完后,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医院里阴气重,有些东西会附在体虚的病人身上,跟着病人一起回家,你不需要担心。”

严桥让我盛了一碗汤,他伸手在碗口一拂,碗口的热气瞬间消失了。他让我把汤端给二婶。

二婶喝了汤之后,脸色稍微红润一些,我也没再发现她身边有任何请奇怪的影子。

我陪二婶坐到傍晚,正打算回家,听到孟萍忽然大喊一声“着火了。”

我以为是厨房失火,连忙跑出来,却看到村口的位置升起一团浓烟,风不大,那团烟聚在一起缓缓地往上升,半天不散,形成一团诡异又古怪的形状。

我听到身边的严桥低声说了句“奇怪”,想问他哪里奇怪,他却叮嘱我立刻回家,自己朝着失火的方向去了。

而回家的路上,我也通过其他村民的描述,知道了起火的原因。

原来是偷香烛店的三个小混混被教训了一通后很不服气,一根火柴点着了香烛店堆放在门口的纸钱纸马。

我家院子的一角也放着香烛店送来的纸车花圈,还有十来捆黄纸钱。现在正是夏天,天气闷热,但是爹临死前交代我等着伯父回来处理后事,这些东西已经和爹一样,在院子中待了几天了。

我到家后立刻给爹添了三炷香。

然后坐在堂屋里等严桥回来。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