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胎魂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胎魂祭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胎魂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胎魂祭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九章 烧纸人 试读

2022-11-14 14:17 作者:小予的猫
  • 胎魂祭 胎魂祭

    悬疑惊悚小说《胎魂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孟芙严桥先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予的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二伯,我一个孩子,想找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你们从小就不许我找我娘?或许是被我缠得没了法子,二伯这才说道:“哎呀,我……因为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你娘啊!”我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等着从他嘴里再拼凑出一点关于我娘的只言片语,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二伯说,我娘是大城市里的女孩,我爹年轻时在外地游历,和她相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胎魂祭》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小予的猫”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胎魂祭》内容介绍:我盯着她的手,想着自己如果此刻冲出去会怎么样,是恢复正常,还是变成一张纸片被烧掉。我不敢冒这个险。孟萍的手在轿子里摸索几下后,就显得很不耐烦,动作幅度粗暴了一些。我低头看了看脚边的几捆纸钱,伸脚把其中的一捆踢到她手边。孟萍的手在摸到纸钱后,立刻就退出去了。我还没来及松口气,孟萍手再次伸进去,我刚想再把一捆纸钱踢到她手边,孟萍却用手指捏住了我的腿,把我从轿子里拽了出去。孟萍把我举到眼前说:“正好把你烧过去,给我爸当小丫鬟,你帮忙照顾一下我爸。等香烛店重新开门了,我要给我爸多烧几个童男童女。”孟萍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如果不是因为我马上要被她烧了,我应该会非常的心酸。孟萍发现我的一条胳膊折断了,大约是不放心我这个“残次品”烧过去后不能照顾二叔,她举着我跑到她房间里找出收纳盒。孟萍一边用胶水给我粘胳膊,一边对二婶说:“香烛店里的那两口子真省事,纸人只画眼睛,连鼻子和嘴巴都没有。”孟萍这几句无意的话倒让我想到二婶被附身那晚,出现在院子中的怪人也是一些纸人,严桥肯定早就知道了,不然他不会不动声色的烧掉那些纸人的残骸。二婶看看我,也说:“确实,香烛店的轿子做得这么好看,好歹纸人也弄得精致一些。”孟萍粘好了我的胳膊后,找了根笔在我脸上画了几笔,然后拿给二婶看。“妈,你看,给她画上刘海和鼻子后,是不是就好看多了。”二婶本想说什么,但是敲门声打断了她。她去开门的时候,孟萍往我脸上额头的位置又画了几笔。“……孟芙到现在还没回家,我想知道她是否在这里。”我听到严桥的声音,下意识想喊出他的名字,但是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现在我只是一个用竹子和纸扎成的娃娃。孟萍一边在我脸上涂画,一边嘀咕:“给你画一张嘴,希望你能陪我爸说说话。”严桥听二婶说我不在这里想直接走人,倒是二婶主动挽留问了他几句话,然后把话题转到了大伯父身上。严桥只说了几句客套话,二婶没打听到大伯父的近况。二婶送严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我在心中疯狂地喊他的名字,叫他回来快看看我,看看孟萍手中的我。孟萍停笔,歪头盯着我,我以为她看出什么了,拼命地想眨眼睛,想挥手踢脚,只要能让她看出有不对劲的地方。但任由我怎么挣扎,纸娃娃就像是一个隔音的牢笼,把我彻底关在里面。孟萍皱起眉,低声说了句:“真奇怪,画上刘海和鼻子嘴巴之后,怎么会变得像是我姐的脸呢?”孟萍撇撇嘴,拎着我刚被粘好的手臂朝火盆的方向一扔,我掉进火盆中,瞬间被火与烟吞没。

在线试读

第十九章 烧纸人

我盯着她的手,想着自己如果此刻冲出去会怎么样,是恢复正常,还是变成一张纸片被烧掉。

我不敢冒这个险。

孟萍的手在轿子里摸索几下后,就显得很不耐烦,动作幅度粗暴了一些。我低头看了看脚边的几捆纸钱,伸脚把其中的一捆踢到她手边。

孟萍的手在摸到纸钱后,立刻就退出去了。

我还没来及松口气,孟萍手再次伸进去,我刚想再把一捆纸钱踢到她手边,孟萍却用手指捏住了我的腿,把我从轿子里拽了出去。

孟萍把我举到眼前说“正好把你烧过去,给我爸当小丫鬟,你帮忙照顾一下我爸。等香烛店重新开门了,我要给我爸多烧几个童男童女。”

孟萍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如果不是因为我马上要被她烧了,我应该会非常的心酸。

孟萍发现我的一条胳膊折断了,大约是不放心我这个“残次品”烧过去后不能照顾二叔,她举着我跑到她房间里找出收纳盒。

孟萍一边用胶水给我粘胳膊,一边对二婶说“香烛店里的那两口子真省事,纸人只画眼睛,连鼻子和嘴巴都没有。”

孟萍这几句无意的话倒让我想到二婶被附身那晚,出现在院子中的怪人也是一些纸人,严桥肯定早就知道了,不然他不会不动声色的烧掉那些纸人的残骸。

二婶看看我,也说“确实,香烛店的轿子做得这么好看,好歹纸人也弄得精致一些。”

孟萍粘好了我的胳膊后,找了根笔在我脸上画了几笔,然后拿给二婶看。

“妈,你看,给她画上刘海和鼻子后,是不是就好看多了。”

二婶本想说什么,但是敲门声打断了她。她去开门的时候,孟萍往我脸上额头的位置又画了几笔。

“……孟芙到现在还没回家,我想知道她是否在这里。”

我听到严桥的声音,下意识想喊出他的名字,但是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现在我只是一个用竹子和纸扎成的娃娃。

孟萍一边在我脸上涂画,一边嘀咕“给你画一张嘴,希望你能陪我爸说说话。”

严桥听二婶说我不在这里想直接走人,倒是二婶主动挽留问了他几句话,然后把话题转到了大伯父身上。

严桥只说了几句客套话,二婶没打听到大伯父的近况。

二婶送严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我在心中疯狂地喊他的名字,叫他回来快看看我,看看孟萍手中的我。

孟萍停笔,歪头盯着我,我以为她看出什么了,拼命地想眨眼睛,想挥手踢脚,只要能让她看出有不对劲的地方。

但任由我怎么挣扎,纸娃娃就像是一个隔音的牢笼,把我彻底关在里面。

孟萍皱起眉,低声说了句“真奇怪,画上刘海和鼻子嘴巴之后,怎么会变得像是我姐的脸呢?”

孟萍撇撇嘴,拎着我刚被粘好的手臂朝火盆的方向一扔,我掉进火盆中,瞬间被火与烟吞没。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