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胎魂祭)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胎魂祭》全章节阅读

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胎魂祭)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胎魂祭》全章节阅读 第二十四章 小鬼 试读

2022-11-14 14:17 作者:小予的猫
  • 胎魂祭 胎魂祭

    悬疑惊悚小说《胎魂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孟芙严桥先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予的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二伯,我一个孩子,想找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你们从小就不许我找我娘?或许是被我缠得没了法子,二伯这才说道:“哎呀,我……因为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你娘啊!”我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等着从他嘴里再拼凑出一点关于我娘的只言片语,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二伯说,我娘是大城市里的女孩,我爹年轻时在外地游历,和她相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胎魂祭》是知名作者“小予的猫”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展开。全文精彩片段:我快失去意识时,绳子忽然断了,我整个人直直往下坠,本以为会摔个半死,却落进一双手臂里。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睛,我看见严桥担忧的脸。惊魂未定的我顾不上说话,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死死抱住严桥的肩膀不撒手。严桥任由我抱住他,我的手也没闲着,拽着脖子上的绳索想解下来,结果我非但没有解下绳子,反而因为急躁蹭破了脖子上的皮肤。严桥帮我把绳子解下来,并扔得远远的。随后,严桥握住我两只颤抖的手,低沉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事了,别怕,有我在,慢慢呼吸。”听到他沉稳的声音,我这才逐渐冷静下来。我的喉咙刺痛,嘴里隐隐有血的味道。我抬起头,那个小鬼已经不见了,房梁上只有一截断开的绳子。“你们在干什么?”突然,孟萍疑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下意识离开严桥的怀抱,竖起衣领遮住脖子。严桥扶我站起来,我此刻估计非常狼狈,孟萍看着我,又看看严桥:“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严桥没有理会孟萍,而是对我说:“我还未到家,就听到传言说你这里出事了。”我看孟萍还在旁边,就让她去看看二婶想不想吃点东西。等支开她后,我才说:“是那个小鬼做的,是他想吊死我和二婶。”严桥盯着我的脖子:“我知道,现在快到傍晚了,我先送你回去。”我指指地上的半截绳子:“谁知道那个小鬼还会做出什么,我怎么能走?”“如果冥界的人找来,他们同样也不安宁。我会给这个院子施一个封印,脏东西不会进来。”我无法反驳,只好去对孟萍说必须要回家给父亲上香。孟萍被今天的事吓得不轻,不过至少已经不哭了,还把我送到大门口。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最后一抹余晖即将从西方天空落下。我回头准备向孟萍告别,却看到那个小鬼此刻竟然骑在她的肩膀上,一边朝着我咧嘴笑,一边把手伸到孟萍脖子前,来来回回地划动,像是在锯一截木头。严桥拉拉我的手,但是却没有拉动我,反而是我手上微微用力,拉着他重新跨进了二婶家的大门。孟萍惊喜地看着我:“姐,你不回家了?”“我不放心二婶,晚一点再回去。”严桥一言不发,松开我的手直接朝院子里走去。院子里的杂物农具虽然很多,但是收拾得很整齐。其中的一个角落里堆放了一些纸钱纸人花圈一类的东西。严桥盯着那堆东西,我也突然想到这些东西都是从香烛店里买来的,而我们查到线索都指向小鬼和香烛店的女儿有关系。我刚想提醒严桥,他却让我进里屋陪二婶。孟萍拉住我的胳膊,半推半拉着往屋里走。“姐,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奇怪地看向孟萍:“不是是已经说过了嘛,严桥是大伯父的徒弟,现在来家里帮我们处理一些事情。”“可是你们的关系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刚认识不久的,你们刚才亲密地抱在一起,而且,你们经常手拉着手。”听到孟萍这样说,我恍然意识到我与严桥近两天的肢体接触有点多,不过,随时都能遇到各种要命的事情,好像也不该在意抱不抱拉不拉手这种细节。孟萍守在二婶身边,我忽然问:“二婶,你听说过香烛店家女儿的传言吗?”二婶瞪着我:“你听那些长舌妇说什么了?你一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乱打听什么。”二婶的语气有些激动,话还没说完,就止不住咳嗽起来,我和孟萍连忙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我在里屋坐了片刻之后,再次走到院子里。严桥把放在堂屋中的火盆移到了院子中央。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我想去打开院子里的灯,严桥却制止了我。我走到他身边,说:“你说脏东西进不来,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小鬼明明还留在家里,我不能放心地留二婶和孟萍在家。”严桥不言语,我又说:“这两天总是让你帮我收拾各种烂摊子,我觉得很对不起你。”严桥终于扭头看向我,即便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依旧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约感受到他的怒气。我理解不了他生气的原因,干脆直接问出来。严桥始终盯着我,在昏暗中,我听到类似于一声打响指的清脆声音,熄灭的火盆中“噗”的一声窜出一道青白色的火焰。火光照亮了严桥的脸,我这才发现除了生气之外,还有别的我看不明白的情绪。“你对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吗?”不等我回答,严桥眯起眼睛:“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个小鬼头戏耍,我今天一定会把它揪出来,然后送给你亲手处置。”看他阴沉的表情,我觉得那小鬼今天要栽跟头了。严桥往院子四周扫视一眼,当目光停在那堆纸钱纸人上时,眼神骤然变得凌厉。“是我大意了,只是让脏东西进不来,却忽视了他一直躲在这里。”我连忙往四周看,但是根本没有发现那个小鬼。严桥朝着那堆纸钱纸人走过去,我连忙跟在他身后。院子中只有那个没有任何燃料却在一直燃烧的火盆作为光源,不过并不能照亮整个院子。我下意识拉住严桥的手,但想到刚才孟萍说过的话,又松开了,扯住了他的袖子。严桥回头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在黑暗之中,那些纸人纸马看起来非常诡异,好像随时都会活过来。严桥停住脚步后,张开右手,从掌心射出一道光束。光束打开,竟然是一张网,由无数根细细的光线织成。光网轻飘飘的罩在那堆东西上,融进各色彩纸中消失不见。几秒钟后,那堆纸人纸马上出现无数光斑,大大小小有的像豆粒,有的像手掌,还有一些连成片,发出幽幽的绿光。“这是什么?”“那个小鬼,它就藏在这里。”我看着那一堆发光的纸人纸马:“可它藏在哪里?”严桥没有回答,我看到纸人纸马飞到火盆上方,原本融进去的光网浮现出来。严桥的手做了个往上提的动作,光网立刻变成口袋的形状,里面罩着一个小小的人影,而纸人纸马则掉进火焰中,瞬间被烧得精光。那小鬼在网中挣扎,他接触到网面的位置,发出被灼烧的声音。但他根本不顾这些,把手指拼命地从网内挤出来,扯开喉咙尖叫着。“姐,这是什么声音?”孟萍跑到我身后。等看清院子里的情况,她吓得立刻叫出声,我连忙捂住她的嘴。严桥朝着光网攥紧手,光网随着他的动作骤然收紧,小鬼的尖叫声更加的凄厉。随后,它的声音慢慢低下来,我连忙拉住严桥:“等等,我们还没有问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伤害二婶和我。”严桥松开手,光网随着他的心意变化,稍微膨大了一些。孟萍听到这话,顿时待不住了,一副想活撕了它的模样,冲上去质问:“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妈?”小鬼的上半身已经从光网挣脱出来,但是两条腿还被缚在网中,将他定在原地。我本来并不担心他会挣脱,但看到它露出疯狂的笑容时顿感不妙。果然,那小鬼猛得伸长脖子,张大嘴亮出两排尖牙朝着孟萍的脖子咬过来。

在线试读

第二十四章 小鬼

我快失去意识时,绳子忽然断了,我整个人直直往下坠,本以为会摔个半死,却落进一双手臂里。

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睛,我看见严桥担忧的脸。惊魂未定的我顾不上说话,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死死抱住严桥的肩膀不撒手。

严桥任由我抱住他,我的手也没闲着,拽着脖子上的绳索想解下来,结果我非但没有解下绳子,反而因为急躁蹭破了脖子上的皮肤。

严桥帮我把绳子解下来,并扔得远远的。随后,严桥握住我两只颤抖的手,低沉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事了,别怕,有我在,慢慢呼吸。”

听到他沉稳的声音,我这才逐渐冷静下来。我的喉咙刺痛,嘴里隐隐有血的味道。

我抬起头,那个小鬼已经不见了,房梁上只有一截断开的绳子。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孟萍疑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下意识离开严桥的怀抱,竖起衣领遮住脖子。

严桥扶我站起来,我此刻估计非常狼狈,孟萍看着我,又看看严桥“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严桥没有理会孟萍,而是对我说“我还未到家,就听到传言说你这里出事了。”

我看孟萍还在旁边,就让她去看看二婶想不想吃点东西。等支开她后,我才说“是那个小鬼做的,是他想吊死我和二婶。”

严桥盯着我的脖子“我知道,现在快到傍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我指指地上的半截绳子“谁知道那个小鬼还会做出什么,我怎么能走?”

“如果冥界的人找来,他们同样也不安宁。我会给这个院子施一个封印,脏东西不会进来。”

我无法反驳,只好去对孟萍说必须要回家给父亲上香。孟萍被今天的事吓得不轻,不过至少已经不哭了,还把我送到大门口。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最后一抹余晖即将从西方天空落下。

我回头准备向孟萍告别,却看到那个小鬼此刻竟然骑在她的肩膀上,一边朝着我咧嘴笑,一边把手伸到孟萍脖子前,来来回回地划动,像是在锯一截木头。

严桥拉拉我的手,但是却没有拉动我,反而是我手上微微用力,拉着他重新跨进了二婶家的大门。

孟萍惊喜地看着我“姐,你不回家了?”

“我不放心二婶,晚一点再回去。”

严桥一言不发,松开我的手直接朝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的杂物农具虽然很多,但是收拾得很整齐。其中的一个角落里堆放了一些纸钱纸人花圈一类的东西。

严桥盯着那堆东西,我也突然想到这些东西都是从香烛店里买来的,而我们查到线索都指向小鬼和香烛店的女儿有关系。

我刚想提醒严桥,他却让我进里屋陪二婶。孟萍拉住我的胳膊,半推半拉着往屋里走。

“姐,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奇怪地看向孟萍“不是是已经说过了嘛,严桥是大伯父的徒弟,现在来家里帮我们处理一些事情。”

“可是你们的关系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刚认识不久的,你们刚才亲密地抱在一起,而且,你们经常手拉着手。”

听到孟萍这样说,我恍然意识到我与严桥近两天的肢体接触有点多,不过,随时都能遇到各种要命的事情,好像也不该在意抱不抱拉不拉手这种细节。

孟萍守在二婶身边,我忽然问“二婶,你听说过香烛店家女儿的传言吗?”

二婶瞪着我“你听那些长舌妇说什么了?你一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乱打听什么。”

二婶的语气有些激动,话还没说完,就止不住咳嗽起来,我和孟萍连忙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我在里屋坐了片刻之后,再次走到院子里。

严桥把放在堂屋中的火盆移到了院子中央。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我想去打开院子里的灯,严桥却制止了我。

我走到他身边,说“你说脏东西进不来,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小鬼明明还留在家里,我不能放心地留二婶和孟萍在家。”

严桥不言语,我又说“这两天总是让你帮我收拾各种烂摊子,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严桥终于扭头看向我,即便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依旧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约感受到他的怒气。我理解不了他生气的原因,干脆直接问出来。

严桥始终盯着我,在昏暗中,我听到类似于一声打响指的清脆声音,熄灭的火盆中“噗”的一声窜出一道青白色的火焰。

火光照亮了严桥的脸,我这才发现除了生气之外,还有别的我看不明白的情绪。

“你对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吗?”

不等我回答,严桥眯起眼睛“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个小鬼头戏耍,我今天一定会把它揪出来,然后送给你亲手处置。”

看他阴沉的表情,我觉得那小鬼今天要栽跟头了。

严桥往院子四周扫视一眼,当目光停在那堆纸钱纸人上时,眼神骤然变得凌厉。

“是我大意了,只是让脏东西进不来,却忽视了他一直躲在这里。”

我连忙往四周看,但是根本没有发现那个小鬼。

严桥朝着那堆纸钱纸人走过去,我连忙跟在他身后。院子中只有那个没有任何燃料却在一直燃烧的火盆作为光源,不过并不能照亮整个院子。

我下意识拉住严桥的手,但想到刚才孟萍说过的话,又松开了,扯住了他的袖子。严桥回头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在黑暗之中,那些纸人纸马看起来非常诡异,好像随时都会活过来。

严桥停住脚步后,张开右手,从掌心射出一道光束。光束打开,竟然是一张网,由无数根细细的光线织成。光网轻飘飘的罩在那堆东西上,融进各色彩纸中消失不见。

几秒钟后,那堆纸人纸马上出现无数光斑,大大小小有的像豆粒,有的像手掌,还有一些连成片,发出幽幽的绿光。

“这是什么?”

“那个小鬼,它就藏在这里。”

我看着那一堆发光的纸人纸马“可它藏在哪里?”

严桥没有回答,我看到纸人纸马飞到火盆上方,原本融进去的光网浮现出来。

严桥的手做了个往上提的动作,光网立刻变成口袋的形状,里面罩着一个小小的人影,而纸人纸马则掉进火焰中,瞬间被烧得精光。

那小鬼在网中挣扎,他接触到网面的位置,发出被灼烧的声音。但他根本不顾这些,把手指拼命地从网内挤出来,扯开喉咙尖叫着。

“姐,这是什么声音?”孟萍跑到我身后。等看清院子里的情况,她吓得立刻叫出声,我连忙捂住她的嘴。

严桥朝着光网攥紧手,光网随着他的动作骤然收紧,小鬼的尖叫声更加的凄厉。随后,它的声音慢慢低下来,我连忙拉住严桥“等等,我们还没有问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伤害二婶和我。”

严桥松开手,光网随着他的心意变化,稍微膨大了一些。

孟萍听到这话,顿时待不住了,一副想活撕了它的模样,冲上去质问“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妈?”

小鬼的上半身已经从光网挣脱出来,但是两条腿还被缚在网中,将他定在原地。我本来并不担心他会挣脱,但看到它露出疯狂的笑容时顿感不妙。

果然,那小鬼猛得伸长脖子,张大嘴亮出两排尖牙朝着孟萍的脖子咬过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