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胎魂祭)全集阅读_《胎魂祭》全文免费阅读

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胎魂祭)全集阅读_《胎魂祭》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九章 别生气 试读

2022-11-14 14:21 作者:小予的猫
  • 胎魂祭 胎魂祭

    悬疑惊悚小说《胎魂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孟芙严桥先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予的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二伯,我一个孩子,想找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你们从小就不许我找我娘?或许是被我缠得没了法子,二伯这才说道:“哎呀,我……因为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你娘啊!”我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等着从他嘴里再拼凑出一点关于我娘的只言片语,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二伯说,我娘是大城市里的女孩,我爹年轻时在外地游历,和她相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胎魂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讲述了​两人语气夸张地喊起来:“我们怎么知道,又不是我们弄大了她的肚子!”我把镰刀换了一只手拿着,对严桥说:“他们好像不愿意告诉我们。”“那是因为你太客气。”说完,严桥就朝小柱两人走过去。小柱用没有受伤的手捂住鼻子:“我真的不知道,我敢发毒誓我没骗你。”“那你们为什么要去骚扰香烛店?”“他闺女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我们帮他们隐瞒,那给我们点好处是应该的。”“把敲诈说得这么好听。”严桥手一抬,根本看清他的动作,小龙的鼻子下顿时流出两道鼻血。“如果你们再浪费我的时间,那就让你们的另一条胳膊来赔了。”严桥的话震慑住了两人。“我知道她跟有个人不清不楚的,我亲眼看见的,”小柱瞪着我,“但你得先保证,听完后不能再揍我们。”我反瞪回去:“只要你们说实话,我们也没空找你们的麻烦,快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小柱看着我,表情纠结,但是又实在惧怕严桥,最后闭上眼睛,仰头大喊出来:“是你爹,我看见你爹跟香烛店家的闺女勾勾搭搭的。”小柱话音刚落地,我立刻就把手里的东西朝他砸过去了。他喊了一声“要杀人了”,抱着脑袋滚到了一边,镰刀砸在水泥地面上。我气得脑袋充血发热:“你再乱说我就撕了你的嘴!”小柱嚷嚷:“我就知道你不乐意听实话,是你逼我说的。你不要不相信,我还有别的人证,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见香烛店家的闺女搂着你爹。”“你闭嘴——”我又指着小龙,“你们都是一路货色,你们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我两眼发花喘不上过气,爹为了我不被进门的后妈欺负,一辈子独身,这混蛋竟然敢当着我的面编排我爹的坏话。“你不信我们,那你信不信你二婶?”“你说什么?”“你二婶也看见了,不信你现在就去问她。肯定是你爹搞大了香烛店闺女的肚子,又不愿意负责,不然人家女的也不会去打胎,死掉了。”小龙提醒他:“听说她二婶上吊了。”“那怎么办,就死无对证了吗?”听两人这么说,我冲动地抬脚去踢他们:“你才死了呢,我二婶好好的,我爹也不会骗人家小姑娘——”我此刻眼前直冒金星,全凭着一股怒气往前冲,根本没看清楚小柱在哪里,抬脚就踢,却踢了个空,一时没站稳,仰面就往后摔去。严桥从后面抱住我,我虽然还有意识,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根本说不出话。“她怎么了,气得背过气了吗?这可不怪我们,她是被她爹气成这样的,老家伙不要脸,和一个跟他闺女年纪差不多大的人乱搞。”他们一点都不了解我爹,可我现在半躺在严桥怀里,浑身发颤,不能反驳他们。“安静。”严桥简单的两个字,让吵杂的声音都停下来了。严桥的一只手覆我的眼睛上,我听到他低沉地声音:“冷静,不要被情绪带着走。”我深深地喘了几口气,想着爹为了养育我,吃了多少苦。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有人张罗着给我爹介绍对象。媒人问我爹,想找个什么样的老婆。我爹就说,找一个能对小芙好的。爹一直没有找到希望中的老婆,而我因为有他在身边,不会在意生活中缺少一个妈妈。“你不要……生爹的气……”我好像又听到了爹在临死前说过的话。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人已经在自己家里。严桥见我醒来,立刻说:“我问清楚了,那两个小混蛋只是看到香烛店女儿在哭,你爹安慰了几句,两人之间难免有些肢体动作,是他们自己想歪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你二婶,如果她真的在现场,肯定看得比那小混蛋清楚。”严桥的话听起来十分让人信服,我朝他伸出手:“手机,我爹的手机。”严桥不解地把手机递给我。我把所有的聊天记录,短信消息,通话记录查看了一遍。在和备注叫香烛店聊天记录中,发现了这么一条消息,“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心意”。对方发这句话之前,先发来了一张彩超照片,说明她当时已经怀孕四个月了。至于更早的联系记录,被删得干干净净。而我爹,根本没有回复。严桥看着手机,“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我爹临死前曾交代我三件事,前两件我能理解,但是第三件事,让我不要生他的气。这句话我始终没有想明白,也懒得去想。因为在我眼里,爹就是最厉害最好的,即便他有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我肯定也不会生他的气。可是,如果他指的是这件事呢?”“你爹过世了,生前的事也该不再深究了。”我盯着严桥:“既然这个世界上有鬼有冥界,而你又真厉害,肯定能招魂对不对,我想见我爹,我一定要问清楚。”“不行。”严桥断然拒绝,“他既然已入冥界阴曹,何必再打扰死者,何况,如果你爹已入轮回,根本就不可能招魂。”“可我如果不亲口问个明白,那我以后想起爹时,心中一定扎着一根刺。你没有说自己做不到,为什么不能试一试?”“如果真相不是你所希望的呢?”“那我至少得到了真相。”严桥盯了我一会,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他在棺材上贴了几张符咒,手指掐印喃喃几句后,一个灰白色半透明的影子就从爹的身体中飘出来。我看清他的脸后,顿时流出眼泪:“爹。”此刻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爹看着我,不停地说:“小芙,小芙,这里不安全,不要等你大伯了,快跟严桥离开,跟严桥离开。”爹的声音很奇怪,完全不像他生前的声音。他不断地重复着让我跟着严桥离开。

在线试读

第二十九章 别生气

两人语气夸张地喊起来“我们怎么知道,又不是我们弄大了她的肚子!”

我把镰刀换了一只手拿着,对严桥说“他们好像不愿意告诉我们。”

“那是因为你太客气。”说完,严桥就朝小柱两人走过去。

小柱用没有受伤的手捂住鼻子“我真的不知道,我敢发毒誓我没骗你。”

“那你们为什么要去骚扰香烛店?”

“他闺女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我们帮他们隐瞒,那给我们点好处是应该的。”

“把敲诈说得这么好听。”严桥手一抬,根本看清他的动作,小龙的鼻子下顿时流出两道鼻血。

“如果你们再浪费我的时间,那就让你们的另一条胳膊来赔了。”

严桥的话震慑住了两人。

“我知道她跟有个人不清不楚的,我亲眼看见的,”小柱瞪着我,“但你得先保证,听完后不能再揍我们。”

我反瞪回去“只要你们说实话,我们也没空找你们的麻烦,快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小柱看着我,表情纠结,但是又实在惧怕严桥,最后闭上眼睛,仰头大喊出来“是你爹,我看见你爹跟香烛店家的闺女勾勾搭搭的。”

小柱话音刚落地,我立刻就把手里的东西朝他砸过去了。

他喊了一声“要杀人了”,抱着脑袋滚到了一边,镰刀砸在水泥地面上。

我气得脑袋充血发热“你再乱说我就撕了你的嘴!”

小柱嚷嚷“我就知道你不乐意听实话,是你逼我说的。你不要不相信,我还有别的人证,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见香烛店家的闺女搂着你爹。”

“你闭嘴——”我又指着小龙,“你们都是一路货色,你们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我两眼发花喘不上过气,爹为了我不被进门的后妈欺负,一辈子独身,这混蛋竟然敢当着我的面编排我爹的坏话。

“你不信我们,那你信不信你二婶?”

“你说什么?”

“你二婶也看见了,不信你现在就去问她。肯定是你爹搞大了香烛店闺女的肚子,又不愿意负责,不然人家女的也不会去打胎,死掉了。”

小龙提醒他“听说她二婶上吊了。”

“那怎么办,就死无对证了吗?”

听两人这么说,我冲动地抬脚去踢他们“你才死了呢,我二婶好好的,我爹也不会骗人家小姑娘——”

我此刻眼前直冒金星,全凭着一股怒气往前冲,根本没看清楚小柱在哪里,抬脚就踢,却踢了个空,一时没站稳,仰面就往后摔去。

严桥从后面抱住我,我虽然还有意识,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根本说不出话。

“她怎么了,气得背过气了吗?这可不怪我们,她是被她爹气成这样的,老家伙不要脸,和一个跟他闺女年纪差不多大的人乱搞。”

他们一点都不了解我爹,可我现在半躺在严桥怀里,浑身发颤,不能反驳他们。

“安静。”严桥简单的两个字,让吵杂的声音都停下来了。

严桥的一只手覆我的眼睛上,我听到他低沉地声音“冷静,不要被情绪带着走。”

我深深地喘了几口气,想着爹为了养育我,吃了多少苦。

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有人张罗着给我爹介绍对象。媒人问我爹,想找个什么样的老婆。我爹就说,找一个能对小芙好的。

爹一直没有找到希望中的老婆,而我因为有他在身边,不会在意生活中缺少一个妈妈。

“你不要……生爹的气……”

我好像又听到了爹在临死前说过的话。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人已经在自己家里。

严桥见我醒来,立刻说“我问清楚了,那两个小混蛋只是看到香烛店女儿在哭,你爹安慰了几句,两人之间难免有些肢体动作,是他们自己想歪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你二婶,如果她真的在现场,肯定看得比那小混蛋清楚。”

严桥的话听起来十分让人信服,我朝他伸出手“手机,我爹的手机。”

严桥不解地把手机递给我。

我把所有的聊天记录,短信消息,通话记录查看了一遍。

在和备注叫香烛店聊天记录中,发现了这么一条消息,“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心意”。

对方发这句话之前,先发来了一张彩超照片,说明她当时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至于更早的联系记录,被删得干干净净。

而我爹,根本没有回复。

严桥看着手机,“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我爹临死前曾交代我三件事,前两件我能理解,但是第三件事,让我不要生他的气。这句话我始终没有想明白,也懒得去想。因为在我眼里,爹就是最厉害最好的,即便他有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我肯定也不会生他的气。可是,如果他指的是这件事呢?”

“你爹过世了,生前的事也该不再深究了。”

我盯着严桥“既然这个世界上有鬼有冥界,而你又真厉害,肯定能招魂对不对,我想见我爹,我一定要问清楚。”

“不行。”严桥断然拒绝,“他既然已入冥界阴曹,何必再打扰死者,何况,如果你爹已入轮回,根本就不可能招魂。”

“可我如果不亲口问个明白,那我以后想起爹时,心中一定扎着一根刺。你没有说自己做不到,为什么不能试一试?”

“如果真相不是你所希望的呢?”

“那我至少得到了真相。”

严桥盯了我一会,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他在棺材上贴了几张符咒,手指掐印喃喃几句后,一个灰白色半透明的影子就从爹的身体中飘出来。

我看清他的脸后,顿时流出眼泪“爹。”

此刻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爹看着我,不停地说“小芙,小芙,这里不安全,不要等你大伯了,快跟严桥离开,跟严桥离开。”

爹的声音很奇怪,完全不像他生前的声音。他不断地重复着让我跟着严桥离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