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胎魂祭》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本阅读_(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集阅读

《胎魂祭》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本阅读_(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全集阅读 第五十章 深水作业 试读

2022-11-14 14:21 作者:小予的猫
  • 胎魂祭 胎魂祭

    悬疑惊悚小说《胎魂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孟芙严桥先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予的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二伯,我一个孩子,想找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你们从小就不许我找我娘?或许是被我缠得没了法子,二伯这才说道:“哎呀,我……因为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你娘啊!”我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等着从他嘴里再拼凑出一点关于我娘的只言片语,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二伯说,我娘是大城市里的女孩,我爹年轻时在外地游历,和她相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胎魂祭》,主角孟芙严桥先悬疑惊悚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我心里又酸又涨,默默打定主意,哪怕要把自己给沉井里,我也一定要把戒指给捞出来。我把被褥让给阎君,自己在被褥旁边的地板上睡下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暮霜今晚竟然没有让我去挂灯笼,所以我睡足了一整夜。第二天醒来时,阎君已经不在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这不重要,我精神抖擞地从被褥上爬起来,信心百倍地跑到花园里,双手叉腰站在水井边。自从知道我是婴阁的阁主后,只剩几个人愿意跟我搭话了。马尾小姐姐和林大叔问我在干什么。“我打算潜进去捞戒指。”马尾小姐姐瞪大了眼睛:“别开玩笑了,多危险呀,你知道这口井有多少深吗,你有潜水换气的装备吗,井里的宽度足够你行动吗,即便你有可能潜入到底部,水底的水草多不多,有淤泥吗,那么小的一个戒指,怎么找。”我听马尾小姐姐连劝阻都劝得这么专业,就问她会不会游泳潜水,才知道她的爱好就是潜水,还有深潜证。我连忙请她教我潜水,至于潜水装备,阎君应该能弄进来吧。马尾小姐姐非常严肃地拒绝了我:“在海里潜水跟在深入到井里完全不一样,就是环境给心理带来的压力也是不一样的,我不会教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正缠着马尾小姐姐时,暮霜走过来:“孟芙,你不去工作,在这里偷什么懒?”马尾小姐姐一见到暮霜,连忙跑掉了。正是因为昨夜暮霜的提醒,才坚定了我捞戒指的想法。我对她说了自己的计划之后,并请她帮忙弄来一套潜水装备。“你确定要让她下水教你吗?”暮霜说的是马尾小姐姐,“她就是死在了潜水意外中,万一让她想起自己已经死了并且传出去的话,引起恐慌怎么办?还有,你确定要搞一套那什么潜水装备?”“那当然了,不戴上那东西,我下水就要被憋死了。”暮霜白了我一眼:“你忘记自己是什么了吗,饭都可以不吃,一时半会不喘气自然也杀不死你。”我恍然大悟,羞愧地看着暮霜:“我的思维方式受生活经验的局限太深了,我明白怎么做了。”说着,我把系在水井轱辘上的绳子的另一头拴在了自己的腰上,看了暮霜一眼后,就跳了下去。井水冰冷刺骨,我希望能沉进水底,可是身体却自带一股浮力。我吐净肺部的空气后,身体勉强往下沉了一点。井水在我眼中呈现出一种绿色,手碰在井壁上,非常的光滑,我蹬着腿尽量往下沉,暮霜说得没错,我此刻根本没有憋闷的感觉,完全不需要呼吸。我不断地晃动着两条腿,希望能一头扎进最深处,可是腰上的绳子突然开始把我往上来。我被拉出水面后,听到从井口传来马尾小姐姐的声音:“小芙,你为什么这么冲动,我现在就拉你上来。”我没有拒绝,一是因为我虽然不需要呼吸,但是身体被井水冻得快僵硬了,下沉十分困难,水底的能见度也是个问题,需要一个照明的东西。马尾小姐姐把我捞上来后,毫不客气地教训我:“无论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生命重要,你这样也太拎不清了!”我没说自己淹不死,只能虚心听着。马尾小姐姐把我送回房间,我一直想着该怎么解决照明和浮力两个问题。浮力的话,只要我加大重量就很容易解决了,比如从花园中找一块大石头,抱着一块下潜,等需要上浮的时候,就把石头丢掉。至于照明,我看着以为天色已经暗下来,便开始闪烁着光芒的萤火虫,不知道能不能利用萤火虫带进井下照明。我把一条连衣裙扎成一个口袋,抓了几只萤火虫放在里面,它们也不乱飞,安静地放着光亮。只要能找到一个合适的透明罐子做容器,应该就能装一些萤火虫带进水里。我正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骄傲的时候,就听到门外的暮霜叫我去挂灯笼。我心情非常好,高兴地从暮霜手中接过灯笼和蜡烛。暮霜告诉我房号,我顿时就想到这是林大叔所住的房间。我心神一乱,蜡烛就摔在了地上。暮霜警告我:“蜡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每个人所用蜡烛的长短都精确到毫米,你小心一点。”“我们今天就要送走林大叔了吗,他会去哪里?”“都警告过你少和那些人混在一起了,我懒得看你这幅难看脸色,你自己去吧。不过你不要磨蹭耽误了时间,蜡烛一旦自动亮起来,你只管挂上灯笼就行了。”暮霜撇下我走了,我一人走到林大叔门口,发现他房间的门居然大敞着,他坐在床边,低头看着手里的闪着一丝光芒的的东西。我把手上的东西放在门口的地板上,不知该怎么开口。反而是林大叔看向我,主动说:“是不是到了该给我点灯笼送我走的时候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不用难过。不过在我走之前,还是做了件好事的,小芙,我帮你找到你的戒指了,就在井边的花丛里找到的。”林大叔站起来有些着急,结果他的一只脚踢在床腿上,身体跟着晃了几下,掌心的东西一下子掉在地板上,滚到了床底下。林大叔连忙趴在地板上,想把应该就是戒指的东西从床底掏出来,不过低矮的床板对他粗壮的胳膊很不友好,我连忙走进去帮忙。我半跪在地板上,歪着头往床底看了一眼,果然看到深处有一个环形的东西,我一边伸长手臂去抓戒指,一边问林大叔是怎么在花丛里找到的,毕竟都把水井附近的石板都快翻一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你那天生病倒在水井边的时候,我背着你送你回房间后,我又回到水井中,想帮你收拾水桶。然后我就在水桶边发现了你的戒指。”我为了拿到戒指,脸都快贴在地板上了,听到林大叔这样说,我竟然没反应过来,问他:“既然你这么早就捡到了我的戒指,为什么还跟着我们一块去找?”林大叔没说话,回答我的是干脆利索的关门声。

在线试读

第五十章 深水作业

我心里又酸又涨,默默打定主意,哪怕要把自己给沉井里,我也一定要把戒指给捞出来。

我把被褥让给阎君,自己在被褥旁边的地板上睡下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暮霜今晚竟然没有让我去挂灯笼,所以我睡足了一整夜。

第二天醒来时,阎君已经不在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这不重要,我精神抖擞地从被褥上爬起来,信心百倍地跑到花园里,双手叉腰站在水井边。

自从知道我是婴阁的阁主后,只剩几个人愿意跟我搭话了。马尾小姐姐和林大叔问我在干什么。

“我打算潜进去捞戒指。”

马尾小姐姐瞪大了眼睛“别开玩笑了,多危险呀,你知道这口井有多少深吗,你有潜水换气的装备吗,井里的宽度足够你行动吗,即便你有可能潜入到底部,水底的水草多不多,有淤泥吗,那么小的一个戒指,怎么找。”

我听马尾小姐姐连劝阻都劝得这么专业,就问她会不会游泳潜水,才知道她的爱好就是潜水,还有深潜证。

我连忙请她教我潜水,至于潜水装备,阎君应该能弄进来吧。

马尾小姐姐非常严肃地拒绝了我“在海里潜水跟在深入到井里完全不一样,就是环境给心理带来的压力也是不一样的,我不会教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我正缠着马尾小姐姐时,暮霜走过来“孟芙,你不去工作,在这里偷什么懒?”

马尾小姐姐一见到暮霜,连忙跑掉了。

正是因为昨夜暮霜的提醒,才坚定了我捞戒指的想法。我对她说了自己的计划之后,并请她帮忙弄来一套潜水装备。

“你确定要让她下水教你吗?”暮霜说的是马尾小姐姐,“她就是死在了潜水意外中,万一让她想起自己已经死了并且传出去的话,引起恐慌怎么办?还有,你确定要搞一套那什么潜水装备?”

“那当然了,不戴上那东西,我下水就要被憋死了。”

暮霜白了我一眼“你忘记自己是什么了吗,饭都可以不吃,一时半会不喘气自然也杀不死你。”

我恍然大悟,羞愧地看着暮霜“我的思维方式受生活经验的局限太深了,我明白怎么做了。”

说着,我把系在水井轱辘上的绳子的另一头拴在了自己的腰上,看了暮霜一眼后,就跳了下去。

井水冰冷刺骨,我希望能沉进水底,可是身体却自带一股浮力。我吐净肺部的空气后,身体勉强往下沉了一点。

井水在我眼中呈现出一种绿色,手碰在井壁上,非常的光滑,我蹬着腿尽量往下沉,暮霜说得没错,我此刻根本没有憋闷的感觉,完全不需要呼吸。

我不断地晃动着两条腿,希望能一头扎进最深处,可是腰上的绳子突然开始把我往上来。

我被拉出水面后,听到从井口传来马尾小姐姐的声音“小芙,你为什么这么冲动,我现在就拉你上来。”

我没有拒绝,一是因为我虽然不需要呼吸,但是身体被井水冻得快僵硬了,下沉十分困难,水底的能见度也是个问题,需要一个照明的东西。

马尾小姐姐把我捞上来后,毫不客气地教训我“无论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生命重要,你这样也太拎不清了!”

我没说自己淹不死,只能虚心听着。

马尾小姐姐把我送回房间,我一直想着该怎么解决照明和浮力两个问题。浮力的话,只要我加大重量就很容易解决了,比如从花园中找一块大石头,抱着一块下潜,等需要上浮的时候,就把石头丢掉。

至于照明,我看着以为天色已经暗下来,便开始闪烁着光芒的萤火虫,不知道能不能利用萤火虫带进井下照明。

我把一条连衣裙扎成一个口袋,抓了几只萤火虫放在里面,它们也不乱飞,安静地放着光亮。

只要能找到一个合适的透明罐子做容器,应该就能装一些萤火虫带进水里。

我正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骄傲的时候,就听到门外的暮霜叫我去挂灯笼。

我心情非常好,高兴地从暮霜手中接过灯笼和蜡烛。

暮霜告诉我房号,我顿时就想到这是林大叔所住的房间。

我心神一乱,蜡烛就摔在了地上。

暮霜警告我“蜡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每个人所用蜡烛的长短都精确到毫米,你小心一点。”

“我们今天就要送走林大叔了吗,他会去哪里?”

“都警告过你少和那些人混在一起了,我懒得看你这幅难看脸色,你自己去吧。不过你不要磨蹭耽误了时间,蜡烛一旦自动亮起来,你只管挂上灯笼就行了。”

暮霜撇下我走了,我一人走到林大叔门口,发现他房间的门居然大敞着,他坐在床边,低头看着手里的闪着一丝光芒的的东西。

我把手上的东西放在门口的地板上,不知该怎么开口。

反而是林大叔看向我,主动说“是不是到了该给我点灯笼送我走的时候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不用难过。不过在我走之前,还是做了件好事的,小芙,我帮你找到你的戒指了,就在井边的花丛里找到的。”

林大叔站起来有些着急,结果他的一只脚踢在床腿上,身体跟着晃了几下,掌心的东西一下子掉在地板上,滚到了床底下。

林大叔连忙趴在地板上,想把应该就是戒指的东西从床底掏出来,不过低矮的床板对他粗壮的胳膊很不友好,我连忙走进去帮忙。

我半跪在地板上,歪着头往床底看了一眼,果然看到深处有一个环形的东西,我一边伸长手臂去抓戒指,一边问林大叔是怎么在花丛里找到的,毕竟都把水井附近的石板都快翻一遍了,还是没有找到。

“你那天生病倒在水井边的时候,我背着你送你回房间后,我又回到水井中,想帮你收拾水桶。然后我就在水桶边发现了你的戒指。”

我为了拿到戒指,脸都快贴在地板上了,听到林大叔这样说,我竟然没反应过来,问他“既然你这么早就捡到了我的戒指,为什么还跟着我们一块去找?”

林大叔没说话,回答我的是干脆利索的关门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