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离婚后的夜晚)沈锐张一诺都市小说_《离婚后的夜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离婚后的夜晚)沈锐张一诺都市小说_《离婚后的夜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0021 张一诺在那里! 试读

2022-11-14 14:24 作者:沈锐
  • 离婚后的夜晚 离婚后的夜晚

    热门小说《离婚后的夜晚》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沈锐张一诺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沈锐”,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审讯室的墙真白,白得跟我老婆的身子一样。最后一次看见我老婆的身子,是一个月前的一个晚上。第二天,我准备出差,她说她想了。我立刻也想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离婚后的夜晚》内容精彩,“沈锐”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锐张一诺都市小说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离婚后的夜晚》内容概括:苏东南。我确认,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其实我对苏东南这个名字应该非常熟悉。传媒集团的记者同事们,都是江湖百晓生。混迹于社会方方面面做采访的他们,能够听到能够了解到太多太多信息。而苏东南的信息,曾经一度是他们津津乐道的。只不过,很少有人会提及“苏东南”这个名字。更多的时候,大家是用一个混合了尊敬和畏惧味道的称呼,代替了这个名字。我无数次听他们提到过这个人。但在那天晚上,在湖畔小区三号楼的地下车库电梯门口,我对这个名字几乎完全没有印象。我更加不知道,未来好几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和这个名字纠缠!苏东南?我问道:“苏东南是谁?”“你不知道苏东南?”沈锐诧异的看我一眼。他张嘴还想说什么,忽然脸色再变。下一秒,他猴子一样趴倒,把耳朵帖在地板上听了听。然后,他跳起来,慌慌张张的说道:“一诺哥,来人了!咱们分头跑!”他跑了。我有点懵。话说一半,你怎么就跑了?你还没告诉我苏东南是谁?苏东南,就是搞我老婆的那个人吗?沈锐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我追出去。可沈锐已经跑得没影了。这个混蛋,跑得真快!地下车库里有人停车,就会有人来,有什么打紧?你跑什么跑?我有些恼。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二三十米外一个拐角处,突然窜出来十几道人影。个个身形彪悍,个个大花臂!“张一诺在那里!”其中有个大花臂抬手指着我,大叫一声。唰唰唰!十几个大花臂的目光,一下盯上了我。然后,十几双脚跑起来,直奔我的方向。我头皮都炸了!这就是沈锐说的“来人了”?来的是这样的人?沈锐你个瘪犊子玩意,为什么总是话说一半,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再跑?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群大花臂来者不善,他们指名道姓的找我,肯定不是来请我喝酒的!他们是来打我的!我这两天还没挨够打?洗头房的人打我,吴光明打我,小舅子打我……我挨打不上瘾!我掉头就跑。我直奔不远处的面包车!我计划着,只要我上了车,我就安全了!我想着,只要我启动了车子,那群大花臂也拿我没办法!我不想挨打,他们肯定也不想被我撞死!我快速窜到面包车驾驶座一侧,慌慌张张的掏钥匙!然后,眼前一黑。有一声闷响在我脑门上爆开,我整个身子横飞出去,撞在面包车上,又滑落在地上。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有人狞笑道:“跑?跑你麻痹!”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自由落体,向下坠落。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一束光从天而降,照亮我的身体。黑暗之中,时不时的伸过来一个拳头,或者一只脚,朝着我身上招呼。我想要大叫,可我张不开嘴。我想要躲开,可我不知道攻击来自何方。我想要还手,可我不知道该朝谁还手。只有一下接一下的殴打,落在我身上。奇怪的是,我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就好像,我已经失去了疼痛神经一样!我无助、我恐惧,我犹如一块烂肉一样,任人摆布,又不受控制的坠落。砰!某个瞬间,我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强烈的痛感,让我终于恢复了所有感觉。而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周身剧痛!尤其我的一条腿,仿佛断了一样,让我情不自禁的发生一声惨叫。我又挨打了?谁打的?那群大花臂?我努力睁开眼,眼前挂着尚未凝固的血幕。这是我头上流淌下来的血渍。眼皮扯断了血丝,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张脸。吴光明的脸。

在线试读

0021 张一诺在那里!

苏东南。

我确认,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其实我对苏东南这个名字应该非常熟悉。

传媒集团的记者同事们,都是江湖百晓生。

混迹于社会方方面面做采访的他们,能够听到能够了解到太多太多信息。

而苏东南的信息,曾经一度是他们津津乐道的。

只不过,很少有人会提及“苏东南”这个名字。

更多的时候,大家是用一个混合了尊敬和畏惧味道的称呼,代替了这个名字。

我无数次听他们提到过这个人。

但在那天晚上,在湖畔小区三号楼的地下车库电梯门口,我对这个名字几乎完全没有印象。

我更加不知道,未来好几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和这个名字纠缠!

苏东南?

我问道“苏东南是谁?”

“你不知道苏东南?”

沈锐诧异的看我一眼。

他张嘴还想说什么,忽然脸色再变。

下一秒,他猴子一样趴倒,把耳朵帖在地板上听了听。

然后,他跳起来,慌慌张张的说道“一诺哥,来人了!咱们分头跑!”

他跑了。

我有点懵。

话说一半,你怎么就跑了?

你还没告诉我苏东南是谁?

苏东南,就是搞我老婆的那个人吗?

沈锐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

我追出去。

可沈锐已经跑得没影了。

这个混蛋,跑得真快!

地下车库里有人停车,就会有人来,有什么打紧?

你跑什么跑?

我有些恼。

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二三十米外一个拐角处,突然窜出来十几道人影。

个个身形彪悍,个个大花臂!

“张一诺在那里!”

其中有个大花臂抬手指着我,大叫一声。

唰唰唰!

十几个大花臂的目光,一下盯上了我。

然后,十几双脚跑起来,直奔我的方向。

我头皮都炸了!

这就是沈锐说的“来人了”?

来的是这样的人?

沈锐你个瘪犊子玩意,为什么总是话说一半,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再跑?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群大花臂来者不善,他们指名道姓的找我,肯定不是来请我喝酒的!

他们是来打我的!

我这两天还没挨够打?

洗头房的人打我,吴光明打我,小舅子打我……我挨打不上瘾!

我掉头就跑。

我直奔不远处的面包车!

我计划着,只要我上了车,我就安全了!

我想着,只要我启动了车子,那群大花臂也拿我没办法!

我不想挨打,他们肯定也不想被我撞死!

我快速窜到面包车驾驶座一侧,慌慌张张的掏钥匙!

然后,眼前一黑。

有一声闷响在我脑门上爆开,我整个身子横飞出去,撞在面包车上,又滑落在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有人狞笑道“跑?跑你麻痹!”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在自由落体,向下坠落。

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一束光从天而降,照亮我的身体。

黑暗之中,时不时的伸过来一个拳头,或者一只脚,朝着我身上招呼。

我想要大叫,可我张不开嘴。

我想要躲开,可我不知道攻击来自何方。

我想要还手,可我不知道该朝谁还手。

只有一下接一下的殴打,落在我身上。

奇怪的是,我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就好像,我已经失去了疼痛神经一样!

我无助、我恐惧,我犹如一块烂肉一样,任人摆布,又不受控制的坠落。

砰!

某个瞬间,我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

强烈的痛感,让我终于恢复了所有感觉。

而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周身剧痛!

尤其我的一条腿,仿佛断了一样,让我情不自禁的发生一声惨叫。

我又挨打了?

谁打的?

那群大花臂?

我努力睁开眼,眼前挂着尚未凝固的血幕。

这是我头上流淌下来的血渍。

眼皮扯断了血丝,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张脸。

吴光明的脸。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