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马总张哥小说推荐《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全文免费阅读_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全集在线阅读

马总张哥小说推荐《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全文免费阅读_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全集在线阅读 第二章:一口老黄痰 试读

2022-11-14 14:21 作者:马总
  • 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 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

    火爆新书《我的姐姐都是异能者》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马总”,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把公司做到如今的规模。做成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公司之一。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对父女过河拆桥。当公司一切稳定的时候,他们想让他净身出户......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马总””的倾心著作,马总张哥小说推荐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马化云的双眼已经喷出了火焰。他为公司付出那么多,没想到竟然沦落到一个如此的地步。他为这对父女扛过枪,也受过伤。在这对父女众叛亲离的时候,是他一个人扛住了所有人的压力。把公司做到如今的规模。做成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公司之一。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对父女过河拆桥。当公司一切稳定的时候,他们想让他净身出户。真以为农村娃没有脾气吗?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对父女的意见。想让他出户也可以。他们必须拿出一半的股份才行。如果他们父女不把自己占有公司股份的一半分出来。休想他离开这个家。于是他的身边频繁发生事故。开车刹车失灵。上班差点被车撞上。坐电梯电梯突然失事。他自己独居的公寓也时常发生天然气泄漏事件。但他都挺了过来。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今天彻底翻脸。这是直接撕破了脸皮亲自动手了。难道她就不内疚吗?谋杀亲夫能让她快乐吗?“于静你真以为杀了我能得到一切吗?”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但是她一点反应都没,她甚至都懒得看他一眼。他的心在滴血。从结婚到现在,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在她的眼中,自己这个丈夫甚至还不如大街上的一条流浪狗。“马化云,你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吗?你不过是一条乡下来的狗杂种,竟敢贪图我家的财产,你配吗?你怎么不用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她的话语异常的歹毒,眼神中满是鄙夷的神色。哈哈......!他闻此发出了疯狂的笑声,眼圈中都流出了泪水。他痛恨自己,没有早点认清这对父女的真实面目。在他们父女当初众叛亲离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点。一个人沦落到身边连一个支持自己的朋友都没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信任。都怪自己当初太年轻了,才铸成了今天的一切。“于静啊!于静,你为什么不仔细想想,没有我马化云的时候,你们父女还不如街上的一条狗,是我马化云仁慈,才让你们父女有了今天......”他的话语还没有说话,只见愤怒的女人突然冲了上来。她抡起胳膊,使劲的扇了他几个大嘴巴子。啪啪.....!他的双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口中也满含着血液。他突然张嘴,啐了一口混合着血液的浓痰。张口吐在了眼前女人的脸上,然后发出了更加疯狂的笑声。只是这笑声中藏着很多无奈和悲伤。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刻他的心死了,他以前还对这对父女抱有一定的期望。期望他们能看到自己的付出。但是现在眼前发生了一切无一不说明他的期望落空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到底是自己天真了,与虎谋皮,还期望有一个好的结果。于静天生有洁癖,当马化云的一口浓痰喷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发出了长长的尖叫声。整个人也失去方寸,变得手忙脚乱。不知不觉中用手摸到了脸上的杂物。当她睁开眼睛看见带着血丝的老黄痰之后。整个人状如发疯一样的跑了出去。只留下一道道长长的尾音。“三哥,让他死,马上......”幽暗的地下室中,马化云发出了疯狂至极的笑声。他的双眼发红,整个人犹如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直到嗓子嘶哑他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见他平静了下来。张三这才慢慢悠悠的走上前。“马总,何至于如此了,这让兄弟们很为难。”马化云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没有给出任何的声音。但是张三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蔑视和不屑。张三的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他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一个啤酒瓶子。走到马化云的面前。用镶金的牙齿咬开了瓶盖子。然后反手瓶口朝下。将一瓶酒全部倒在了马化云的身上。“马总,酒好喝不。”马化云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男子。“你知道吗?这世上还有比酒更好喝的东西,那就是人血。”话语完,他抓住空瓶口,猛的用力砸在马化云的头上。砰!一声瓶子的碎裂声之后。只见马化云的额头上流下了一道细长的血迹。整个头发瞬间也被浓稠的血液染红。“马总对不住了,这一下是替我那死去的兄弟要的,若不是你,他也不会死。”话语完他把右手伸在后面继续说道:”拿个瓶子来“早有一个机灵的小弟在张三手掌手伸出的时候。就把一个空酒瓶子放在他的手掌上。张三拿着空酒瓶子。用酒瓶的后端在马化云的脑袋上不停的来回摩擦。他想听到马化云的求饶声。但是依然看到的是他不屑的眼神。这种眼神深深的刺激了张三的神经。他发出了嘿嘿的冷笑声。突然他拿起瓶子高高的举起。使劲的又砸在马化云的脑袋上。伴随着瓶子的碎裂声,马化云也昏迷了过去。一个机灵的小弟,上前用食指搭在马化云的鼻孔上。半响后这才说道:“老大,还有气。”张三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白色的手绢,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然后转头对身后的小弟道:“弄醒他,想这么便宜的死去,问过我张三了没。”只见一个小弟端起一盆冷水。瞬间泼了马化云一身的冷水。刺骨的冰凉也瞬间让他从昏迷中转醒过来。他感觉到眼神的模糊。还有口中咸咸的血腥味。只是确定自己没有死而已。当然也仅仅是眼前。张三见他醒了过来,他找了把椅子。抱着椅子的靠背坐在马化云的面前。然后从裤兜中掏出一盒烟。他用左手大拇指弹了一下烟盒的底部。然后放在嘴唇边衔住了弹出来的烟支。旁边的小弟见此急忙送上了烟火。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在线试读

第二章:一口老黄痰

马化云的双眼已经喷出了火焰。

他为公司付出那么多,没想到竟然沦落到一个如此的地步。

他为这对父女扛过枪,也受过伤。

在这对父女众叛亲离的时候,是他一个人扛住了所有人的压力。

把公司做到如今的规模。

做成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公司之一。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对父女过河拆桥。

当公司一切稳定的时候,他们想让他净身出户。

真以为农村娃没有脾气吗?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对父女的意见。

想让他出户也可以。

他们必须拿出一半的股份才行。

如果他们父女不把自己占有公司股份的一半分出来。

休想他离开这个家。

于是他的身边频繁发生事故。

开车刹车失灵。

上班差点被车撞上。

坐电梯电梯突然失事。

他自己独居的公寓也时常发生天然气泄漏事件。

但他都挺了过来。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今天彻底翻脸。

这是直接撕破了脸皮亲自动手了。

难道她就不内疚吗?

谋杀亲夫能让她快乐吗?

“于静你真以为杀了我能得到一切吗?”

他咬牙切齿的问道。

但是她一点反应都没,她甚至都懒得看他一眼。

他的心在滴血。

从结婚到现在,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

在她的眼中,自己这个丈夫甚至还不如大街上的一条流浪狗。

“马化云,你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吗?你不过是一条乡下来的狗杂种,竟敢贪图我家的财产,你配吗?你怎么不用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她的话语异常的歹毒,眼神中满是鄙夷的神色。

哈哈……!

他闻此发出了疯狂的笑声,眼圈中都流出了泪水。

他痛恨自己,没有早点认清这对父女的真实面目。

在他们父女当初众叛亲离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点。

一个人沦落到身边连一个支持自己的朋友都没的人。

这样的人怎么可信任。

都怪自己当初太年轻了,才铸成了今天的一切。

“于静啊!于静,你为什么不仔细想想,没有我马化云的时候,你们父女还不如街上的一条狗,是我马化云仁慈,才让你们父女有了今天……”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话,只见愤怒的女人突然冲了上来。

她抡起胳膊,使劲的扇了他几个大嘴巴子。

啪啪…..!

他的双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口中也满含着血液。

他突然张嘴,啐了一口混合着血液的浓痰。

张口吐在了眼前女人的脸上,然后发出了更加疯狂的笑声。

只是这笑声中藏着很多无奈和悲伤。

哀莫大于心死。

这一刻他的心死了,他以前还对这对父女抱有一定的期望。

期望他们能看到自己的付出。

但是现在眼前发生了一切无一不说明他的期望落空了。

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的父亲一样。

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到底是自己天真了,与虎谋皮,还期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于静天生有洁癖,当马化云的一口浓痰喷在她脸上的时候。

她发出了长长的尖叫声。

整个人也失去方寸,变得手忙脚乱。

不知不觉中用手摸到了脸上的杂物。

当她睁开眼睛看见带着血丝的老黄痰之后。

整个人状如发疯一样的跑了出去。

只留下一道道长长的尾音。

“三哥,让他死,马上……”

幽暗的地下室中,马化云发出了疯狂至极的笑声。

他的双眼发红,整个人犹如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

直到嗓子嘶哑他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见他平静了下来。

张三这才慢慢悠悠的走上前。

“马总,何至于如此了,这让兄弟们很为难。”

马化云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没有给出任何的声音。

但是张三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蔑视和不屑。

张三的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

他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一个啤酒瓶子。

走到马化云的面前。

用镶金的牙齿咬开了瓶盖子。

然后反手瓶口朝下。

将一瓶酒全部倒在了马化云的身上。

“马总,酒好喝不。”

马化云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男子。

“你知道吗?这世上还有比酒更好喝的东西,那就是人血。”

话语完,他抓住空瓶口,猛的用力砸在马化云的头上。

砰!

一声瓶子的碎裂声之后。

只见马化云的额头上流下了一道细长的血迹。

整个头发瞬间也被浓稠的血液染红。

“马总对不住了,这一下是替我那死去的兄弟要的,若不是你,他也不会死。”

话语完他把右手伸在后面继续说道”拿个瓶子来“

早有一个机灵的小弟在张三手掌手伸出的时候。

就把一个空酒瓶子放在他的手掌上。

张三拿着空酒瓶子。

用酒瓶的后端在马化云的脑袋上不停的来回摩擦。

他想听到马化云的求饶声。

但是依然看到的是他不屑的眼神。

这种眼神深深的刺激了张三的神经。

他发出了嘿嘿的冷笑声。

突然他拿起瓶子高高的举起。

使劲的又砸在马化云的脑袋上。

伴随着瓶子的碎裂声,马化云也昏迷了过去。

一个机灵的小弟,上前用食指搭在马化云的鼻孔上。

半响后这才说道“老大,还有气。”

张三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白色的手绢,擦了擦手上的血迹。

然后转头对身后的小弟道“弄醒他,想这么便宜的死去,问过我张三了没。”

只见一个小弟端起一盆冷水。

瞬间泼了马化云一身的冷水。

刺骨的冰凉也瞬间让他从昏迷中转醒过来。

他感觉到眼神的模糊。

还有口中咸咸的血腥味。

只是确定自己没有死而已。

当然也仅仅是眼前。

张三见他醒了过来,他找了把椅子。

抱着椅子的靠背坐在马化云的面前。

然后从裤兜中掏出一盒烟。

他用左手大拇指弹了一下烟盒的底部。

然后放在嘴唇边衔住了弹出来的烟支。

旁边的小弟见此急忙送上了烟火。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