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重生之名门贵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全章节阅读

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重生之名门贵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全章节阅读 第33章 见死不救(一) 试读

2022-11-14 14:39 作者:侯爷
  • 重生之名门贵女 重生之名门贵女

    小说推荐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女》,由网络作家“侯爷”近期更新完结,主角侯爷范明慧,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么多年就算母亲早已被扶正,可你一直占着嫡出女儿的位置生生压我一头。如今你不过是庆元侯送给我家侯爷的玩物而已,能伺候侯爷是你的恩典。”“你。你们......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侯爷”的类型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女》作品已完结,主人公: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黄妈妈和丁香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一幕。“不会是都死了吧?”半夏惊着一双大眼看着,低喃。明慧眼神平静,没有回答半夏的话。那看成两半的马车精致而华丽,明显是富贵之人的,而开始那群黑衣人训练有素,看得出来一个个都很精干。这明显是仇杀或精心策划的谋杀。可是,明慧转头扫了一眼,地上并没有衣着华丽的人,难道逃了?明慧收回了目光,吩咐道,“走吧。”仇杀或谋杀,都与自己无关。这刚走片刻,血腥味还浓浓地萦绕在鼻端,马车又猛地突然停住。坐在马车内的明慧三人全往前扑去,“哎哟”。“半夏,好端端的你突然停车作甚?”丁香揉了揉撞痛的额头,扶了明慧起来,对着半夏的背影怒道。然后又扶了黄妈妈起来。“摔着哪没?”黄妈妈拉住明慧端详问道。“我没事。”明慧摇头,看了眼黄妈妈和丁香撞得红通通的额头,对丁香道,“把药找出来,你和妈妈都好好抹一抹。”“是。”丁香应了,转身找药。“小,少爷。”半夏手指着前面低呼。“怎么了?”明慧爬到了她的身旁,随着她的手指看去。一个血人挡在马车的前面,右胳膊中了一剑,血汩汩往外冒顺着手臂往下滴落,左手则捂住心口受伤的地方,腹部也是中一剑,血如泉水一般往外冒。腿上也中了两剑。发丝披散,看不出面容,额迹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流,整张脸全是血。一袭月白的袍子被染成了红色。那人颤巍巍一步一步朝他们挪来。明慧闭了闭眼,低声道,“半夏,走。”“少爷。”半夏眼眶都红了。丁香和黄妈妈听得声响探头一看,两人一脸怜悯和不忍,“少爷,我们可以带他一程到下个镇子。”“走!”明慧声音沉了下去。她们自己都自顾不暇,他那么重的伤,没准就一个结果……死。而且从刚才那血腥的场面来看,救他,没准她们四个会把自己命也搭上。如果是平常的一般人见到这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的人都会生出怜悯之心,伸手相助的,不会如此如她这般冷漠见死不救。可她经历那么多的,自己亲人都可以出卖,可以下毒手,她还如前世那般温婉的话,就妄活了两世了。见明慧一脸的冷漠和坚决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三人一愣,不过也再没有开口。半夏看了那人一眼,拉起了缰绳,准备走人。就在这一瞬间,那人突然跄踉了两步扑向明慧,双手紧紧拽住明慧的衣角,喷出两口血倒在明慧身上直接昏了过去。明慧被他喷得脸上和衣服上都是血,当即都冷了脸气愤说道,“半夏,把他丢开。”“是。”半夏丁香看着这少年扑在明慧身上,也气了,说完两人下了马车一左一右拉着昏迷不省人事的少年往一旁拖。可少年虽然昏迷了,一双手却紧紧地拽着明慧的衣袂像是溺水的人抓着浮木一般怎么都不放开。明慧低头,一根一根手指试图掰开,努力了半天也是徒劳。“妈妈,拿剪子。”明慧愤然地松开了手,扭头看黄妈妈。“没剪子。”丁香微微抬头看向明慧摇头回道。赶路带着剪子,绣花吗?“罢了,把他抬上马车吧。”明慧只好让一步,眼神如刀子一般飞向那昏迷的人,心里腹谤着看来这人还是都要昏迷了还如此有眼色,知道抓住自己。这刚入秋不久,衣服穿得很单薄,总不能自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宽衣解带吧?黄妈妈忙下了马车和半夏丁香一起三人费力把人抬到了马车上。把他平放好了,半夏这才出了马车赶车继续往前走。马车内明慧冷冷地看着他一双拽住自己衣角的手,恨不得一刀剁了。黄妈妈和丁香则找了带的药,快速给他上药包扎。两人忙乎好了一阵,额头汗水都流了出来才勉强帮他那几处伤口包扎好了,可血却是没能止住,依然从包扎的布里点点渗透出来。看着他一脸的血,黄妈妈和丁香又打湿了帕子,给他擦脸。擦干了他脸上的血,一张苍白俊秀绝美的脸现了出来。“他,他不是那少年吗?”丁香愣了下,惊讶道。明慧把目光从他的手移到他的脸,也很是诧愕,居然是水月庵遇到的那翩翩少年。“怎么会是他呢。”黄妈妈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在水月庵见过此人一面。明慧看着他,也没有想到会再一次碰上他,还是在如此的情况之下。他应该是京城人士吧,上次水月庵他是跟高僧一起的,明慧又认真想了想,确定自己前世是没见过,是不认识他的。看他的气度应该是高门公子。又或不是京城的公子,而是?此地离东昌府不远,是东昌府上京的毕竟之路,难道他不是京城人士而是东昌府勋贵人家的公子?因为那群黑衣人很大可能是从东昌府追过来的。如果此时返回东昌府说不定就是另外一场厮杀。所以不能回头,只能继续往前走。“少爷,我先出去了。”丁香收拾了一下,说道。这少年在车内显得有些狭窄了。明慧点了点头,丁香便爬了出去坐在了半夏的身旁。“少爷,这少年伤得不轻啊。”黄妈妈挪了挪少年的身体让他躺得舒服点。“能捡回一条命也就不错了。”明慧眼前闪过那血腥的场面,低头看着紧紧地拽着自己衣袂的那双手,手指细长,骨节分明,怎么会有如此执拗的人,昏迷了还拽着自己的衣袂不放!明慧又试着试图想掰开,依然是徒劳。明慧懊恼地瞪了一眼昏迷的少年,不得不放弃,坐在少年的身边,由着他拽着。“妈妈,你对当日的高僧可有印象?在京城有没有见过?”明慧看向黄妈妈问道。自己离京的时候年幼,可黄妈妈却不一样,可能跟着母亲见过也不一定。

在线试读

第33章 见死不救(一)

黄妈妈和丁香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一幕。

“不会是都死了吧?”半夏惊着一双大眼看着,低喃。

明慧眼神平静,没有回答半夏的话。

那看成两半的马车精致而华丽,明显是富贵之人的,而开始那群黑衣人训练有素,看得出来一个个都很精干。

这明显是仇杀或精心策划的谋杀。

可是,明慧转头扫了一眼,地上并没有衣着华丽的人,难道逃了?

明慧收回了目光,吩咐道,“走吧。”

仇杀或谋杀,都与自己无关。

这刚走片刻,血腥味还浓浓地萦绕在鼻端,马车又猛地突然停住。

坐在马车内的明慧三人全往前扑去,“哎哟”。

“半夏,好端端的你突然停车作甚?”丁香揉了揉撞痛的额头,扶了明慧起来,对着半夏的背影怒道。

然后又扶了黄妈妈起来。

“摔着哪没?”黄妈妈拉住明慧端详问道。

“我没事。”明慧摇头,看了眼黄妈妈和丁香撞得红通通的额头,对丁香道,“把药找出来,你和妈妈都好好抹一抹。”

“是。”丁香应了,转身找药。

“小,少爷。”半夏手指着前面低呼。

“怎么了?”明慧爬到了她的身旁,随着她的手指看去。

一个血人挡在马车的前面,右胳膊中了一剑,血汩汩往外冒顺着手臂往下滴落,左手则捂住心口受伤的地方,腹部也是中一剑,血如泉水一般往外冒。腿上也中了两剑。发丝披散,看不出面容,额迹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流,整张脸全是血。一袭月白的袍子被染成了红色。

那人颤巍巍一步一步朝他们挪来。

明慧闭了闭眼,低声道,“半夏,走。”

“少爷。”半夏眼眶都红了。

丁香和黄妈妈听得声响探头一看,两人一脸怜悯和不忍,“少爷,我们可以带他一程到下个镇子。”

“走!”明慧声音沉了下去。

她们自己都自顾不暇,他那么重的伤,没准就一个结果……死。而且从刚才那血腥的场面来看,救他,没准她们四个会把自己命也搭上。

如果是平常的一般人见到这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的人都会生出怜悯之心,伸手相助的,不会如此如她这般冷漠见死不救。可她经历那么多的,自己亲人都可以出卖,可以下毒手,她还如前世那般温婉的话,就妄活了两世了。

见明慧一脸的冷漠和坚决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三人一愣,不过也再没有开口。半夏看了那人一眼,拉起了缰绳,准备走人。

就在这一瞬间,那人突然跄踉了两步扑向明慧,双手紧紧拽住明慧的衣角,喷出两口血倒在明慧身上直接昏了过去。

明慧被他喷得脸上和衣服上都是血,当即都冷了脸气愤说道,“半夏,把他丢开。”

“是。”半夏丁香看着这少年扑在明慧身上,也气了,说完两人下了马车一左一右拉着昏迷不省人事的少年往一旁拖。

可少年虽然昏迷了,一双手却紧紧地拽着明慧的衣袂像是溺水的人抓着浮木一般怎么都不放开。

明慧低头,一根一根手指试图掰开,努力了半天也是徒劳。

“妈妈,拿剪子。”明慧愤然地松开了手,扭头看黄妈妈。

“没剪子。”丁香微微抬头看向明慧摇头回道。赶路带着剪子,绣花吗?

“罢了,把他抬上马车吧。”明慧只好让一步,眼神如刀子一般飞向那昏迷的人,心里腹谤着看来这人还是都要昏迷了还如此有眼色,知道抓住自己。这刚入秋不久,衣服穿得很单薄,总不能自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宽衣解带吧?

黄妈妈忙下了马车和半夏丁香一起三人费力把人抬到了马车上。把他平放好了,半夏这才出了马车赶车继续往前走。

马车内明慧冷冷地看着他一双拽住自己衣角的手,恨不得一刀剁了。黄妈妈和丁香则找了带的药,快速给他上药包扎。两人忙乎好了一阵,额头汗水都流了出来才勉强帮他那几处伤口包扎好了,可血却是没能止住,依然从包扎的布里点点渗透出来。

看着他一脸的血,黄妈妈和丁香又打湿了帕子,给他擦脸。擦干了他脸上的血,一张苍白俊秀绝美的脸现了出来。

“他,他不是那少年吗?”丁香愣了下,惊讶道。

明慧把目光从他的手移到他的脸,也很是诧愕,居然是水月庵遇到的那翩翩少年。

“怎么会是他呢。”黄妈妈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在水月庵见过此人一面。

明慧看着他,也没有想到会再一次碰上他,还是在如此的情况之下。

他应该是京城人士吧,上次水月庵他是跟高僧一起的,明慧又认真想了想,确定自己前世是没见过,是不认识他的。

看他的气度应该是高门公子。

又或不是京城的公子,而是?此地离东昌府不远,是东昌府上京的毕竟之路,难道他不是京城人士而是东昌府勋贵人家的公子?因为那群黑衣人很大可能是从东昌府追过来的。如果此时返回东昌府说不定就是另外一场厮杀。所以不能回头,只能继续往前走。

“少爷,我先出去了。”丁香收拾了一下,说道。这少年在车内显得有些狭窄了。

明慧点了点头,丁香便爬了出去坐在了半夏的身旁。

“少爷,这少年伤得不轻啊。”黄妈妈挪了挪少年的身体让他躺得舒服点。

“能捡回一条命也就不错了。”明慧眼前闪过那血腥的场面,低头看着紧紧地拽着自己衣袂的那双手,手指细长,骨节分明,怎么会有如此执拗的人,昏迷了还拽着自己的衣袂不放!明慧又试着试图想掰开,依然是徒劳。

明慧懊恼地瞪了一眼昏迷的少年,不得不放弃,坐在少年的身边,由着他拽着。

“妈妈,你对当日的高僧可有印象?在京城有没有见过?”明慧看向黄妈妈问道。

自己离京的时候年幼,可黄妈妈却不一样,可能跟着母亲见过也不一定。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