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重生之名门贵女》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_(重生之名门贵女)全集在线阅读

《重生之名门贵女》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_(重生之名门贵女)全集在线阅读 第38章 计上心来 试读

2022-11-14 14:43 作者:侯爷
  • 重生之名门贵女 重生之名门贵女

    小说推荐小说《重生之名门贵女》,由网络作家“侯爷”近期更新完结,主角侯爷范明慧,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么多年就算母亲早已被扶正,可你一直占着嫡出女儿的位置生生压我一头。如今你不过是庆元侯送给我家侯爷的玩物而已,能伺候侯爷是你的恩典。”“你。你们......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侯爷””的倾心著作,侯爷范明慧小说推荐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明慧知道他有话跟自己说呢,于是点了点头,接过丁香递过来的斗篷披在了身上,跟他出去。走到后院,少年顿住脚步,站在廊下转身回头,朝明慧伸手,“今日你过生日呢,我也没个准备,这个送你,希望别嫌弃。”说罢,摊开手掌。一块黑色的玉躺在他的手里,白皙的手,墨色的玉,黑白分明,却格外的赏心悦目。明慧一看,玉散发着温润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极品,明慧摇头,“太贵重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别装了,他们三个不明白,你还装傻。”明慧撇了他一眼,说道,“而且,你也明知道我是女儿身,怎能接受你送的玉。”他笑容缓了开来,说道,“怎么不能接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甚好啊。”明慧看了他两眼,随即仰头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以身相许?公子这是要看上老头?可是,老头是男人啊?”他愣了下,轻笑出声收回手里的玉,说道,“你这小丫头。”说完还伸手朝明慧的头拍去。明慧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手。见她如此,他敛神转身看向廊外飘洒的雪花,轻声说道,“叨扰多日,我也该告辞了。”“嗯。”明慧点了点头,他离开是早晚的事,而且平日里的一举一动散着优雅高贵的气质,明显的养尊处优惯了的少爷公子。“小小年纪的,多笑笑。”他扭头看着明慧面色淡定如无波湖水的脸,说道,手动了下有股想要捏她脸的冲动,想到刚开明慧那疏离的闪躲,没有伸出去。明慧仰头看着雪花,把手神出了廊外。“若在京城要是遇到了麻烦事,可去京城的长公主府找夏家二公子夏承毓,他是我好友。”二表哥?明慧顿了下,带着疑惑转头看向他,“长公主府?”“嗯。”少年点了点头,从腰间解下随身的玉佩递给明慧,“给他看这个,定会出手相助的。”明慧微微一笑,接过玉佩,“好。”二表哥的至交好友,看来他的身份也不低吗?说来,前生就是因为才情出众的原因,宴会都参加得少,除了范家的兄弟姐妹,夏家的几位表亲,其他的人真的见得少。如今想来,因为自己的清高才会把柳恒之那鱼目当成了珍珠。两人一时无话,只是仰头看着雪花。一个脸色有点苍白,却俊美毓秀全身上下散发着高贵清雅的气质,旁边的明慧身着青色的锦袍,身披白色的斗篷,肤色白皙如玉,眉目如画,站在他的旁边竟也丝毫不逊色,自有一番清俊出尘之姿。暮色渐浓。少年负手在背的双手,握了松,松了握,如此几番,突的转身面对明慧说道,“徐习远,我叫徐习远。有缘京城再见。”明慧心底一惊,面上却不显,扭头迎上他的目光一笑,“有缘再见。”徐习远,当朝六皇子,他外祖家是沈家,难怪他会出现在那路上呢。算来他们还是表亲呢,可惜前世的自己只听过他的各种传闻,却不想这一世他却这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明慧笑笑,跟了他回房。第二日,对于徐习远的不见踪影,明慧跟三人只是简单地说了下,黄妈妈三人自然也没有多问。因为昨天黄昏时分他和明慧出去了一会,那自然是跟明慧说了缘由的。四人热气腾腾地吃了一顿早餐就启程朝京城而去,因为只有两三天的路程,四人情绪也高涨了不少。“到了,马上就到京城了。”半夏掀开车帘往外探了探,然后扭头笑呵呵说道。明慧顺着她掀开的车帘,朝远处看去。高高恢弘的城墙,在冬阳暖暖给人一种厚重巍峨之感。远远的还能看到城墙之上守卫的闪闪发亮的盔甲和刀剑。远处山上白雪皑皑,寒风冷冽,进出京城的人却络绎不绝,人来人往的甚是热闹。明慧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差不多三个月的赶路,他们终于赶到了京城。明慧嘴角微微翘起,深呼了一口气,终于到了。进了城,马车放缓了速度,慢慢朝京城范府驶去。本明慧是想直接去公主府,先找了公主外祖母再说,但是仔细一想,还是先去范府。她是范家女,此番离家出走已是大逆不道之举,若是到了京城直接去了公主府,他们还不得怎么编排自己呢。怎么说自己还是在范府生活的,要做的还是得做全不是吗?自家的事情关起门来都好说,她可不想这一世范家人都还见到,就得罪了个遍。马车缓缓停顿了下来,明慧扶着丁香的手下了马车,抬头看向巍峨庄严的范家大门,门口的两只大石狮子庄严肃穆,暗红的大门紧闭着,门上一左一右两个金色的环扣。明慧看了一眼身上穿着的青色袍子和白色的斗篷,抬头就要往里走去,刚走了一步,突的顿住了脚步。神情严肃地看向在门口徘徊的几个身影,眼眸再看向大门不远处的地方几个摆摊的小贩。明慧握紧了拳头,她那父亲范言志做得可真绝。其他人她是眼生,可是那身着灰色棉袄的人可是有见过几次的,那人是范言志身边的人啊。明慧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思索了下,转身朝黄妈妈三人低声说道,“回马车,去公主府。”好在那两父子的马车刚掉了个头,还没走,明慧也顾不得那么多,扶着黄妈妈的手重又回了马车。“大叔,不好意思麻烦你再送一程,似乎走错了。”丁香笑盈盈地对着车夫说道,“车钱是不会少了大叔的。”“好咧。”车夫倒也爽快,笑容满面地答应了。过年了,能多赚点当然是好的。因为路上有化雪的水,有些滑,马车走得慢,从范府到公主府又花了将近一个时辰,这回明慧没有急着下马车,掀开了帘子往外看了片刻,计上心来异常冷静地说道,“先去客栈吧。”客栈安顿下来,差不多也就天黑了。

在线试读

第38章 计上心来

明慧知道他有话跟自己说呢,于是点了点头,接过丁香递过来的斗篷披在了身上,跟他出去。

走到后院,少年顿住脚步,站在廊下转身回头,朝明慧伸手,“今日你过生日呢,我也没个准备,这个送你,希望别嫌弃。”

说罢,摊开手掌。一块黑色的玉躺在他的手里,白皙的手,墨色的玉,黑白分明,却格外的赏心悦目。

明慧一看,玉散发着温润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极品,明慧摇头,“太贵重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别装了,他们三个不明白,你还装傻。”明慧撇了他一眼,说道,“而且,你也明知道我是女儿身,怎能接受你送的玉。”

他笑容缓了开来,说道,“怎么不能接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甚好啊。”

明慧看了他两眼,随即仰头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以身相许?公子这是要看上老头?可是,老头是男人啊?”

他愣了下,轻笑出声收回手里的玉,说道,“你这小丫头。”说完还伸手朝明慧的头拍去。

明慧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见她如此,他敛神转身看向廊外飘洒的雪花,轻声说道,“叨扰多日,我也该告辞了。”

“嗯。”明慧点了点头,他离开是早晚的事,而且平日里的一举一动散着优雅高贵的气质,明显的养尊处优惯了的少爷公子。

“小小年纪的,多笑笑。”他扭头看着明慧面色淡定如无波湖水的脸,说道,手动了下有股想要捏她脸的冲动,想到刚开明慧那疏离的闪躲,没有伸出去。

明慧仰头看着雪花,把手神出了廊外。

“若在京城要是遇到了麻烦事,可去京城的长公主府找夏家二公子夏承毓,他是我好友。”

二表哥?明慧顿了下,带着疑惑转头看向他,“长公主府?”

“嗯。”少年点了点头,从腰间解下随身的玉佩递给明慧,“给他看这个,定会出手相助的。”

明慧微微一笑,接过玉佩,“好。”

二表哥的至交好友,看来他的身份也不低吗?说来,前生就是因为才情出众的原因,宴会都参加得少,除了范家的兄弟姐妹,夏家的几位表亲,其他的人真的见得少。如今想来,因为自己的清高才会把柳恒之那鱼目当成了珍珠。

两人一时无话,只是仰头看着雪花。

一个脸色有点苍白,却俊美毓秀全身上下散发着高贵清雅的气质,旁边的明慧身着青色的锦袍,身披白色的斗篷,肤色白皙如玉,眉目如画,站在他的旁边竟也丝毫不逊色,自有一番清俊出尘之姿。

暮色渐浓。

少年负手在背的双手,握了松,松了握,如此几番,突的转身面对明慧说道,“徐习远,我叫徐习远。有缘京城再见。”

明慧心底一惊,面上却不显,扭头迎上他的目光一笑,“有缘再见。”

徐习远,当朝六皇子,他外祖家是沈家,难怪他会出现在那路上呢。算来他们还是表亲呢,可惜前世的自己只听过他的各种传闻,却不想这一世他却这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明慧笑笑,跟了他回房。

第二日,对于徐习远的不见踪影,明慧跟三人只是简单地说了下,黄妈妈三人自然也没有多问。因为昨天黄昏时分他和明慧出去了一会,那自然是跟明慧说了缘由的。

四人热气腾腾地吃了一顿早餐就启程朝京城而去,因为只有两三天的路程,四人情绪也高涨了不少。

“到了,马上就到京城了。”半夏掀开车帘往外探了探,然后扭头笑呵呵说道。

明慧顺着她掀开的车帘,朝远处看去。

高高恢弘的城墙,在冬阳暖暖给人一种厚重巍峨之感。远远的还能看到城墙之上守卫的闪闪发亮的盔甲和刀剑。

远处山上白雪皑皑,寒风冷冽,进出京城的人却络绎不绝,人来人往的甚是热闹。

明慧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差不多三个月的赶路,他们终于赶到了京城。

明慧嘴角微微翘起,深呼了一口气,终于到了。

进了城,马车放缓了速度,慢慢朝京城范府驶去。

本明慧是想直接去公主府,先找了公主外祖母再说,但是仔细一想,还是先去范府。

她是范家女,此番离家出走已是大逆不道之举,若是到了京城直接去了公主府,他们还不得怎么编排自己呢。怎么说自己还是在范府生活的,要做的还是得做全不是吗?

自家的事情关起门来都好说,她可不想这一世范家人都还见到,就得罪了个遍。

马车缓缓停顿了下来,明慧扶着丁香的手下了马车,抬头看向巍峨庄严的范家大门,门口的两只大石狮子庄严肃穆,暗红的大门紧闭着,门上一左一右两个金色的环扣。

明慧看了一眼身上穿着的青色袍子和白色的斗篷,抬头就要往里走去,刚走了一步,突的顿住了脚步。神情严肃地看向在门口徘徊的几个身影,眼眸再看向大门不远处的地方几个摆摊的小贩。

明慧握紧了拳头,她那父亲范言志做得可真绝。

其他人她是眼生,可是那身着灰色棉袄的人可是有见过几次的,那人是范言志身边的人啊。

明慧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思索了下,转身朝黄妈妈三人低声说道,“回马车,去公主府。”

好在那两父子的马车刚掉了个头,还没走,明慧也顾不得那么多,扶着黄妈妈的手重又回了马车。

“大叔,不好意思麻烦你再送一程,似乎走错了。”丁香笑盈盈地对着车夫说道,“车钱是不会少了大叔的。”

“好咧。”车夫倒也爽快,笑容满面地答应了。过年了,能多赚点当然是好的。

因为路上有化雪的水,有些滑,马车走得慢,从范府到公主府又花了将近一个时辰,这回明慧没有急着下马车,掀开了帘子往外看了片刻,计上心来异常冷静地说道,“先去客栈吧。”

客栈安顿下来,差不多也就天黑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