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侯府娇宠(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侯府娇宠)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侯府娇宠(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侯府娇宠)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19章 怎不扶我? 试读

2022-11-14 14:32 作者:秦云舒
  •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是作者“秦云舒”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云舒萧瑾言,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此时正当卯时三刻,冰雪融化降温时分,穿着各色彩色外袍的小姐冻的没了耐心,不断掀起马车帘子。“等了这么久,为何还不走?”候在一旁的太监立即摆上灿烂笑脸,恭敬的应道,“姑娘,您再等等,秦家小姐还未出来。”大齐的规矩,同一等级的女眷必须等人齐了才能走,入宫也是如此。“我还以为谁呢,又是她,每次都是她拖后腿...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侯府娇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讲述了​幸好走道旁有栏杆,秦云舒腰部迅疾一转,扬手拽住稳住身形,不至于摔倒。突如其来的一下,她被撞的有些懵,敛下心神抬眼去看时,带着歉意的刚毅脸庞映入眼帘。麦色皮肤,立挺五官,衬着蔓延全身的飒爽英气。秦云舒心里一阵咯噔,突然的相遇叫她不知如何回应,唯有灵动双眼不断的上下打量他。萧瑾言也是一愣,是她……刚才他还站在二楼俯瞰她,转眼间,她竟到了他眼前,更被他鲁莽的撞了。他块头大,胸膛也坚硬,风沙中呆久了,一身糙肉皮厚,她肯定被撞疼了。这么一想,萧瑾言双眸歉意更深,他不但把人给撞了,还没有及时搀扶。此刻,秦云舒已经缓下心神,也收住再次相遇的欣喜,瞧着身旁眸色接连变幻的萧瑾言。他啊,肯定心里过意不去,抱歉又自责呢!秦云舒有些忍俊不禁,但她很好的克制住了,缓步上前,声音带了丝俏皮。“你撞了我,却不扶我,若不是我反应快抓了栏杆,岂不是要摔倒?”被这么一说,又被这样一双水漾眸子望着,在萧瑾言看来,实打实一副受欺负的模样,而他就是那恶人!他不禁暗骂自己一声,唇瓣微张,挤出几个字,“姑娘,对不住。”实在没和女子接触过,纵然心里悔的要死,为什么他步子迈的这么大,为什么没有在撞人前就迅速反应?心里浓浓的愧疚,但溢出唇的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秦云舒唇角略略上扬,眸目微转,话音故意带了惊疑,“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名字?”口口声声叫人家姑娘,她明明告诉他名字了,她也好试探下,他到底有没有记住?这声音落在萧瑾言耳里,成了责怪,他稍稍抬眸望了秦云舒一眼,见她眉眼舒缓一脸的笑意。顷刻间,他的心一咯噔,也不知道怎么了,来不及多想连忙低头。毕竟是女子,他不该盯着人家看,他不是孟浪的人。“姑娘,你的名字很好听。”秦云舒等了一会,就等来这么一句话,前世的瑾言,和现在一样,紧守男女礼仪。这副样子,忍不住叫她起了坏心思,很想趁着现下无人逗他一番。“这么说来,我的名字你记住了?”萧瑾言不知道姑娘为什么对此执着,但人家问了,他总要回答。“记得。”简单的两个字,却是他的真心话,不是敷衍,他真的记住了。刚回答完,银铃般的轻笑声紧接着响起,萧瑾言只觉的比夜莺的叫声好听多了。“倘若下次再遇,你便唤我一声云舒姑娘。”萧瑾言的头依旧低着,唇却跟着抿起,眸里多了思虑。不以姑娘相称,添了闺名……萧家无女嗣,底下只有一个弟弟,他从未唤过女子闺名。“看你这样子,像是不愿。”听了这话,萧瑾言眉眼一跳,忙回道,“不是不愿,而是……”他不怎么接触女人,但也不傻,瞧她一身衣着以及刚才那辆马车,不是普通民间女子。那般的大家闺秀,唤闺名,真的可以?秦云舒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她不管,眼前站的男人,她上辈子就相中了。可她也知道,凡事都不能操之过急。于是,她索性笑道,“只有我们两人时,你便这样唤我。”话落,她扬手往萧瑾言硬挺的肩膀上一拍,“你喜欢听书?”萧瑾言来不及点头,便听她继续道,“我也喜欢,相逢即是有缘,我们一起去。”说着,秦云舒扯了下他的手臂,随即又放下,径自往前走去。她没有强拽着他走,一来,这样显的太热情,瑾言会不自在。二来,按照上辈子对他的了解,只要她再说一句话,他必定跟上。秦云舒眉眼微挑,走了几步后漫不经心的说道,“三楼的说书先生,善讲历来猛将。”话落,她不去看萧瑾言抬脚上了三楼。三楼茶座大堂,满满当当的坐了人,说书先生慷慨激昂,大家听的满脸振奋,视线丝毫不转,时不时大声鼓掌连连叫好。秦云舒动作轻缓,一边挑僻静位置一边往楼梯看。没多久,一道熟悉的挺拔身影进入视线,秦云舒唇瓣略扬,看吧,还不是来了。“这里。”秦云舒轻轻一唤,手跟着微摆。恰巧台上先生讲到要紧处,一万大军面对几万大军,该如何突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先生那,压根没注意周遭事。秦云舒的那声轻唤,也没人在意,只有萧瑾言明白。“这里。”秦云舒又唤了一声,渐渐的,萧瑾言走了过来,站稳时轻轻咳嗽,缓解萦绕周身的不自在。看着他局促的样子,秦云舒暗自轻笑,却也没多话,认真听说书。“单枪入敌营,擒贼先擒王!”“好!!!”底下又是一阵叫好,秦云舒扭头看向萧瑾言,见他眸里溢满浓浓敬佩。紧接着,故事开始血腥,刀尖染上鲜血,有的直接被砍头,有的连着肠子腰斩,到处横尸遍野,说的极其详细骇人。台下一阵唏嘘后怕声,萧瑾言此刻恰巧低头,一下子和秦云舒四目相对。“姑娘……”还未说完,便见秦云舒秀眉拧起,“嗯?”萧瑾言忙改口,“云舒姑娘,若你听的不习惯,便去一楼听趣闻。”秦云舒也没说怕不怕,故意反问,“我去一楼,那你呢?”难不成要她一个人走?此时,说书先生偏又讲到千钧一发时刻,萧瑾言唇动了动,“我自然是……”秦云舒见他要说下去,恰当时候打断他,眸中神色微变,“要撇开我,撞我一事怎么说?”轻轻的一声责问,只有两人能听到。萧瑾言抿了抿唇,到底是他做错,只好改口,“我自然跟你下去。”此次回京时日长,今天听不成,他以后再来听猛将传奇。秦云舒眼里多了丝促狭,轻笑道,“没什么不习惯的。”简单的一句话,却叫萧瑾言惊讶,到底是沾满鲜血的故事。可是,她的表情骗不了人,听的十分认真,更是敬佩满满。萧瑾言不由自主的盯了秦云舒好一会,也没想到男女礼仪,就这么直勾勾的瞧着。

在线试读

第19章 怎不扶我?

幸好走道旁有栏杆,秦云舒腰部迅疾一转,扬手拽住稳住身形,不至于摔倒。

突如其来的一下,她被撞的有些懵,敛下心神抬眼去看时,带着歉意的刚毅脸庞映入眼帘。

麦色皮肤,立挺五官,衬着蔓延全身的飒爽英气。

秦云舒心里一阵咯噔,突然的相遇叫她不知如何回应,唯有灵动双眼不断的上下打量他。

萧瑾言也是一愣,是她……

刚才他还站在二楼俯瞰她,转眼间,她竟到了他眼前,更被他鲁莽的撞了。

他块头大,胸膛也坚硬,风沙中呆久了,一身糙肉皮厚,她肯定被撞疼了。

这么一想,萧瑾言双眸歉意更深,他不但把人给撞了,还没有及时搀扶。

此刻,秦云舒已经缓下心神,也收住再次相遇的欣喜,瞧着身旁眸色接连变幻的萧瑾言。

他啊,肯定心里过意不去,抱歉又自责呢!

秦云舒有些忍俊不禁,但她很好的克制住了,缓步上前,声音带了丝俏皮。

“你撞了我,却不扶我,若不是我反应快抓了栏杆,岂不是要摔倒?”

被这么一说,又被这样一双水漾眸子望着,在萧瑾言看来,实打实一副受欺负的模样,而他就是那恶人!

他不禁暗骂自己一声,唇瓣微张,挤出几个字,“姑娘,对不住。”

实在没和女子接触过,纵然心里悔的要死,为什么他步子迈的这么大,为什么没有在撞人前就迅速反应?

心里浓浓的愧疚,但溢出唇的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秦云舒唇角略略上扬,眸目微转,话音故意带了惊疑,“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名字?”

口口声声叫人家姑娘,她明明告诉他名字了,她也好试探下,他到底有没有记住?

这声音落在萧瑾言耳里,成了责怪,他稍稍抬眸望了秦云舒一眼,见她眉眼舒缓一脸的笑意。

顷刻间,他的心一咯噔,也不知道怎么了,来不及多想连忙低头。

毕竟是女子,他不该盯着人家看,他不是孟浪的人。

“姑娘,你的名字很好听。”

秦云舒等了一会,就等来这么一句话,前世的瑾言,和现在一样,紧守男女礼仪。

这副样子,忍不住叫她起了坏心思,很想趁着现下无人逗他一番。

“这么说来,我的名字你记住了?”

萧瑾言不知道姑娘为什么对此执着,但人家问了,他总要回答。

“记得。”

简单的两个字,却是他的真心话,不是敷衍,他真的记住了。

刚回答完,银铃般的轻笑声紧接着响起,萧瑾言只觉的比夜莺的叫声好听多了。

“倘若下次再遇,你便唤我一声云舒姑娘。”

萧瑾言的头依旧低着,唇却跟着抿起,眸里多了思虑。不以姑娘相称,添了闺名……

萧家无女嗣,底下只有一个弟弟,他从未唤过女子闺名。

“看你这样子,像是不愿。”

听了这话,萧瑾言眉眼一跳,忙回道,“不是不愿,而是……”

他不怎么接触女人,但也不傻,瞧她一身衣着以及刚才那辆马车,不是普通民间女子。

那般的大家闺秀,唤闺名,真的可以?

秦云舒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她不管,眼前站的男人,她上辈子就相中了。可她也知道,凡事都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她索性笑道,“只有我们两人时,你便这样唤我。”

话落,她扬手往萧瑾言硬挺的肩膀上一拍,“你喜欢听书?”

萧瑾言来不及点头,便听她继续道,“我也喜欢,相逢即是有缘,我们一起去。”

说着,秦云舒扯了下他的手臂,随即又放下,径自往前走去。

她没有强拽着他走,一来,这样显的太热情,瑾言会不自在。二来,按照上辈子对他的了解,只要她再说一句话,他必定跟上。

秦云舒眉眼微挑,走了几步后漫不经心的说道,“三楼的说书先生,善讲历来猛将。”

话落,她不去看萧瑾言抬脚上了三楼。

三楼茶座大堂,满满当当的坐了人,说书先生慷慨激昂,大家听的满脸振奋,视线丝毫不转,时不时大声鼓掌连连叫好。

秦云舒动作轻缓,一边挑僻静位置一边往楼梯看。

没多久,一道熟悉的挺拔身影进入视线,秦云舒唇瓣略扬,看吧,还不是来了。

“这里。”秦云舒轻轻一唤,手跟着微摆。

恰巧台上先生讲到要紧处,一万大军面对几万大军,该如何突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先生那,压根没注意周遭事。

秦云舒的那声轻唤,也没人在意,只有萧瑾言明白。

“这里。”

秦云舒又唤了一声,渐渐的,萧瑾言走了过来,站稳时轻轻咳嗽,缓解萦绕周身的不自在。

看着他局促的样子,秦云舒暗自轻笑,却也没多话,认真听说书。

“单枪入敌营,擒贼先擒王!”

“好!!!”

底下又是一阵叫好,秦云舒扭头看向萧瑾言,见他眸里溢满浓浓敬佩。

紧接着,故事开始血腥,刀尖染上鲜血,有的直接被砍头,有的连着肠子腰斩,到处横尸遍野,说的极其详细骇人。

台下一阵唏嘘后怕声,萧瑾言此刻恰巧低头,一下子和秦云舒四目相对。

“姑娘……”

还未说完,便见秦云舒秀眉拧起,“嗯?”

萧瑾言忙改口,“云舒姑娘,若你听的不习惯,便去一楼听趣闻。”

秦云舒也没说怕不怕,故意反问,“我去一楼,那你呢?”

难不成要她一个人走?

此时,说书先生偏又讲到千钧一发时刻,萧瑾言唇动了动,“我自然是……”

秦云舒见他要说下去,恰当时候打断他,眸中神色微变,“要撇开我,撞我一事怎么说?”

轻轻的一声责问,只有两人能听到。

萧瑾言抿了抿唇,到底是他做错,只好改口,“我自然跟你下去。”

此次回京时日长,今天听不成,他以后再来听猛将传奇。

秦云舒眼里多了丝促狭,轻笑道,“没什么不习惯的。”

简单的一句话,却叫萧瑾言惊讶,到底是沾满鲜血的故事。

可是,她的表情骗不了人,听的十分认真,更是敬佩满满。

萧瑾言不由自主的盯了秦云舒好一会,也没想到男女礼仪,就这么直勾勾的瞧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