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侯府娇宠(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侯府娇宠全文阅读

侯府娇宠(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侯府娇宠全文阅读 第29章 存媳妇本 试读

2022-11-14 14:41 作者:秦云舒
  •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是作者“秦云舒”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云舒萧瑾言,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此时正当卯时三刻,冰雪融化降温时分,穿着各色彩色外袍的小姐冻的没了耐心,不断掀起马车帘子。“等了这么久,为何还不走?”候在一旁的太监立即摆上灿烂笑脸,恭敬的应道,“姑娘,您再等等,秦家小姐还未出来。”大齐的规矩,同一等级的女眷必须等人齐了才能走,入宫也是如此。“我还以为谁呢,又是她,每次都是她拖后腿...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侯府娇宠》男女主角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是小说写手秦云舒所写。精彩内容: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令萧瑾言瞬间怔住,所有的言语和动作都没了,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云舒姑娘又碰了他,这……,想到如今境况,他连忙退后一步。这里不是茶楼,更不是岳麓书院,宁江设宴在此,大齐有名的皇家园林。“姑娘,在下……”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云舒当即打断,看他有些窘迫,她不禁笑了,手也跟着收了。“你我好歹见过,现在遇到,相比陌生人而言,咱俩也算熟悉,对不?”轻轻的一声,说的十分在理,最后一句问话,若他不回,显的无理。“姑娘这般讲,也对。”说着,人跟着往后退了退。秦云舒明白他的心思,两人虽站在较偏僻地带,也不能保证没人。被旁人发现,对她没什么,可对仕途还未真正腾飞的萧瑾言来说,不太好。“我看到你舞剑了,动作敏捷,浑身的气势,好生威武!”说到这,她浅笑起来,双眸璀璨如星光。萧瑾言今天听了不少夸赞,身为将士,既要不卑不亢,更应宠辱不惊。可现在,被云舒姑娘当面夸赞,不知为何,心里募的一暖。“可惜,我家世不高,座位在很后面。不然,可以看的更加清楚。”秦云舒满脸的遗憾,闪烁光泽的眸子也不禁暗淡。简单的一句,落在萧瑾言耳里,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她确是京中闺秀,虽能参加宴会,门第比起旁人来,终是不高。“不过,我还是瞧了一个大概,萧校尉,你可真厉害!”说着,大拇指伸了出来,双眸如同弯月柔人心。萧瑾言看着她竖起的大拇指,也不知怎了,话就这么溢出唇,“若是可以,往后得空,在下可以为你……”说到后面,他浑身一阵激灵,连忙止住。他不想云舒姑娘遗憾,但他也不能随便说出那番话。这不就成了他孟浪,竟私自邀姑娘家出来了?不行,那可是私会。但这回秦云舒“不放过”他,语调上扬的嗯了一声,随即又欣喜道,“为我一人舞剑吗?我知道你们武将,说话向来算数。”萧瑾言眸色不定起来,他说错话了,云舒姑娘当真了,这可怎办?“出了京城往西,有座庙山,山顶满满一片迎春花。这几日太阳高照,想必已经开了,三日后,在那见吧!”不是问话,更无商量,口吻笃定,此事便板上钉钉了。萧瑾言抿唇,这事不小,曾经几次都是偶遇,可现在,私下邀约。无论她是哪家闺秀,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萧校尉,你不会反悔吧?”萧瑾言想点头时,却见秦云舒弯眉笑道,“我素来欣赏武将,一腔崇敬罢了。不管你来不来,我就在那等你。”话落,她不给他回话的机会,转身朝着园外走。萧瑾言站在原地,望着离去的玲珑身影,眸里神色复杂起来。若他不去,她便一直等?心里募的沉重起来,他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其实,他完全可以像对待公主那般对她,仅守男女礼数。可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带着期盼和真诚,他不想她失望。就这一次吧,过了这回,他便刻意避开。“瑾言。”忽然间,四皇子一声唤拉回他的思绪,他立即转身行礼,动作还未做出就被楚凛一把扶起。“旁人不在,私下里,无需这些礼数,琉璃来找你了?”初听琉璃二字,萧瑾言没听懂,仔细一想后,他才知是谁,就是那公主。“嗯。”“她性子一向火爆,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却不想在你这栽了跟头,现在正和父皇赌气呢!”听四皇子这样说,萧瑾言明白了,因为他的一句话,公主真去求皇上了。可他真的不愿。于是,他躬身郑重道,“公主想要学武,武坊里有女师傅,瑾言不愿。”楚凛认识萧瑾言有些年头了,他这人,勇谋双全踏实能干,不爱说话,若旁人提了要求,但凡能做到也会答应。像今天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倒是头一回。看来,他是真的不愿意。“放心,父皇没有恩准。即便禁不起琉璃的软磨硬泡,有了你这句话,本殿也会回绝。”“谢四皇子。”楚凛难得的笑出声来,抬手重重拍了萧瑾言的肩膀,“你今日可谓大放异彩,替所有武将争光。兵士请求三日后军营设宴,一起庆祝呢!”三日后……,那不是云舒姑娘和他约定的日子?“怎了,你在想什么?”“四皇子,能不能改天?”楚凛面带疑惑的看着他,这还是萧瑾言第一次提出请求,“为什么?”萧瑾言从不说谎,也不善于扯谎,可现在,他总不能说,我要去见姑娘。于是,他只好道,“瑾言出生乡野,想在京城逛逛,采买东西,给母亲弟弟捎去。”他身在疆场,基本回不了家,本就打算采买东西拖军中信差捎回去。如此,也不算说谎。只是多了一项,见云舒姑娘。“原来如此,本殿准了,宴席择日。在军营账房处拿二十两银子,足够你采买了。”想着之前月月攒下来的俸禄,他现在又是校尉了,月银是以往的三倍。按照他的开支用度,不缺钱花。“四皇子,瑾言不用,留着给其他兵士吧。”“你啊,只想着别人,叫你拿就拿着。他们都存媳妇本,你不存么?”楚凛今日高兴,直接打趣起来。萧瑾言面色有些不自然,他从没想过娶媳妇的事。可他又想到,庙山只是一座山,应该没什么吃的。他去之前,该准备些好吃的。云舒姑娘说她家世不高,可也是京中闺秀,吃食也该精致。想了想,萧瑾言便应下了,“谢四皇子。”“嗯,此刻那些小姐们都在歇息,你趁此逛皇家园林,里面的花草多着。本殿去看看琉璃,被你下了面子,还在发脾气呢!”说罢,楚凛笑了声,旋即走了。萧瑾言又想到了秦云舒,她还真是和其他小姐不同,就她一个人跑出来了吧?

在线试读

第29章 存媳妇本

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令萧瑾言瞬间怔住,所有的言语和动作都没了,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云舒姑娘又碰了他,这……,想到如今境况,他连忙退后一步。

这里不是茶楼,更不是岳麓书院,宁江设宴在此,大齐有名的皇家园林。

“姑娘,在下……”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云舒当即打断,看他有些窘迫,她不禁笑了,手也跟着收了。

“你我好歹见过,现在遇到,相比陌生人而言,咱俩也算熟悉,对不?”

轻轻的一声,说的十分在理,最后一句问话,若他不回,显的无理。

“姑娘这般讲,也对。”说着,人跟着往后退了退。

秦云舒明白他的心思,两人虽站在较偏僻地带,也不能保证没人。被旁人发现,对她没什么,可对仕途还未真正腾飞的萧瑾言来说,不太好。

“我看到你舞剑了,动作敏捷,浑身的气势,好生威武!”说到这,她浅笑起来,双眸璀璨如星光。

萧瑾言今天听了不少夸赞,身为将士,既要不卑不亢,更应宠辱不惊。可现在,被云舒姑娘当面夸赞,不知为何,心里募的一暖。

“可惜,我家世不高,座位在很后面。不然,可以看的更加清楚。”

秦云舒满脸的遗憾,闪烁光泽的眸子也不禁暗淡。

简单的一句,落在萧瑾言耳里,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她确是京中闺秀,虽能参加宴会,门第比起旁人来,终是不高。

“不过,我还是瞧了一个大概,萧校尉,你可真厉害!”说着,大拇指伸了出来,双眸如同弯月柔人心。

萧瑾言看着她竖起的大拇指,也不知怎了,话就这么溢出唇,“若是可以,往后得空,在下可以为你……”

说到后面,他浑身一阵激灵,连忙止住。他不想云舒姑娘遗憾,但他也不能随便说出那番话。

这不就成了他孟浪,竟私自邀姑娘家出来了?不行,那可是私会。

但这回秦云舒“不放过”他,语调上扬的嗯了一声,随即又欣喜道,“为我一人舞剑吗?我知道你们武将,说话向来算数。”

萧瑾言眸色不定起来,他说错话了,云舒姑娘当真了,这可怎办?

“出了京城往西,有座庙山,山顶满满一片迎春花。这几日太阳高照,想必已经开了,三日后,在那见吧!”

不是问话,更无商量,口吻笃定,此事便板上钉钉了。

萧瑾言抿唇,这事不小,曾经几次都是偶遇,可现在,私下邀约。无论她是哪家闺秀,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

“萧校尉,你不会反悔吧?”

萧瑾言想点头时,却见秦云舒弯眉笑道,“我素来欣赏武将,一腔崇敬罢了。不管你来不来,我就在那等你。”

话落,她不给他回话的机会,转身朝着园外走。

萧瑾言站在原地,望着离去的玲珑身影,眸里神色复杂起来。

若他不去,她便一直等?心里募的沉重起来,他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其实,他完全可以像对待公主那般对她,仅守男女礼数。

可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带着期盼和真诚,他不想她失望。

就这一次吧,过了这回,他便刻意避开。

“瑾言。”

忽然间,四皇子一声唤拉回他的思绪,他立即转身行礼,动作还未做出就被楚凛一把扶起。

“旁人不在,私下里,无需这些礼数,琉璃来找你了?”

初听琉璃二字,萧瑾言没听懂,仔细一想后,他才知是谁,就是那公主。

“嗯。”

“她性子一向火爆,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却不想在你这栽了跟头,现在正和父皇赌气呢!”

听四皇子这样说,萧瑾言明白了,因为他的一句话,公主真去求皇上了。

可他真的不愿。

于是,他躬身郑重道,“公主想要学武,武坊里有女师傅,瑾言不愿。”

楚凛认识萧瑾言有些年头了,他这人,勇谋双全踏实能干,不爱说话,若旁人提了要求,但凡能做到也会答应。

像今天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倒是头一回。看来,他是真的不愿意。

“放心,父皇没有恩准。即便禁不起琉璃的软磨硬泡,有了你这句话,本殿也会回绝。”

“谢四皇子。”

楚凛难得的笑出声来,抬手重重拍了萧瑾言的肩膀,“你今日可谓大放异彩,替所有武将争光。兵士请求三日后军营设宴,一起庆祝呢!”

三日后……,那不是云舒姑娘和他约定的日子?

“怎了,你在想什么?”

“四皇子,能不能改天?”

楚凛面带疑惑的看着他,这还是萧瑾言第一次提出请求,“为什么?”

萧瑾言从不说谎,也不善于扯谎,可现在,他总不能说,我要去见姑娘。

于是,他只好道,“瑾言出生乡野,想在京城逛逛,采买东西,给母亲弟弟捎去。”

他身在疆场,基本回不了家,本就打算采买东西拖军中信差捎回去。如此,也不算说谎。只是多了一项,见云舒姑娘。

“原来如此,本殿准了,宴席择日。在军营账房处拿二十两银子,足够你采买了。”

想着之前月月攒下来的俸禄,他现在又是校尉了,月银是以往的三倍。按照他的开支用度,不缺钱花。

“四皇子,瑾言不用,留着给其他兵士吧。”

“你啊,只想着别人,叫你拿就拿着。他们都存媳妇本,你不存么?”楚凛今日高兴,直接打趣起来。

萧瑾言面色有些不自然,他从没想过娶媳妇的事。可他又想到,庙山只是一座山,应该没什么吃的。

他去之前,该准备些好吃的。云舒姑娘说她家世不高,可也是京中闺秀,吃食也该精致。

想了想,萧瑾言便应下了,“谢四皇子。”

“嗯,此刻那些小姐们都在歇息,你趁此逛皇家园林,里面的花草多着。本殿去看看琉璃,被你下了面子,还在发脾气呢!”

说罢,楚凛笑了声,旋即走了。

萧瑾言又想到了秦云舒,她还真是和其他小姐不同,就她一个人跑出来了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