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侯府娇宠)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全文阅读

(侯府娇宠)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全文阅读 第39章 是要娶人家的 试读

2022-11-14 14:44 作者:秦云舒
  •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是作者“秦云舒”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云舒萧瑾言,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此时正当卯时三刻,冰雪融化降温时分,穿着各色彩色外袍的小姐冻的没了耐心,不断掀起马车帘子。“等了这么久,为何还不走?”候在一旁的太监立即摆上灿烂笑脸,恭敬的应道,“姑娘,您再等等,秦家小姐还未出来。”大齐的规矩,同一等级的女眷必须等人齐了才能走,入宫也是如此。“我还以为谁呢,又是她,每次都是她拖后腿...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秦云舒”的优质好文,《侯府娇宠》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秦云舒萧瑾言武侠修真,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姑娘,银子你收下。我虽不富裕,可这点,出的起。”声音如同他高挺身躯一般硬朗,一语落下,利落而上拽起缰绳。啪——,响亮的一声,车轴咕噜转起。这一回,萧瑾言没有给秦云舒回话的机会。透着车帘空隙望着坚挺熟悉的后背,秦云舒视线一转落于放在掌心中的银两上,眉眼略略挑起,不多时放入荷包。马车行驶大道,一路朝着城门口去。出了京城后,秦云舒扬手撩起车窗帘子,一眼掠去,视野开阔,满目青翠生机盎然。不多时,秦云舒起身,小心翼翼的弯腰往前帘去。“前面路口,右拐。”清脆的女子声募的从背后传来,萧瑾言的心跟着一跳,右手不禁拉紧缰绳,马车速度立时减缓。“云舒姑娘,快放下帘子坐稳了。”京郊道路不比城中,万一出了岔子,就是他的罪过。“你没去过那,我给你指路,右拐后左拐,再一路直走,到了一条小道,转进去就是。”秦云舒轻盈的说着,萧瑾言听的仔细,全记在心里,不多时又赶她进车,不要坐在帘口。“瞧你紧张的,行,我进去。”最终,拗不过他,拽住前帘的手一松,待她坐稳,速度才再次快起来。位于京郊处的小茶楼,没有任何招牌,一对老夫妻经营,膝下无子,但两人日子过的依旧蜜里调油。吁的一声后,马车稳稳停下,不多时秦云舒掀起帘子,本想拽住马车横栏径自跳下,却偏眼瞧到萧瑾言笔挺的站在一旁。唇角略略勾起,眸里波光流转,溢出唇的声音带着轻笑,“怎不来扶?”轻巧的四个字,又被一双水灵的眸望着,萧瑾言的心有些咯噔,可仍站在原地。京城说书茶楼上,他明明看到她利索跳下,动作轻盈宛若春日的燕子。这会却……“萧校尉?”云舒姑娘一声声唤,萧瑾言只好收了心绪,有礼的上前,扬手的那刻特意拍拍衣袖。以奴仆对待主子的礼仪,只需云舒姑娘手放在他的臂膀上,与此同时,他的头也跟着低下。礼态可谓恭敬有礼,然而……宽阔大掌募的一热,细软的小手突然靠了过来,随即一个用力一把拉住他的手。纵然萧瑾言克制再好,眉眼仍禁不住一跳,等那只小手离开,秦云舒双脚稳稳落在地上,笑盈盈的瞧着他,他才缓过心神。“你是一品校尉,不是奴仆。那些奴才的虚礼,用不着。”说着,秦云舒发现他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再仔细一看,耳根子红了?募的,她眼里笑意更重,却不道破,不然,他会很尴尬。“走吧,这家店的菜肴,你肯定喜欢。”秦云舒一边说一边抬脚往里走,眉目间尽是欣喜。萧瑾言的耳根还在发热,心里还在庆幸,云舒姑娘没有发现。“大伯,在吗?”轻轻的一声后,秦云舒便看到老伯从屋子后院走来,一瞧到她,立即热络起来。“原是云舒姑娘,你好久没来了。”“就是好长时间没来了,馋了,大娘呢?”萧瑾言看着秦云舒笑容满满,和农家人说话,言态亲切自然。那双眼睛,仿似藏了星光,璀璨不已。“这段时日店关门,她下地去了,赶着日子准备插秧呢!但姑娘许久没来了,我去叫她,别忙活了。”大伯一边说一边放下箩筐就要往田地奔,秦云舒见他那双鞋子,农田干活便是这种装束。大齐每年只收一次稻,也只有这个时节插秧,对农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大伯,你去忙吧,地窖有菜,我们自己烧。”说罢,她倏的转身看向萧瑾言,“对不?”俏生生的笑脸突然转了过来,又是一声问话,萧瑾言忙点头道,“对。”老大伯见这位年轻男子,膀子有力,身量很高,一看就是能干活的。劈柴做粗活肯定不在话下,可做饭……“云舒姑娘,这护卫入的了灶房?”不等秦云舒回话,萧瑾言径自上前,“生于村里,什么都会。大伯,你去忙吧!”这点,秦云舒再明白不过,前世,他为她做了不少美味佳肴。原本,她不喜欢农家菜,总觉的不精致。在他一日日的调养下,她特别爱吃。本想着带他来品,却阴差阳错,叫他做饭了。“菜都在地窖,鸡鸭昨日就宰好了,你们随意,我去地里干活了。不然,依照你大娘的性子,准逮着我骂。”大伯乐呵呵的说着,随即背上箩筐快步出了栅栏。等大伯身影完全消失后,秦云舒秀眉微挑,唇角跟着扬起,就这么瞧着萧瑾言。这般一来,他又不自在了,不禁移转视线,“我去灶屋看看。”说着,人往右边走去,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清亮的一声。“走错了,左边。”萧瑾言步子尴尬的停住,随即往左去,不多时,吱嘎——,推开屋门。秦云舒进去的时候,萧瑾言已经撸起袖子端出道道食材。“我来洗。”说着,她的手伸了出去。“云舒姑娘,你在旁边瞧着。”萧瑾言忙侧身,不让她接近,这双纤纤细手,怎能干粗活呢?“怎么好意思光吃不做,在萧校尉眼里,我是懒人么?”语调上扬,眸里透着倔强,脚步微转,夺了他手里的菜,瞬间撸起袖子,葱白玉手猛的闯入萧瑾言的视线。顾不得其他,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非礼勿视,不能看姑娘家的手臂。听军营的兵士说,如果看了未出阁姑娘的手臂,是要负责,要娶人家的。“还没问萧校尉……!”说话间,秦云舒已经洗了一遍菜,不禁意的扭头,却发现此刻的萧瑾言,仿似天人交战一般。“咦,你怎么了?”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奇的看去,人也跟着走去,撸起的袖子还未拉回。萧瑾言哪敢看,忙再次转身,偏巧秦云舒也跟着转,甚至去拉他。“云舒姑娘,你出灶屋吧,这里交给我。”

在线试读

第39章 是要娶人家的

“姑娘,银子你收下。我虽不富裕,可这点,出的起。”

声音如同他高挺身躯一般硬朗,一语落下,利落而上拽起缰绳。

啪——,响亮的一声,车轴咕噜转起。这一回,萧瑾言没有给秦云舒回话的机会。

透着车帘空隙望着坚挺熟悉的后背,秦云舒视线一转落于放在掌心中的银两上,眉眼略略挑起,不多时放入荷包。

马车行驶大道,一路朝着城门口去。出了京城后,秦云舒扬手撩起车窗帘子,一眼掠去,视野开阔,满目青翠生机盎然。

不多时,秦云舒起身,小心翼翼的弯腰往前帘去。

“前面路口,右拐。”

清脆的女子声募的从背后传来,萧瑾言的心跟着一跳,右手不禁拉紧缰绳,马车速度立时减缓。

“云舒姑娘,快放下帘子坐稳了。”

京郊道路不比城中,万一出了岔子,就是他的罪过。

“你没去过那,我给你指路,右拐后左拐,再一路直走,到了一条小道,转进去就是。”

秦云舒轻盈的说着,萧瑾言听的仔细,全记在心里,不多时又赶她进车,不要坐在帘口。

“瞧你紧张的,行,我进去。”

最终,拗不过他,拽住前帘的手一松,待她坐稳,速度才再次快起来。

位于京郊处的小茶楼,没有任何招牌,一对老夫妻经营,膝下无子,但两人日子过的依旧蜜里调油。

吁的一声后,马车稳稳停下,不多时秦云舒掀起帘子,本想拽住马车横栏径自跳下,却偏眼瞧到萧瑾言笔挺的站在一旁。

唇角略略勾起,眸里波光流转,溢出唇的声音带着轻笑,“怎不来扶?”

轻巧的四个字,又被一双水灵的眸望着,萧瑾言的心有些咯噔,可仍站在原地。

京城说书茶楼上,他明明看到她利索跳下,动作轻盈宛若春日的燕子。

这会却……

“萧校尉?”

云舒姑娘一声声唤,萧瑾言只好收了心绪,有礼的上前,扬手的那刻特意拍拍衣袖。

以奴仆对待主子的礼仪,只需云舒姑娘手放在他的臂膀上,与此同时,他的头也跟着低下。

礼态可谓恭敬有礼,然而……

宽阔大掌募的一热,细软的小手突然靠了过来,随即一个用力一把拉住他的手。

纵然萧瑾言克制再好,眉眼仍禁不住一跳,等那只小手离开,秦云舒双脚稳稳落在地上,笑盈盈的瞧着他,他才缓过心神。

“你是一品校尉,不是奴仆。那些奴才的虚礼,用不着。”

说着,秦云舒发现他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再仔细一看,耳根子红了?

募的,她眼里笑意更重,却不道破,不然,他会很尴尬。

“走吧,这家店的菜肴,你肯定喜欢。”秦云舒一边说一边抬脚往里走,眉目间尽是欣喜。

萧瑾言的耳根还在发热,心里还在庆幸,云舒姑娘没有发现。

“大伯,在吗?”

轻轻的一声后,秦云舒便看到老伯从屋子后院走来,一瞧到她,立即热络起来。

“原是云舒姑娘,你好久没来了。”

“就是好长时间没来了,馋了,大娘呢?”

萧瑾言看着秦云舒笑容满满,和农家人说话,言态亲切自然。那双眼睛,仿似藏了星光,璀璨不已。

“这段时日店关门,她下地去了,赶着日子准备插秧呢!但姑娘许久没来了,我去叫她,别忙活了。”

大伯一边说一边放下箩筐就要往田地奔,秦云舒见他那双鞋子,农田干活便是这种装束。

大齐每年只收一次稻,也只有这个时节插秧,对农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大伯,你去忙吧,地窖有菜,我们自己烧。”说罢,她倏的转身看向萧瑾言,“对不?”

俏生生的笑脸突然转了过来,又是一声问话,萧瑾言忙点头道,“对。”

老大伯见这位年轻男子,膀子有力,身量很高,一看就是能干活的。劈柴做粗活肯定不在话下,可做饭……

“云舒姑娘,这护卫入的了灶房?”

不等秦云舒回话,萧瑾言径自上前,“生于村里,什么都会。大伯,你去忙吧!”

这点,秦云舒再明白不过,前世,他为她做了不少美味佳肴。原本,她不喜欢农家菜,总觉的不精致。在他一日日的调养下,她特别爱吃。

本想着带他来品,却阴差阳错,叫他做饭了。

“菜都在地窖,鸡鸭昨日就宰好了,你们随意,我去地里干活了。不然,依照你大娘的性子,准逮着我骂。”

大伯乐呵呵的说着,随即背上箩筐快步出了栅栏。

等大伯身影完全消失后,秦云舒秀眉微挑,唇角跟着扬起,就这么瞧着萧瑾言。

这般一来,他又不自在了,不禁移转视线,“我去灶屋看看。”

说着,人往右边走去,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清亮的一声。

“走错了,左边。”

萧瑾言步子尴尬的停住,随即往左去,不多时,吱嘎——,推开屋门。

秦云舒进去的时候,萧瑾言已经撸起袖子端出道道食材。

“我来洗。”说着,她的手伸了出去。

“云舒姑娘,你在旁边瞧着。”萧瑾言忙侧身,不让她接近,这双纤纤细手,怎能干粗活呢?

“怎么好意思光吃不做,在萧校尉眼里,我是懒人么?”

语调上扬,眸里透着倔强,脚步微转,夺了他手里的菜,瞬间撸起袖子,葱白玉手猛的闯入萧瑾言的视线。

顾不得其他,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非礼勿视,不能看姑娘家的手臂。

听军营的兵士说,如果看了未出阁姑娘的手臂,是要负责,要娶人家的。

“还没问萧校尉……!”说话间,秦云舒已经洗了一遍菜,不禁意的扭头,却发现此刻的萧瑾言,仿似天人交战一般。

“咦,你怎么了?”

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奇的看去,人也跟着走去,撸起的袖子还未拉回。

萧瑾言哪敢看,忙再次转身,偏巧秦云舒也跟着转,甚至去拉他。

“云舒姑娘,你出灶屋吧,这里交给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